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四章 找到工作

郭玉本来心中对廖飞还是很欣赏的,勇于见义勇为,面对持刀的劫匪也敢挺身而出,将她挡在身后。让廖飞来公安局做笔录,也是正常的流程而已,只是她故意说得吓人,小小地报复廖飞而已。可廖飞一问三不知,让警觉的郭玉误以为廖飞是有案底的人,甚至可能就是这次设计抓捕的杀人狂魔,毕竟谁没人会在漆黑的晚上有这条僻静的路,所以就算她感谢廖飞之前的所作所为,还是打算严格执法,绝不会因为个人的感激而放跑嫌犯。

“我有没有失忆,你去问脑科医院的朱国良医生即可。”廖飞可不想平白无故地被关到里面,他还得找工作呢!

郭玉凝视着廖飞的双眼,见他不像说谎,语气柔和了一些,“我会调查的,不过不要让我知道你是在骗我。”郭玉说完,就离开审讯室去调查。

过了一会,郭玉再次走进审讯室,“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这是你的工作,不用道歉。”廖飞大度地笑笑。

这次再做笔录,气氛就好了很多,好似朋友闲谈,在得知廖飞既没有工作,又没有身份证,郭玉主动提出帮他,通过系统查找,全市叫做廖飞的人没有符合的。而全国的人口系统中,叫做廖飞的有很多人,想要一一排查,那就需要的时间就多了!郭玉答应廖飞会继续排查,并在做完笔录后亲自开车送廖飞回家。廖飞也没有拒绝,这大晚上的,公安局离家还太远,打车回家钱不够,而走回去的话,天都得亮了!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随意地聊天,郭玉得知廖飞目前经济窘迫,还没有工作,提出帮廖飞找个工作。

廖飞当然同意,再找不到工作,他就得饿死了!

郭玉说办就办,拿起电话就拨了一个号码,直接说道:“嘉琪,你帮我朋友安排个工作。”

对方和她很熟,直接就答应下来,还打趣地问道:“你男朋友?”

“当然不是。”郭玉连忙否认,并将推荐廖飞的理由说了一遍。

对方很相信郭玉的眼光,没在乎廖飞没有身份证一事,不过对廖飞这人也不是很重视,只是让廖飞明天直接去公司找人事部经理窦富贵,根本没有见他一面的打算。

廖飞对此倒不在意,他只是去工作,又不是相亲交友,没有必要看对方,将对方的恩惠记在心里,以后报答就好,只是去的公司让他有些吃惊,竟然是白天应聘不成功的华仪集团。

华仪集团位于城市的黄金地段,中央大街上,高达三十层的建筑,犹如五星级酒店般高耸的大门充分显示出公司的实力。无数衣着整齐的白领胸前别着公司铭牌匆匆地走进公司,四名保安站在大门口,双目飞快地扫过每个人的铭牌,确定其身份。

廖飞穿着在夜市10元钱淘来的T恤和15元的长裤朝公司内走去。在华仪集团工作和来访的人中就没有穿成廖飞这样的,保安一眼就盯上人群中廖飞,客气地将他拦了下来。当听说他是来公司上班,并且找人事部经理窦富贵的时候,几名保安的眼睛都瞪了出来,心里直呼这不科学,穿成这样的人竟然认识人事部的老大。

保安打电话给人事部确认后,派出一人陪同廖飞上去,以免他乱走。窦富贵已经接到上面的电话,知道廖飞的到来,通过领导漫不经心的口气,让给随意安排个职位,就知道来人不甚重要。不过就算如此,他还亲自在办公室门前迎接,毕竟礼多人不怪,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得罪认识领导的人。当他看到保安带着廖飞赶到时,虽然震惊廖飞的服装,还是主动的走上前,亲热地与廖飞握手,“你一定是林特助说的廖飞,一看就是精英,欢迎你来集团工作。”

“你好,我是廖飞。”

窦富贵将廖飞请进房间,让秘书倒了杯茶,简单客套了两句,才问道:“你是哪个学校毕业,有什么专长,对哪个职位感兴趣?”

“我没有学历,不过我会修电脑,对职位没有要求。”

“这个……我们公司的电脑维护都是楼上总公司负责,没有单独的网络工程部。”窦富贵沉吟了片刻,对如何安排廖飞有些为难,毕竟廖飞既没有身份证,有没有学历,绝大部分的岗位都不适合。他试探地问道:“你去保安队可以吗?”

