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十四章 偶遇赵冠男

林嘉琪和贺佳玉推门进入,看到衣冠不整,面色潮红的姐姐,又看了看同样衣冠不整的廖飞,和地上散乱着的笔筒、键盘、文件等。笑道:“你们也太激烈了!”

林嘉琴以为妹妹知道刚才的事情,慌乱地解释:“刚才……刚才……”

说了半天,她也没想好该怎么解释。只能愤愤地瞪向廖飞。

“姐,你不用理会外边的风言风语,这点小事,至于追着他打吗?”林嘉琪劝解道。

“啊!”林嘉琴惊讶!然后常出口气,原来妹妹以为自己在追打廖飞。

贺佳玉在进来后,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男女激情时荷尔蒙的味道,对廖飞笑了笑,偷偷地竖了下大拇指。

林嘉琴怕别人看到她筒裙后面的水迹,没时间回到椅子上,只得再次坐在沙发上。坐的位置,正好是那出水迹。

她暗自气苦,又无可奈何,只能拉下脸,对着廖飞问道:“现在公司里到处都有传言,你说怎么办?”

廖飞的裤子下还支起个帐篷,弯着腰,紧紧地夹着,以免被别人看出。

现在她将问题抛出,林嘉琪也看了过来,他也坐下,身体前倾,假装思考。其实是为了防止别人看到他的帐篷。

贺佳玉见老总问这私人问题,悄悄地走出去,带上门。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认为不用管,过两天就没事了!”

“你……”林嘉琴指着廖飞,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之前是名声受损,现在好了,连身体都被他摸个遍,让她有种想死的感觉。

“姐,别激动。”林嘉琪坐在她的身边,搂着她。

林嘉琴感觉极度委屈,忍不住抱着妹妹哭了起来。

廖飞见林嘉琴痛哭,悄悄移动脚步,打算先离开。

林建琴抱着妹妹,正对着廖飞,见他要走,立刻喊道:“你走个试试!”

见她又变回菜刀女,廖飞讪笑了下,乖乖地站在原地。

“姐,你别为难廖飞了,也不是他的错。”林嘉琪劝解。

什么不是他的错,他夺走了我的初吻,还摸遍了全身,甚至差点将第一次都拿走,不是他的错是谁的?当然,这些话她只能自己想一想,没敢说出来。

“嘉琪,我和廖飞单独聊聊。”林嘉琴摸干眼泪。

“姐,你和他有什么聊的,还是我陪你吧!”林嘉琪抱着姐姐,悄悄地对廖飞做个手势,让他快点离开。

林嘉琴见妹妹不肯走,很多话都不能说,只能放廖飞离去。

廖飞关上办公室的门,后背都湿透了!

“廖飞,胆子很大呀!竟然在办公室就把林总给办了。”贺佳玉笑道。

“别瞎说,我们什么也没做。”

“是吗?”她不信地问道,站在廖飞的身前,仔细地闻了闻。然后笑得更加暧昧。

廖飞见她一脸识破你的样子,说了句:“懒得理你。”逃一般地离开。

保安还是很清闲的,廖飞主要是担心林嘉琴找他的麻烦,幸好,直到下班,林嘉琴也没有打来电话。

虽然暂时躲过一劫,可是他对是否要去林嘉琴家又有些犹豫,去了的话,菜刀女会不会因为愤怒把我大卸八块呀!或是将我撵出来。

他离开公司,慢慢朝着林嘉琴姐妹住的豪丽胜花园走去。

豪丽胜是高档小区,远离城市的喧嚣,当然,离公司的距离也很远,对廖飞这个靠双腿走路的人来说,那就更远。

走到一半路的时候,天色就已经黑了下来,很多路边烧烤摊和大排档早就摆出,夜生活开始了!

闻闻阵阵的烤肉香味,廖飞的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视线也忍不住看向路边摊。

一名桌上放了很多瓶酒瓶子的美女引起了廖飞的注意。这个女人此时喝得已经很多,但还是一杯接一杯地灌下啤酒。

廖飞认识这名女人,她就是赵冠男,本来他不想过去。可看到离赵冠男不远处的一张桌上,几名满头花花绿绿的男子叼着烟,用淫邪的目光看向她时,就知道他要是不过去,估计赵冠男一会喝多了,就会被那些人带走,然后……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同事,何况小偷还是用的她的门禁卡,廖飞认为已经接触她,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就算什么发现都没有,最起码还能帮助同事。

他大步走过去,坐在赵冠男的对面。

“你是谁?我没让你坐这里。”赵冠男醉眼迷蒙,无力地看了眼廖飞,根本没认出来他。

“我是廖飞,就是白天帮你的保安。”

赵冠男的脑子因为喝了大量的酒,反应有些慢,足足过了半分钟,她才想起来。幸好她没有把自己喝失忆,将廖飞撵走。她递过去一瓶啤酒,道:“谢谢你白天帮了我,我请你喝酒。”

