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五十一章 熟悉的影子

杀手测了风速、风向,进行修正。再次用瞄准镜将三人套入其中。

可以看到廖飞的笑脸,林嘉琪欢快地围着廖飞,脸上洋溢着的幸福。

当杀手打开保险,十字星套在廖飞的头上时,心跳加速,十字星在廖飞的身上晃来晃去,怎么都无法瞄准。

他知道,自己很紧张。作为杀手,狙击是必修课,他知道紧张会让肌肉发抖,严重影响射击精度。很多人都以为狙击的时候,闭气的效果会好些。其实那是错误的。人在闭气的时候,肌肉缺氧使手抖动的更厉害。

正确的方法是深呼吸,慢慢呼气,当呼气的时候感受你的气将要呼重一点,然后再吸气。直到气又到将要呼重一点的时候便停止一到两秒,这一到两秒就是射击时间。

人呼气时枪口向上,而吸气时枪口又会向下。专业的杀手会精准地把握呼吸时间,在做到完全准备的时候,扣动扳机,将目标杀死。

杀手距离廖飞不远,这让他进行暗杀方便很多,并且从这里到停车场,中间没有任何建筑。完全不用考虑过多的参数,比如湿度,地球自转的偏转力,楼宇造成的风向变化等。

他几次深呼吸后,准星终于可以稳定在廖飞的眉心。他微微侧移,将准星从廖飞的头部移开,瞄准到他身边的空地上。

这时,林嘉琪的蹦到那块空地上,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杀手看到这张脸,一种叫做嫉妒的心情涌上心头,本来瞄准空地的十字星开始追逐这林嘉琪的身影。

嗯?

当杀手第一次瞄准廖飞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发出警兆,心跳加速。廖飞表面上不动声色,依旧和林嘉琪有说有笑,其实眼睛却悄悄地打量四周。

四周的人很多,三三两两的,有人拎着东西急步走向车子。还有人一边说笑一边打闹。更有男人用色情的目光偷偷地大量林嘉琴姐妹,用思想对她们非礼。可这些人都没有可疑。

廖飞没忘记之前被狙击的事情,抬头查看四周的楼顶。

夕阳西下,将云彩都映成金黄色,廖飞无心欣赏景色,快速地看着周围的高处,房顶、开车窗户的房间,这些都需要照顾到。谁知道狙击手藏在什么位置。

突然,一抹反光映入眼帘,他的心跳也再次加速,好悬从胸腔里蹦出来。

廖飞来不及说话,伸开双臂,一把将两女抱住,扑倒在地。

啊!

林嘉琴在被廖飞抱住的时候一惊,紧接着就感觉到失重,眼看着地面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快落地时,廖飞紧紧搂住两女,猛地扭身,让自己摔在地上。

噗!

一颗子弹击中在林嘉琪之前站的位置,溅起的碎石将附近车辆的警报打响。

汽车警报的声音在停车场回荡,廖飞不顾自己后背的疼痛,拖着两人靠在一辆车上。

他担心两女害怕,安慰道:“别怕,有我在。”

林嘉琴在短时间内两次遇袭,再加上看到廖飞被枪击那次,她的承受力已经提高了很多。何况她在廖飞的怀中,有种莫名的安全感。林嘉琪倒是没什么害怕的表情,但她总想探头,看看是谁要杀她。廖飞不得不紧紧抱住她,以免她乱动,再被杀手给爆头。

枪声响起时,停车场一辆箱货的门突然打开。几名手持步枪,身穿防弹衣的男人冲了出来,带头的就是霍英杰。距离廖飞车子的不远处,两名女人从奥迪车内蹦出,她们是贺佳玉和许乐。

几名拿着步枪的男子瞄准着开火的楼顶,准备对方一旦再次开火,就开枪将他击毙。霍英杰和贺佳玉、许乐则是直扑廖飞三人的所在。

林嘉琴虽然承受力枪,可当听到有人朝这里跑过来,也是心慌慌。廖飞也不放心,他必须得看看是谁过来了,要是杀手的话,就得先下手为强。

他示意两女不要动,不要出声,掏出随身的手枪,贴在车头的地上,朝上面看去。

林嘉琴两女都没想到廖飞竟然有枪,有些惊讶。不知道他的枪是从哪里来的。

透过缝隙,廖飞看到飞速跑来的霍英杰,他微松口气,可没有忘记后面还有两人的脚步声。虽然霍英杰拿着枪跑过来,没有和从后方接近的人交火,应该是自己人。但廖飞还是谨慎地跑到车后面,看看后方包抄的是谁。

看到后面来的是贺佳玉和许乐,廖飞是彻底的松了口气,将枪收了起来。

“你们没事吧?”霍英杰跑过来,立刻问道。

“没事,你保护她们,我去看看杀手。”廖飞说完,也不等他答应,飞快地朝着之前反光的地方跑去。

“别去,你没有武器。”霍英杰刚喊完,廖飞已经跑出好几米远。他见贺佳玉她们过来,立刻又叮嘱她们保护林嘉琴姐妹,追在廖飞的后面。

林嘉琴姐妹看到贺佳玉和许乐也拿着手枪,彻底惊讶了!

