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二十九章 围追堵截

廖飞并不急,小偷在房间内,没有别的出口,只能从房门走。大不了就再比比谁的耐性好。何况廖飞知道,如果摄像头是这个小偷弄坏的,那就说明他清楚地知道每个摄像头的位置。而轻易地打开门锁,更说明他对华仪集团的安保情况了如指掌。既然这样,小偷也不会不知道,每隔20分钟,就会有一组保安上楼巡逻的事情,廖飞不相信小偷不着急出去。

大概三十秒后,房门无声地打开,一个被黑色面罩蒙住的脑袋探了出来,小心地查看周围的情况。

看到小偷的动作,廖飞恍然大悟,小偷为什么不在关掉手电就立刻跑出来。不是小偷多谨慎,怕周围有人埋伏,更不是小偷发现了廖飞。而是小偷为了让眼睛适应黑暗,那样才可以不用手电在走廊和楼梯内穿梭。

小偷带上门,轻手轻脚地朝廖飞所在的楼梯间走去。

来吧!快点,快过来!廖飞在心中暗暗催促。他屏住呼吸,走廊内没有声音,只有小偷轻快的脚步声。

小偷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得手后太过高兴,他逐渐加快脚步,离廖飞越来越近。

“廖队,所有的地方都已经检查,没发现问题。”大个的声音突然从对讲机的耳机中传出。

对讲机的耳机是最普通的那种,有些漏音。在平时不算什么,可在如此安静的走廊,尤其是小偷已经靠近廖飞之时,就等于是给小偷提醒。藏在墙后的廖飞知道不妙,顾不得给大个回话,冲出来挥掌猛砍向小偷的脖子。

小偷听到声音就知道不好,但是他的速度很快,想要停下已经来不及。只见他处变不惊,猛然双膝跪地,身体下压,借着冲力在廖飞的手臂下滑过。

廖飞的手掌从小偷的面前划过,带起一道厉风,就算是带着面罩,都刮得他脸部生疼。小偷被手刀的威力吓得一哆嗦,这要是砍中了脖子,不得把喉骨都砍碎呀!

小偷滑到墙边,一扶墙体,顺势站起,背靠着墙盯着廖飞。

廖飞打量着小偷,他的身体不高,身材消瘦。廖飞认为他不是自己的对手,问道:“还需要我动手吗?”

小偷带着头罩,看不出什么表情,他一言不发,抬腿踢了过去,用动作来回答廖飞。

“冥顽不灵。”廖飞骂了一句,抬腿挡开攻来的腿,挥起砂锅大的拳头打向小偷的头部。

只听拳头带起的破风声,小偷就不愿与廖飞的铁拳硬碰。他收回踢出的腿,同时身子一扭,躲过廖飞的拳头。他就像是条泥鳅,身体随意扭曲,关节也可以任意扭转,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程度。小偷在廖飞的身边滑来滑去,抓住机会就攻击,却绝不硬碰。

廖飞和他打得十分憋屈,小偷速度快,肢体柔软,几次都在险之又险的时候,身体扭出人类不可能达到的极限。廖飞真想将他的头套拿下,看看他到底是人类,还是个软体动物。

既然小偷很滑溜,廖飞也不和他捉迷藏,在打出霸气无比的一拳后,他摁下对讲机的通话键,大喊道:“八楼有小偷,上来支援。”

这一下,小偷惊了!他之前没跑,和廖飞游斗,是因为楼梯间的门都得刷卡才能出入。而廖飞像个门神一样,任凭他如何滑溜,也只是站在原地,既不追击,也不后退,丝毫没有给他逃跑的机会。要是一会其他保安都上来,一群人在狭小的走廊抓他,那他想跑都难。

尤其是小偷不知道九楼的保安会不会下来。但他知道九楼的保安都配枪,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要是再下来两个带枪的,那就真不用跑了。他不认为自己能快过子弹。

着急逃跑的小偷在袖子中滑出一把匕首,无声无息地向廖飞的脖子就划了过去。

廖飞看到刀子的时候,只来得及向后一仰。刀子贴着廖飞的脖子划过,锋利的刀锋带起的空气将表皮划破,流出几滴血珠。

不等廖飞松口气,小偷的刀子一转,横砍变成下劈,再次划向廖飞的胸膛,这要是划中,非得开膛破肚不可。

廖飞立刻站直,并且在尽全力收腹的同时,抬脚踢向小偷的裆部。小偷不敢冒鸡飞蛋打的危险,向后一跳,避开攻击。

虽然小偷的后退让他暂时安全,可也激起了廖飞的怒气。你大爷的,老子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呀!以为我没有武器吗?

