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三十五章 脸皮太厚

张岺以为廖飞是拿她当冤大头,可他真诚的表情和言语,让她知道,自己可能误会了!不过到底是不是误会,她也不是很确定,只是脸上的表情比刚才要好一些。

接下来的时候,廖飞只是拉着她乱逛,虽然依旧会让她试衣服,却再也没有买过。当她最后一次从试衣间里出来后,廖飞仔细地看了眼她的衣服,由衷地赞美道:“你穿这件衣服真漂亮。”

张岺试衣服都试烦了!虽然这是廖飞第一次赞美,她早已失去了耐心和心情,只是勉强一笑。

廖飞透过镜子看着她的脸,微笑着道:“今天谢谢你,你可以回去了!”

张岺听到这话,有些不可置信,终于可以回去了,太好了!

兴奋过后,女人的好奇心又上来了!难道刚才自己换衣服的时候,廖飞和老外两人言归于好,再次做一对好基友了?可老外明明没在廖飞的身边。她左右看看,又仔细的寻找,还是没找到老外的身影,这才确定,原来廖飞不再演戏,是因为老外已经离开。

张岺换回自己的衣服,将手中一堆的袋子递给廖飞,“给你。”

“这些都是送给你的,钱我也会还给你。”

张岺的小脑袋瓜已经想不明了,衣服送给我,竟然管我借钱,给我买衣服?这是什么路子?难道是最新追女的方式?她很喜欢这些衣服,可想到是廖飞这个变态用自己的钱送的,又有些不想要。可不要的话,那自己的钱不是白花了?她有些犹豫。

“你总不是想让我穿这些衣服吧?”廖飞打趣道。

张岺听到这话,脑中浮现出廖飞穿着裙子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廖飞丈二摸不到头脑。

“没什么,衣服是我自己买的,不用你还钱,今后我们两清。”张岺说完,就走向远处的公交车站。

廖飞见她离开,快步地走向那家雪茄吧。

雪茄吧环境优雅,黑色的皮质沙发显得稳重又大气,廖飞来到长长的吧台,问道:“你好,请问你知道刚才来有名老外来买雪茄吗?”

服务员疑惑地看着廖飞,答道:“知道,你有什么事?”

“他是身高大约一米八七,头发从左边三七分,年龄三十来岁,穿着格子衬衫吗?”廖飞再次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服务员没回答,而是警惕地看着廖飞。

“是这样的,我刚才闻到他的雪茄很香,问他雪茄是哪里买的,他告诉我是你们这里。我想买盒和他一模一样的雪茄,怕来错地方,买错雪茄。”

“这样啊!”服务员恍然,道:“我知道你说的那名老外,买的是产自古巴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雪茄,金色标签的Churchills尺寸,是非常经典的风味中等浓郁至浓郁的雪茄,价格3500元一盒,你要几盒。”

廖飞看到服务员拿出的雪茄,眼睛都蓝了!就这么一盒雪茄,25支就3500,这也太贵了!足足一个月的工资呀!

服务员看出廖飞惊讶的表情,知道价格比一般地方贵很多,不过这里是雪茄吧,供人放松的地方。来的人都是非富则贵,不差那点价格,他立刻又讲解在这里买雪茄的好处,和能接受到什么服务。

廖飞撮了下牙花子,他身上一分钱都有,怎么买?无奈之下,只得假装摸了下衣服,道:“哎呀!我钱包落在车里,你等等,我去取钱。”

走出雪茄吧,廖飞立刻跑向车站,祈求老天,让张岺还没有离开。

不知道是老天垂怜,还是因为这条路堵车太严重,张岺还站在车站,没有离去。

廖飞跑到张岺面前,尴尬地问道:“张岺,能不能再借我3500元钱?”

张岺看到廖飞,就有一种不好地预感,果然,廖飞的话让她呆若木鸡。

“先借我3500,我一定会连衣服钱一起还你的。”

张岺的脸直抽抽,恨不得将衣服摔在廖飞的脸上,看看能不能打疼他,脸皮是不是已经刀枪不入。

廖飞看张岺没有反应,再次道:“帮帮忙,我真的急用。”

“好,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张岺咬牙道。

她和廖飞去提款机提出3500元,交到廖飞手上后,不理廖飞管她要手机号,还钱的提议,而是扭头就走。为了防止廖飞再次借钱,她竟然不等公交,选择了打车。

张岺的反应让廖飞哭笑不得,打算攒够钱再想法找到她还钱。

廖飞重新回到雪茄吧,爽快地对服务员道:“来一盒那个罗密欧与朱丽叶雪茄。”

