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二十三章 解开误会

廖飞既然想明白了,当然不会承担这个恶名,何况他什么都没做,就连她的小手都没摸过,要是这样被女人给狂扁,拿得多衰呀!廖飞连忙解释道:“等等!等等,你误会了!”

张岺根本就不给廖飞解释的机会,趁着廖飞站住,一石头就抡了过去。

这一下要是打中,说不得就是头破血流的下场。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手,终于让廖飞忍无可忍,他一巴掌打在张岺的受伤,将她手中的石头扇飞。

巨大的力量将张岺的小手打得肿了起来,可她并没有因此而罢休,抬腿就是一个女子防身术的标准动作,踢向廖飞的裆部。

廖飞此时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妞是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的主,不将她制服今天是没机会解释了!廖飞使出捂裆派的绝学,保护自己的子孙根不被废的同时,抓住张岺的小腿,用力一拽,张岺再也站不稳,直接一字马坐在地上。

张岺因为廖飞拽着她一条腿,她怎么都站不起来,只能坐在地上大喊:“流氓,放开我。”

廖飞又不傻,现在要是放开这个女人,她又会和自己没完没了地动手。他死死地握住张岺的小腿,骂道:“你个傻女人,我根本就没碰过你,你疯什么?”

张岺愣住了,仔细感觉下身体。她听说每个女人的第一次都会很疼,而她的下面根本不疼,反倒脖子有些痛,再有就是被廖飞打得手很疼。她不禁疑惑起来,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

廖飞见她陷入沉思,没有再继续发疯,松开她的腿,抱着膀子站在一旁。

等了一分钟,张岺才问道:“你说你没碰我?”

“废话,我又不认识你,碰你干什么?”廖飞很不爽地回答。

张岺突然大骂道:“你敢说你没碰我?你没碰我的话,我胸前衣服上的血手印是哪里来的?”

廖飞看了过去,只见她胸前的丰满上确实有一个若隐若现的血手印,看大小,还真像是自己的手。可他都忘了什么时候摸过她那里,自然答不上来。

“怎么答不上来了?是不是还没有编好?”张岺讽刺道:“既然这个你没有想好怎么编,你再给我解释下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还在一辆车里?我醒的时候衣服还很凌乱?你还光着身体睡在我的旁边”

这几个问题廖飞可以回答,他指着自己的裤子道:“我是光着身子吗?那我下边穿得是什么?”

张岺这才注意到廖飞是穿着裤子的,之前她看到廖飞光着膀子,就气得什么都不知道了,一心要杀了他。

“你怎么解释其他的问题。”

廖飞将昨天的是事情说了一遍,事无巨细。这一说,廖飞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碰过这个女人的胸部了,可想明白后,廖飞万分后悔,当时怎么就没好好摸摸,感觉一下手感如何呢!

张岺听明白后,才知道误会了廖飞,要不是他的意外出现,自己早就被可恶的经理给玷污了。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女人小声地道。

廖飞一摆手,表示不在意。他真没有认识这个母老虎的打算,更没有深交的意思。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张岺。”

“我叫廖飞,你不用谢我,我无意救你的。”廖飞随口答道。廖飞当时确实没想救她,只是阴差阳错而已,所以他也不贪功。

张岺见廖飞不冷不热,也没什么可说的,场面就这样尴尬下来。

他们在外地还不知道,啤酒节上的绑架案已经令警方全部动了起来。这次被绑的人是林栋的一对宝贝女儿,还当场死了好几个人,绝对是个惊天动地的大案,警方的压力很大,要限期破案,上上下下都忙得不行,四处找寻绑匪和杀手。

本来有几名绑匪是廖飞打倒,应该可以审讯,谁知道埋伏在啤酒节的杀手不止一个,当廖飞追出去后,被廖飞打伤的绑匪也被人灭口,并且是在警察的监管下,一枪毙命的。

绑匪全部死亡,其他的同伙一个没抓到,就连和王利强起冲突的人和小偷都跑得无影无踪,最后负责灭口的杀手也没有找到,让警方面上无光的同时,也可以想象警察的各级领导得承受多大的压力,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第一时间发现绑架,并且追杀手的廖飞。

大量的警察找了整整一夜,将市内、郊区所有的地方都翻了遍,也没有找到廖飞的踪迹,人就这样失踪了。要不是霍老爷子力保,林栋也因为廖飞救了自己的女儿,着急的警察都要对廖飞发出通缉令了!

