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十六章 赵冠男的身世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他也不能出去满大街去找那个小地痞要钱。只能摸出手机,拨通林嘉琪的电话。

“嘉琪,我有点事,今天在外边住。”

“你不会是因为白天的事情不敢来吧!没事,姐姐已被我哄好了。”

“不是,我真有点事情,今天在朋友家住。”

“那好吧!”

挂断电话,廖飞再想是否要给霍英杰打个电话。

这时,赵冠男呢喃道:“水,水。”

廖飞放下电话,倒了杯水,扶起她喝了下去。

喝下水后的赵冠男好了些,再次沉睡。

廖飞感觉凉飕飕的,才想起自己出浴室打电话的时候,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就连内裤都因为湿了,而在晾着。

幸亏呀!幸亏她在睡觉,要是睁开眼睛,那廖飞的脸就丢大了!

廖飞四处找能够蔽体的东西,他可不是暴露狂,虽然身边的女人已经沉睡,光着身体也太不雅了!

可她家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廖飞找半天也没找到,总不能穿上她的裙子罢,就算是没人看,廖飞也感觉那样会太变态。

正当廖飞急得冒汗,就差将窗帘给拽下来裹体的时候,赵冠男发出声惊恐的叫声。

尼玛!难道哥这充满力量的身体被人看到了?

廖飞有些僵硬地转过头,才发现赵冠男并没有醒,只是做了噩梦而已。

“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梦中的她可能正遭受什么痛苦,扭动着身体,蜷缩成一团,脸上全是眼泪。

她的扭动让被子都从身上滑下,廖飞叹了口气,将被子重新帮她盖上。

“为什么?为什么从小你们就打我,骂我。为了让弟弟读大学,让我放弃,可我上班了,还要将工资都给弟弟花,为什么……”赵冠男不停地哭泣。

听她话中的意思,应该是家里人重男轻女。他早就听说有的人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认为女儿是赔钱货,不但从小非打即骂,洗衣做饭。就连上班后都会将大部分钱给弟弟花,仿佛养弟弟不是父母的责任,而是姐姐的责任一样。

没想到赵冠男是这种人家出来的,想必她以前过得很苦。廖飞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给她些许安慰。

感受到廖飞的安慰,她安静下来。可没多久,她又再次做起噩梦。

赵冠男挥舞着双手,仿佛要打人,“张华松,你个卑鄙小人,我不答应做你女人,你竟然打报告要开除我,你个小人……呜……”

廖飞怕她胡乱挥舞,在把自己碰伤,紧紧地控制住她。

过了一会,她挣扎的力度变小,慢慢地改为抱住廖飞,紧紧地抱住。呢喃道:“爸爸,我从小就想你这样抱我……”

她的声音慢慢低沉下去,头枕在廖飞的胸膛。

廖飞想将她抬起来,自己到沙发上去睡,可她抱得很紧,很紧。

不知何时,憋得一身火的廖飞也渐渐沉睡过去。

太阳早早地挂在天上,将阳光洒满大地,一丝光亮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到床上。

廖飞和赵冠男相拥而眠,肢体交缠,赵冠男迷迷茫茫地睁开眼睛。看到廖飞抱着自己,惊得立刻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他,将被子紧紧地包住身体。

这一拽被,廖飞的身体就完全暴露出来。加上她的一推,廖飞立刻清醒过来,看到惊慌的赵冠男,他大惊,万分尴尬地捂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我是廖飞,昨天在公司见过的。”廖飞捂住自己的下体。

宿醉让她头疼万分,勉强回忆起穿着保安服的廖飞。

“你怎么在我家里,对我做了什么?”

“我昨天路过大排档,看你独自一人喝酒,并且已经喝醉,有些小混混要打你的主意。我怕你有事,就赶跑混混,带你回家。”

她捂着头,仔细地回想,隐隐约约当中,好像还有些印象。

“我们……”她脸色一红,没好意思说出来。

“我们什么也没做,只是你吐了我一身,你自己的衣服上也是,我怕你感冒,就……,但是我们什么都没做。”

“真的?”

“真的,比钻石还真。要是有什么,你难道还没有感觉吗?”

赵冠男是处女,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当然知道第一次会疼,会流血。她没感觉下体有任何疼痛,掀起被子,探头一看,床单也很干净,没有血液和不明液体的痕迹。

她长舒口气,“谢谢你。”

“没事,都是同事。”

廖飞见她暂时没有问话,捂着身体,快速跑到卫生间,将已经干了的内裤穿上。

赵冠男发了两分钟呆,对廖飞招了招手,“你过来。”

廖飞正因为昨天没衣服而发愁,他实在是不想穿上这又脏又臭的衣服。见她招手,坐到床边问道:“什么事?”

