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五十五章:认亲

浔仇一只脚跨出大厅的那一刻,一直忐忑不安的心骤然提了起来,随着背后的风绫络一声冷喝,浔仇明白自己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

被少女这样叫住,浔仇一时半会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上一次来巨印武馆的时候他还不到十岁,那时在众人眼里他还是一个无药可救的混蛋二世祖,现在却物是人非,虽然前前后后还是披着同一副皮囊,可藏在体内的灵魂却是换了个样。

所以之前来巨印武馆他心中便一直在犹豫,这仅存的亲人与血缘,真的是属于自己的吗,还是说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后,他真的过得寂寞了,只是希望找个家一样可归之地?

灵魂与这具身躯经过两年的融合,或许是浔秋残存记忆的影响,浔仇的性情有了一些潜移默化的转变,乃至他都快要忘记他在魔界时的名字,但他却越来越希望有人能关心自己,有人能令自己去牵挂,或许这便是受周边环境的影响吧。

呆立在厅口的时候,突然又一道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浔秋,你这个二世祖!这次该玩够了吧!”

浔仇顿时身躯一震,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慢慢的转身看去,迷蒙的眼睛里有些凄然,风绫络鄙弃的眼神里他仿佛想到儿时那被自己惹得哭鼻子的可爱小姑娘。

难道这一切真的回去了吗?

“外孙。”

恍惚中,一声苍老而带着颤抖的声音响起,浔仇抬眼望去,身体有些瘦削的风天霸已经从座位上起身。阁种选拔已经结束,厅内已经没有了外人,老人望着不远处少年那张俊朗而英气勃发的面庞,一瞬间眼眶竟是有些湿润了,从那里他似乎能看到女儿的容颜和他这一生最得意弟子的身影。

有些踉跄地前后晃了两步,老人微扬起头如释负重地长叹一声,旋即跌跌撞撞地走到浔仇身前,苍老的手掌向前伸出,却是听在少年脸前抖了抖,最后还是放了下去,那有些干瘪的唇角一抽,声音竟是有些颤抖:“浔秋?”

老人喃喃问道,一句吐出,还是未曾压制住心中的感伤,顿时老泪纵横。

“……”

浔仇鼻子也是一酸,有些话在嘴里来回打转,看着面前悲喜交集,明显有些情绪失控的老人,他心里不禁在想,这还是之前那沉着英武的老馆主吗?

“孩子,原来你…真的活着…”

风天霸一把将浔仇揽到怀里,记忆里这个调皮捣蛋的臭娃子,几年的光景之后已经同他一般高,看着少年成熟稳重的样子,他心里也是极为安慰,自己的外孙长大了,真的懂事了。

想到这,老人的呼吸都是粗重起来,断断续续的一句话哽咽连连。

被老人坚实的双臂搂住,浔仇起初僵硬的身躯在听到老人哽咽的话语后终于软化下来。他能感受到老人内心的挣扎与苦楚,相信这种痛楚已经折磨了他两年,在这两年中,他能体会到老来丧女丧徒的老人究竟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生活着。

老人肩膀力气极大,抱着浔仇如同抱着失而复得地珍宝!脸上那深深的皱纹中蕴含的浓浓关切,以及那种悲喜交集的凌乱心情,令他的两条臂膀都是跟着抖了起来。

浔仇侧着脸,看着老人泛红的眼睛,那滑下的一滴滴浊泪到底隐藏了多少老人对这具身体主人的念想。浔仇鼻子一抽,终于也掩藏不住心中复苏的温情。他靠上老人的肩膀,踏实温暖的感触袭来同时,少年嘴角动了动,两字轻轻吐出。

这将是一段亲情的延续!!!

“外公……”

听到少年的呼喊,风天霸身躯明显一震,旋即重重地点了点头。他松开环住少年的手臂,苍老而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抚了抚少年年轻的脸颊,颤声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人语无伦次的模样令浔仇在这一瞬间从心底涌上了一种极为酸涩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温暖,很舒服,令人咽喉有些发堵,鼻孔好像也不透气,直欲抱头痛哭,但它真的很有诱惑力,仿佛能一瞬间填充少年孤寂的心,让他寻得心灵的牵挂与落脚点。

这,就是人界所谓的血脉亲情吗?

