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十五章 没钱的苦恼

剩下的人看了看倒在七八米外的老大,又看了看廖飞,既不说话,也不动手。

老大不干了!妈的,怎么打架是我一个人的事呀!难道将那个女地拿下,你们不上呀?他大吼道:“上,给我打死他。”

这些人是地痞,平时混在一起,不像黑社会那种有组织犯罪那样阶级分明,但是毕竟长时间混在一起,也是酒肉朋友,要是在老大说话后,还不动手,那未免也太没有义气,以后无法在这个小团体混下去了!

一群人互相壮胆,抡起酒瓶子就扑了上来。当然,地痞就是地痞,他们的胆量永远不够,傻大胆就冲的快,胆小奸猾的就慢点。这样的结果就是冲在最前面的只有一个,第二梯队有三个,第三梯队有两个。

第一个冲上来的傻大胆刚刚冲到廖飞面前,酒瓶子刚刚抡起,就发现身边没人配合。他刚想招呼人,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拳头出现在眼前,重重地打在眼睛上。

这哥们的脑袋像是撞到了大铁锤,“咣当”一声,双眼翻白,摔倒在地。

第二梯队的人虽然看到傻大胆被一击KO,可惯性让他们停不下来,继续冲过来。

三人同时抡起酒瓶朝廖飞砸去。廖飞冷笑,一个扫腿,踢在三人的脸上,将他们统统打倒在地。

第三梯队的人像是被勒住缰绳的马,一下就急刹在廖飞的面前,两人根本都不敢抡起酒瓶,冲着廖飞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还打吗?”廖飞轻声问道。

那两人将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

“滚!”廖飞懒得理他们,转身去服赵冠男,要将她带离这个混乱的地方。

那两人互相看了看,突然间举起酒瓶,重重地朝廖飞的后脑砸去。

廖飞仿佛后面长了眼睛,长腿闪电般向后踹去。一个小子犹如坐上了云霄飞车,直接飞上半空。

另一个小子犹如踩住了刹车,再次停下,手中的酒瓶高高举起,却迟迟不敢落下。

廖飞没有特异功能,只不过是刚才透过桌子上的酒瓶看到的。他慢慢地转过身,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

这小子看到廖飞的笑容都吓傻了,尼玛!这是魔鬼的笑容呀!

“砸呀!”廖飞冷冷地说道。

这小子哪敢砸呀!和他在一起的同伴现在刚从空中掉下来,胸部塌陷,嘴里鲜血狂喷,好像不要钱一样。他可不想也变成人体鲜血喷泉。

“你再不砸,我就砸了!”廖飞再次说道,并摸起一瓶尚未开封的啤酒。

“啊!”他被刺激的大喊,目露决然,抡起手中的酒瓶重重地砸在自己的脑袋上。

没错,是砸在他自己的脑袋上。

他算是奸的,知道要是廖飞那个满瓶的砸中,恐怕得更严重。

酒瓶砸中脑袋,其实并不算严重,可他表现得很离谱,双眼一翻,就躺了下去。

倒下去的时候,双眼翻白,看起来昏迷不醒的他,手还偷偷扶了下周围的椅子,以免将自己摔伤。

廖飞对远处的领头人招了招手,见他不过来,眼睛一瞪,对方立马灰溜溜地滚过来。

“怎么称呼?”

“老虎。”

“虎哥呗!”

“老大,别这么叫,别这么叫。叫我小虎就行。”他捂着肚子,点头哈腰。

“虎哥,你说今天这事怎么算?”

他哭丧个脸,心想:老大,你就将我们打成这样了,还想怎么地呀?可他只敢心里想想,根本不敢说。

“老大,你说,你想怎么算都行。”他心里流着泪,表面还得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我也不为难你,将被打坏的东西,和酒菜照价赔偿就行。对了,瞬间将我这桌的结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他忙不迭地答应,并朝大排档的老板喊道:“老板,我算一下损失,我明天给你钱啊!”

大排档老板苦着脸点头,知道这钱算是要不回来了!只能自认倒霉。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廖飞面色一寒。

“老大,我……哪做错了吗?”

“你怎么不对饭店老板说父债子偿,要是生女儿就没办法了呢?啊?”

“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

“好,那我就将你们每人打断一条腿,我相信这样老板会愿意免单的。”

“别,老大,千万别,我这就拿钱。”他飞快将钱包拿出来,把里面的几百块钱都拿了出来。可这根本不够,这些桌子虽然都便宜,可上面还有别的顾客点的酒菜,加一起没有千八百块根本不够。

他也知道其他人都什么德行,尤其是将倒在地上的兄弟纷纷踹起来,尤其是装作晕倒的那小子,他重重地踹了几脚。

除了被廖飞一拳打晕的傻大胆,和因为偷袭,被廖飞踹断肋骨,现在当人体喷泉的家伙,其他人都纷纷掏出钱包,将钱聚拢在一起。

廖飞早已让老板将损失算清楚,一共是1783,这还是老板将桌椅折旧,少算的呢!