赵冠男突然掀开被子,扑到廖飞的身上,樱桃小口朝他的大嘴吻去。

这什么情况?廖飞懵了!

她笨拙地亲吻着廖飞,廖飞虽然一时惊呆,但他毕竟昨天已经拿林嘉琴实习过,算是名熟练工了!虽然想不明白,但是不影响他的回应。

他略显粗糙的舌头撬开她的牙关,灵活地伸了进去。

赵冠男明显没有接吻技巧,有些笨拙,牙齿偶尔会碰到廖飞,让他有些疼痛。可她学得很快,两人很快就唇舌交缠。

来而不往非礼也,廖飞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过了一会,正当廖飞准备提枪跃马,血战沙场之时,看到赵冠男的眼角淌下一滴眼泪。

这滴眼泪让廖飞满腔的热血凉了下来,刚才脑中的问号再次浮起,她为什么要这样?

赵冠男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见廖飞迟迟没有动弹,看了过来,只见他正呆呆地望着自己。

她长叹口气,然后鼓住勇气,用纤嫩的小手摁了摁他的腰,示意他继续。只要廖飞腰部轻轻一用力,就可以轻松拿下她。

廖飞没有动,问道:“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而是用手扶在他的腰上,微微用力,想让怒龙进入到自己的身体内。

廖飞用力抗拒,面色严肃,问道:“为什么要这样?”

可能知道不说出答案,廖飞就不会继续,她看着廖飞,面无表情地道:“张华松让我他的女人,否则就将我开除。我决定答应他。”

“为什么?”

之前从她在楼梯间的反抗可以看出,她不想为了工作出卖自己。而且廖飞在保安队打听过赵冠男,她的声誉很好,是业务部的职员,由于她从来不会用身体和美色去交换,所以业务成功率不高。可她很勤奋,加倍的努力让她的成绩在业务部里也是名列前茅。

按照她的业务量,每个月收入万元应该不算难事,就算离开华仪集团,去其他的公司也问题不大,为什么她要突然屈从呢?

“昨天下午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弟弟将一个女孩搞大了肚子,让赔30万,否则就要告他,让他坐牢。”

“上床都是你情我愿,又不是强奸。赔钱也用不了那么多吧?”廖飞不解地问道。

“那个女孩是他的网友,还不到十六岁,要是报警,他就是强奸未成年少女,一辈子就毁了!”她捂着脸哭了起来。

“你打听过,你每个月的工资应该不少,难道不够给赔偿的?就算这样,也不用屈从与张华松那个禽兽吧!”

“我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留下些必要的生活费,统统都寄回家里,而我弟弟花钱大手大脚,家里根本就没有存款。就算借到钱,我要是没了工作也偿还不起。”

“没了工作,你可以再找工作呀!”

“那个禽兽和很多公司的老板都认识,一句话就会让我找不到工作。我的父母将所有压力都压在我的身上,我真的借不到钱,除非将自己交给那个禽兽。呜呜……”赵冠男痛哭失声,仿佛想要将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廖飞拍了拍光滑的后背,心中没有一丝绮念,只想安慰。

“要了我,我不想将我的第一次给了那个禽兽。”赵冠男摸干眼泪,搂着廖飞趴在床上。

廖飞摇摇头。

“为什么?”赵冠男想不明白,难道还有不吃腥的猫?她身体向前,想和廖飞结合到一起。

廖飞扶住她的腰,微一用力,就让她无法向前。

赵冠男用迷惑的眼神看着他,想要个答案。

“我的女人,我不会再让其他人碰!绝对不行。你要是将自己交给我,就是我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和张华松做交易的。”

看他坚定的眼神,她知道他不是说说而已。她只是一时的冲动,打算将自己交给廖飞后,就破罐子破摔,可廖飞的话让她清醒过来。如果有可能,又有几个女人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去做交易,要不是她的家人将所有的一切都压在她的身上,逼她逼得太紧,她也不会产生这种想法。

她的腿放下来,无力地躺在床上,脑中思绪万千。

“我哪怕去卖肾,也不该和那个禽兽做交易。”她终于想通。

无比正义是要付出代价的,廖飞就是如此,当她说出这话,他怅然若失,无比留念。尤其是那积攒了许久的火气,更加旺盛,仿佛能将他点燃。

他苦着脸问道:“那我们还继续吗?”

听到廖飞的问话,赵冠男将被子再次盖在身上,露出顽皮的笑容,“刚才你不要,现在不给了!”

“我后悔了!”

她笑道:“我也后悔了!”

廖飞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先吃了,然后在帮着解决张华松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