魔界的前生,自己又何尝不是享受着家人团聚的天伦之乐?只是没想到穿越来人界,他依旧能切身体会到这种血缘之亲的魅力与温暖。

看着面前老泪纵横的老人,浔仇毫不怀疑这位老人完全是出于对自己的记挂,这种场景之下他已经完全褪去了武馆老馆主的身份,而只是一个老人在苦苦等待自己的外孙回家,也会感伤,也会痛苦,也会无助,也会在找到自己之后悲喜交加,不能自已。

“外公。”

浔仇鼻头发酸,这两个字再度情不自禁地冲口而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这一刻他终于能从心底心甘情愿的称呼浔秋的亲人,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因为这种被亲情包围的感触,不是来自这具身躯的牵绊,而是来自他的灵魂深处!

没有错!这是浔秋的亲人!也是我浔仇的亲人,当灵魂与这具身躯融合的那一刻,他已经开始学着去接受两人彼此难解难分的事实,他缺少的不过是一个令他彻底放开情感的场景,而眼下,这一切都已经来了!

旁边,风潇残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他没有风天霸表现的那样强烈,但那攥紧的拳头还是暴露了他此时的心理波动。风潇看着浔仇的眼神,满是欣慰,满是惊喜!还一双虎目之中,不知何时已经含着晶莹的泪花,他却只是偷偷转过头,用手被轻轻抹了抹,然后转回来,再次微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还有之前一腔怒气的风绫络,此刻一双晶莹的眸子也是泛起了伤感的红,不管对少年儿时的吊儿郎当有多厌恶多鄙弃,但她还是明白,眼前的少年从这一刻起,将永远是武馆不可分割的一份子。

还有……还有浔秋曾经扯破袖袍,追着叫死老头的地阁阁主王川;还有浔秋曾经追着喊傻大个子的天阁阁主风雄;还有浔秋曾经赖在卧房不肯走的美丽静月姨,还有这个并未谋面,此刻却也是一脸欢喜欣慰之情的人阁阁主冯重。

这就是我在这世上的亲人了!

难道还要否认?还要犹豫?还有划分的清清楚楚吗?

不要,永远不要!

浔仇在这一瞬间,终于打心眼里彻底的接受了自己这副身体,接受了这个温馨的大家庭,接受了这个卫国公独子的身份,因为他第一次觉得,浔秋留下的,并不是都会令他蒙羞,而一样有温情,有感动,有牵绊……

魔界千年不遇的修炼奇才,军界前无古人的少年魔将,这一切功勋与荣耀,就一个被彻底拔除的魔界世家来讲,又有什么实质性的存在意义。

修炼为何?

以我之魂,入道纵横,风云险恶,死即往生。以独求大道超凡之态,一路前行腥风血雨,最后还不是尽归于空。

只求仰不愧天,俯不怍地,守护心之牵挂,得享世间温情。

“从此之后,我浔仇,便是这巨印武馆的人了!”

浔仇在心里疯狂地吼了一声,旋即望着众人那一个个关切又欣慰的眼神,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埋头喊道。

“不肖子孙浔仇,见过外公,舅舅,以及众位武馆前辈!”

泪滴落下,砸落在少年手背,铺开的浅浅水痕中倒映着少年坚定而感动的面容。

浔仇跪下来给武馆众多长辈磕了头,急忙扶起他的风天霸又是抹了把眼泪,一旁的风潇见状上前劝了两句,老人的情绪这才稍稍平复下来。

风天霸给浔仇拉了把椅子,叫他坐在自己身边,厅内其余众人也是各就各位。武馆前辈们先是详细询问了浔仇这两年的生活状况,众人惊叹之余,半个时辰的时间悄然结束。

“随你一起来的那叫何馥婉的姑娘是谁?”波动的心情终于静下来,风天霸显然也是极为高兴,笑眯眯的说道,同时视线不断的在浔仇身上扫视着,想要发现少年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风绫络冷哼一声,对着浔仇不屑地扬了扬精致的下巴,冷喝道:“想必又从哪勾搭来的姑娘吧,这家伙的行事风格,大家又不是不清楚。”

显然,少年幼时的恶名声与荒诞不羁的行为,到了现在,风绫络还是耿耿于怀。

感受到少女如利箭般凌厉的目光,浔仇嘴角无奈地抽了抽,苦笑道:“她是先王的女儿。”

而在浔仇道出何馥婉身份的那一刻,四阁阁主以及一旁的风绫络的目光也是立刻汇聚到了他的身上,显然都是对浔仇口中这位前帝国公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看来我这宝贝徒弟的身份来历还真是不简单呢。”丁静月显然乐极,对于这个聚气境的新弟子,她是越想越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