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十八章 武器交易

房间没有任何声响,打开灯,发现屋内空无一人,那把乌黑的手枪放在桌子上,下面压了张纸条,走过去一看,上面写道:廖飞,我有事离开,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

廖飞拿着这张纸,不相信伤势还很严重的罗兰竟然这么就离开了!

平时廖飞巴不得这个随时可能暴起杀人的女人离开,可此时罗兰离开,竟然让他有些淡淡的哀伤。可能是他已经习惯了罗兰在身边,也可能是他刚刚被辞退,需要人安慰。

廖飞将心中的一丝哀伤丢开,暗道:离开也好,一旦她伤势好了,谁知道会不会杀自己灭口,虽然现在并不怕她,可到时候动起手来也不好。

大马哥被廖飞砍伤后,知道自己的能力无法报复廖飞,何况他也被廖飞那神鬼莫测的身手,狠辣无比的手段所摄,根本不敢亲自去报复。可这不代表他就没有办法了!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智慧。他被廖飞放走后,立刻拨打了郭震宇的电话,不但说了自己等人被打的事情,还编了很多瞎话,说廖飞怎么藐视郭震宇,要报复郭震宇等。

郭震宇是大老板,让人去废了廖飞,不但失败,还听说廖飞如此猖狂,怎能不让郭震宇更加气愤。现在不仅仅是郭得志的仇了,还有郭震宇的脸面,一旦郭震宇不再动作,那不是让人耻笑吗!

郭震宇和郭得志不同,郭得志年轻,虽然嚣张跋扈,可他还不够狠,这从他只找公司的保安可以看出来。而郭震宇不同,经过这么多年商海拼搏,什么黑暗的东西没见过,要是不心黑手狠,生意也做不到这么大。

既然普通人不能拿廖飞怎么样,郭震宇立刻通过网络联系杀手组织,打算让职业杀手来做。既然花了钱,又找了职业杀手,郭震宇就不打算让廖飞再活了。他却不知道,这其实是将自己逐步埋葬。

本来廖飞打算休息的时候买些水果去看郭玉,可现在他丢了工作,如果去医院的话,万一郭玉问起工作的事情,他无法回答。要是说被辞退了,有告状打小报告的嫌疑,所以他暂时放弃了去看郭玉的打算,转而去人才市场找工作。

现在的经济不景气,何况大部分公司他都应聘过了,根本就没人要他这个没有身份的人,在人才市场转了大半天,廖飞一无所获,只能不甘地离去。

“廖飞。”

廖飞听到有人喊自己,抬头一看,只见霍英杰在人才市场大门口朝自己挥手。

“霍英杰,你怎么在这?”廖飞疑惑地问道。

“等你呗!你没有手机这点太坑人了!”霍英杰抱怨道:“我爷爷想让你和我们一起去啤酒节玩玩,这不就派我出来找你,幸亏昨天妹妹和我说了你没有工作的事情,我才想到来人才市场门口堵你,否则还真找不到你。”

“找我去啤酒节?”

“对,还有我妹妹相伴喔!”霍英杰笑得贼兮兮的。

“你们一家人去,我去干什么?不去。”

“不行,这是我爷爷下达的命令,指定你必须去,难道你不给老爷子面子?”

老爷子既然发话,廖飞哪敢不从。霍英杰拉着廖飞去和其他人汇合。说其他人,其实只有霍英华一个人,老爷子作为嘉宾,等一会汇合政府的人一起过去,他就是想让三个年轻人去玩玩。

啤酒节现场在近郊一个大型游乐场的广场,里面汇聚了过百个著名啤酒品牌,数十座啤酒大棚和啤酒花园耸立其中。

今天的开幕式定在晚上7点半举行,就是为了能够让大家在下班后,能够及时地赶过去。三人过来的有点早,刚刚五点就到了现场。

此时的现场还没有彻底布置完成,有的啤酒大棚和小吃还在紧张的忙碌,啤酒节的主办方也是第一次举办,手忙脚乱地给各家商户接电线。

就算现场还没有布置好,霍英华的兴致还是很高。三人先围绕着广场走了一圈,看到有个小摊摆着个巨大的火锅,走过去一看,只见这个直径2米的大铜火锅里飘着乌梅、薄荷片等物体,看起来十分诱人。霍英华好奇地问商家这是什么,才得知这是乌梅汤。

她买了杯巨大的酸梅汤,捧着它小口地喝着,她看着周围摊子有炸蝎子、蜈蚣、海马等虫子,既有些跃跃欲试,又有些害怕。

“你想吃?”廖飞问道。

“不想,只是好奇,不过我倒是想看看别人吃。”霍英华虽说不害怕这些死了的昆虫,也不敢亲自尝试。

霍英杰对这些昆虫没有丝毫兴趣,他是特种兵,在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什么没吃过,别说这种人工饲养,毫无毒性的蝎子、蜈蚣,他就是野外有毒性的都吃过,知道怎么去掉这些毒物的毒囊,只吃安全的地方。

“这些我都吃过了,你吃点?”霍英杰看着廖飞问道。

廖飞也有些担心,虽然明知道这些东西吃不死人,失忆后的他还是有正常人的反应。

“老板,这些东西都有毒吗?不会吃死人吧!”霍英华小心地问道。

摊子的老板笑道:“要是有毒我敢卖吗?吃死人我就摊事了!”

