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十三章 杀手

重伤送到医院的郭得志的老爹是新时代集团公司的老板,身家过百亿,影响力巨大。林嘉琴姐妹是华仪集团董事长林栋的掌上明珠。查理更不用说,美国商务代表团副团长,JK集团的执行董事,*同样惊人。一般来说枪手袭击他们的可能性要大一些,所以对廖飞不太关注,只是把他当成目击证人。

郭玉亲自给两女做笔录,林嘉琴由于受到惊吓,说话结结巴巴,不但毫无条理,还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林嘉琪倒是没什么事,可她和林嘉琴除了和郭得志有些摩擦,就没有得罪其他人,也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异常。

可郭得志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除非他是精神病,否则不会雇佣枪手进行暗杀后,还蠢得自己挨枪子。

其他人的调查也毫无进展,由于郭得志重伤入院,他的笔录暂时做不了,而查理和他的手下,也都说没有仇家。

卢俊峰勘查完现场,将几人的笔录看了一遍,他闭上眼睛,根据笔录在脑海中还原当时的现场后,走到廖飞的面前,问道:“你被枪击的时候在什么位置?”

“在林总和林特助的身边。”

“枪击时,郭得志在你的什么位置?”

“面前。”

卢俊峰眼中精光一闪,好像抓住了什么,问道:“你的职业?”

“保安。”

“保安?”卢俊峰不敢置信的重复一遍,他以为枪手是杀廖飞的,只是郭得志恰巧挡在廖飞身前,为他挡枪而已。可廖飞保安的身份,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测。毕竟没什么人会雇佣枪手当街杀一个微不足道的保安。

可廖飞既然有被杀的嫌疑,卢俊峰也不想放过任何线索,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和人结仇?或是身边有任何异常发生?”

廖飞摇摇头,他才不想多说呢!难道他能告诉警察,自己家里藏着名女杀手。虽然这次的袭击很像是罗兰灭口,可不知为什么,廖飞总感觉不是罗兰干的。不说她的身体还没好,就算她不怕被街上的混混和警察发现,可她连自己在什么公司工作,几点下班都不知道,怎么灭口?

卢俊峰调出华仪集团的监控录像,正好有个摄像头正对大门,虽然看不到袭击的枪手和车子,却清楚地记录了郭得志被击中后,众人的反应。

从录像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如果枪手不是打偏了,那郭得志就是替廖飞挨的枪。虽然无法确定枪手是否打偏,可杀廖飞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查理和几名手下因为非法持枪被带到警局调查,等他们回到酒店之时,已经是半夜。一进到房间,查理就冲着戴蒙德问道:“白天是不是你去杀的廖飞?”

戴蒙德无辜地看着查理,“BOSS,有人杀廖飞吗?我今天一直在找那名女杀手.”

“嗯?”查理根本不信戴蒙德的话,认为只有他才有理由要干掉廖飞。

戴蒙德怕查理不信,解释道:“我一直和亨利在一起,他可以证明。”

查理看向亨利,亨利冲他确定地点点头,证实戴蒙德的话。

“那是谁会杀他呢?”查理心中充满了疑问。

廖飞回到小区时,天色已暗了下来,只有几户人家亮着灯,微弱的灯光根本驱不散园区的阴暗,给人种压抑的感觉。他虽然不认为是罗兰杀自己,可还是小心谨慎地将枪从地里取了出来。

一摸到枪,廖飞就完全沉浸下去,他仔细抚摸着冰冷的枪身,犹如在摸最亲爱的女人,很自然地摆弄起手枪。他将枪整个拆散,又组装起来,速度快得惊人。那种感觉就像枪是自己身体的延续。

玩了一会,廖飞将枪插在腰上,走回家。家中一片漆黑,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好像没有人一样。廖飞拔出手枪,手摸向墙边的开关。

灯亮了起来,可房间内空无一人,廖飞特意看了眼镜子,确认罗兰没在门后面。

人哪去了?难道她离开了?廖飞走进房间,仔细地看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罗兰的踪影,他终于确定罗兰已经离开。他松了口气,把枪的保险合上,放在一边。

这时,罗兰突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门口。廖飞被她吓了一跳,瞬间抄起手枪指向她。

罗兰仿佛看不到黑洞洞的枪口,寒着脸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廖飞看她冷个脸,杀气腾腾地,对她是不是枪手有了些怀疑,没好气地回道:“你又为什么出去?”