“你们是到底是谁?”

“林总,我和许乐是军方人员,因为你和林特助最近有危险,所以派我们来保护你们。为了更方便贴身保护,林董事长让我们做了你和林特组的秘书。”贺佳玉解释道。

林嘉琪看着许乐手中的六四手枪,问道:“这个能不能借我看看?”

许乐一头的汗呀!现在危险还没过,我还要保护你们呢!竟然要看手枪。

被拒绝地林嘉琪有些失望,但还是好奇地看着这支小巧的手枪。

其他的持枪男子这时也慢慢移动过来,将林嘉琴姐妹团团围住,严密保护起来。

军方的主要目的不是保护,而是抓获杀手,用来指认查理的犯罪。只要证明查理和杀手的关系,军方就能出手将其抓获。

对于廖飞被房东撵出来的事情,军方在事发后就已经知道。内部有两种声音,一种是替廖飞交房租,让他继续住在那里,方便军方布局。另一种声音是不参与,以免被狡猾的对手发现。

最终,军方决定不参与。作为军方的一员,霍英杰当然也知道这个消息,可他却没有联系廖飞,让他住到家里。这不是他小气,而是怕廖飞发现自己偷偷地保护他,以免廖飞不同意保护。

霍英杰是廖飞的兄弟,在他看来,没地方住是小事,可命没了就是大事了!所以他宁愿廖飞暂时居无定所,有所困难,也是暗暗地保护他。

当然,要不是廖飞第一天在赵冠男家住,第二天又跑到林嘉琴家去住。霍英杰早就让妹妹出头,邀请去她家里住了!

军方在廖飞三人刚来超市的时候,大队人马就来布防,在附近的街道布置了人手,随时准备抓捕。所以停车场的人才只不负责保护,而不去抓捕。

廖飞跑得急,根本不知道军方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将周围全部封锁。

但军方也不是万能的,他们在枪响后,才去找杀手。和廖飞看到反光,知道枪手的位置,直接找人当然不一样了!军方是搜寻,而廖飞是直奔目的地。

杀手一击不中,见廖飞灵活地两女扑倒,躲在车子后面,无法瞄准。知道今天无法得手,正当他准备将狙击枪分解,撤退之时,发现大量的军人出现在视线中,长枪,防弹衣,都说明军方早有准备。

他飞快将枪分解,装入袋子中,拿出枚定时炸弹,设置好三分钟后爆炸,从楼顶迅速撤离。

军方已经将周围封锁,不允许人随意走动,奔跑的廖飞引起军人的注意。他们警惕地举起枪,小心防备廖飞。

霍英杰跟在廖飞的身后,看到前方有军人,怕误伤,立刻大喊:“别开枪,自己人。”

这些军人举枪只是下意识的防范,每个人都看过廖飞的照片,知道他是要保护的人。当他跑过来,军人想拦住他,以免他贸然进入危险的地方。

廖飞身体灵活,在军人中间穿过去,停也不停地朝目标跑去。

霍英杰跟在他后面,对其他人招呼声,才继续跟下去。他这一耽误,距离廖飞就有大概十米远的距离了!

这些军人都是负责把守的,而不是负责找杀手的应急分队。他们见被保护的人跑过去,既想跟过去保护,又怕擅自移动,让杀手逃跑。只能呼叫上司,请求指示。等上司回电,让他们保护廖飞时,廖飞早就跑远,影子都看不见了!他们只能跟在霍英杰的身后。

当廖飞跑到杀手的楼下,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影子,拐进一条小道。

他怎么会在这?难道他是杀手。

廖飞二话不说,跟着他的身影,钻进这条小道中。

等霍英杰跑过来时,已经看不到廖飞的影子。

人呢?人跑哪去了?他急得直转圈。

军人这时也赶了过来,霍英杰道:“大家分开找,小心些。尤其主要外国人。”

一群人四散,打算分开寻找。

这时,不远处的楼顶上发出“轰隆”的爆炸声,浓烟四起,滚滚冲天。

“那里,我们上。”霍英杰喊住还没有分开的军人,一起朝那栋楼冲去。

廖飞追着熟悉的人影,当他转过弯,看到前面有堵园区的围墙,发现是死胡同时,人影却消失不见。

他一惊,知道不好,刚要转头,冰冷的枪口就抵在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