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三章 女鬼

现在的经济不景气,工作很难找,尤其是廖飞这种要学历没学历,要驾照没驾照,还没有身份证的人,估计除了黑煤窑和小作坊,其他的工作都很难找。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廖飞还是没找到工作,摸着饿得瘪瘪的肚子,朝家走去,一路上还不停地看路边电线杆子上贴的小广告,看看有没有什么工作,可以暂时糊口,不至于饿死。

一边走一边记下招聘公司的电话,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廖飞住的地方远离市区,是城市的贫民区,不但环境不好,就连路灯坏了都没人管,这里的人很多都是外来打工者,或是穷苦人家,治安也就可想而知。

最近听说这片有几名穿红衣的女子被杀,好像是有什么杀人狂魔,廖飞对此并不清楚,也不害怕,反正杀人狂魔没有杀男人的记录,只找女人的麻烦。

廖飞饿得不行,为了尽快到家,少走几步路,就沿着牤牛河走。牤牛河说是条河,其实也就是十米多宽,附近的人还经常往里面投掷垃圾,弄得和臭水沟似的。这条路平时都没有人走,不但苍蝇蚊虫多,还得忍受那无比熏人的臭味。

拐过一个弯,廖飞突然发现前方浮着一名身穿红色裙子,没有双腿的女鬼。一股寒气顺着尾骨直冲脑仁,廖飞惊得头发都立了起来,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以为是被害的女人冤魂不散,回来找那个杀人犯报仇呢!不禁失声喊道:“鬼呀!”

唰!唰!唰!

从女子身边的黑暗处跳出四五个人,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尖刀,拽出女鬼,对着廖飞怒目相向。

廖飞看到这几人,反倒松了口气,不是鬼就好,那名红衣女鬼被拽出来,走出阴暗的地方。廖飞这才发现,原来她不是鬼,而是之前站在快要齐腰杂草中,挡住了她的腿而已。

惨淡的月光照射在尖刀上,刀子反射光芒,又映在女人的头发上,廖飞离得远,看女人的头发好像有些斑白,年纪可能应该不小。他看到尖刀,怀疑这几人就是传说中的杀人狂魔,正要对面前这位红衣女子下手。他一时间正气直冲云霄,大喊道:“你们几个,放开那位阿婆。”女人听到廖飞的话,面罩寒霜,不仅没感激,反而怒声问道:“你说什么?”廖飞被女人的气势所夺,也没想那么多,完全没有注意到女人的声音清脆,根本不像是头发斑白之人可以发出的。老实答道:“我没说什么呀!”

“你没说什么?”女子咬着牙,一副要吃了廖飞的样子。

“我真没说什么呀!”廖飞感觉自己很无辜。

这下那几个人不干了,我们是劫匪呀!在如此月黑风高的夜晚,进行严肃无比的打劫大业,怎么可以让廖飞和女子在这插科打诨呢!领头的人大吼道:“都给闭嘴。打劫呢!”

结果女子脾气比劫匪还火爆,头都不回地道:“你才闭嘴,滚一边去。”

劫匪头目被骂愣了!眨了眨眼,仔细回想了一下,对呀!我是打劫的没错呀!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将刀子伸向女子的面前,“再不闭嘴我弄死你。”

“一边玩去。”女人说着,一把推开刀子,抬腿将他踹倒在地。

劫匪头目感觉腹部剧痛,差点把晚饭都给吐出来,委屈的都要哭了!妈的!到底谁是劫匪呀!有这么对待劫匪的吗?这也太不把豆包当干粮了!我是劫匪,不是土鳖呀!

没等他下令让手下上呢!女子一甩胳膊,挣脱开拽他的人,大步朝着廖飞走去,寒声问道:“你管谁叫阿婆呢?你的眼睛长哪里了?”

当她走进,廖飞才看清楚,她眉目如画,皮肤白皙,胸前的丰满在裙子的束缚下形成深深的沟堑,引人注目,笔直修长的双腿穿着肉色丝袜,丝袜被杂草钩破了几个洞,露出细滑如丝的肌肤,更显诱惑,丝袜包裹着肉乎乎的小脚,脚趾甲上也涂着红色,备显俏皮。这哪里是什么阿婆,分明是漂亮的天使,可她脸上的寒霜破坏了整体气氛,给人种战争天使的感觉。

廖飞知道错在哪里了!女人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丑,年纪大,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更不能接受,连忙认错:“对不起,我刚才没看清。”

几个劫匪互相看了看,今天是他们第一次出来打劫,还指望开张大吉呢!谁知道遇到了这么个奇葩女,他们不得不考虑,抢劫这项大业还要不要继续。俗话说得好,贼不跑空。那样兆头不好,他们要是第一次就失败而归,那以后还怎么做大做强,做土匪界的霸主?