服务员的脸立刻就像是鲜花一般盛开,手脚麻利地拿出一盒递了过来。

“我不会抽,你能不能教教我?”廖飞付完钱后,谦虚地问道。

服务员给廖飞讲解,同时麻利地拿出雪茄剪,顺便开始推销辅助工具。

廖飞压根就不想抽雪茄,只是让服务员快些点燃,并且抽给廖飞示范。

服务员想不到顾客竟然让自己示范,美滋滋地抽起雪茄。

服务员抽雪茄的时候,廖飞表示已经学会,让他慢慢抽,自己则是躲到远处。

等服务员抽了半支雪茄,掐灭后,廖飞重新来到服务员的身边,让他走出来,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

服务员身上雪茄残留味道很熟悉,非常熟悉。就分明是昨晚与廖飞交手的那名黑衣人身上的味道。

至此,廖飞已经确定,喜欢抽罗密欧与朱丽叶牌古巴雪茄的保镖就是昨天的黑衣人,杀害高明、地鼠的凶手,至于在地下室中杀害黑头、大个的凶手,也肯定是那群保镖中的人。原因很简单,被抓的小偷是独自作案,没有人配合,与黑衣人也不认识。而黑衣人既然有人接应,那再有同伙藏在地下室里也非常正常,甚至有可能是藏在地下室的人跑出去后,才开车接应黑衣人的。

廖飞兴奋地拿出手机,打算报警,可想了下,警方是无权管这件事的,直接打给军方,他又不知道该找谁。最终,廖飞将电话拨到霍老爷子那里,要了林栋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林董事长,我是廖飞。”

“廖飞,你找我有什么事?”林栋的话语中明显有一丝惊疑,不知道廖飞怎么会有自己的私人手机号,还打了过来。

“我发现昨天进入12楼,并杀害高明、地鼠他们的凶手了!”

“什么?你发现那凶手了?在哪里?他是谁?”林栋很激动,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凶手是那名叫做查理的外国人身边的保镖,就住在皇冠假日大酒店……”廖飞将自己的分析也说了一遍。

听到廖飞的分析,林栋也认可昨天的事情是这名保镖做的,而且还是奉得查理的命令。可仅仅这样还不够,这牵扯到外国商务考察团,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根本没法抓人。

军方的工作效率很高,已经知道车子是偷的,枪支是外国进口,可这些都查不出丝毫的来源,而十二楼也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可以说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仅仅凭着味道抓人,那是肯定不行的。虽然验伤的话,警棍的伤势勉强可以说是一条证据,可是那并不充分,对方完全可以说是保镖对练的时候造成。

“你不要擅自行动,我会将事情告诉军方,让他们调查。”林栋顿了顿,又问道:“你吃饭了吗?”

“还没。”

“那好,我请你吃饭,九点在碧海蓝天海鲜城,见面再详细说。”林栋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廖飞没有钱,等他连走带打听,赶到碧海蓝天海鲜城的时候,小方已经站在大门口等待着。他一见到廖飞,就迎了上来,“廖飞,林董事长已经在等你。”

随着小方进入包房,里奥覅额发现林嘉琴姐妹也席上。“林董事长好。”廖飞问候一句,又冲两女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哈哈!不用这么见外,从霍叔那里论,你管我叫林叔即可。”

“好的,林叔。”廖飞抱着雪茄盒子坐了下来。突然发现众人都在看他手中的盒子,看其他人的眼神,可能以为自己是要送礼。

廖飞不抽雪茄,留着也没用。既然他们误会,不如就直接送了!他站起来道:“林叔,这个送给您。”

“哦!送给我?”林栋接过雪茄盒,笑道:“罗密欧与朱丽叶,这可是好雪茄呀!”他笑着打开雪茄盒,却发现里面少了一根,微一愣神,随手拿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若有所思。

林嘉琴本以为廖飞的心情不好,今天不打算和他针锋相对的。可谁知道他竟然学会了拍马屁,还买盒很贵的雪茄送给父亲,明显是心情很好吗!而且刚才进门的时候,他还只和父亲打招呼,对自己则是点点头,怎么说自己也是总经理,是他的顶头上司,这也太不把豆包当干粮了!林嘉琴很不满,嘲讽道:“你刚刚升上副队长,就知道送礼,讨好董事长了!”

“是呀!得抱大腿呀!”廖飞没解释,直接承认,毫不在乎她有任何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