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三十四章 突然间的兽性大发

张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她站起来走到廖飞的身边,打算质问他为什么如此不绅士地对待一位美女,就算你救过我,避免我失身,最起码也要给我些尊重吧!她带着情绪坐在廖飞的面前,谁知道竟然又看到廖飞拿起报纸,仿佛不愿意看到自己似的。

她气得七窍生烟,正要上去一把撕烂他的报纸,突然发现廖飞原来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而是在用报纸挡着脸,全神贯注地看着外边。张岺一时间的好奇心暂时战胜了愤怒,好奇地顺着廖飞的目光看了过去。

虽然街上的行人很多,可她还是慢慢地找出了廖飞盯着的人,当她看到廖飞正在盯着名金发碧眼,面容俊俏的老外时,不禁一惊。忍不住猜到:难道廖飞是玻璃,还是个喜欢外国口味的玻璃碴子?要是这样,也就能理解上次两人在车里过了一夜,自己还酒醉不醒,他为什么碰都不碰自己一下,根本就不是因为他是柳下惠,而是他喜欢男人。

廖飞怎么都不想不到,一个简单的监视任务,竟然被很多人误会成基友,要是他知道的话,恐怕也得哭笑不得。

张岺因为有了先入为主的猜测,再看廖飞,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外,眼中放出明亮之极的光芒。得了,这下她确认了,廖飞就是个传说中的基友。

廖飞估计这名保镖至少有五成以上的可能,是昨天夜里潜入华仪集团的黑衣人,就是他被自己甩了一警棍,才会这样。廖飞想到这么快就找到凶手,可以替同事们报仇,他能不兴奋得双眼发亮吗!

保镖沿着街道走到一家雪茄吧中,几分钟后,他拿着一盒雪茄又走了出来。

廖飞突然站起来,对张岺说道:“你和我走。”

“啊!”张岺惊讶地看着廖飞,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廖飞掏出钱包,将所有的钱都扔在桌子上,拽住张岺的胳膊就朝外走,同时喊道:“结账,一起算。”

张岺还在生廖飞不理她的气,也对他如此生硬的动作不满,大喊道:“住手,你要干什么?”

廖飞强行拉着张岺朝咖啡厅外走去,她根本抵抗不了廖飞的力量,只能被他拽着前行。

张岺不停地挣扎,就差大喊救命了!

咖啡厅的服务员不能理解廖飞怎么突然间兽性大发,都在考虑是否要英雄救美或是报警。

廖飞见张岺的反应太强烈,在她耳边轻声道:“你暂时装作我的女朋友,麻烦你了!”他说完,就搂住张岺的杨柳细腰,朝马路对面走去。

张岺被廖飞一抱,身体整个僵住,脑中瞬间变成一团糨糊。走了几步,张岺才反应过来,扭动身体,想要摆脱廖飞的怀抱。因为她发现两人是朝着那名老外走去,张岺怀疑廖飞是带着自己去他的基友面前示威,她可不想参与到两名基友的战争中去,以免老外因妒成恨,再把自己给打了,到时候上哪说理去?

张岺急了,低声喝道:“你放开我,快点。”

廖飞看都没看她,说道:“你不是要报答我吗?这次就算是你报答我,陪我演好这场戏。”

张岺是真想甩开廖飞,可既然廖飞都这么说了,张岺还能怎么样?就算心中再不愿,作为一个知恩图报的女人,她也只能同意,不过她已经决定,这次之后,她和廖飞就是路人,救她的情分一笔勾销。为了防止廖飞太过分,她提出条件:“做你的临时女朋友可以,不过你的动作不能出格,只能到此为止,否则我会翻脸。”

“好,自然点。”廖飞用力地搂了她一下,让她再靠近自己一些。

张岺是名音乐学院的学生,平时偶尔参加些公司开业,或是活动时的演唱表演,能赚个几百块,作为一个偶尔表演的小歌手,她也算见过些世面,知道怎么配合廖飞演好这场戏,既然已经决定报恩,她头靠在廖飞的肩膀上,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自然起来。

老外的心情很好,哼唱着歌曲,眼睛四处瞄着周围的美女,轻松无比。可当他看到廖飞的时候,神情猛地一变,立刻拐进一家烟店,背对着廖飞。

张岺看出这名老外在躲避廖飞,不禁怀疑这是老外要和廖飞分手?可很快,这个怀疑就被她打消了!因为廖飞带着她直接走了过去,丝毫没有要进入烟店的打算,好像廖飞压根就没打算去和老外照面。最令她奇怪的是,廖飞明明应该看到老外进入烟店,可他经过烟店的时候,眼睛都没有朝那里瞟一眼。

老外当廖飞走过去后,才走出来,他先偷偷地看了眼廖飞,悄悄地跟了上去。

张岺走过烟店,想要回头看看老外的反应,脑袋刚动,廖飞就用力地一搂她,轻声道:“别回头。”

张岺应了声,强忍着好奇心不回头。

廖飞好像不知道老外在跟着他,搂着张岺拐入一家商场,信步进入一家女装店。

“欢迎光临!”门前的女服务员礼貌地问好。

廖飞点点头,搂着张岺来到衣架前,随意拿起件粉色的衣服,对着她的比量一下,问道:“你看这件好看吗?”

