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五十六章:打赌

“唔,对于一个娇生惯养的帝国公主来讲,这样的年纪能拥有聚气境的实力,真是让人诧异。”地阁阁主王川目光闪闪,也是对于少女的表现极为惊异。

浔仇点了点头,同意王川的看法。但他却是知道少女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一点也不奇怪,她背负着重建皇室的梦想,一直在修炼上严格要求自己,有时即便浔仇这个修炼狂人都是对此惊叹连连。

风天霸看着浔仇有些凝滞目光,以为他又想到已经轰然倒塌的浔府,急忙出言道:“你也不用着急,这里不属于开平帝国的势力范围,你这样年轻,还有得是时间,好好修炼,重建浔府便指日可待。”

“呵呵,我看便把浔仇安排到内堂去吧,这样也方便他更快进步,冯阁主以为如何?”风潇盯着浔仇一会后,大手一挥,便是冲冯重笑道。

浔仇闻言,看了看一脸笑容的舅舅,却是对着前者抱拳,拒绝道。

“承蒙舅舅以及诸位长辈错爱,不过我现在还不想加入内堂。”

浔仇有些歉意的声音在厅内响起的时候,却是让得所有人都是愣了下来。要知道,加入内堂可是众多武馆弟子梦寐以求的事情,那将预示着自己成为武馆真正的核心,武馆也会尽其所能地栽培自己。

拒绝加入内堂?

大厅内,所有人都是未曾料到浔仇会这样干脆利落的拒绝,一个个目光极为错愕的将他给盯着。

“孩子你?”就连风天霸也是因为浔仇这话一脸的惊愕,显然并不明白为什么后者竟然会放弃这么难得的机会。

片刻之后,风潇脸庞上的错愕之色逐渐的淡去,他紧紧的盯着浔仇,眉头缓缓皱起,沉声道:“你天赋不弱,现在好不容易能一门心思地放在修炼上,为何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只有在内堂你才能获得最大速度的提升。”

浔仇苦笑了一下,这样的好机会谁又不想要,只是这样安排真的合适吗?

“我觉得现在外堂弟子的身份更适合我,从外堂进入内堂需要按程序来办,我不希望武馆因我坏了规矩,这样做对其他弟子来说也不公平。”话到最后,他视线也是看向了风天霸,随后给了老人一个令人放心的微笑,接着解释道。

“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入内堂,而不是这样搞特例,而且我有信心在年前完成。”

“哼!狂妄!”

然而浔仇话音一落,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前者一愣,抬起头来只见得风绫络,正竖着两弯柳眉,这样翻着大白眼的将他盯着。

“我怎么狂妄了?”虽然风绫络现在是活脱脱一个小美人,而且那微蹙的模样更增三分韵味,可这话落在少年耳朵里却是不怎么中听,他当即皱眉道。

“你虽然天赋不错,但似乎还不是武馆最有悟性的弟子,虽然你现在实力不弱,小聚气境的修为,即便放在外堂也算不错的存在,但内堂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简单,除了要有聚气境的实力之外,你还有上百位同阁的师兄们与你争抢,你这样在公众场合大放厥词,分明是不把人阁众位师兄师姐们放在眼里。”风绫络的声音清脆悦耳,像是环佩交击,听起来有种令人陶醉之感,只不过,那话语中的锐利,却是让得浔仇有些目瞪口呆。

“我想,我并没有说过轻视师兄师姐们的事情吧?”浔仇无奈地摸着鼻子,拉着臭脸说道,好好的一件事,愣是被这死丫头扯到轻视同门的高度上去了。

“你话里就是这个意思!”风绫络眉角一扬,视线充满攻击性的盯着浔仇,硬邦邦的语气咄咄逼人,分毫不让。

“我敢跟你说,放弃了这次机会,数年之内你都进不了内堂。”说到最后,风绫络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个字,像是直接从喉咙深处吼出来的一样。

巨印武馆的内堂每半年招收一批弟子,最近的一次将在三个月之后举行。现在的人阁外堂中有四名弟子达到了小聚气境,他们将会是最近几次人阁内堂选拔的热门人选,刚入武馆浔仇想与他们竞争,在少女来看,无异于痴人说梦。

浔仇眉头微皱,出身魔族的他拥有自己的傲气,他的视线也是毫不相让的盯着风绫络,道:“我向来不打无把握之仗,我说能在年前进入内堂,便一定能做到。”

浔仇满不服气的话一出,风绫络气得身躯一颤,胸口也是有些发堵。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武馆这么多年,能够在进入之后一年内考入内堂的弟子,全部算起来也不会超过十指之数,这才刚刚改过自新的二世祖居然敢说三个月内达到的荒唐话?!

风绫络显然也是被浔仇此话所惊,不过旋即她唇角便是掀起一抹细微的弧度,然后伸出玉手,修长的玉指指向浔仇,红唇轻启,冷笑道:“真是天大的笑话!既然你自信心这样膨胀,那咱们不放打个赌。”

“怎么赌?”望着座位上一张张看好戏的面孔,浔仇也感受到这样被别人当众看扁有些挂不住面子,也无视少女的激将,忙着应道。

风绫络水灵灵的眼珠狡黠地转了转,“你若是不能在今年年末考入内堂,就负责打理本小姐院子一个月。”

少女竖起一根手指,得意地在浔仇眼前晃了晃,自己那院子她清楚得很,仅仅一个月里花草树木的修建,便够他喝上一壶。

浔仇眉角一挑,反问道:“若是我做到呢?”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风绫络不甘示弱。

“要杀要剐倒是不必,到时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便好。”浔仇微微一笑,眼中藏着不为人知的深意。

少女显然有些机警,小心翼翼地反问道:“什么条件?“

浔仇讥笑一声,“怎么,你怕了?”

“谁……谁怕了,答应就答应,反正我也不可能会输。”

少女嘴里气哼哼地叨念着,两腮气得鼓鼓的,这一瞬迎着少年无所畏惧的目光,她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是有些发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