其实着急上火的不止是警察,还有这次行动的策划人,查理他们。

福赛迪与朴东来的接触很成功,贪财好色的朴东来是个有奶便是娘的主,知道福赛迪要用自己,立刻摇着尾巴向福赛迪讨好。福赛迪对朴东来的做法很不齿,可表面上却做出万分欣赏他的样子。询问朴东八楼之上的防御状况。

朴东来的贪财可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贪,当知道福赛迪的想法后,朴东来立刻知道福赛迪等人可能不是商人,而是特工。可他没什么道德底线,只认钱,没钱一切免谈。

福赛迪拿朴东来也没什么办法,对这种人,只能答应给他钱。按照福赛迪的想法,给他万把块的就行了,可朴东来是什么人,那是华仪集团的业务经理,平时年薪就是几十万打底,给他万把块,那不是磕碜人吗!朴东来张嘴就是五百万,这个数字将福赛迪吓一大跳。

别看电视里演老外特工都有的是钱,好像收买个现任给个千八百万美金都是玩一样。其实那就是假的,要知道特工组织一年的经费才多少呀!还要遍布全球上百个国家,一年收买的线人和情报以十万计,要是一人给千八百万美金,就是将国家的全部收入都投进去也不够呀!其实特工的行动虽然也用钱,可他们基本都是设计来抓住人的小辫子,用来威胁。最终也会给点钱,不过那点钱就没多少了,一个月也就是万八的意思下而已。

这次来中国,得到潜能药物是组织一定要拿下的,特批了大笔资金。可钱虽然多,也不能都投给一个人身上的,于是福赛迪开始了艰苦卓绝的讲价。

朴东来不愧是干业务的,嘴皮子那是一个溜,双方不停地讨价还价,最终敲定了一百万的信息费。虽然是人民币,也足够令福赛迪肉痛一阵子的。

不过他也得到了华仪集团八楼之上的安保信息。通过朴东来的口,知道八楼以上防御森严,想要潜入进去,基本上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想上九楼,需要进入专用的电梯,而这个电梯必须刷自己的身份卡,超出权限的楼层还上不去。电梯内还有数个摄像头,连通监控室,一旦里面的人不认识,监控室随时会停下电梯,然后对里面的人进行抓捕。

就算混过电梯这关,电梯的开门处正对保安室,保安室旁边就是九楼的正门,正门需要输入指纹才可以进入。进入到内部,各个办公室就是需要身份卡来识别进入了!这些看起来安全程度不至于到无解,可这种程度的安保是集团大厦的九楼到十五楼,这几个楼层都是行政部门。要是一旦去到处在更高楼层的研发部门,那防守就更加严密,身份卡,密码,指纹,瞳孔扫描,掌纹,声音等等验证手段。简直比进入银行的金库还有麻烦。

福赛迪听到这个,知道想要混进去,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是非常的大。想要进入华仪集团,恐怕最终还得需要朴东来的配合。于是福赛迪将朴东来安排到埃克斯那边,让他先为JK集团工作,一方面是为了稳住朴东来,并且找出华谊集团的弱点。一方面是打算在需要潜入华仪集团的时候,可以让朴东来提些意见。

查理知道想要潜入华仪集团很困难,脑筋就转到了别的地方。当他听说听到廖飞被开除,认为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尤其是负责盯着林嘉琴姐妹的特工,发现她们去了人多的啤酒节,更是令查理想出绑架的办法。他让亨利通知蒋有德,把将交枪的地方改为啤酒节,到时候顺势让蒋有德绑架林嘉琴姐妹。

如果成功,查理他们会把林嘉琴姐妹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成功,也不过就是埋伏在啤酒节的人动手灭口而已。对于蒋有德这种人,在他们看来就是条狼,给点东西就摇尾巴,不给东西就会立刻翻脸,所以他们才不会在乎蒋有德的死活。

这次将蒋有德的几名手下灭口,他也没表现出多大的愤怒,只是趁机又多要了点武器,完全不在乎手下的死活,对蒋有德来说,人有的是,能用人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警察的大举出动,让查理有些担心蒋有德身边的人,虽然他们不知道交给蒋有德枪的亨利的身份,可毕竟有人看到他外国人的身份,一旦警方追查,查出亨利的身份也不是难事。这让查理有些纠结,考虑是否将蒋有德灭口。

福赛迪不赞成干掉蒋有德,这样的话反倒让人知道蒋有德背后有人指使,不如继续留着他,反正警察现在也没有头绪,不一定能查到蒋有德,就算查到,也大可以威胁蒋有德,让他一个人将事情全部拦下,何况亨利确实没有指使,只是略微地引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