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二十四章 送女上门

廖飞和张岺刚开车回到郊区,就被警察发现,在警察名为护送,实则是控制下回到警局。

警察并不是抓廖飞,而是需要他的口供,希望从他口中多知道些东西。不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廖飞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绑匪是谁,不知道杀手是谁,还将人给追丢了!

本来杀人的廖飞应该被关起来,等案件调查清楚后,还需要开庭审理他杀人的事情。到时候在判是见义勇为,还是防卫过当,或是过失杀人、或是蓄意杀人等等,可在林栋和霍老爷子的干预下,问完口供的廖飞就被放了出来。至于廖飞抢车的事情,警察压根就没提。

张岺也录了口供,可她真正是一问三不知,追击的时候一直处于醉酒状态,属于不省人事,能知道个屁呀!至于她说经理想要迷奸自己,也因为被廖飞破坏,没有任何实质的行为和证据,不予立案。

这也正常,中年人还什么都没做呢!不能因为他打算犯案,就抓他坐牢呀!

先录完口供的张岺一直在公安局门口等着廖飞,想要亲口对他说谢谢。见廖飞走出来,立刻快步过去,道:“廖飞,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你也是刚录完口供?”

“不是,我在这等你,谢谢你让我免遭禽兽的毒手。”张岺鞠了个躬,表情诚恳。

廖飞微微一笑,道:“不用谢,我都说了是顺便,不过以后你要注意,别给他可趁之机了!”

“廖飞,这里。”霍英杰在知道廖飞被带到警局后,一直等在门口,见他出来,立刻挥手招呼。

“我朋友在等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见。”廖飞摆摆手,朝霍英杰走去,他才不想和母老虎多说。

霍英杰等廖飞来到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走吧,去我家,给你压惊。”

“我不去了,一身的血,等明天的吧!”廖飞怕自己的衣服弄脏霍英杰家的沙发。

“和我客气什么,到我家去洗,我爷爷也想找你。”霍英杰和廖飞不见外,当成自己的哥们。

廖飞没多说,估计是霍老爷子也想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两人还没有上车,一辆黑色的奔驰就靠了过来,两人不认为这辆车是恰巧停在身前,就没有动,站在原地注视着这辆车。

从奔驰车内走出一名年轻的男子,快步来到廖飞面前,道:“您好,我是华仪集团林董事长林栋的秘书方亚明,您可以叫我小方。我是代表董事长请您赴宴的。”

廖飞知道林栋这是表达谢意,感谢自己救了他的一堆宝贝女儿,可既然已经答应了霍英杰,霍老爷子也在等,他当然不会去赴宴,只能表示感谢和歉意。

方亚明还想多说什么,可廖飞已经和霍英杰进入车子。方亚明虽然很想拦下廖飞,可他不敢这么做,以免引起廖飞的不快,只能将这一消息告知林栋。

林栋是华谊集团董事长,当然知道在廖飞的事情上,有霍老爷子在作保,他更知道霍老爷子的身份,也就不在意廖飞不能来赴宴。

对于廖飞,林栋已经进行了调查,不但知道他是怎么进入公司,还知道樊凯兆要开除的事情,通过深入调查,查明廖飞失忆的事情,甚至连医院的医疗档案都拿到手。樊凯兆说廖飞可能是商业间谍。可通过分析,林栋认为廖飞绝不可能是商业间谍。樊凯兆是集团保安部长,总管分公司和下属公司队长以上级别的保安。对于普通保安,除了总公司的人,他是一概不管,否则早就累死了!所以樊凯兆那么快就知道廖飞身份可疑,可能是商业间谍,这才是最可疑的事情。

林栋认为樊凯兆就算不知道廖飞的失忆前的身份,和他打招呼的人也应该知道,林栋还通过重重蛛丝马迹和调查,知道每次廖飞刚找到工作,不到两天就得被迟退。这明显是有人要让廖飞找不到工作,在不断地逼迫他。

何况认为廖飞是商业间谍有一点根本站不住脚,试问哪个商业间谍不是有个伪装身份,那个身份绝对会让人调查不出任何毛病。相信没有谁会把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当商业间谍送过来,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想让商业间谍被抓吗!

所以综合分析,廖飞的身份应该没问题,只是不知道他之前是做什么的。何况通过廖飞做的一些事情,林栋可以看出廖飞的心性没问题,是个正义感十足的人。

“老爷子,我来了!”廖飞打招呼道。

霍老爷子笑眯眯地看着廖飞,刚要表扬他几句,就问道廖飞身上那刺鼻的血腥味。再一看,他身上还有无数块干涸的血迹,霍老爷子道:“你一身的血迹,先上楼去洗洗。”

干涸的血迹让廖飞感觉浑身不舒服,是想洗澡,可他没有换洗的衣服,总不能洗完后在穿着这身血衣出来呀!那不是和没洗一样吗!