廖飞对工作没有要求,只要能赚钱,不饿死就可以,痛快地答应下来。

窦富贵松了口气,就怕廖飞不自量力要求去其他的部门,那样他就为难了!窦富贵知道廖飞没有身份证,只让他留下名字和住址,并拍了张照片,就算是建立了档案。为了表示对领导的尊重,亲自带着廖飞来到保安队。

保安室在一楼角落,进入保安室,迎面的一堵墙上都是监控器,显示着各处的监控画面,窦富贵对保安队长介绍道:“佟队,这是廖飞,新来的保安,是林特助请来的人才,你以后要多关照。”

保安队长与廖飞握手,大声道:“我是佟达,以后互相关照。”

“人我交给你了,我先回去工作了!”窦富贵说完,朝廖飞示意了下,转身离开。

佟达是退役军人,身上还保留着军人的作风和习气,做事干净利落,不喜多言。他给廖飞一套制服后,就让他跟着高明去大门站岗。

廖飞对这个工作还是很满意的,通过简单介绍,他知道自己属于华仪集团下属医药销售公司,保安队只需要负责一到八楼的安全,八楼之上是华仪集团总公司,由总公司保安部负责。据说八楼之上是科研基地,安保严密,里面的保安全都是退役军人,聪明机警,身手高强。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飞快流逝,一晃就到了下班的点。廖飞换下制服,走出公司就看到大门外有一名帅气的男青年,从法拉利车上走下来,捧着束鲜花走向两名女人。

青年先冲一女打招呼:“嘉琪,你好。”又将鲜花递了向另一女,“嘉琴,送给你。”

林嘉琴看都不看鲜花一眼,绕过他离开,林嘉琪也跟着离开。

青年并没有因为林嘉琴不理他而气馁,再次挡在她的身前,“嘉琴,送给你的。”

林嘉琴烦透了郭得志,冷着脸道:“我和你很熟吗?”

郭得志对这种冷言冷语早就免疫,丝毫不觉得尴尬,再次递出鲜花,“嘉琴,我想请你共进晚餐,这样我们就可以增进了解,尽快熟悉。”

“没空。”林嘉琴拨开面前的花,再次离开。

郭得志就是狗皮膏药,脸比城墙还厚,再次闪身拦住林嘉琴。

林嘉琴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正要喊保安之时,林嘉琪突然拽住林嘉琴的胳膊,娇声问道:“姐,你不等姐夫一起走了?”

林嘉琴疑惑地望向妹妹,她根本就没有男朋友,哪里来的姐夫?

林嘉琪飞快地对姐姐眨了眨眼睛,然后跳着朝公司内挥手,“姐夫,这里。”一副热情无比的样子。

廖飞在林嘉琪回头的一瞬间,看到了她的脸,见是裸女,二话不说,转过头去,生怕她看见自己。

郭得志知道林嘉琴之前并没有男友,面色不善地看了过去,想知道哪个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和他抢女人。

当他看到一名西装革履的白领男朝着林嘉琴这边走来,脸上还带着得体的微笑,脸瞬间就阴沉下来。他快步上前拦住白领男,质问道:“你是林嘉琴的男朋友?”

这话将白领男弄得一愣,他只是公司业务三部的一个小组长,看到新任的老总姐妹在前面,想去打个招呼,混个脸熟而已。谁知道突然被拦,还听到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郭得志见白领男没回话,以为是怕了自己,阴恻恻地道:“识趣的话以后离她远点,她不是你这种小人物可以高攀的。”

白领男更懵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林嘉琴是谁,林嘉琴刚刚担任公司的总经理不到一周的时间,只有经理一级的才知道她的名字,手下的员工根本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平时见面只是用林总来称呼,压根就没往公司总经理的身上去想。

郭得志见白领男一副思考的样子,以为他在计算得失,威胁道:“小子,别没吃到羊肉,反倒惹得一身骚。”

白领男经过冥思苦想,甚至将前一阵在酒吧中一夜情的几名女子都过滤了一遍,还是没有林嘉琴这个人,终于确定,面前的这个二逼认错人了!想明白这一点,他终于有底气了,“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林嘉琴。”

不认识?尼玛的,你都是林嘉琴男朋友了,林嘉琪都管你叫姐夫了,你说不认识,这不是玩我呢吗?拿我当礼拜天过呀!郭得志怒火中烧,抬手就给白领男一个嘴巴子,骂道:“妈的,我也敢骗?”

白领男要不是看郭得志穿着一身名牌,手上戴着江诗丹顿,刚才就开骂了。这下挨了个耳光,他脸上挂不住了,在他看来,面前之人虽然有钱,可自己作为华仪集团的小主管,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碰的,他捂着脸,眼中都是怒火,“小子,你知道我是谁不?敢打我?”

郭得志那是家世惊人的主,面对白领男的质问,好悬没气乐了,抬手又是一个耳光,当做对白领男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