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一章 误闯浴室

廖飞看到眼前的豪丽胜花园,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擦掉脸上的汗水,大步向园区门口走去。

豪丽胜花园是这座城市的顶级社区,里面住的人非富则贵,正门口处有一名保安站岗,侧门人行道则是铁门把守,需要门卡才能进入。廖飞见进不去,正要去询问站岗的保安,就看到另一名保安从大门的岗楼内走了出来,拽拽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来修电脑的,可以进去吗?”

保安看了眼一身地摊货,还背个破电脑包的廖飞,轻蔑的一笑。抬手用警棍指了指岗亭,懒洋洋地道:“这是高档社区,先登记。”

这种有钱人住的地方严格是可以理解的,廖飞笑着点点头,跟着保安来到门岗的窗口。

保安将本子和笔放在廖飞的眼前,“姓名,电话,身份证。”

廖飞看着面前的本子,露出丝苦笑,他在两个月前在医院里清醒,可却失去了所有的记忆,除了在病历卡上有着个廖飞的名字,其他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

“我的身份证忘带了,没有手机。”廖飞签下名字后,对保安解释道。

保安看了眼廖飞,感觉他除了比较土之外,倒也不像是坏人,在给业主打电话确认后,让他进入了园区。

廖飞并没有对园区内的美景有任何的好奇,在这炎炎夏日,他只想尽快赶到客户家里。数分钟后,廖飞终于赶到客户所在的那栋楼,摁响了可视对讲的摁键。

一个女声从中传出:“谁呀?”

“你好,我是嘉誉公司的电脑工程师,来给你维修电脑。”

这个女人沉吟了一下,道:“把你的工作证放在摄像头前。”

“我刚上班没多久,工作证还没有做出来,我在网上帮你的电脑做过远程维护,我的网名叫做浮云。”

女人非常有风险意识,追问道:“我的网名叫什么?烟火逝水还是云淡风轻?”

廖飞挠挠头,不确定地问道:“你不是叫高傲女王吗?”

“没错,你进来吧!”女人这才放下戒心,将单元门锁打开。

廖飞来到1618房间门前,发现房门竟然是打开的,他轻轻敲了敲门,没人理睬。探头看看,屋内竟然没人。廖飞服了,这里的主人真是匹怪马,之前小心谨慎,现在确认后,又大大咧咧的大开房门,这也太极端了!他为了表示礼貌,站在门口没动,等待着主人的出现。

这时,楼上有人喊道:“把浴袍递我一下。”

廖飞恍然大悟,房子是全跃,原来人在二楼。不过他又迷茫了!拿浴袍,我是修电脑的,怎么让我干这个活?怪不得公司里的所有人都不来,偏偏让我这个新人来这里,原来他们不但是嫌远,还知道这里的客户不好对付。没办法,现在的工作不好找,公司的老板还让自己尽一切努力满足客户的需求。为了饭碗,让干什么就干吧,谁让顾客就是上帝呢!

上到二楼的廖飞在主卧室的床上看到浴袍,刚刚拿起,眼睛就直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要浴袍了,一名身材火辣的女人正在浴室中洗澡,可浴室的门竟然没关,女人玲珑的曲线在水蒸气中若隐若现,给人以无限遐思。尤其上面两粒粉红色的樱桃和那神秘的溪谷,更让人血脉贲张。

廖飞就这样呆呆地看着,脑中思绪万千。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楼下没人了,原来这位刚刚洗澡洗到一半,就先去开门,又快速地返回来。以前一直听说美国的女子开放,在人前裸体根本就不是个事,跟玩似的,原来现在国内都开放成这样了,真是与国际接轨呀!

那名女子可能是洗面奶进眼睛了,在那里不停地冲洗,动人的身体毫不遮掩地暴露在廖飞的目光中。她听到了廖飞的脚步声,可却没过来递给她浴袍,不禁开口道:“快过来,帮我把浴袍穿上。”

廖飞很犹豫,理智告诉他这样很不合适,可他毕竟只是个小小的打工仔,“上帝”都发话了,敢不做吗?他主要是担心一会她要逼迫自己做XXOO的事情,我是从呢!还是从呢,还是从呢?虽然女子因为不停地冲洗眼睛,而看不到脸,可就冲这窈窕的身姿,廖飞决定从了!绝不反抗。

他作出决定,立刻大步朝着女子走去,越是接近女子,越是能感受到她的吸引力,那如丝绸般光滑的肌肤泛出莹白的光泽,胸前的丰满和性感的翘臀更是让他口干舌燥。廖飞越走越慢,小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手心里全是汗水。

廖飞终于走到女子的面前,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抖开浴袍,颤巍巍地伸向前,打算帮她披上。

女子清理完眼睛里的刺激物,刚刚关掉淋浴头,就听到吞咽口水的声音。她感觉不对,忍不住睁开眼睛望去。

啊~!

