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三十三章 主动搭讪的美女

霍英杰知道爷爷好奇廖飞为什么愣神,替爷爷问了出来:“廖飞,你刚才想什么?”

“我在想去市政府时遇到的那些外国人。”

“他们。”霍英杰仔细回想,想起那一群擦肩而过的老外。好像那个为首的还冲廖飞点了点头,问道:“你认识他们?”

“谈不上。”廖飞组织了下语言,道:“我感觉为首的查理好像对我很感兴趣,直觉好像告诉我,他可能知道我以前的身份。”

“他知道?那你直接去问呀!”霍英杰提出的方法极其简单。

“可……我感觉他应该只是知道,和我不熟,所以才会刻意接近我。何况我估计他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我。”廖飞说这话是有依据的。就冲在他梦中查理的保镖戴蒙德当时是拿枪指着自己,廖飞就相信查理和自己可能有仇,绝不会说什么的。

霍英杰不知廖飞肚子里的蛔虫,更不知道廖飞的梦中他与查理的手下有过节。鼓励道:“你不试怎么知道,兴许他会告诉你呢!”

“可是我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如何才能找到他。”

霍英杰也不知道,可霍老爷子人脉广。为了帮组廖飞找回记忆,他随便打电话问了个人,就准确报出查理现在的住址。

廖飞知道查理的位置,立刻要求下车,去找查理他们,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霍英杰想送廖飞过去,陪他一起,却被廖飞用送老爷子的借口拒绝。

霍英杰有些八卦,想知道廖飞以前是做什么,想先送老爷子回家后,再陪廖飞去。可老爷子却阻止了霍英杰跟去,他认为不管廖飞以前是做什么的,也许应该他自己去面对。

目送霍英杰载着老爷子离开后,他立刻打了辆车,直奔查理的住处。廖飞要找查理不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份。而是刚才和查理等人擦肩而过之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之前他坐在车里沉思,就是在考虑那股味道是什么。在老爷子问他话之前,他终于想起那股味道是什么?那是跌打扭伤这类药水发出的味道,华仪集团保安室里为了给训练中受伤的保安用的常备药品,所以廖飞才会这么熟悉。

这股熟悉的味道让他的脑中有个大胆的推测,所以要去证实一下。

廖飞赶到皇冠假日大酒店,先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随后又循着酒店门前的大路走了圈。半个小时后,廖飞在皇冠假日大酒店斜对面的一家咖啡厅坐下,透过咖啡厅的窗户能够清楚地看到酒店大门,廖飞点了杯咖啡,双眼紧紧地盯着酒店的大门。

酒店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廖飞面前摆着杯香醇的咖啡,他却一下没有碰,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酒店大门。

咖啡店里的服务员对廖飞这种人不奇怪,偶尔会有些像廖飞这般年轻的人在这里约会女孩子,结果却望眼欲穿,也没等到女孩的到来。服务员都以为廖飞就是在等一个注定不可能到来的女人。

“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

一个女声响在廖飞的耳边,廖飞头也没抬,直接回道:“不可以。”

廖飞的这种反应将咖啡店的服务员全给惊呆了!这么个声音甜美,容貌美丽,身材火爆的美女问话,他竟然可以头都不抬地拒绝,这也……也太不可思议了!服务员都认为这是廖飞没有抬头,没看到这名美女的长相,要是看到了,一定会像是哈巴狗般地请她坐下。

美女没有因为廖飞的拒绝而离开,依旧细声细语地问道:“你在等人吗?”

廖飞皱了皱眉头,随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对不起,请你不要打扰我。”

这下服务员都傻了!尤其是男服务员,恨不得将廖飞拽起来,自己坐到那个位置。女服务员们的猜想则是比较离谱,她们认为廖飞等的压根就不是女人,而是男人。当女服务员想到这种可能,猜测廖飞可能是断臂山上的来客时,顿时恶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问话的美女也没想到廖飞看了眼她后,还会如此回答,她尴尬无比,脸都直抽抽。呆呆地站了一会,才鼓足勇气,再次问道:“廖飞,我可以坐下吗?”

这人竟然认识自己?廖飞刚才看她有些眼熟,声音也好像听过,不过一心监视酒店大门他根本没心思多想。这会听到对方准确地叫出自己的名字,他疑惑地抬起头,仔细地看了过去。

才认出这位身穿白色雪纺小衣,过膝的浅绿色百褶裙,不施粉黛的美女。

原来百折不挠美女是啤酒节上被廖飞所救的张岺。廖飞见是她,脸色缓和了一些,可还是冷淡地道:“你有什么事吗?”

