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十八章 死亡的身份证明

中午,廖飞在食堂碰到赵冠男,她正独自一人默默吃饭,面色充满了哀伤。也许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辞退,还要想办法弄出30万元,才愁眉不展。她也就是女的,要是男的,估计都能去抢银行。

廖飞打了一份饭,来到她的面前坐下。

赵冠男看到廖飞,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别担心,公司不是张华松开的。”

“谢谢!”赵冠男以为廖飞在安慰自己。

廖飞知道她不信,也不解释,反正林嘉琴既然已经答应,相信就不会再反悔。

“你在为30万发愁?”

“嗯!”

“我会尽力帮你凑够30万的。”

赵冠男抬起头,深深地注视着廖飞,摇了摇头,“我不用你这么帮我。”

有钱的人谁会做保安,她对廖飞有好感,所以她更不愿让廖飞为了自己而陷入难处。她是个很为人着想的姑娘。

“我会想办法的。”廖飞坚持地道。

赵冠男白天已经给很多朋友和同学打电话借钱,可这个年代,借什么都行,就是别提借钱。她为了几十个人,最终答应借钱的寥寥无几,凑到的钱也不到十万。虽然廖飞没有拿钱,但有这句话,就让她的心里暖呼呼的。

廖飞看她愁眉不展,心里很着急,也顾不上过两天等林嘉琴心情好,随意吃了口饭,就又上楼去找她。

刚到电梯门口,就看到林嘉琴姐妹走出来,廖飞立刻迎了上去。

“林总。”

“如果是借钱的事情,免谈。”林嘉琴直接封死廖飞的去路。

“对哦,你没有钱,我姐姐不借你,我借你。”林嘉琪不知道廖飞要借多钱,还以为是借钱用来生活呢!

“嘉琪,你不要管他。他自顾不暇,还有时间管别人呢!”林嘉琴愤愤地道。

“你又惹姐姐生气了?”

廖飞耸耸肩,他可能和林嘉琴八字有些不合,两人基本上每次都是火星撞地球,打得鸡飞狗跳。

“我们要去看郭玉姐,你去吗?”

廖飞想到郭玉,不禁有些赫然,郭玉救过自己的命,可自己却因为没钱,迟迟没有去看她。既然林嘉琪两女去看,他当然要一起去了,既能看望郭玉,又能想办法讨好下林嘉琴,借出30万,何乐而不为呢!

三人来到武警总院七楼的外科住院处。郭玉看到林嘉琴姐妹,立刻高兴地道:“你们终于来了,我自己一个人,都快要无聊死了!”

林嘉琪将买的鲜花放入到花瓶中,笑道:“是想我和姐姐给你的好吃的吧?今天我们在私家小厨买的你最爱吃的菜。”说完,她从廖飞一摆手,示意他将打包的饭菜拿出来。

廖飞将饭菜放在床头柜上,问道:“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你今天怎么来看我了?”

“我一直想来看你,可是囊中羞涩,没钱买礼物,不好意思空手过来。这不,和两位老板一起来,省得买东西。”

“我还想你怎么一直不来看我呢!算你有理,这次不和你计较。不过你看病人都不买东西,哼哼!等你发工资了,请我吃饭,否则绝不放过你。”

“放心,一发工资,立刻请你。一顿不够,哪怕吃一辈子都行。”廖飞拍着胸脯,显示自己的豪气。

“你倒是想一辈子,关键是郭玉姐不愿意。”林嘉琴抓住廖飞的语病,立刻开始攻击。

要是平时,廖飞非得反击不可,可现在有求于人,只能忍了!

林嘉琪将饭菜都打开,六道精致的菜肴。

“廖飞,你还没吃吧!一起吃。”

刚才虽然他划拉了几口,可真没吃饱,何况他中午得把晚饭带出来,否则晚上可能就没有饭吃了!廖飞也不客气,拿起双筷子就开吃。

三个女人都吃不了多少,尤其是林嘉琴姐妹,还要保持身材,吃得更不多,大部分的饭菜都进了廖飞的肚子。

一顿狼吞虎咽后,廖飞摸了摸滚圆的肚子,舒爽地长出口气。

林嘉琴看他这个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你是猪变的,这么能吃?”

廖飞很委屈,“还不让吃饱呀?”

林嘉琴一指残羹剩饭,“赶紧将这些收拾了!”

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廖飞只能苦呵呵地干活。三个女人则在一边叽叽喳喳地聊天,不时发出阵阵悦耳的笑声。

廖飞看林嘉琴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有些失望,暗想:难道我要找林栋借钱吗?可我和他真的不熟,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借我。

三女聊了个把小时,才中场休息,郭玉问道:“廖飞,你的身份证还没办呢吧?”

