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二章 谋杀的真正原因

“真的是你?”廖飞万分失望地问道。

“别动,否则我杀了你。”罗兰冷冽的声音像是冬日的寒风。

“你不会。”廖飞缓缓转过身,看着面前的罗兰。

罗兰没有开枪,目光阴晴不定地看着廖飞。

现在她只有勾一勾手指,廖飞就会脑浆迸裂,惨死当场。

“为什么?”

“有人出钱买你的命,就这么简单。”

“我不信。”

“我用不着向你解释,现在你的命握在我的手中,给我老实点。”

“你当时悄悄离开,现在又说你接单子杀我。呵呵!你在糊弄小孩吗?你的伤势还没有好,否则开枪也不会伤口崩裂,在楼顶上留下一滴血。告诉我实话。”

她冷哼一声,“将枪扔出来。”

廖飞将枪扔在地上。她将枪远远踢开。然后慢慢后退,“被跟过来,否则我杀了你!”

“罗兰,你逃不掉的。外边布下了天罗地网,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军人。”

“我能不能逃掉不用你管。”罗兰继续后退。

“妈的,你怎么那么固执?”廖飞被她气得冒烟,不再听她的话,大步朝她走去。

“别过来,我开枪了!”她色厉内荏地道。

“你不会,你要是想杀我,刚才就开枪了!”

廖飞在赌,赌罗兰不会对自己开枪。就像他说的,要是她想杀自己,刚刚在自己身后,就可以直接扣动扳机,就算自己转过来,她依旧有机会开枪,而不是默默退却。

“不要逼我,不要逼我。”罗兰一边回头,一边晃动着手枪,进行最后的威胁。

廖飞越走越快,站到罗兰的面前,而她依旧没有开火。他一把摁住手枪,将枪抢了过来。

罗兰根本没有反抗,握枪的手也没有任何力量,才会让他轻易地拿走。

“我一直要杀你,你杀了我吧!我不想被抓。”罗兰自知插翅难飞,情愿一死。

廖飞将枪扔到一边,怒声问道:“为什么要杀我,我要听实话。”

罗兰沉默不语,一副任你打骂,也不反抗的样子。

廖飞气得不行,恨不得狠狠地打她一顿。

“你们到那边查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是。”几个男声同时应答。

军人来了,廖飞和罗兰都是一惊,廖飞很急,而罗兰的眼中一片灰败,仿佛看到自己身陷囹圄的样子。

这时,廖飞的身影动了,将他扔出的手枪捡了回来,又将被罗兰踢飞的手枪也捡了起来。

罗兰苦笑,她以为廖飞不相信自己,怕自己临死一搏,会抢枪呢!她叹了口气,听着军人渐渐到来的脚步声,等待他们的到来。

几名军人出现了,端着枪,警惕地看着她和廖飞,问道:“你们是谁?”

廖飞这时已经将枪别在后腰上,他抬起头,道:“我是廖飞,刚才发觉有人袭击,过来找杀手的。”

几名军人是应急分队的战斗人员,当然也看过廖飞的照片,认出他后,立刻用无线电发出找到廖飞,一切安全的信息。

在得到保护廖飞的命令后,军人问道:“你怎么跑到这来了,霍英杰和其他兄弟都以为你追上爆炸的那栋楼了!她是谁,你认识吗?”

“我朋友。”

廖飞的话让罗兰的眼中闪出光芒,她不在乎是否被捕,而是在乎廖飞的那句朋友。我还是他的朋友吗?

“她怎么在这?”虽然是廖飞的朋友让他们有些放松,可还是随口问了一句。

“她家就住这。”廖飞没有解释太多,这个时候,说多错多。

军人也没多想,谁能想到廖飞会和杀手是朋友,还帮着杀手掩盖呀!何况杀手住在这个小区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因为廖飞只是突然来这里,杀手不可能早作布置的。那住在这里的居民,肯定是没有任何可疑的。

“刚才的爆炸声将她吓坏了,她有心脏病,你们能不能派辆车将她送到医院?”廖飞担心最终还要排查,她逃不出去,索性多帮她点。

军人看了眼罗兰,她之前因为军人赶来,以为自己会进监狱,吓得脸色发白。正好在军人的眼里,是病得没有血色。

不管她是廖飞的朋友,还是个普通老百姓,军人都不可能见死不救。阻止人去看病。当即调了台军车,送她去医院。

廖飞也跟着上车,说是陪着她,以免有事。

应急分队的战斗人员想跟着廖飞去,以免他有危险。被廖飞坚决否定,说自己去医院,杀手不知道,很安全的。何况他们都带着枪,去医院不把老百姓吓坏了!让他们留下搜寻。

在请示上级后,同意了让廖飞自己一人陪着朋友离开。

廖飞和罗兰并肩坐在军用吉普车里,谁也没有说话。以免被前面的司机听到。

军车很快将他们送到最近的医院,军人没有收到陪伴廖飞,和接他回去的命令,将他们放在医院,就直接离开。

看到军车离开后,廖飞和罗兰同时松了口气。廖飞和罗兰离开医院,随便找了个没人的街道,停下脚步。

“罗兰,现在可以告诉我实情吗?”

