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十一章 智退混混

女子愤怒地瞪着廖飞,手中的刀子死握着不放,吼道:“你看了我的身体,在我身上乱摸,就该死!”

“我什么时候摸你了?”

“还想不承认?你没摸,那我的钱哪去了?”

廖飞猛然顿住,面带尴尬地道:“我不是怕200块钱买药不够吗?担心来回跑两趟,你再出事情。你当我愿意从你身上拿钱吗?何况我着急救你,什么都没摸到,要是真被你杀了,我冤不冤呀!”

“真的……什么都没摸到?”女子眯着眼问道,仿佛廖飞只要答错,她就能化为猎豹冲上去。

“真的。”

女子思量了片刻,竟然出人意料地道:“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虽然是道歉,可廖飞没从她的语气中听到丝毫歉意,反而从她的眼中看出一丝隐藏得很深的寒光。

廖飞猜到这娘们还憋着劲弄死自己呢!不过他对此不担心,反正房子马上到期,也没钱再续租,到时候还不一定睡在哪个天桥下呢,不用担心她伤好后回来灭口。

“既然是误会,你把刀扔了吧!”

女子本来还等廖飞失去警惕,扶自己的时候趁机给他一刀,见他如此警惕,只能先扔掉刀子,再找机会。

廖飞将她扶到床上,见纱布被血染红,皱了下眉头,“我帮你重新缝合。”等女子点头,他温柔地解开纱布,重新消毒缝合。

女子感受到廖飞的动作温柔、小心,生怕弄疼自己,心里不禁有些感动,对廖飞的杀意也淡了些。

“好了。”廖飞放下缝合针,拿起绷带,将缝合后的地方包扎起来。

“缝得不错,你怎么会缝合?”

廖飞头也不抬,“我也不知道,一摸到缝合针,自然就会了。”

“你还真是天才呀!”

廖飞知道女子不相信自己所说,也不解释,捡起地上的包子,随手拿了两个,道:“你休息吧,我去上班!”

“你上班?”

“废话,不上班怎么活呀!”廖飞迅速将包子塞入口中,含糊不清地道:“你安心在这养伤,等好一点就自己走,我怎么都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就算不报答我,也不要总想着恩将仇报。”

女子知道不能阻止廖飞上班,开口道:“晚上帮我带一套衣服。”

“好。”廖飞说完,将家中所有能看到的刀具统统收走,就连刮胡刀都装在口袋中带出房间。

“放心,我不杀你,何况你以为没有刀子,我就不能杀人了?”女子撇嘴道。

廖飞微微一笑,将房门关上,他才不会相信女子的话。老祖宗曾经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廖飞穿着整齐的制服站在门口,仔细地看着员工的工作牌。一名身材瘦高,长着双狭长三角眼的人,引起他的关注。这人仿佛是藏在草丛中的眼镜蛇,给人种阴狠,凶残的感觉,胸牌上樊凯兆三个字,更令他瞬间想起林嘉琪的问话:你认识樊凯兆,得罪过他?

樊凯兆感觉有人盯着自己,不着痕迹的随意一撇,就直接走入大门。他没有走向电梯,反而直奔保安室。

佟达和几名保安正在聊天,看到樊凯兆,立刻站起来,“老连长,你怎么过来了?”

樊凯兆笑道:“过来和你小子聊聊,有时间吗?”

“老连长,你这是磕碜我,你来了,我能没有时间吗!”

樊凯兆带佟达走到个背人的角落,开门见山地道:“你能开除廖飞吗?”

“廖飞?新来的那个?他怎么得罪你了?”佟达没当多大的事情,笑着问道。

“你别管为什么,总之我要他立刻离开公司。”

佟达露出为难的表情,“老连长,如果是普通的保安,我一句话就能让他离职,可廖飞是林嘉琪特助介绍来公司的,人事部经理窦富贵亲自送来,根底雄厚。让他立刻离职恐怕很难。不过我会想办法挤走他的。”

樊凯兆也知道佟达的权利很小,来找佟达也只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他要廖飞立刻离职,而不是慢慢的挤走。

佟达在樊凯兆走后,一天都在偷偷地注视廖飞,怎么看,都没有发现廖飞这人有什么毛病,廖飞工作认真,和同事的关系处得也很好,越关注越不理解老连长为什么要将廖飞赶出公司,最后只能总结为私人恩怨。

廖飞注意到佟达的注视,一天都感觉坐卧不安,他不是基友,生怕佟达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等到下班时,他才松了口气,飞也似的离开公司。

因为昨天下班被青年堵住,廖飞今天特意换了条路,顺便去夜市帮家里那女的买套衣服,省得她总是三点式,让廖飞看着冲动,不看还感觉吃亏。

廖飞赶到夜市,发现很多穿着流里流气的男子散落其中,也没多想,买了套运动服就进入一家药店。

正当他挑选阿胶的时候,进来了几名小混混,大大咧咧地喊道:“昨天有人在你们这买止血药、纱布等药品?”