老外本来跟着廖飞,看到廖飞拿衣服给张岺,吓得赶忙躲进一家店内,以免被廖飞发现。

“啊?”张岺更迷糊了!难道自己估计错误,廖飞是想给女朋友买衣服,让自己当参谋?

“喜欢吗?”廖飞再次问道。

“还好,挺喜欢的。”张岺随口答道。

“拿进去试穿一下。”廖飞说完,叫来销售员,让她找个张岺的号码。

直到廖飞将衣服放到张岺的手中,并且推她进入试衣间,她还是晕晕乎乎。

既然想不明白,她也不多想,按照廖飞的话,进去换衣服。

女人嘛!不管什么时候,一旦穿上新衣服,都会不自觉地到镜子前照一照,看看好看不好看。

正当她照镜子的时候,廖飞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透过镜子看着她。

张岺感觉这件衣服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不但合体,还能显出她的青春靓丽。她摆了两个动作,兴奋地问道:“怎么样?好看吗?”

“很好看。”

张岺感觉廖飞的回答有些言不由衷,仔细看向镜子,才发现廖飞根本就没看自己,而是透过镜子看着后面。再次仔细一看,镜子中映出老外的身影,他正躲在一家店里,偷偷地朝这里看。

她此时有种快要疯了的感觉,完全不知道廖飞和老外到底在玩什么,怎么老外躲开廖飞,还跟着他呢?难道老外真被自己刺激到,吃醋了?如果这样的话,那就说明廖飞带自己来不是给女朋友买衣服,而是带着自己来秀恩爱,想要气老外的。

不等她分析明白,廖飞就招呼服务员打包,又说了句让张岺发疯的话:“我没有钱了,你先付一下。”

这什么人呀?买衣服竟然让女人付钱,最最可气的是,这件衣服还不知道廖飞要送给哪个女人。就算心中有万般无奈,恨得牙痒痒,她还是掏出卡结账,只是心中对廖飞的感激已经从正数剧减到负数了!

廖飞拎着买来的衣服,拉起张岺的手朝店外走去,老外见廖飞朝外走,马上也扭转身体,背对着廖飞,拿起手中的衣服对服务员问道:“这个多少钱?”

结果……结果老外郁闷了!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躲在一家情趣内衣的店里,手中正拿着个透明的情趣内裤。尤其是看到服务员那通红又带着鄙夷的脸,老外的脸腾地就红了,怪不得他刚才拿在手里滑滑的。

张岺看到老外手中的情趣内裤,脑中突然浮现出廖飞穿着情趣内裤,搔首弄姿的样子,恶心得一哆嗦。她想起廖飞刚才搂自己的腰,不禁又恶心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也无法忍受一个基友拉着自己,甩开廖飞拽着自己的手,低声道:“别碰我。”

廖飞皱了下眉头,对张岺的反应不理解,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这样,难道就是因为让她自己花钱买衣服了?不过他也没有多说,反正只要张岺不离开就好了!

廖飞再次带她进入一家店,挑选了件黑色的长裙,再次问道:“这个裙子怎么样?”

张岺现在哪还有心情看衣服,只想逃离廖飞,远远地离开这个死变态,语气不善地道:“还可以。”

“你去试一下吧!”

张岺也不废话,自己找了个适合的尺码,飞快地进入试衣间。

就这样,逛了半个小时,张岺手中已经多了好几件衣服,而且每次都是她结账。这些衣服已经花了她好几千元,那是她几个月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就这样的花出去,而且衣服还不知道穿在哪个女人的身上,怎么能令她不心疼?

当廖飞再次带她进入一家店的时候,张岺终于忍无可忍,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要是因为救了我,想要钱就明说,我给你。”

廖飞愣了!他只是一直瞎晃,借机观察老外而已。根本就没在意张岺,更没看到她早已不耐烦的表情。听到她的问话,廖飞才想起张岺已经花了很多钱,怪不得她愤怒难当呢!

“张岺,这些钱算是我借的,我现在手头不方便,一定会还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