张岺想不到廖飞认出自己,竟然还如此冷漠,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她很尴尬,要不是他救过自己,她真相一杯咖啡泼在他的脸上。她强忍着尴尬和怒气,结巴地道:“没什么事,只是在这里看到你,想要请你喝杯咖啡作为感谢。”

廖飞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重新注视窗外,客气又疏远地道:“谢谢,不用客气,你忙你的吧!”

这句逐客令,把张岺的小脸气得通红,自己怎么说都是美女,他竟然连看都不多看一眼,实在是让人气愤之极,她也没有待下去理由转身做到距离廖飞不远的桌上。点了杯咖啡,赌气的她想看看廖飞是在等哪位美女,竟然都不理自己,她想知道自己和那个女人究竟谁漂亮。

廖飞虽然没有特意看,也知道张岺并没离开,而是坐在旁边。不过他不在乎,只要她不打扰自己就可以。廖飞不想浪费时间聊天,一旦聊天,不看着张岺太失礼,而看着她聊天,还怎么盯梢,万一因为聊天,没看到查理他们那损失不就大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岺在中午碰到廖飞,直到现在华灯初上,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盯着外边,那杯咖啡早已冰冷。而张岺已在咖啡店吃了午餐和晚餐,咖啡也喝了很多杯,耐心在逐渐的耗尽,她怎么也想不出廖飞究竟等什么重要的人物,竟然会因为人没来而不吃不喝地傻等。

其实廖飞不是不想吃喝,只是他不敢多喝水,以免上厕所,所以才什么都不吃不喝。

别人不理解廖飞的做法,尤其是咖啡店的服务员,他点一杯咖啡,就坐了一下午,她们能爽就怪了!尤其是在这个繁华的路段,生意的黄金时间,看廖飞有一杯咖啡坐到下班的打算,她们都开始研究是否要撵他出去了。

张岺从最初的赌气,已经渐渐地可怜廖飞。感觉他就像是飞蛾扑火,明知道等的女人不来,还依旧执著地等着,不吃不喝,这种感情实在是太真挚了!她听到服务员们小声地商量,不忍廖飞被服务员撵出去,受到第二次的打击,于是挥手叫服务员上了一客牛排,送到廖飞的桌子,这样服务员也就没有理由撵廖飞了!

“先生,你的黑胡椒牛排。”服务员将牛排放到廖飞的桌子上。

廖飞抬头看了眼服务员,问道:“我没有点,你上错了吧?”

“没错,是那边的女士给你点的,请慢用!”服务员一指张岺,礼貌地离开。只是转身的时候,撇了撇嘴,表示对廖飞的不屑。

廖飞看向张岺,点头示意,表示感谢后,就立刻扭头望向外边,并没有碰牛排。

张岺在廖飞望过来的时候,露出微笑,以为廖飞会过来和她说点说什么,谁知道竟然看到他示意后就又看向外边,仿佛窗外有外星人大战一样。差点没把她气死。

廖飞的等待终于有了成果,他看到了想要捕捉的目标。这期间他守候了将近八个小时,其中看到查理带着四个人离开,也看到他的其他保镖离开,可就是差最后一人,一直没有离开酒店。廖飞就是在等他,现在终于看到他走出酒店。

廖飞不知道这名保镖叫什么名字,可知道他就是用了跌打药的人,因为他此时走出酒店的姿势有些一瘸一拐。

再想出是跌打药味道的时候,廖飞就有了个大胆的猜测,这个用了跌打药的人会不会就是被自己甩警棍打伤的人呢?为了验证,他才在酒店门口蹲点。

由于当时查理等人是一起走的,廖飞当时也没有太注意他们,所以无法分辨出跌打药的味道是哪个人的身上散发出的。廖飞回忆当时与查理擦肩而过时他们的位置,怀疑味道是从离他最近的三人身上发出。之前怀疑的两个人都早就走出酒店,脚步正常。廖飞就等着最后一个人,如果这人走路也正常,那廖飞就得另想办法。

幸好,这名保镖可能认为没人会注意自己,也可能是实在疼痛难忍,他的脚步蹒跚,明显腿部有伤。廖飞记得之前擦肩而过的时候,这人走路的姿势正常,不知道当时他是用强大的意志力顶着,还是用了强力镇痛剂。

廖飞拿起早就预备好的报纸,挡住大半个脸,只露出双目,紧紧地盯着这名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