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十章 女劫匪

青年无奈,边追边喊:“廖飞,我知道你救了我爷爷,这次是特意感谢你的,不要跑。”

廖飞才不信呢!谁知道他说得是不是假话,万一骗自己怎么办。

就这样,两人再次展开长跑,青年奉了爷爷的严令,一定得追到廖飞。而廖飞是一定要逃跑,两人跑了足足十几公里,青年累得都要吐舌头了,用最后的力气喊道:“廖飞,先停一下,听我说。”

廖飞也感觉到疲惫,停下来,隔着马路与青年遥遥相望。

“廖飞,我真是来感谢你的,不要跑了!”青年一边喊,一边慢慢地朝廖飞走去,以免惊吓到廖飞。

“滴……”一辆大货车摁着喇叭从青年的面前驶过,将他吓得朝后面=一跳。

当大货车驶过,青年再望过去的时候,发现廖飞踪迹全无。

青年都要哭了,不禁有些埋怨廖飞,没事老跑什么?锻炼身体呀!

廖飞躲开青年的追击,结果却再次迷路,他不敢走之前的大路,怕遇到那名青年,只能胡乱穿小道,找回家的路。当他走进一条万分僻静的小路时,看到一名黑衣女子捂着腰,靠在墙上。

廖飞以为此女突发急病,或是身体不适,刚要开口询问。就听到女子低喝道:“站住。”

她看起来像是得了病,怎么还这么横呢?廖飞看了她一眼。

女子的脾气很不好,催促道:“看什么看,给我过来。”

廖飞对她的语气很不满,没有听从她的话。女子急了,扶着墙慢慢地朝廖飞挪去,随着她的靠近,样子也渐渐清晰起来。

女子一头披肩黑发,黑色的紧身衣显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苍白得近乎失去血液的脸色更是平添一股柔弱感,让人忍不住去呵护。廖飞见她脸色苍白,也不管她刚才语气不好。立刻向前两步,可没等他靠近,就发现女子的手中还有支黝黑的手枪,正发出冷冰冰的光芒。

廖飞看着女子手中的格洛克17手枪,脑中瞬间闪出很多画面,画面里他神勇无敌,百发百中。

女子见廖飞愣住,再次喝道:“过来。”

厉喝打断了廖飞的回想,他不认为失忆后的自己能对付得了持枪女子,只能无奈地走过去。

刚一走近,他就看到女子腰部的衣服被血染红,她的脸色完全是失血过多。

“你没事吧?用不用我送你去医院?”

“带我去你的住处。”

“不去医院,你会死的。”

“别废话,马上带我去你的住处,否则我杀了你。”女子冷冰冰地道。

要不是她手中有枪,廖飞真不想管这个身份不明,凶狠冰冷的女子,可现实是无奈的,他上前一步,要扶住女子的胳膊。

女子对廖飞的动作很警惕,将枪顶在廖飞的腰眼上,厉喝道:“干什么?”

“扶你呀!从这里到我住的地方恐怕还得走个把小时,前提是我还得能找到路。”

女子杏目一瞪,“自己住的地方找不到,你耍我?”

廖飞尴尬地道:“我迷路了!”

“打车去你住的地方。”

“没钱。”

“别耍花样,否则我一枪毙了你。”

“我真没钱,不信你看。”廖飞将所有的口袋都翻出来,将毛钱加在一起,也就剩下十几元钱。

女子都服了!这是什么点子呀,遇到个穷鬼,还穷得简直惊天动地,连个打车钱都付不起。她从怀中掏出二百元钱,“给你打车用,别再耍花样,否则……”

廖飞点点头,将外套脱了下来。

女子见他这个动作,以为廖飞要趁自己受伤,有什么不轨的打算,拿枪使劲捅了下廖飞的腰眼,示意他随时会开枪。

廖飞将衣服递过去,“你将衣服围在腰间,免得打车时被发现。”

女子看到廖飞眼中真诚,没有其他的杂质,才放下心,将衣服围在腰间。

坐上出租车,女子感觉眼前阵阵发花,大量失血让她感觉浑身发冷,为了防止廖飞逃跑,她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持枪在衣服下顶在廖飞的腰部,头靠在廖飞的肩膀上休息。

廖飞不习惯她假装亲密的动作,可又不敢动,谁知道这暴脾气的女子会不会因为不爽,而给自己一枪。

女子渐渐地开始坚持不住,头部向下滑落,廖飞挺直腰板,一动不敢动。大家都知道,人的头部顺着肩膀滑落,除了到腿的位置,是没有其他位置可以擎住头部的。女子的头部很快就枕在廖飞大腿上。

刚开始廖飞还没什么,可随着车子晃动,女子的小嘴距离廖飞的重要部位越来越近,那呼吸的热气隔着裤子,轻柔地吹拂其上,让廖飞情不自已地支起帐篷。

廖飞很想让自己的小兄弟安静下来,他怕女子突然间坐起来,对着自己的小兄弟就是一枪。可随即他发现,女子握着枪的手已垂落在地,她昏迷了过去。

此时廖飞的内心在激烈挣扎,是将女子扔在车上不管,还是让司机开到警局,一时间他也不好决定。不管怎样,先将枪拿到手中,最起码安全有保证,廖飞慢慢弯下腰,手正摸向手枪时,出租车司机一脚踩住刹车,喊道:“到了!”