几名销售员知道这些人是附近的混混,互相看了眼,齐刷刷地摇头。

“你们可想清楚,要是卖了没告诉我们,这店以后就别打算开了!”

药店老板怕混混不信,特意打开电脑,将昨天的销售明细指给他们看。

混混很负责,特意仔细看看,见确实没有,凶恶地道:“要是这两天有人买止血药、绷带等急救用品,立刻拖住,然后通知我。”

“放心,放心,要是有人买,我一定通知。”药店老板点头应道,其实心理根本不是这么想,如果有人来买这些药,他宁可不卖,也绝不会通知小混混,否则一旦出了什么事,那药店才真开不下去了。

小混混不知道药店老板的想法,还以为是怕了自己,正洋洋得意之时,电话响了起来。

“德哥,什么事?”

……

“已经找到买药的那家药店了?”

……

“知道,我马上带人去桑林子。”小混混挂断电话,带着其他几人离去。

廖飞就住在桑林子,药也是在那附近买的,这些混混明显确定了地方。廖飞不敢耽误,随意买了个阿胶,就急匆匆地打车朝家赶去。

车子开到桑林子小区附近,廖飞就看到大量衣着怪异,头发五颜六色的混混在闲逛。廖飞猜这些混混找女子绝对没好事,要是找到自己头上,恐怕也不会给自己个大红花,再奖励十万元,反而是乱刀砍死的可能性更大些。

廖飞拎着东西下车,低头快速朝家走去,即将走入楼道之时,三名混混围了上来,喝道:“站住!”

“几位大哥,什么事?”

混混将其围住后问道:“拎的什么东西?要去哪?”

廖飞装作很懦弱的样子,答道:“几位大哥,我回家,里面是衣服。”

混混看廖飞很恐惧,很得意地道:“拿过来给我看看。”

廖飞老实地将衣服递了过去。

混混见衣服是男款运动服,将其揉成一团扔回袋子,问道:“另一只手拿的是什么?”

廖飞的心一紧,不想让混混看到阿胶。

混混见廖飞迟疑,一把抢过袋子,打开一看,竟然是盒阿胶,这与他预想中的止血药、纱布等东西相距甚远。小混混将药甩给廖飞,道:“这破玩意你磨磨蹭蹭什么,滚吧!”

廖飞刚要走,混混喊道:“等等”

混混想了一下,喊道:“我想起来了,阿胶是补血的,说,你买它做什么?”

廖飞一惊,脑子飞速旋转,小心地道:“大哥,我女朋友来例假,买来补血的。”

“药在哪买的?”

“在夜市附近的药店。”廖飞顿了顿,接着道:“对了,我买药的时候看到一名像你一样帅气的大哥在药房问话,我经常买阿胶给女朋友补血,和销售员很熟,销售员还让我注意下其他药店有没有买伤药和纱布的人呢!”

混混听廖飞说他长得帅,脸上顿时笑开花,可他还是问道:“你说说药店里的兄弟长什么样?”

“渐变色的鸡冠头,戴着……”廖飞将药房中为首的混混长相描述了一下。

“六哥看着你买药呀!行,那没事了,你走吧!”混混以为六哥看到廖飞买药,就放廖飞离去。

廖飞用八句真话,配着两句假话,轻松糊弄过去。廖飞走入楼内,先快速上楼,等从缓步台的窗户上看到混混离开,才又飞快跑回家。

早上他被女子袭击,害怕女子会再来一次,所以廖飞打开房门,没敢立刻进去,先站在外边张望,当看到女子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才放心地走了进来。可他刚刚进入,一支圆珠笔就抵在喉咙处。

廖飞被吓得一动不敢动,看着女子道:“是我。别激动。”

女子不但没将圆珠笔放下,反而面色凶狠地用笔尖捅了捅他的脖子。

“你疯了?现在外边到处都是抓你的人,还不马上关门。”

女子小心地探头看了眼,见楼道内没人,立刻将门关上。她本以为小区外的混混是廖飞找来的,可从他的话中听出事情好像另有缘由,面色一缓,问道:“小区里的混混不是你找来的?”

廖飞解释道:“我找他们干什么?要是我找来的,进来的就不是我,而是一群手持砍刀的混混了!”

女子疑惑地将笔放下,疑惑地问道:“那他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廖飞将在药店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女子面色一变,道:“这里没法住了,我们得马上离开。”

“现在街上和园区里到处都是混混,没办法离开。估计混混的作为很快会惊动警察,明天应该就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