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二章 车祸

廖飞跑到楼下,郁闷得不得了,今天也太衰了!电脑没修成,白来一趟,还搭上路费,也不知道老板给不给报销。他仰天叹道:“老天呀!你想玩我到何时呀?”他刚感叹完,就看到楼上一个窗户推开,刚才的裸女探头看了眼,随即一盆水就泼了下来。将他淋得一头一脸,廖飞摸了把脸,在鼻下闻了闻,还好没有异味。他不敢再停留,谁知道那裸女等一下会不会再丢下把菜刀。

落汤鸡一般的廖飞刚回到公司,圆滚滚的老板就从办公室内旋风般地冲了出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唾沫星子横飞。廖飞不想丢掉工作,只能强忍着,谁知道老板骂得没有力气后,还是告诉他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被开除他能接受,反正他这两个月找工作从来就没顺过,很难找到工作不说,就算找到了,基本上班一两天就立刻被踢出来。可廖飞已经穷得要吃不起饭了,身上所有的钱加一起也不过才四十二元五角,他弱弱地问道:“老板,能不能把坐地铁的10元钱给我报销了?”

老板听到此话,气得呼呼直喘气,伸手指着他的脸咆哮道:“报销个屁,你将我的大客户得罪了,还报销?给我滚,立刻滚……”

廖飞露出苦笑,离开的瞬间,看到几名同事幸灾乐祸的脸庞。

口袋里没钱的廖飞打算走回家,他顺着长江大街往南走,低着头,没精打采的。

这时,一辆满载着钢筋的大卡车朝着他疾驰而来,仿佛一头发狂的牛,低着头的廖飞丝毫不知道危险已经逼近,还在继续前行。

啊!

一名妇女看到卡车即将撞到廖飞,不禁惊呼出来,吓得双手捂住脸,不想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廖飞听到惊呼,停下脚步,刚要回头,就看到卡车贴着自己冲了过去,劲风刮过他的眼睛,让他忍不住眯眼。

咣!

一声巨响,卡车一头撞到路边门市的落地窗上,巨大的力量撞碎玻璃,进了门市里,车厢上高高的货物卡在墙上,让车子还有部分留在外边。

廖飞不禁被吓出一身冷汗,要是他再往前一步,那卡车就会撞到他,将他撞成破烂的娃娃。

国人爱看热闹的天性爆发,一群人都围了过来,看这场惨烈的车祸。廖飞平复下惊悸的心,快步跑向卡车,打算救出司机。

不远处的角落,一名身穿夹克的小平头带上蓝牙耳机,摁下重播键,低声道:“廖飞没死,躲过去了!”

听筒中传来沙哑的男声:“知道了!”

“我现在去把他干掉。”小平头从怀中掏出手枪,拧上消音器。

“不行。”电话那端语气冷而果决,“你立刻回来。”

尚锐眯起眼睛,没有出声,神色暗晦不明。

等不到他的回答,话筒中的声音再次冷冷地响起,“我不想说第二遍。”

尚锐朝事故现场深深地看了一眼,用夹克挡住手枪,转身离开。

廖飞用力拉开略微变形的车门,只见卡车司机昏倒在方向盘上,满脸是血,从他红彤彤的脸和浑身的酒气,就知道这是个醉酒驾驶的家伙。廖飞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将司机抬出汽车,放在路边,并拨打了急救电话。

对于这次的事情,廖飞认为是场意外。见司机没有大碍,自己也没有受伤,就没有留下,转身离开。

廖飞在路上走了两个小时才回到小窝,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透过半地下室那10几厘米高的窗户望着窗外,久久不动。廖飞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不但倒霉无比,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叫做廖飞。

两个月前,廖飞在医院里睁开眼睛,却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亲人,当时只有一个小平头来看过他几次,当得知他失去记忆后,就彻底的消失不见。直到廖飞因为住院押金耗尽,被撵出来为止,他所有的记忆只有病例卡上的名字——廖飞。

同一时间,小平头进入某间办公室内,一位五十多岁,脖子上有道疤的老人坐在沙发上。小平头站在他的面前,不解地问道:“秦叔,为什么不让我杀廖飞?”

“尚锐,我知道你对廖飞是组织内的王牌而非常不满,一直认为自己不比他差,想要取而代之,可你要顾全大局。他在美国被送回来,是有很多人知道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让你在医院动手,直接干掉他,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人关注他,可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拿他做饵,想要钓出我们,这个时候,我们不能犯错。尤其是不知道廖飞到底恢复是否恢复记忆,更不能轻举妄动。”

“可这两个月来,每次他找到工作,都被我们施加压力,让他被开除,丝毫看不出他记忆有恢复的迹象。他要是继续找工作,我们再对他工作的公司施加压力,早晚会暴露的,不如就让我直接送他上路吧!”

