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三十九章 知道我爸是谁吗?

阿丁轻蔑地看着廖飞,之前廖飞胆小如鼠的表现已经让他无比轻视,他站在那里,等着廖飞摔到自己身上,在像是抓小鸡一样拿下。可廖飞在即将摔倒的时候,仿佛要扶什么东西,双手乱抓,结果……结果廖飞的大手正好抓到阿丁的裆部。

喔!

这一抓,阿丁的下体如遭雷击,两颗蛋好悬没碎掉,他双眼凸出,双手捂着裆部又跳又叫,就像是条濒死的鱼。

“你快去帮霍英杰呀!”贺佳玉见阿丁已经报废,连忙大喊道。

“怎么帮?”廖飞眨了眨眼,问道。

“帮霍英杰打他呀!上去打呀!”贺佳玉拿起个酒瓶子,放在廖飞的手中。

哦!

廖飞应了声,握过酒瓶,冲着阿乐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阿乐看到酒瓶袭来,就算他练过硬气功,也不想硬接,谁知道破碎的酒瓶会不会把自己的脸划花。他匆忙挥臂挡住酒瓶,避免可能破相的危险。可他顾此失彼,被霍英杰一脚踹倒。

邵公子的四名手下被打倒三人,可他面色不变,反而拍手鼓掌,一副欣赏的表情,道:“很好,我越来越喜欢你们了!”

“喜欢个屁,你个死人妖。”霍英杰转头看向廖飞,骂道:“妈的!你竟然把我推出来,我要是没练过,被那个死人妖拿下怎么办?我的菊花谁来保护?”

廖飞低着头,小声道:“死道友,不死贫道,你被爆菊,总比我被爆要强。”

“混蛋。”霍英杰听到廖飞的话,气得飞起一脚。

廖飞见霍英杰发威,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我叫你跑。”霍英杰一个箭步追上廖飞,一脚踢在廖飞的屁股上。

这一脚,霍英杰用足了力气,廖飞就像是做了火箭,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犹如一枚导弹,砸向了制住张岺的壮汉。

壮汉眼中厉色一闪,一手继续抓着张岺,一手打向廖飞,以免被廖飞撞到。

廖飞身在空中,双手突然伸出,抓住壮汉的胳膊,在空中直接来个360度转身。

就听“嘎巴”一声,壮汉的胳膊整个被廖飞拧得脱臼,变成麻花状。

啊!

壮汉一声惨叫,瞬间疼得满头大汗,眼泪都快出来。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放开张岺,使出吃奶地的力气,一拳狠狠地砸向廖飞。

还在空中没有落地的廖飞双手瞬间又抓住壮汉袭来的胳膊,拽着壮汉的胳膊向下落,在落地的瞬间,他脚下发力,滑到壮汉的身后,猛地站起来,并且用力向上掰着壮汉的胳膊。

嘎巴!

壮汉的另一只手臂也被廖飞借着站立时腿部的发力掰断。

啊!

他再次发出声惨叫,剧烈的疼痛也激发了他的凶性。他猛地一腿踹向身后。

廖飞轻松地躲开,笑眯眯地看着残废的壮汉。

邵公子看到壮汉两条胳膊,没有愤怒,也没有恐惧,他眯着眼睛,道:“没想到你竟然是高手,连阿光都能打败。可那又能如何?你快得过枪吗?”话音刚落,他就从里怀掏出把手枪,指向廖飞。

廖飞轻松地问道:“你要杀我?”

“我怎么舍得,疼你们还来不及呢!”邵公子一副胜券在握,对阿乐道:“拿下他们。”

阿乐揉着快要断掉的肋骨,站了起来。就算是有枪,他也不敢再去抓霍英杰,转而去抓没什么威胁力的张岺。

廖飞一个闪身,挡在张岺的身前,嘴巧挂起一丝轻笑。

“别动,再动握就毙了你。你以为你能快过子弹吗?”邵公子喝道。

这时,霍英杰突然从怀中掏出手枪,指向邵公子的头部,问道:“他是快不过枪,可你能吗?”

邵公子没想到霍英杰竟然有枪,微一愣神,开口道:“你不怕我开枪打死他?”

霍英杰笑道:“不怕,反正刚才他很没义气地推我出来,他死了更好。”

邵公子并不相信霍英杰的话,威胁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刚才在什么时候沟通的,才会如此配合默契,突然废了阿光。可我相信你绝不会不管他的,我可以和你赌一下,你开枪,我也开。”

霍英杰沉默。

阿丁强忍着下体的伤痛慢慢站起,和阿乐一样,手伸向怀中,明显是要掏枪。

在他们的手还没有抽出来之际,贺佳玉和许乐不知何时从手包里掏出女士手枪,指向两人,吼道:“不许动。”

阿乐和阿丁看到两支女士手枪,当时就傻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女人都有枪呢?难道现在黑社会已经发展了大量的女性白领成员?