“我不出去,等你找来的人将我抓走?”罗兰眼中放出丝丝寒芒,朝廖飞走去。

“站住”廖飞大吼着打开保险。

罗兰轻蔑地一笑,反身将门关上,冷冷地道:“开枪呀!装什么好人。”

我怎么装好人,我就是好人。再说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还弄得我一身的错。廖飞冷冷地道:“你今天开枪杀我,还说我装好人,果真是好人没好报。”

“呵呵!你可真会恶人先告状,你拿着枪回来,说有人杀你,谁信呀?再说了,你连我都打不过,你怎么没死,而且连伤都没有呢?”

“那一枪要不是打在郭得志身上,我就已经死了,你回来是不是准备再给我补一枪?”

“编,继续编,我不知道你在哪上班,做什么工作,我怎么杀你?你能不能找个好借口?我回来就是给你机会杀我,我倒要看看,我好不容易相信的人,竟是如何的狠毒,好让我彻底对人生绝望。”

话赶话,没好话,其实两人都不认为对方会害自己,虽然有所怀疑,可都还抱着一份相信。否则罗兰也不会回来,廖飞更是早就告诉警察罗兰的事情。正因为心底还有一丝的信任,廖飞见罗兰伤心和绝望的面容,下意识的认为她没有说谎。

“今天真的不是你杀我?”

罗兰冷笑,将手伸向胸口。

“别动。”廖飞紧张地将枪对准罗兰的头部。

罗兰没有停手,慢慢地拉住拉锁,将衣服拉开,露出里面的胸罩和腰部的绷带。她将衣服完全脱下,又将裤子也脱了下来,转了个身,问道:“你不是说我要杀你吗?你不是说我开枪杀你吗?你倒是找找看,我的枪在哪里?”

廖飞看着三点式的罗兰,身上确实没有藏任何的枪支。不确定地问道:“真的不是你?”

“你要杀我就明说,不就是想要领赏钱吗!不用找借口。”

廖飞将保险合上,将枪放在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递给她,“我今天下班的时候遭到枪击•……”

罗兰的脸色渐渐舒缓开来,廖飞所说丝丝入扣,人名、时间全都描述准确,如果一个人编故事,不会带入这么多人名,那样容易穿帮。这一切都说明廖飞说的可能是真的。那今天来的人根本就不是来杀她的,而是来搜索的。想到这里恐怕有窃听器之类的设备。她脸色一变,一把拉住廖飞,吼道:“我们快走,这里不安全。”

廖飞被她一拉,下意识就要摸枪,当手摸到枪柄后,又及时止住,问道:“我们去哪?”

“不知道,先离开这里。”罗兰焦急地道。

“为什么离开?”

罗兰拉着廖飞走出房间,边走边说道:“今天下午我发现有两人远远地盯着这里,我感觉不好,躲了出去。果然,这两人观察一会,就进入房子。幸亏我先一步离开。我之前以为是你将我出卖,不过现在看来,是有人盯上了你或是你手中的某些东西。”

廖飞迷茫地眨了眨眼睛,“我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呀!这个你知道的。”

“这才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也是为什么认为他们是抓我的。”

“不会是那些混混知道是我救了你,来这抓你吗?”

“绝对不是,他们行动迅速、谨慎,手中还有枪,非常专业。”

廖飞使劲挠了挠脑袋,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盯上自己。

在廖飞离开的半个小时后,两名戴着帽子,浑身冒着阴寒气息的男子赶到廖飞的住处,他们熟练地撬开房门,轻推开一条小缝。廖飞租的房子很破旧,只是开启条小缝,门轴就发出咯吱的声音,好似给屋内的人预警。

两人一惊,怕廖飞发现,不敢耽误,猛推房门冲了进去,一人先对着床连开三枪,另一人接着枪口的火光观察房间,当看到房间内空无一人后,他打开灯。经过仔细观察,房间内有回来人的痕迹,两人以为廖飞出去买饭,将房门关上,埋伏起来。

杀手并没有像罗兰所想安装窃听器,他们以为廖飞一定会被杀,当然不会闲着没事在死人的家里安装窃听器,那不是等警察发现吗。杀手在屋子里足足苦等了三个小时,每次听到门外有动静,都隐匿好,准备将廖飞杀掉,结果却每次都是失望,最终,他们确定了廖飞不会回来。

一名杀手走到角落,拨通电话,道:“他没在家。”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沙哑的男声:“找到他,杀了他。”

“知道。”

“记住,他必须死。”

“我们做事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