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二十一章 追击

廖飞看到对方枪口火光一闪,没有选择躲避,而是也扣动了扳机,打算硬挨两颗子弹,也绝不减缓追击的速度,以免林嘉琴姐妹被绑走。

连续的四声枪响,混杂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二狗子和鸠子射出的子弹压根就没有碰到廖飞,一发打到了附近的啤酒大棚上,另一发则是击中了追在后面的警察身上。两人在这之前都摸过枪,可平时拿枪都是威慑用的,也没有子弹让他们练习枪法。以他们的能力来说,瞄准一会儿后能打中目标就得烧高香了!还指望剧烈跑动后,遽然转身开火中打到人,那绝对是奢望。

廖飞的子弹却没有浪费,两发子弹令两人头部巨震,鲜血混合着脑浆四溅而出。崩到剩余的两名绑匪和林嘉琴姐妹身上。

剩余的两名绑匪听到枪声,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二狗子和鸠子被打爆头,鲜血和惨白的脑浆崩了他们一脸,差点将两人给吓尿了!脚步头因此而停顿了一下。林嘉琴也回头看到了这一幕,血腥的场面将他吓得浑身发抖,双腿发软。身子不由自主地朝地上坐去。拖着她的绑匪本来就被吓个够呛,再被林嘉琴一拽,直接就摔倒在地。

另一名绑匪看到同伙摔倒,脚步停顿了下,想要去扶他。可看到廖飞拎着手枪就在身后不远处,他不敢停留,只能露出歉意的眼神,拖着林嘉琪继续朝前跑去。

“老金,别走,拉我一把呀!”摔倒的绑匪大喊道。

老金仿佛没有听到,拉着林嘉琪飞速离开。

绑匪看到老金头也不回,再看到廖飞距离他已经不足五米,心里万分绝望。这个时候,就是扔下林嘉琴,自己逃跑,也跑不过廖飞的追击。无奈之下,他拔出手枪,对准林嘉琴的脑袋,大喊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林嘉琴被冰冷的枪口顶在太阳穴上,吓得浑身发抖。

廖飞听到他的大喊,不但没停,反而一跃而起,屈膝顶向他的头部。绑匪此时正好转过头,看到廖飞的膝盖在他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他刚想扣动扳机,廖飞的膝盖就与他的脸进行了亲密的接触。

绑匪听到自己的鼻梁发出骨裂的声音。鼻血四溅,鼻梁硬生生被顶进了脑袋里,整个脸仿佛是个平板,没有半点的凸出。

巨大地撞击力量令他直接晕死过去,可这并没有完,廖飞将他打倒后,右脚重重地踏在他的胸口,继续朝前跑去。

咔嚓!

绑匪的三根胸骨在廖飞的踩踏下断裂,刚刚晕死过去的绑匪被这巨大的疼痛痛醒,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这场惨叫将剩下的老金惊得一哆嗦,好悬没摔倒,他扭头一看,就看到倒下绑匪捂着胸口惨叫,嘴里还在往外喷血,那模样要多惨就有多惨。

林嘉琪这时做出了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她趁着老金分心,用秀气的小脚狠狠地躲在老金的脚上。

如果是平时,这一脚不会对老金造成任何伤害,可现在他已经恐惧到极点,林嘉琪这一脚,痛楚加上极度的恐惧,让他脚下一软,直接瘫软在地上。

林嘉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握紧小拳头,对着老金的眼眶就是一拳。老金有些怒,他怎么都是绑匪呀!是黑社会呀!竟然被个小丫头打,而这个小丫头还是自己的肉票,老金忍无可忍,将枪指向林嘉琪。

林嘉琪看到枪口对准自己,尖叫着向后一个小跳。

砰!

老金的手腕被廖飞打中,手枪再也握不住,掉了下去。这一刻,他才从被林嘉琪打的愤怒中清醒过来,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他知道反抗会被廖飞干掉,握着受伤的手腕,颤抖着大喊道:“别开枪,我投降,我投降。”

廖飞跑过去,飞起一脚踢到他的脸上,将老金的满口牙全都踢飞,才将林嘉琪拉到身后。

霍英杰和王利强这时也跑了过来,王利强见林嘉琪被廖飞保护起来,就没有过去,而是扶起坐在地上,正浑身发抖的林嘉琴。霍英杰则是坐在老金的背上,反剪他的双手,等待警察过来。

正当众人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两女安全救回之时,突然传来一声枪响。被霍英杰制服的老金头部炸裂开来,仿佛是个破碎的西瓜,鲜血四溅,浇了廖飞、霍英杰和林嘉琪一身血。炸飞的头骨甚至射入了霍英杰的胳膊,将其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霍英杰被面前的血腥吓了一跳,从老金的尸体的上蹦了起来,扭头四顾,看看哪个王八蛋胆敢胡乱开枪,差点就把自己给杀了!

