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九章 试探

林嘉琴想到要和郭玉说,已经很头疼了,再对上她最疼爱的妹妹,只能投降。

林嘉琪见姐姐犹豫,马上道:“窦经理,廖飞的事情先不要管,如果樊部长再打电话,你让他找我。”

皇冠假日大酒店的总统套房,查理和埃克斯等人散坐在房间中,查理面色凝重。

这次来中国,参股华仪集团并不是目的。而是想要借着参股的名义,对华仪集团的一个人体潜能开发项目进行渗透。

华仪集团是生物制药公司,在研发抗艾滋病新药的时候,偶然发现这个药在刺激人体潜能方面的效用。这个药物就好像是辉瑞公司研制用于治疗冠心病的药物,结果生产出伟哥,美国小医生开治头痛的药,结果弄出可口可乐一样神奇。

这个药物虽然能够刺激人体的潜能,让人发挥出数倍的力量和速度,可副作用也很明显,它会透支生命,一切细胞和新陈代新加快。经过试验在小白鼠身上的试验,服用药物后,小白鼠的寿命会缩短到原来的五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20岁,假设他能活到70岁,服用后药物后,就只能活到30岁。

国家和华仪集团都知道药物的重要,秘密将药品进行改良,并将此项目严格保密,以防被其他国家和恐怖分子所得。

查理,名义上是JK公司的执行董事,实际上美国军工复合体的高级特工,这次来的目的是要得到药物的配方,希望借着投资来渗透。可谁知道出师不利,遇上林栋这种人,不但事情没谈成,甚至都不带他们参观公司,就连开会都放在八楼,这让他们无法进入到传说中警卫森严的八楼之上,使他带的几名特工毫无用武之地。

埃克斯打破沉寂,“查理,明天还去谈吗?”

“你继续谈判,我会借着今天说错话,用道歉的名义请她们吃饭,只要能将两女拿下,就能轻易地得到配方。”

埃克斯点点头,他只是正常的商人。不但知道查理的身份,还知道查理是打着完成任务的同时人财两得。不过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他不想与这些人有过多的接触,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后,埃克斯总动离开总统套房。

大胡子特工在埃克斯离开后,汇报道:“BOSS,我刚才看到Leo了。”

“Leo?那个差点杀死你的王牌间谍?戴蒙德,你没有认错?”查理皱眉问道。

“就是他,化成灰我也认得。”大胡子戴蒙德信誓旦旦。

查理将身体窝在沙发里,右手无意识地敲打茶几,“你在哪里看到?他是什么身份?”

“我看他穿着保安服,当时正站在大门的左边。”

查理敲打茶几的动作很快,思考良久,仿佛自言自语般道:“Leo为什么会暴露在明面呢?是华仪集团内部有更多精锐的特工,还是故意震慑我们呢?”查理看向众人,问道:“你们有看到其他可疑人员吗?”

白天时装作查理保镖的其他特工,在回忆了一阵后,纷纷摇头,他们谁也没发现可疑的人,就连廖飞是特工都没发现。

“BOSS,让我去把Leo干掉。”戴蒙德主动请缨。

“你能杀得了他吗?”

“能。”戴蒙德很肯定。

“能个屁,蠢货,上次你们几十人设下陷阱都没杀死他,还损失惨重,你敢说能?要不是你的心脏长在右边,你早就在墓地了,还杀他?”查理破口大骂。

戴蒙德左心口的伤疤还隐隐作痛,当初廖飞那一枪差点要了他命,也让他感觉无比的耻辱。他抬起头,道:“BOSS,你给我几个人,出其不意地伏击,我相信能杀死他。”

“你动动脑子,不要满心仇恨,不说你能不能成功,就是杀了他,对我们任务有帮助吗?这只会引起警方注意,不怕我们暴露吗?”

其他的特工也露出鄙夷的笑容,这个二货,刚到中国的地界,就想着杀人,还打不打算回到美国了?

查理问道:“戴蒙德,Leo发现你没?”

“应该是发现了!我看到他惊讶地望着我,之后我就没再看他的方向。”戴蒙德有些不确定。

“也就是说他发现你了,并惊讶于你死而复生?”