廖飞“唰”地抽出警棍,摆开架势,朝小偷招了招手。

小偷挥舞着刀子再次冲上来,刀子依旧直奔廖飞的脖颈。廖飞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抡起来警棍向小偷的脑袋砸去。

警棍带着呼啸的劲风砸下,刀子也破开空气,直奔廖飞的脖颈,两人死死地盯住对方,谁也不相让,都表现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

在最后一刻,小偷见廖飞还是不躲不闪,完全忽视眼前的刀子,连忙后撤。他才不愿意硬拼,关键是硬拼不过。廖飞人高马大,别看用的是橡胶警棍,可它长呀!加上臂长,小偷的刀子没等划到廖飞,就得被一棍子削晕。如果点背,一棍子打死都有可能,他当然不敢尝试用脑袋和警棍比。

小偷后退,可廖飞根本没有追击。小偷见状,不禁气苦,暗恨廖飞小心谨慎,他刚才的后退虽然有无奈,其中也有引诱廖飞的离开楼梯门的意思。到时他就可以仗着灵活性,绕开廖飞,开门逃生。

小偷表现得气急败坏,抬手将刀子甩向廖飞,好似要破罐子破摔。

廖飞见眼前白光一闪,矮身躲过飞刀,“咣当”一声,飞刀直接插入铁做的楼梯门上,刀柄还在轻微的抖动。

小偷双手连挥,两个暗器再次朝着廖飞电射而来。

廖飞看出其中一个还是刀子,只得再次闪身。可另一个不明暗器砸向他的右边,廖飞要是朝右边躲,就得被这不明暗器射中。在这黑洞洞的走廊,廖飞看不清楚这暗器是什么,他更没有以身相试的想法。无奈,只能朝左边闪去。

他往左边一闪,就让开了楼梯门的读卡器位置。不明暗器砸中读卡器,竟然发出“滴”的一声,电子门锁也响起了解锁的声音。廖飞立刻知道自己受骗了,这个狡猾的小偷竟然孤注一掷,将门禁卡当成暗器飞了出来。

小偷见刷卡成功,双足发力,朝逃生之门窜去。

廖飞挥棍打向小偷,禁止他逃离。可小偷再次一矮身,滑倒在地,继续朝门口冲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廖飞抬脚对着小偷的身体跺去。

小偷在滑动中腰部用力,猛然向左侧翻滚。廖飞一脚踏空,重重地跺在地上。小偷从廖飞的胯下继续朝门口滑去。

咣!

小偷的脚踹在门上,将门踹出个很大的缝隙。同时他的手摁向廖飞的爽腿,借着后坐力,身体一下子滑出楼梯门。不但如此,他竟然还顺手将落在地上的门禁卡捡了起来。

廖飞见他逃跑,气得七窍生烟。趁着门没关上,也冲了出来。

小偷虽然跑出了走廊,可他没有占到多少优势,要知道逃跑,还是得站起来。廖飞一直是站着的,而小偷是躺着的,就算他出来得比廖飞快,可站起来也要时间呀!他刚站起来,也不回头,纵身朝下跳去,而这时,廖飞也跑出来,伸手抓向他的后脖领子。

廖飞抓住了小偷的衣服,可衣服承受不了小偷向下跳的重量,发出“刺啦”的生意,被廖飞撕裂开。小偷因为衣服质量不好,没被抓住,却也因为廖飞向后的力量,而没有直接蹦到7层半,而是在半空中掉到楼梯中间,重重地摔在楼梯上。

坚硬的楼梯差点将小偷的骨头咯断。

廖飞扔掉手中的破布条,一个箭步窜了下去。小偷这时刚刚爬起,还来不及吸口气缓解下背部的疼痛,就被跳过来的廖飞一脚踹在后背上。

小偷就像是枚脱膛的炮弹,飞了出去,重重地轰在墙上。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差点疼晕过去。

咣当!

八楼的楼梯门被推开,乘电梯上来的高明等三名保安一手持着手电,一手拿着警棍冲了出来。

小偷见来了支援,不顾身上的伤痛,连滚带爬地继续往下跑。

高明见小偷还敢跑,大吼道:“站住,别跑。”

要是站住才是傻逼呢!这年头谁不知道众人是怎么对待小偷的,抓住手,不等送到派出所,就先被打个半死。要是被这群愤怒的保安抓住,那还能有好?

小偷的双腿像是安装了弹簧,三步两蹦地朝下跑去。刚跑到四楼,他就看到地鼠和另一名保安从楼下冲了上来。小偷扶着楼梯的扶手,纵身从扶手上跳过,直接蹦到了地鼠和另一名保安的身后。

本来廖飞以为有了其他人的帮助,抓小偷会轻松一些。可谁知道有了高明、地鼠等五名保安帮忙,不但没让他轻松,反而因为刚才地鼠和另一名保安的阻挡,导致追击的速度变慢。

小偷充分利用自己身体灵活的优势,很快跑到一楼。拿出门禁卡一刷,拉开后门就往外跑。

可他还没出去,两根警棍就带着劲风砸了下来。

小贺和强子一直听从廖飞的吩咐,守在后门。他们早就听到有人跑出来,所以门一开,也没管是谁,棍子直接就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