女子看到面前多出个陌生的男子,不禁捂住身体的重要部位,发出刺耳地惊叫,这声音比帕瓦罗蒂的最高音还高,差点刺破了廖飞的耳朵。

廖飞喊声,第一反应竟然是眨了眨眼睛,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她让上来的吗?怎么还惊叫?他听说某些有钱人没事喜欢玩刺激的游戏,就像故意装作要强X,他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不是也是这套路子,自己要不要配合一下呢?

他仔细地看向女子,只见她长得非常漂亮,带着股柔弱的气质,脸上恐惧的表情更显楚楚可怜。如果她真是被吓到,为什么之前让自己上来?如果是假装的,那她的演技也太好了!就凭这个演技,拿个奥斯卡的小金人那是手拿把掐。廖飞由于不确定,试探性地伸了伸手,想看看她的反应。

女子本来已经十分恐惧,见廖飞竟然还想进犯,当即吓得后退一步,发出更加尖利的声音。浴室的地本来就滑,加上她情急之下,脚从拖鞋内滑了出来,直接踩在地砖上,结果脚下一滑,身体向后面倾倒。

廖飞见女子摔向后方,脑袋即将磕到浴盆的边沿上,立时大惊,这要是磕中了,严重点得香消玉殒,就算是轻的,保不齐也是个生活不能自理。他此时已分析出此女真得是被自己吓到了!不管是因为女子被自己吓到,还是因为她是“上帝”,都不能让她摔倒,否则那真是罪过了。他伸手拽住女子的胳膊,猛地往怀里一拉,女子登时被拽了过来。廖飞本意是好的,可是他用力过猛,女子被拽得像是颗炮弹般撞如他的怀中。

女子丰满的胸部撞到他强壮的胸膛上,差点就撞扁了,疼得她直抽冷气。

廖飞感觉到胸前被一对柔软贴上,舒服得差点哼出来。就在他享受的时候,一声比刚才更加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声音的来源赫然就是他的耳边。与此同时,一把雪亮的菜刀对着他狠狠地劈了下来。

廖飞本能地感觉到危险,抱着女子往旁边一闪,只见那道刀光贴着胳膊划了下去,将他吓得出了一身白毛汗。廖飞要疯了!这是什么路子,难道是传说中的仙人跳?可仙人跳也是要钱,不是要命呀!何况就这几声尖叫,差点把耳膜都震穿孔。他感觉自己太倒霉了!上门修个电脑,至于吗?

“你个淫贼,放开她!”一声厉喝响了起来。

廖飞看到旁边还站名女子,这名女子和自己抱着的女子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她此时双目圆瞪,高举的手上拿着把雪亮的菜刀。不用问,刚才的一刀就是她劈的。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两人长得一模一样,难道刚才的裸女会武术,一瞬间就穿上衣服,还劈自己一刀?可怀中女软玉温香的感觉还真实存在。他疑惑地看向怀中的裸女。

裸女被廖飞看得脸色一红,一手抓住廖飞胳膊上的浴袍,一手猛地推开他,大喝道:“放开我。”

廖飞此时都懵了!没有强行抱住她,而是听话地放开。

裸女将浴袍挡在身前,以免自己泄露春光,厉声道:“转过去。”另一名女子也面色不善地看着廖飞,手中的菜刀寒光闪闪,仿佛廖飞要是不转身,下一刻这把菜刀还会劈下来一般。

廖飞转过身,等了一会,就听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廖飞此时已将此事猜出个七七八八,毕竟两女长得一模一样,尤其拿菜刀的女子是从楼下上来的,很明显这个是误会。他解释道:“我是修电脑的,看到门开着,还听到你在楼上让我递浴袍,我以为……”

随着廖飞的讲述,拿菜刀的女子面露尴尬。这都是她的错,刚才她正在洗水果,听到廖飞摁门铃,水龙头也没关就跑了过去,由于她的小心谨慎,多问了几句,结果水就溢了出来。可她当时并不知道,就先打开房门,在门口等着。等她想起水龙头没关时,又慌慌张张地跑回去。一看到地上都是水,她立刻将廖飞忘到脑后,开始处理积水。阴差阳错,好耳力的廖飞听到楼上裸女的喊声,误以为是女主人,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菜刀女想明白一切,还是抑制不住愤怒,挥舞着菜刀:“你这个流氓,赶紧滚。”

“那电脑还修不?”廖飞弱弱地问一句。

“修个屁,用不着你这个色狼修,赶紧滚。”菜刀女向前一步,露出恶狠狠的表情。

廖飞见既然不用修了,就要转身离开。

“站住。”裸女道:“姐,怎么能这样就放他走,我们得报警。”

“这个……那个……”菜刀女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姐,到底怎么回事?”

菜刀女将事情将了一遍,不好意思地看着妹妹。

裸女差点被自己马大哈的姐姐气死,就以为她的不小心,害得自己被看光光,这损失也太大了!这事要说也怪不到廖飞,报警也没用,她无力的挥挥手,让廖飞赶紧离开。

廖飞看向菜刀女,想知道她什么意思,结果看到她举起菜刀,作势欲砍,当即二话不说,撒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