“可是……”

“可是什么?”查理对戴蒙德的犹豫不满,立刻问道。

“Leo是处变不惊,喜怒不行于色的人。那个混蛋简直比拿过奥斯卡小金人影帝的表演还精湛,否则我当初也不会在最后才发现他的身份。”戴蒙德说出自己的疑惑。

查理冷哼一声:“上次要不是有人密报,帮你们设下陷阱,你能发现他的身份?”查理顿了顿,道:“不管Leo为什么会与以前不同,我去找林嘉琴姐妹的时候套些话,看看这个公司里到底有多少特工。”

廖飞正在站岗,丝毫不知道查理等人知道自己的根底,还差点要把他给干掉。也就是查理谨慎,要是真按照戴蒙德的想法,找个机会打黑枪,没恢复记忆的廖飞保不齐就得被干掉。廖飞和烦躁,感觉自己身上迷雾重重,尤其是和自己关系亲密的女人生死不明,更令他无法保持淡定。

“廖飞,你得罪过樊凯兆?”林嘉琪不知从什么地方蹦出来,俏生生站在廖飞的身旁。

“樊凯兆?是谁?干什么?”廖飞根本没听过这人的名字。

“你不认识他?”林嘉琪比廖飞还惊讶。

“不认识。”

林嘉琪还想再问之时,无意间看到查理正朝这里走来。

廖飞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查理带着两名保镖,见没有那名大胡子出现,廖飞露出遗憾的表情。

查理来到近前,微微弯腰,道:“嘉琪小姐,我想请你和林嘉琴小姐共进晚餐,为我早上的不当言语道歉,请你们务必赏光。”

“我们理解你对我国语言不熟,没放在心上,你不用介意。谢谢你的邀请,我和姐姐晚上还有事。”

“请务必给我个机会表达歉意,否则我内心难安。”

“真的不用。”

“我晚上还想谈谈投资贵公司的事情。”

“对不起,工作的事情晚上一律不谈。”林嘉琪再次拒绝。

查理见事不可为,道:“我初来贵市,不知道贵公司可否派人带我四处走走,熟悉下风土人情?”

“这……好吧!”林嘉琪不好拒绝这个要求,很为难地道:“稍等,我现在让人过来。”

查理仿佛此刻才看到廖飞,道:“不用找人了,让他陪我就好,正好聊聊中国文化,趁此机会学习下语言。”

林嘉琪疑惑地看着查理,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找廖飞这个保安陪同。

廖飞看了眼身旁的查理,并没有开口,他心中满是疑惑,也需要和查理聊聊,看看能不能探听出什么。

“你确定让他来陪你?”

“确定。”

林嘉琪没有擅自做主,问道:“廖飞,你愿意带查理先生四处在市内到处走走吗?”

如果是那个大胡子的要求,廖飞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可查理吗!他直接拒绝。

查理没想到被拒绝,惊讶地问道:“难道你不想和我聊聊吗?”

廖飞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和你聊?我又不是玻璃,又不是基友爱好者,两个老爷们聊个什么劲?会直接答道:“不想。”

查理也搞不清楚情况,如果廖飞是Leo,应该想和自己聊呀!应该也想打探我们的情报才对!怎么会不想呢?查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记忆力,难道早上看到廖飞是保安是记错了?

“不好意思,廖飞只是保安,公司无法强迫他做任何工作以外的事情。”林嘉琪抱歉地道。

“好吧!我也不想强人所难,希望以后我们能够成为朋友。”查理豁达地笑着伸出手。

廖飞不想让外国人认为国人没礼貌,也伸出手。两人的手刚握到一起,查理的大手像是铁钳般死死地夹住廖飞的手,大有要握碎的架势。廖飞不知道查理是试探,还以为是查理小肚鸡肠,蓄意报复呢!他立刻反击,使出最大的力量。

林嘉琪看出两人的不对,廖飞手臂青筋暴跳,查理则是满脸痛苦,大汗淋漓。林嘉琪故意等了一分钟,才说道:“廖飞,你们这个动作也太暧昧了,还不放手?”

廖飞慢慢地收回力气,查理也顺势收回被握得发紫的手,偷偷地背到后面,不停地揉。

查理很阳光地笑道:“想试试你的手劲,没想到你的力气这么大。”

廖飞板着脸,根本不认可查理的解释。

林嘉琪怕两人还会冲突,说道:“查理,请到办公室等待,我再找人陪同。”

“不用了,看来贵公司对我的到来不欢迎。”查理扭头离开公司。

他想表达不满,可林嘉琪根本没在意他的想法,反而对廖飞的做法赞赏有加。

一直到下班,廖飞满脑子都是那名大胡子,离开公司走不远,他就看到一名青年正远远地望着自己。廖飞仔细一看,这不是那天将自己追得迷路的青年吗!看样子这是追着讹诈来了,廖飞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站住,别跑。”青年也看到廖飞,大喊着追了过去。

这一声让廖飞跑得更快,傻瓜才停下来呢!

青年这个郁闷,爷爷醒了,得知他不但将救命恩人吓跑,还追了十公里,差点没抽他两巴掌,严令其必须找到廖飞这个救命恩人。可青年通过关系查遍了本地叫做廖飞的人,也没有找到。在这茫茫人海,上哪里去找一个只知道名字的人呀!青年无奈,只能用最笨的方法,等在他爷爷出事的地方,希望廖飞在附近居住,或是上下班。功夫不负有些人,他今天终于看到廖飞,可还没等他过去解释,廖飞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