“放心了吧!我帮你点。来个蝎子,就这个最大,再来个蜈蚣……”霍英杰直接点了一大堆的昆虫。

廖飞眼睛都直了,这是要让我吃昆虫吃到饱吗?

廖飞和霍英杰、霍英华坐在德国啤酒大棚,吃着烤串,喝着黑啤,看着舞台上内衣模特的表演。

霍英杰对看这些青春靓丽,身材魔鬼的模特很感兴趣,廖飞却只是小口抿着啤酒,看着大棚中那名武警和五名保安,心中默默记着他们多久换一次位置,视线的死角等。廖飞不是想要做什么坏事,而是自从记忆开始有恢复迹象后的习惯。

霍英华见自己哥哥的眼睛都要贴在模特身上,不满地道:“哥,你用不用上台去看?”

霍英杰被妹妹说得不好意思,转过头喝了一大口啤酒,可眼角还在偷偷地瞄着舞台。

“你看看廖飞,他怎么不像你这么好色。”

“他?他天天都能看到美女,你要知道我在军营里,天天看的都是男人,或是冰冷的武器,现在有机会当然得看看。”霍英杰理直气壮,转头问道:“廖飞,你怎么不看?”

廖飞看了眼舞台,“这些模特在每个表演嘉宾表演过来再次都会上来,道现在一共出场四次,而衣服基本没换,就连人走得位置和出场循序,结尾后站的位置都一样,有什么可看的?”

“位置你也能记住?”

廖飞笑了笑,“现在要上来的是右边舞台下,表情总是很冷峻的那个姑娘,她会在走一圈后,站到左边第五个位置,和第四个人的角度为30度。”

侯英杰瞪大眼睛,看着上来的冷峻女孩表演后,站到廖飞所说的位置,丝毫不差,惊呼道:“妹妹,你不是说廖飞没看吗?他明明看得比我仔细多了!”

霍英华和霍英杰的看法不一样,她知道廖飞只看了第一遍,之后只是偶尔看一眼舞台,平时并没有偷看,这只能说明他的记忆力惊人,看过一次后,再随便瞟一眼,就能确定和第一次表演的一模一样。

霍英华懒得说哥哥,说道:“走了,开幕式马上开始,我们要去主舞台了!”

“等一会,等这些模特表演完的。”霍英杰恋恋不舍。

“你是说看模特比去找爷爷汇合更重要了?”

霍英杰可不敢那么说,只能无奈地站起身,一步三回头地跟着妹妹离开。

同一时间,在林嘉琪的强烈要求下,她和林嘉琴出发参加啤酒节,感受下这种热闹的气氛。

林嘉琴两女和王利强来到啤酒节的时候,已经快到七点钟,这个时候大量的人已经来到现场,王利强看到这种环境,就皱了皱眉头。

啤酒节的环境嘈杂,十几个啤酒大棚人来人往,每个大棚中表演节目的嘉宾都在卖力的演唱,加上巨大的音量,极大地增加了保护的难度。

林嘉琪却喜欢这种环境,好奇地四处张望,小脸上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林嘉琴笑着陪在妹妹的身边,她和林嘉琪从小生活的环境很好,可从小就教导循规蹈矩,从没有来到过这种场合。她们虽然经常参加酒会,可那里的人别看一个个西装革履,表面看来温文尔雅,可期间充满了虚伪和各种明争暗斗,两女都不喜欢那种环境。

林嘉琪蹦蹦跳跳,每种食品都买来尝尝,就连蝎子等食品也都尝试,看得林嘉琴的眼皮直跳,暗暗心惊,她可不敢吃这种东西。

停车场内,亨利拎着个袋子从黑色的现代轿车下来,走到不远处的灰色本田奥德赛旁,敲了敲车窗。

蒋有德拉开车门,笑着问道:“东西带来了?”

亨利将袋子递了过去。

蒋有德拉开袋子,只见里面放着一支支手枪和几盒子弹。他满意地笑了起来,“谢了!”

“林嘉琴和林嘉琪姐妹就在里面参加啤酒节,身旁只有一名保镖,你不想搞些钱花吗?”亨利引诱地问道。

“什么意思?”

“我们的武器不能白给你们,总得看看你们的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