这群人将钱凑到一起,不到一千六百元。

饭店老板本来都认倒霉了,现在见有这些已经满足,连连道:“够了,够了,其他的就不要了!”

廖飞一瞪眼睛,他立刻知道廖飞不满,让其他人继续找钱。可其他人都没有钱了,只能将身上的硬币都拿出来。作为地痞的老大,他知道每个人的脾性,蹲下来摁住给自己一酒瓶那小子的腿,就朝他的袜子摸去。

“虎哥,虎哥,你干什么?”那小子惊慌地喊道。

“给我闭嘴。”他说完,手深入袜子的袜筒之中,很快,就从中摸出二百块钱。

他拿出钱,立刻献宝一样交给老板。

廖飞拍了拍他的肩膀,“做得很好,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再找老板的后账,否则我要是知道的话……哼!”

“是,是。不敢,不敢。”他点头哈腰。

“滚吧!”

当一群地痞互相搀扶着离开,廖飞又回到赵冠男的身边,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赵冠男此时已经成功将自己灌趴下,躺在桌子上,无法回应。

廖飞晃了晃她的肩膀,再次问道:“你住在哪?”

她终于有了反应,勉强抬头,冲着右边随手一划拉,然后手臂就落了下来。

廖飞一看,右边是一片楼群,而且还都是高层,到底哪个是她家呀?没有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他扶起喝得快要不省人事的赵冠男朝右边走去。

进入小区,他再次无奈地摇醒她问路。也许廖飞不小心咯到了她的胃,也许是她喝太多的自然反应。反正是突然间就吐了出来,那流量,那速度,瞬间就吐了躲闪不及的廖飞一身。

闻到酒味和胃酸混合在一起的恶心气味,廖飞差点没吐了!他强忍着没将满身脏污的赵冠男撇出去的心思,扶她到一边尽情地呕吐。

这一吐,她微微有些清醒,可说出地址后,有睡了过去。折腾了半个小时,廖飞才带着满身脏污的赵冠男来到她家门口。

叮咚!

摁响门铃,可久久没人回应,再摁,同样没人理。看来她是自己住,廖飞从她的身上翻出钥匙。

她的房间很小,是个四十平方的小公寓,开放式厨房。房间内的装修还不错,一张双人床,一个布艺沙发,没什么装饰物。

现在赵冠男一身的脏东西,而自己也同样被她吐成落汤鸡。廖飞都不知道应该将她放在哪里才好,不管放在哪,都会弄脏。

怎么办?这一身要是躺在床上,那被子和床垫基本来就报废了,尤其是床垫,洗都没法洗。而且穿着湿淋淋的衣服睡觉也容易生病。

无奈的廖飞只能将她扶到洗手间,放在座便上。抬头一看,热水器是电子的,一直开着。

他摇醒赵冠男后,道:“你自己脱衣服洗澡。”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

谁知道他刚刚走到门外,就听“咣当”一声,冲进去后发现,她已经从座便上滑了下去,躺在冰凉的瓷砖上。

廖飞苦笑,难道……难道要自己帮她洗澡不成?可……她清醒后会不会想要杀了自己?最主要的是廖飞是男人,白天还和林嘉琴激情,已经憋得忍无可忍。他真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定力,能够看到赤裸的美女而无动于衷。

他犹豫,万分犹豫。

不就是个女人吗!帮她洗澡我也不吃亏,也许热水会让她清醒,能够自己洗呢!

廖飞将她的衣服脱掉,只留下内衣,打开龙头,调好热水,将她扶到座便上,就用热水不断地给她冲洗。

预想中的清醒根本没有到来,湿身诱惑反而更加诱人。既然她不醒,内衣也湿了,那就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吧!彻底帮她清洗一下。

廖飞强忍冲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帮她清洗干净,将她擦干后扔到床上,廖飞才松了口气,幸亏,幸亏哥的自制力强呀!

由于帮她洗澡,廖飞的衣服完全被打湿,何况一身的味道也让他受不了。见她陷入沉睡,廖飞也进入卫生间洗澡。

男人洗澡很快,可出来后他又郁闷了!衣服都是脏的,上面还有呕吐物,怎么去林嘉琴姐妹的家呀!早知道刚才就从几个地痞手中多要点钱,够自己在外面开了小房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