霍老爷子仿佛看出了廖飞的顾虑,道:“你先上去洗,我一会让霍英杰将他的衣服找出来一套给你送上去。”

这样就没有问题了,廖飞在霍英杰的带领下,进入了客房的浴室。

霍英杰回到房间,找了身衣服,刚要送去给廖飞,就看到老爷子站在大厅,道:“家里的啤酒没有了,你去买一箱回来。”

“酒不是还有吗?”

“有什么有?我说没有就没有,赶紧去买。”霍老爷子霸道地道。

“我先将衣服送给廖飞的。”

霍老爷子瞪了霍英杰一眼,吼道:“我让你去买酒,就马上去,衣服你不会交给英华吗?”

“知道了!”霍英杰跑到厨房,将衣服交给霍英华,让她给廖飞送去,就赶忙跑出房子去买酒。在临出门前,他还深深地望了眼厨房地上摆着的数箱啤酒。

霍老爷子见霍英华拿着衣服上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时,本来已经跑出房外的霍英杰又跑了回来,老爷子刚要瞪眼睛骂他,就听霍英杰贼兮兮地问道:“爷爷,你是为了让妹妹给廖飞送衣服,才支开我的吧?”

“你个兔崽子,废什么话?赶紧去买酒去。”

“妹妹都上去了,我就不用去了吧?”

“嗯。”

“爷爷,你就那么急着把妹妹推销出去?”

霍老爷子明显是对推销两字不满,冲着他一瞪眼睛,道:“你妹妹过几年就30了,我能不急吗!”

“现在女人到30结婚也不算晚呀!”

“屁话,在我的那个年代,十几岁就结婚了,30岁的女人,女儿都快嫁人了!”

“你那是旧社会。”霍英杰小声嘀咕道。

“你个兔崽子,说什么呢?”霍老爷子一巴掌拍向霍英杰的脑袋。

霍英杰见老爷子发怒,二话不说,抱头鼠窜。

霍英华进入客房,敲了敲浴室门。

廖飞以为门外是霍英杰,连话也没问,直接“哗啦”一下将门打开。

啊!

霍英华完全没想到廖飞会直接打开门,还赤裸裸地站在她的面前,不禁惊呼出来。同时飞快地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廖飞一瞬间也傻了,怎么也想不到门外竟然是霍英华。

霍英华透过指缝,看着廖飞充满肌肉的身体,他的肌肉并不是那种在健身房锻炼出来的大块头,而是充满了力量的流线型。尤其是他身下那硕大的一坨,更是令她面红耳赤,娇羞不已。这么大的家伙,哪个女人能有受得了呀?

两人面对面好几秒,霍英华首先受不了了,一把将衣服塞到他的怀里,扭头就跑。

廖飞极其尴尬,换上霍英杰的衣服下来时,脸都是红的。

霍老爷子看到廖飞的脸色,笑得万分开心。

廖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没有扣错纽扣呀!裤子也没破洞,更没有露械,问道:“老爷子,怎么了?”

“没事,没事。”霍老爷子说着没事,依旧笑个不停,直到笑得廖飞差点无地自容,找个地缝钻下去位置。

霍英杰也在一旁贼贼地笑着,仿佛偷到小鸡的黄鼠狼。

廖飞被两人笑得发毛,他们才止住笑容。霍老爷子简单地问了几句啤酒节发生的绑架案。

廖飞对老爷子很敬重,回答的时候都是按实说的,通过交谈,他发现老爷子关心的不是案子,只是自己的情况,不时地提点自己,以免中计被杀手偷袭。他不禁万分感动,与老爷子认识不久,老爷子竟然像亲人般对待自己,关心自己。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不一会,开门的霍英杰带着名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中年人一进屋就朗声道:“霍叔,你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

霍老爷子认识这名中年人,是华谊集团的董事长林栋,霍老爷子和林栋的父辈有交情,可以说是看着林栋长大的。他爽朗地一笑,道“小林,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我?你可有一阵子没来了!”

“最近公司有些忙,我这不是一得空,就立刻来看霍叔了吗!”

老爷子可不是不好糊弄的,直接道:“是吗?你今天过来不是来找廖飞的?”

林栋被老爷子揭破用意,却丝毫没有尴尬,笑道:“我主要是来看霍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