“没有,我现在依旧没有身份。”

“我在受伤前用我的电脑查询呢,估计现在应该有结果了!我给同事打电话,让他看看。”说完,她拨通同事的电话。“安哥,帮我看看我的电脑,上面查询廖飞的资料,看看出结果了吗?”

“结果出来了,不过……”

郭玉没等他将不过之后的内容说出来,就连忙道:“那你帮他帮一下身份证吧!我让他过几天去取。”

“郭玉,他的身份证办理不了。”

“为什么?”

“因为他现在是个死人。”

“什么?死人?”

“是的,系统查询出来的资料显示,他于三年前在一场交通意外中死亡了!已经销户。”

郭玉久久没有反应,扭头看向廖飞,这明明是个活人吗!怎么登记是死了?难道面前的是鬼不成?”

她的电话听筒的声音很大,林嘉琴姐妹也听到安哥的话,林嘉琴吓一跳,看廖飞地上有影子才松口气。林嘉琪则是万分好奇地盯着廖飞,仿佛他的脸上有花。

廖飞自己则是一副如遭雷击的样子,妈的!自己明明还活着,怎么就死了,还销了户呢?

“安哥,是不是查错人了?”郭玉难以置信地问道。

“没错,我是干什么的?一双眼睛怎么会认错人。虽然上面的照片和他现在有些差异,可几个关键点是完全吻合的。”

“我知道了,谢谢安哥。”郭玉缓慢地放下电话,对廖飞的身份更加迷惑。

三年前死亡,如果廖飞失忆三年,那还可能是因为廖飞车祸后脑部受伤,失忆流浪到这,然后他的家人因为失踪才报的死亡。可廖飞才失忆三个月,和三年根本不吻合。最主要的是郭玉调查过廖飞,问过他的主治医师,知道他的伤口都是来医院之前造成的,所以和三年完全对不上。

她陷入沉思之中。诈尸?重生?鬼?廖飞,你到底是谁?

众人陷入到一片沉寂之中,廖飞千辛万苦地想要查清楚自己的身份,可最终却得到了死亡的消息,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原点,让他无比失望。

人活着,户口却销了,这怎么办?

要是再想重新将他的身份恢复,那需要去户籍所在地,经过万分繁琐的手续才行。重新建立个身份,都比那样更容易。

郭玉知道自己的电话声音很大,大家可能都听到,问道:“廖飞,刚才同事的话你听到了吧!你在电脑登记上是死亡的。你对着有印象吗?”

廖飞摇摇头,他都失忆了,还有什么印象。

“现在你的户口已经注销,要不你就回原籍去将这个错误改了。要不就给你重新弄个身份,先办个身份证,以免你不方便。你怎么看?”

廖飞想回原籍,更想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亲人,看看他们是否安好。可他现在不能走,一是没钱,二是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三是帮着赵冠男渡过这个难关。

“先帮我办张身份证吧!”廖飞说道。

“好。”郭玉再次拨通同事的电话。

“安哥,你帮让户籍的人给廖飞重新办个身份证。”

“郭玉,你打来正好,我刚刚漏掉了一个重要讯息,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是什么?”

“经过电脑比对照片,刚才系统查出两个人,又一个廖飞出现了!”

“又一个?什么意思?也叫廖飞?”

“不是,这个人的名字叫做龙飞扬,和廖飞的照片也是一样的。”他仔细看了眼龙飞扬的资料,奇怪地道:“这个名字的地址是我市的,可上次为什么没有查不出来呢?”

郭玉记得清清楚楚,她亲自在人口普查系统上查询的,本市不但没有叫廖飞的,就连相片也没有吻合的。这个身份档案怎么突然会出来呢?

“安哥,你能查到这份档案是什么时间建立,那个所的户籍科办理的吗?”

“大北派出所的户籍员杨凌办理的,时间是一九八四年。”

这个档案既然早就有,那为什么查不出来呢!她怀疑这份档案是假的,是有人在这段时间故意造出来的。“安哥,麻烦个事,你帮我去查一下龙飞扬的纸质档案。我怀疑电脑被人入侵了!”

“好的。我一会就过去。”他爽快地答应,又问道:“那廖飞的身份证是用这个龙飞扬的名字补办一个,还是让户籍员重新弄一个。”

“就用龙飞扬的补办一张吧!”郭玉做出这个决定,这样对户籍员的风险低一些。就算出事,也没户籍员什么责任。

郭玉审视着廖飞,他不断被暗杀,工作也总是找不到,这次身份信息更是莫名其妙的出来,好像幕后有一只黑手,在阻止人们对廖飞的探寻,更想让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