头目捂着肚子站起来,喊道:“不许跑,抢劫。”

廖飞和女子都愣住了,也不知道头目是什么意思,他以为他是警察呀!还不许跑?这不是提醒两人逃跑吗?要知道现在廖飞和女子离劫匪那群人有十多米呢!要是跑的话,劫匪还真不一定能追上。

头目看两人站在那里,心中暗自念叨:跑呀!快跑呀!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他被女子的一脚踹怕了,不想抢劫她了,可当着小弟的面,还拉不下脸说不抢了,只能这么说,希望廖飞和女子赶紧跑。

廖飞这时反应过来,面前是好几名持刀的人,刚才救人的时候他没多想,可现在他可不想和持刀人的肉搏,完全没有意义吗!他拉着女子的手,小声道:“跑!”

女子甩开廖飞的手,鄙夷地看了眼他,霸气地站在原地,用手指着劫匪道:“把武器扔了双手抱头蹲下,快点。”

一种劫匪和廖飞都看着女子,怀疑她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是不是今天没吃药,还是中断了治疗,竟然敢让几名持刀的匪徒抱头蹲下。

头目一挥手,带着几名小弟朝女子和廖飞靠了过去,他们的步伐很慢,还是希望两人赶紧跑。毕竟他们是第一次打劫,心里没底,就算之前看女子很美,他们都没有顺便劫色的打算,就可以还知道他们的胆子有多小了!

廖飞又拉了下女子,可女子再次甩开廖飞的手。廖飞见她没有逃走的打算,怕她受伤,强忍着对刀子的恐惧,站在女子的身前,当她挡在身后。

女子有些意外,目露赞许的光芒。可她还是一把拨开廖飞,从手袋中掏出把手枪,对着天空扣动扳机。

砰!

枪响!劫匪全傻了!张大个嘴巴看着女子手中的枪。

“我是警察,全都抱头蹲下,否则我开枪了!”女子说完,将枪口对准几人。

这几名劫匪也整齐,二话不说,全都丢掉刀子,撒腿就跑。他们不是不怕子弹,而是相信我国的警察不会轻易开枪。

几辆警车从路的两边开了过来,明晃晃的大灯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劫匪一看,像是下饺子一样全都扑到水中,打算游到对岸逃跑。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次警察是为了抓变态杀手的,早就不下了天罗地网。河的对岸出现了数道人影,手中的电筒直接照射到劫匪身上。

警车上也下来了十几名警察,轻松地看着劫匪。

劫匪知道跑不了,就算是游泳,也没有警察开着快,只要沿着河跟着他们,抓到是迟早的事情。何况……河水实在是太臭了!多待一分钟都有可能被熏死。再熏死和被抓之间选择,劫匪们明确地选择了被抓,一行人灰溜溜地从河中爬上来,老实地伸出双臂,等待着银光闪闪的手铐。

女子见劫匪都被抓,对其他警察道:“把他也带回去。”

廖飞之前还乐呢!看警察抓劫匪是多有意思的事呀!可听说要抓自己,廖飞的脸直接就垮下来了!他都饿好久了,要是再去公安局,就饿死个屁的了!他苦着脸道:“大姐,我怎么说也算是见义勇为,就算我说错话,也不至于严重到抓我吧!”

本来女子让把廖飞带回去的意思是做个笔录,根本就不是要抓人。可听廖飞管她叫大姐,心中的怒火蹭蹭地往上蹿。她转过身,厉声道:“带走。”

就这样,廖飞无比悲催的被带到警局,在路上,他终于得知女子的名字——郭玉

审讯室内,郭玉坐在桌子后,面前放着记录本,严肃地问道:“姓名?”

“廖飞。”

“性别?”

“男。”

“年龄?”

“不知道。”

郭玉狠狠地一拍桌子,厉喝道:“别耍花样,说。”

廖飞很委屈地道:“我真记不住了!”

郭玉以为廖飞是故意不合作,气得柳眉倒竖,语气不善地问道:“你的身份证号码不会也不记得了吧?”

廖飞点点头。

郭玉腾地就火了,抓起记录本就砸向廖飞,大吼道:“廖飞,你信不信我关到你想起来为止?”

“我信,可我真想不起来。”

“好,好……你就到看守所里好好回忆吧!”

廖飞苦笑道:“我在看守所里也回忆不起来,因为我失忆了!”

“哈!失忆?你还能找个其他更烂的借口吗?每个到公安局里不老实交代的人,都是身上背着案子的。失忆,这个借口你不是第一个说的,你以为什么都不说,我就查不到你的身份了吗?你先到看守所里仔细回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