女子被刹车晃醒,第一件事就是摸枪。幸亏在停车的瞬间廖飞立刻放弃摸枪,坐直身体,否则那女子醒了,非得直接在他身上开个窟窿不可。

廖飞苦着脸将钱递给司机,心里暗暗埋怨:十几公里,竟然只用了十分钟就到了,要不要这么快呀!哪怕再慢上几秒,让我摸到枪也好呀!

廖飞扶着女子回到家中,将她放在床上,“你的伤很重,不去医院真会死的?”

“你去买云南白药粉剂、缝合针,纱布……”女子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廖飞见她晕倒,再次考虑是否要报警,可看到她苍白的脸色,没有了冰冷,凶狠。只剩下柔弱的脸庞,他决定不报警。

他数了下钱,手里不到二百元钱,药钱都不一定够。没办法,还得用她的钱。可麻烦的是女子穿得是紧身衣,没有放钱的地方。之前她拿钱的时候是将手伸入怀中,大概从胸罩的位置拿出的,这个位置实在不适合廖飞去碰。廖飞很害怕自己刚碰上她的胸,她的枪就“砰”上自己的脑袋。为了安全,廖飞慢慢掰开她握枪的手,眼睛紧张地盯着她的脸,生怕她突然醒来,给自己一枪。

廖飞拿到枪,随手揣在后腰。自认为安全的他,大手顺着紧身衣的领口摸了进去,可摸了半天,发现衣服并没有口袋,没办法之下,廖飞的大手终于覆盖在她的丰满之上,这才发现,原来钱在胸罩里呢!他将钱全部拿出,就立刻抽出手,丝毫不迷恋那丰满之处柔软的手感。

清晨,女子发出一声嘤咛,迷迷糊糊之间,她习惯性地摸枪,可枪没摸着,却摸到个人。

女子瞬间清醒过来,猛地坐了起来,腰部的伤口因为动作而扯动,让她忍不住发出痛呼。她发现自己只穿着胸罩和内裤,旁边是刚刚清醒过来,下体支起帐篷的廖飞,脸色瞬间沉下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起。她没遮挡裸露的身体,脸上也没有羞涩,只是冷声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廖飞看她的伤口再次流出血来,说道:“我只是帮你包扎,你赶紧躺下休息。”

“我的衣服呢?”女子的声音都带着冰碴。

“衣服上全是血,已经都硬了,我怕你睡得不舒服,帮你脱了下来洗了。”

“你没做别的?”

“没有,绝对没有。”廖飞说完,起身要下地。

“你要去哪?”

“买早餐。”

“不许去。”

“不买早餐,我们吃什么?”

“我说不许去,否则我杀了你。”

廖飞笑道:“你的身体虚弱,打不过我,枪也没有,怎么阻止我买东西?再说你的身体需要补充营养,不吃东西怎么恢复?”

“那也不许去。”女子很倔强。

廖飞猜出女子担心自己报警,开口道:“你安心地休息,我要是想报警,你早已在监狱里了。”

女子略一考虑,就知道廖飞确实不想报警,否则昨天晚上报警怎么都比等自己清醒后强多了!

“你休息吧!”廖飞拿出藏起的手枪,别在腰间。

女子本来还想等廖飞走了再找枪,一看这个举动,顿时无奈放弃。

廖飞找个背人的地方将手枪埋在土里,买了些包子和豆浆就匆匆赶了回来。

他刚一打开房门,惊讶地发现床上没人,廖飞以为女子去了卫生间,眼光一扫,看向了卫生间的角落。要知道地下室本来就只有十几平米,说是卫生间,不过是个有座便、洗手盆的角落而已,根本没有被隔开。廖飞看到角落中没人,正要转头的时候,从镜子中发现了女子的身影,她手持尖刀,冲着他的后背狠狠地扎了下来。

这一刀,将廖飞吓得不轻,奋力朝前一扑,刀子贴着他的后背划了下去。

女子见廖飞躲过,犹如雌豹一般扑了上去,可她身形刚动,就脚下一软,摔倒在地。

廖飞趴在地上,买来的包子和豆浆散落一地,他伸手往后一摸,发现衣服被刀子完全划开,要是躲得慢点,恐怕命都没了。这让他万分愤怒,大吼道:“你疯了,竟然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