霍英杰看到两女掏出手枪,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他本来想给阿乐和阿丁几枪,既能避免他们掏枪,又可以震慑变态的邵公子,谁知道新认识的两名女人竟然掏出枪。

邵公子就算看到三支枪,依旧面不改色,淡然问道:“你们知道我爸是谁吗?敢开枪吗?”

廖飞实在是太烦这个喜欢爆人菊花的死变态,抄起个酒瓶就砸了过去。同时大骂道:“你想知道你爸是谁,那应该问你妈!”

酒瓶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啪”地在邵公子头上炸裂。

邵公子被打,这下真傻了!他根本没想到廖飞竟然敢在他的枪下飞酒瓶子,脑袋当场被开瓢,血水瞬间遮住了他的眼睛。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谁吗?”邵公子激动地大吼。

“我都说了,想知道你爸是谁,去问你妈,我们哪知道你是谁的野种。再说,我管你是谁!”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邵公子疯狂地吼叫,眼看着就要失控开火。

廖飞根本不在乎他的叫嚣,再次抄起个酒瓶子,甩了出去。

啪!

酒瓶再次砸到邵公子的头上。第一个酒瓶是空瓶,砸在他头上没什么事,就是破皮流血。可第二个酒瓶是满的,这么个重物砸上,邵公子再也挺不住了,身体晃了晃,倒了下去。

“邵公子,邵公子。”和胖子见死人妖满头是血地晕倒,连忙抱住邵公子,不停地摇晃,见邵公子满头是血,怎么晃都不醒,和胖子看向廖飞,大吼道:“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吗?”

廖飞诚实地摇摇头,同时,抄起个酒瓶子又朝和胖子甩了过去。

酒瓶在和胖子的脸进行了亲密接触,于是,他满脸是血地晕了过去。

霍英杰和贺佳玉两女都惊呆了!廖飞竟然在死人妖的枪口下,用酒瓶将拿枪的人妖打晕,他们竖起大拇指,佩服廖飞的不要命。

惊呆的不止是他们,还有酒吧的顾客,来酒吧的人就是图一个放松,偶尔看个打架,也是很好的消遣。尤其是喝着啤酒,看着别着打个头破血流,这种感觉比看拳赛好多了!可当他们看到枪的时候,那种看热闹的心态就消失了,一个个惊慌失措,生怕会遭到无妄之灾,被一枪撂倒。结果看到面对枪口,脸色不变,硬生生把拿枪的人打晕的狠人,怎么能不惊呆!

其实廖飞早就知道死人妖不敢开火,人妖要是真有这个胆量和自己同归于尽,早就可以开枪了,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自己的老爹。而霍英杰因为怕人妖开枪打伤廖飞,也是迟迟不敢动手,他要是再不自己动手,僵持下来对他们没有丝毫好处。

张岺见现场被控制,自己安全下来,一把拽住廖飞的耳朵,质问道:“你刚才为什么不救我?是不是因为欠我钱,想让我债主去死?”

“我不是救你了吗?”廖飞很委屈。

“救我?要不是你朋友出手,你会救我?我看你刚才躲还来不及呢!”

“没有,没有,那都是误会。”廖飞讪笑着,“松手,快松手,疼,疼!”

“我就不松,有能耐你打我。”张岺继续拽着廖飞的耳朵,问道:“误会,你解释我给听,要是不合理,我就揪掉你的耳朵。”

“我之前不是过来救你了吗,谁让你喊出来的。”

“你既然想要救我,我喊不喊有什么差别?”

“差别大去了!我要是悄悄靠近,就能快速控制他们。可被你喊出来,我们要是再露出想要帮你的样子,万一他们发现打不过,直接掏枪怎么办?”

“编,你就编吧,你是老神仙吗?还知道他们有枪,我看你就是胆小。”

廖飞不耐烦了,拉开张岺的手,揉着自己的耳朵,指着几名保镖的腋下,道:“我又不是瞎子,怎么不知道是枪,你看看这几头蠢货,明明带枪,还穿着贴身的衣服,结果腋下显得鼓鼓的,像四名重症肿瘤患者,不是枪是什么?”

张岺一看,果然,由于保镖和邵公子都穿着修身西服,结果腋下非常不自然地鼓起一块。

张岺虽然内心接受解释,可还执拗地指着霍英杰问道:“那你怎么知道他会配合你,要是不配合怎么办?”

霍英杰嘿嘿一笑,指着地上的保镖,道:“你都是他女朋友,还不了解他?这家伙就是个傻大胆,刚才对着拿枪的死人妖都敢飞酒瓶子,怎么可能会胆小?这么个不要命的主,做出刚才的事情躲闪的事情,我要是不知道配合,那智商不就和这几个废物一样了!”

一个误以为廖飞是基佬的女人,能对廖飞了解多少?张岺根本就和廖飞不熟悉,当然不知道他平时的作风和办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