“再等等,我们要逼他离开这个城市,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一旦他忍无可忍离开这座城市,你就带人干掉他。要是他还不离开,就再让他多发生几次意外,我就不信他每次都那么命好。只有意外才不会引人关注,最好地隐藏起我们。你知道了吗?”

……

日落日升,当阳光重新照进这个小窗户时,仿佛死了一般的廖飞才慢慢地爬起来,不管怎么样,还得生活,还得继续去找工作,努力活下去,才能找回失落的记忆。

廖飞稍微整理下仪容,走出昏暗的地下室,再次踏上求职的道路。

人才劳务市场是廖飞最常去的地方,基本上来说他需要每天都去,所以这里熟悉的就像他家一样,而且很多人都认识他。就连劳务市场的保安看到他都点头示意。当然背后是不是要嘀咕几句,那就不好说了!

廖飞进入大厅,显示习惯性的扫视一圈。他来的次数太多太多,很多公司都应聘过,不是被拒绝,就是被辞退,所以这种公司没有必要再次应聘。今天看来廖飞的运气不错,大厅的最显眼处就有家新来的公司——华仪集团。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感觉自己好像知道这家公司,可仔细回想,却又什么都记不起。

华仪集团的人也是刚刚来到劳务市场,正在布置展位,一名中年人指挥着手下摆放招聘用的展板。

廖飞走上前,客气地对中年人问道:“你好,请问贵公司招人吧?”

中年人转过身,看着相貌英俊,身姿挺拔的廖飞,露出一丝欣赏的笑容:“小伙子,你想要应聘什么岗位?”

“我……”廖飞沉吟了一下,说出了令人万分惊讶的话:“想要应聘保安。”

“什么?”中年人认为自己听错了,不确定的再问一次。在听到廖飞再次说出应聘保安后,惊讶地问道:“你为什么不选择别的岗位,我们这里有很多岗位缺人手。”

中年人对廖飞的第一印象非常好,气质沉稳,人也很有礼貌,加上他英俊的外表,怎么也想不到廖飞要应聘保安,所以才好奇的多问一句。

“我的学历低。”廖飞不是学历低,而是根本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什么学历,。他之前应聘了无数家公司,最开始说不知道自己的学历,不是被别人认为是傻子,就是以为是因为学历低而编造的。最后他发现只有说初中学历的时候,才不会在上班后被要求查看毕业证,毕竟所有人都参加过九年义务教育,何况初中和小学毕业也没有多大差别,招聘的公司自然也懒得验证。

之前他在电脑公司上班,那还是机缘巧合,本来廖飞只是帮着发宣传单,可在某次去电脑公司取传单的时候,正好看到公司里的人对着一台有问题的电脑发愁,廖飞不知道为什么,脑中自然而然地就生出解决的办法。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请求让他试验下。这台电脑的毛病将公司里的所有维修人员都难住,虽然谁都不认为廖飞能够解决,可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地让廖飞动手。结果他轻易地就找出故障,让电脑公司的老板刮目相看,直接让他以后维修电脑,不再发传单。这次他不应聘电脑和网络维护这方便的工作,不是因为学历低自卑,而是因为华仪集团这才压根就没招聘这个工种。而招聘的其他工作,如会计、文员等等的,廖飞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所以也无法应聘。

中年人见廖飞在回答学历的时候,表情极其自然,既没有因为学历低不好意思,也没有故作自大和不屑,这让中年人更有好感。他想了想,道:“我们公司的保安学历要求是大专,如果是退伍兵的话,学历可以降到中专。”

廖飞皱了下眉头,想起身上几处致命地方的伤疤,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当过兵,可是完全不记得,所以无法承认,只能道:“我没当过兵,学历也只有初中。”

中年人本来很看好廖飞,甚至想如果廖飞的学历只有中专,也想办法帮助一下,让他进入公司。可学历只有初中,还没有当过兵,这就不行了,公司管理十分严格,这样的人根本就不能进入公司。其实中年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可廖飞毕竟是刚认识,欣赏是欣赏,还没有必要用太大的代价让他进入公司。不过中年人还是好心地说了句:“我们公司还招聘送货司机,不要求学历。”

廖飞面色一苦,会不会开车他根本不记得,最关键的是没有驾照,就算是想重新考一个,都没有那个钱。

中年人听到廖飞说没有驾照,无奈地摇摇头,真的是爱莫能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