廖飞也没客气,接过酒瓶,喝了一大口。随后管服务员要了双筷子,吃起桌上的菜和麻辣烫。

飞速吃了一会,将桌子上的才基本吃光,廖飞才吃个半饱。而赵冠男则是又喝下了半瓶啤酒。

廖飞喝了口啤酒,才看向赵冠男,此时,她低垂着头,马上就要不省人事的样子。

邻桌的几名男子早就盯上了赵冠男,谁也没想到廖飞竟然坐在的她的身旁。他们没听到廖飞和赵冠男说什么话,以为两人并不认识。廖飞可能是哪种在酒吧门口专门捡尸体的人。

捡尸体,并不是捡死人,而是现在很多泡吧和夜店男人玩的游戏。很多人会在夜店门口等酒醉女性,然后将其带走开房。没经验的人会带走全醉的女人。而有经验的人会带走七分醉的女人。

全醉的女人有酒味,还会吐,很恶心。就算开房也像是死鱼。而七分醉的女人,仍有知觉,上床时会更大胆,更主动。

他们就以为廖飞是这种人,还是会玩,专门带走七分醉的人。

赵冠男是他们的猎物,为了等她很多,这帮家伙不但尽量少喝酒,甚至有几个不持久的人都悄悄地吃了药。他们盯上的猎物,在即将到嘴的时候,被人夺走,他们怎么能忍受。

一帮家伙低声说了几句,拎着酒瓶子站了起来,来到廖飞面前,吊儿郎当地一站。

一名耳朵上戴了好几个耳环,看起来像是领头的人开口骂道:“你谁呀?和我马子一起吃饭,赶紧滚!”

廖飞抬眼看了看,不说之前他们坐那么远,就算他的气质和长相,也不可能和赵冠男有关。

他的麻烦事不少,不想再多了,问道:“喂,他说是你男友,你认识他吗?”

赵冠男已经喝多,对声音的反应根本不敏感,没听到廖飞的问话。

“赵冠男,你认识他吗?”廖飞不得不提高音量。

这下,她听到了,看向廖飞。

看她醉的模样,估计还是没听清问话。不得已,廖飞再次重复一遍。

赵冠男转头看了看那群男人,一边挥手,一边道:“不认识!”结果不小心将酒瓶碰倒,摔在地上。

酒瓶粉碎,里面残存的酒液和碎玻璃四溅,崩到他们的身上。

本来这帮家伙听到廖飞叫她的名字,就知道两人是真的认识,还在考虑怎么将这名美女弄上手呢!他们是些地痞,但是胆子不是很大,让他们用强抢的,还这没那个胆子。

现在玻璃和酒液溅到身上,有了借题发挥的机会。领头的人拽拽地道:“我和朋友的衣服都被你用酒弄脏,还被玻璃划伤,你说怎么办?”

廖飞看向这几名明显是无理取闹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不想多麻烦事,但不代表就要怕事。他微眯着眼睛,冰冷地问道:“你说怎么办?”

“我说……”他嘿嘿淫笑道:“你朋友将我的衣服弄脏,只要她留下陪我们喝喝酒,乐呵乐呵,就当做道歉了!”

廖飞眉头一挑,语气冰冷地道:“给你一百元,当做清洗费,然后……滚。”

“说什么呢?想死了吧!”

“弄死他!”

“敢和我们来劲!我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一群人骂骂咧咧,想要上前去开扁。

廖飞沉下脸,站了起来,浑身弥漫着一股惊人的气势。

他也许不知道,当他发怒的时候,身上不自觉出现杀气,一种将万物当成刍狗,视人命如草芥的感觉。

这几个都是小地痞,让他们没事打个架什么都还可以,但是杀人,他们是真没这个胆子。一个个被廖飞刺激脸色发白,浑身冷汗。

“还不滚?”

领头的小子偷偷地咽了口唾沫,看了看身边的弟兄。所有人都畏惧廖飞,可他们毕竟人多,而且要是真丢了面子,以后还怎么在这片混了?那不丢死人了!领头的小子思量一番,见其他兄弟倒也没有逃跑的打算。牙一咬,心一横,干了!猛虎还架不住群狼呢!何况打赢了,还能将美女带走乐一乐。

但是他忘了,廖飞是猛虎,他们却不是群狼,顶多算是群羊,还是没长大的小羊羔。

他既然决定开打,也没大喊,直接抡起酒瓶子就朝廖飞的头上砸去。

其他的人只见一道绿光划出个半圆,然后绿光就以光速般的速度向后飞去,接着就是一阵稀里哗啦的碗盘摔碎的声音。

廖飞站在原地,头发上一滴酒水都没有,而领头的小子早已如炮弹般被踹飞出去,还砸倒了一趟桌子,疼得抱着肚子在地上直哼哼。

“还来吗?”廖飞看着其他人,面色轻松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