汽车的轰鸣声响起,一辆黑色的凯美瑞如离弦之箭窜出,直奔停车场的大门口。视力奇佳的廖飞顺着声音望去,正好看到驾驶座收起一个枪管。

“你看好她,我去抓人。”廖飞大吼一声,将林嘉琪朝霍英杰一推,飞快地朝着车子跑去。

今天的开幕式已经出了太多的事故,警察虽然没看到前面的老金被爆头,可后面被廖飞打死的人可看到了。在他们看来,廖飞这是在逃跑,是畏罪潜逃,全都二话不说,掏出手枪,大呼道:“不要跑,站住,再跑我就开枪了!”

廖飞健步如飞,丝毫不听警察的警告。

警察见廖飞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朝天放了一枪。可枪声不但没让廖飞停下,反而让他跑得更快了!

霍英杰和王利强等人都被枪声吓了一跳,见警察已经开始瞄准廖飞,马上挡住警察的枪口,大声解释。

林嘉琪也站了起来,挡在警察的面前,用她的身体挡住警察的射击视线,大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廖飞是英雄,是救下我们姐妹的人,难道你们要对英雄开枪?要拦下他去追击凶手吗?”

警察对他们的解释将信将疑,还在犹豫着是否开枪。可林嘉琪三人挡住了枪口,要是开枪的话,一定会将三人打伤,警察也不好确定是将三人拉到一边再开枪,还是任由疑犯逃离。

带头的一名警察见廖飞已经跑远了,现在开枪也打不中,立刻大吼一声:“追。”一众警察除了留下几人处理现场,其他的人全都追了下去。

幸好警察没开枪,否者被乱枪射击的廖飞,兴许就被干掉了。林嘉琪的胆子很大,她竟然朝着自己的车子跑去,打算帮助廖飞追去凶手,这可把王利强吓一大跳。尼玛!要是让大小姐去追凶手,还要他这个保镖做什么?何况谁知道是不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他根本就不敢再离开两姐妹的身边。王利强一把抓住林嘉琪的胳膊,不让她去。

枪声让黑色凯美瑞更加惊恐,司机猛踩油门,撞开停车场的栏杆,朝右边驶去。

廖飞见汽车驶离停车场,知道想要凭着两条腿在大马路上追汽车,那绝对是痴心妄想,他左右一扫,看到旁边有辆新款的翼虎车,车内还坐着人,立刻跑过去拉开车门。车门刚打开,就听到传出巨大的音乐声,司机座上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正对旁边的人说道:“小贱货,让你装纯,今天你终于是我的了!我会让你知道男人的滋味”

廖飞才不管这男人是要和美女度过一个缠绵的夜晚,还是要潜规则这个女人,一把拉开车门,吼道:“下车!”

中年人沉浸在自己的性幻想中无法自拔,见有人敢要打扰自己的好事,也没看清人,就直接骂道:“草泥马,马上滚,别打扰大爷的好事。”骂完后,他才抬起头,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廖飞,正举起乌黑的手枪对准他的脑袋。

中年人表情变换得很快,膀胱处更是发胀,犹如传说中的变脸,他哭丧个脸求道:“大哥,别杀我,我有钱……”

廖飞哪有工夫听他废话,一把将他拽了出来,扔到一边,自己坐在了上去。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对着身旁的人吼道:“你也下车,快点。”

身边的人压根就没理廖飞,非常淡定地一动没动。廖飞疑惑地扭头一看,原来身边的女人已经烂醉如泥,根本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怪不得刚才中年人会如此说,原来不是潜规则,也不是苦追的女人终于同意,而是最老土的方法,灌醉放倒。

女人瘫倒在座椅上,廖飞没时间将她扔出来,一踩油门,车子就窜了出去。

中年人被拽下来,生怕廖飞再杀他,拼命地跑,可等他发现廖飞根本就没有杀他的意思,只是要抢车后,他又跳脚大喊道:“王八蛋,你把张岺放下来呀!哎呀!我新买的翼虎呀!”

这时,追在廖飞后面的警察也赶了上来,中年人像是见了亲人一样,飞扑过去,痛哭流涕地求警察帮他拿回汽车,至于中年人到底是想要车子,还是车子里面的美女张岺,那就不知道了!

廖飞不知道中年人对警察说什么,也不想知道,一门心思地要追到前面黑色的凯美瑞。他们对林嘉琴姐妹有威胁,廖飞要抓住他们,将威胁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