“我告诉你的就是实情,确实有人雇我杀你。”

“可能这是真的,但一定不是事实的全部。我要知道一切。”

“好,既然你要知道,我就告诉你。我那天突然离开,是因为知道有人在组织的页面发布杀你的任务。我在组织里不是最优秀的杀手,有很多人比我更厉害。我怕他们接到任务,所以就抢先接下。只要这样我才能保护你。”她顿了顿,“组织规定杀手只能对一个目标出手三次,任务在15天必须完成,如果完不成的话,就会交给别人。所以我才会故意开枪,一是为了拖延时间,二就是给你提醒。”

“谢谢你。”

“你说了,我们是朋友。”罗兰笑道。

“嗯!”廖飞道:“你刚才差点将林嘉琪给打死,幸好我将她给拉开。”

“我刚才确实要杀她。”罗兰直言不讳。

“为什么?”廖飞瞪大眼睛,想不明白。明明她接的任务是杀自己,怎么又要杀林嘉琪呢?

“我嫉妒她,嫉妒她有那么好的家庭,有人关心她,可以开心地笑。没有惨无人道的训练,没有泯灭人性的任务,更可以陪在你身边,我怕你会忘了我。”罗兰将心中的话全部说出。

她从小就是孤儿,被组织收养,在惨无人道的训练中变成没有人性的杀手。第一次从廖飞那里第一次感觉到温暖,她当然想要牢牢抓住,所以她嫉妒,也怕林嘉琪将廖飞抢走,以后完全忘记自己。

廖飞能够感受到罗兰的恐惧,那种生怕失去自己的恐惧。他抱住罗兰,轻拍她的后背,安慰道:“你放心,我永远是你的朋友。”

“你不怕我吗?”

廖飞轻轻一笑,刮了下她的鼻头,道:“你刚才拿枪我都不怕,你说我怕你吗?”

“那我以后可以找你吗?”她略带祈求地问道。

“当然可以,我随时欢迎你来找我。你是不知道,当我看到你突然离开,是多担心你。”

“谢谢!”罗兰紧紧地投在廖飞的怀中。

叮铃铃!

廖飞的电话响起,接起电话,传来林嘉琴关心的声音:“廖飞,你在哪?没事吧?”

“没事,我和朋友在一起呢!不用担心。”

“你能不能回来,我和妹妹很害怕!”

“好的。我马上回去。”廖飞挂断电话。

“你走吧!”罗兰从廖飞的怀里出来,擦掉脸上的眼泪。

“嗯,你有空就来找我。最好脱离杀手组织,干这个毕竟不是好事,还朝不保夕。”

“我知道,再见!”罗兰慢慢地后退,朝廖飞挥手。

“等等,你把我的电话号记住,要是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廖飞将电话告诉给了罗兰,嘱咐道:“以后别再伤害我的朋友,很多人都救过我,我不想看到她们有事,更不想你伤害她们。答应我好吗?”

“嗯!”罗兰点头,她刚才要杀林嘉琪,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罢了!她挥挥手,消失在人群中。

廖飞之前看到血迹时,就怀疑是罗兰。只是一直没有证明,现在终于确定是她干的,而她却是在保护自己。

虽然暂时安全,可危险依旧存在,除非找到给杀手组织钱,要买自己的命的人,否则过不了多久,当杀手组织认为罗兰失败时,还会派来新的杀手,到时才是真的危险。

他需要与时间赛跑,找出真正想杀自己的人,彻底解决危机。

军方继续在当地找寻杀手,尤其是重点关注老外。可他们找了一个小时,连一个老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嫌疑人都没有发现。楼顶上的武器也以为爆炸,采集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虽然能分辨出枪支型号,可膛线已经毁掉,想要通过膛线来确认其他案子,并案调查,来找寻杀手的可能性也消失了!

廖飞回到家的时候,林嘉琴和妹妹已经在贺佳玉等人的保护下回家。贺佳玉和许乐在房间内陪着林嘉琴姐妹,门外还有几名身着便装的军人在保护。

得到消息的林栋也正在往这里赶来,廖飞换上拖鞋,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心里很愧疚。罗兰差点因为自己杀了林嘉琪,而她之前的出发点还是好的,是想要帮助自己,这让他无法责骂罗兰,又深感对不起林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