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五十四章:浔仇留下

七十二名新进子弟填好阁种之后再度退到厅下,焦急地等待着后续选拔。

四阁阁主一起走近木桌旁,他们围成一圈,先是依照七十二位入选弟子的最初意愿将他们分成四批,以便好招收自己想要的弟子。其中他们也低声交流,只是那些话被罡元刻意包裹起来,弟子们听不清楚。

约么一炷香时间过后,四阁阁主已经将弟子们分好,从风绫络宣读的名单中可以得知,这七十二人中想进入地阁的有二十八人,天阁十五人,人阁十五人,玄阁十四人。

当然,如此多人选择地阁也是看中地阁在巨印武馆中四阁之首的位置优势,自四年前十二岁的地阁首席风绫络开始参加武馆大比,冠军之位便从未旁落,从那时起地阁便牢牢坐稳四阁之首,再也无人撼动。

而所有新进的弟子中,刚好有四人达到八重炼体境,浔仇选了人阁,慕云逸选了天阁,风绫络受丁静月思想工作的影响进入玄阁修炼,而杨宏宇则选择了地阁,这样以来,四阁都算招收到了比较好的弟子,四位阁主也算满意。

阁种归属敲定之后,风绫络又交代了一些新进弟子需要注意的事情,其中还包括一些他们极为关注的武馆大比以及内堂弟子选拔。

交代过后,丁静月有些迫不及待地从木椅上起身,含笑的将何馥婉拉到身边,笑着对她道:“以后随着为师好好修炼,修为一定能飞速提升。你是块绝佳的修炼材料,相信凭你的条件一定能很快进入内堂,为咱们玄阁争光。”

何馥婉微微一笑,表现的极为冷静:“谢谢师父的关心,馥婉一定会好好努力,不给师父丢脸。”

一旁,默默注视着何馥婉的风天霸这一次出声了,只不过是对着丁静月讲的:“这姑娘宠辱不惊,心态绝佳,看来镜月你这一次算是捡到宝喽。”

丁静月也是极为开心:“江山轮流转,依我看,我玄阁数年低迷,现在似乎到了崛起之时了。”说到这,丁静月凤眼一瞪,带着挑衅意味地朝地阁阁主王川那里看了一眼,眼中深意,不言自明。

“呵,丁师妹这次看来当真是得了如意门生,现在都敢向我地阁挑战了,有进步嘛。”王川满是褶皱的老脸上全是堆笑,也是不惧丁静月宣战的眼神,神情动作有些漫不经心。

近些年有太多挑战风绫络这门派第一弟子的人了,数量上即便没有一百,也得过九十,不过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无不是惨败而归,所以这也无形中滋长了王川对前者的信心。

这边身躯如一头蛮牛般壮实的天阁阁主风雄脸上带着一丝嘿嘿笑意,拉着慕云逸仔细打量着。那憨笑的模样,看得慕云逸浑身不自在。

风雄嘿嘿笑道:“我看了你的信息,你居然是慕宇的儿子,这还真是有趣。那家伙当年可是与我一起在武馆学习,交情完全是一个房间里睡出来的,可是相当要好。”风雄张着嘴巴,滔滔不绝地讲着,唾液横飞,倒是描述地有声有色。

“这一次你既然选择来天阁学习道法,那么看在故人的份上,我也会好好照顾你的。尽量给你安排别人双份的修炼任务,保你短时间内修为飞速提升,不过你可不要偷懒,不然,嘿嘿,你以后就知道了。”风雄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看得慕云逸心惊肉跳,心里暗骂家伙可恶。

经过了一阵子交流之后,四阁阁主分别同门下新进弟子熟悉了一遍,只有浔仇被一个人晾在一边无人问津。其间,他偷偷地向上扫了一眼,却是看到风天霸他们的见自己望过去,立即将视线转移开来,相识故意躲着自己,可是那一张张带着阴笑的脸蛋,却似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

弟子们安排妥当之后,这一次的新弟子招收便是告一段落,下一次再要招人就得等到半年后了。

风天霸看着众人,开口道:“这一次新进弟子招收状况我很满意,大家资质都不弱,同时能够进入我巨印武馆修炼,也算是各自的缘分,希望你们好好珍惜,莫要错过良机。”

这一套固定的说辞,几乎每半年他都要重复一遍,但面对着这般情形,风天霸却是从未感到过无聊,这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代表的不仅是青春与活力,更是武馆的希望与未来。

“从今往后的时间里,你们将面对全新的生活,被繁重修炼任务填充的枯燥生活!这需要你们用无比坚定的意志支撑下来,力求突破自我,进入更玄奥的修炼领域,将来为天下,为武馆尽一份心力!”说道最后,风天霸的话音也是越来越大,整个人都是有些激动起来。

说完他对风绫络递了一个眼色,少女说了一声解散后,这些新进弟子们便可以离开了。

慕云逸上前拉了浔仇一下,兴奋地道:“老爹叫我加入天阁,现在总算是不辱使命,不过意外之喜就是交了你这个朋友,怎么样,今天中午一起吃饭如何,以后分配到各个阁中,大家修炼日程安排不同,不一定会有这么好的相聚机会了。”

慕云逸此说不假,巨印武馆占地面积极大,四阁的分布方位不同,加之各阁的修炼安排全有该阁阁主制定,又极少有闲暇时关,四阁弟子平时倒是很少能有交流机会。

“嗯?哦。”

浔仇迟疑了片刻,旋即有些魂不守舍地点了点头,还是心有疑虑地朝厅内瞟了一眼,见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叫上何馥婉,三人便欲一起离开。

“浔仇,你今天怎么了,老是心不在焉,感觉有些怪怪的。”慕云逸微微皱眉,颇为不解地问,之前少年在回答他的问题时明显是在心里想些什么。

何馥婉也是走上前来,了解浔仇身世背景的她向一旁看了看,随后贴着浔仇侧脸,压低声音问道:“你不打算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们?”

浔仇苦笑一声,轻声道:“不用了,他们已经知道了。”

“知道?”何馥婉不解地问了一声,不怎么明白浔仇话里的意思,至于一边像是个大傻蛋一样干站着的慕云逸,更不可能了解其中原委,完全陷入雾水的包围之中。

浔仇两手一抓,拉着两个边是向厅外走去,他顾不上解释这么多。随着新进弟子陆续离开,厅内的人越来越少,浔仇能够感受到座椅上的那几道眼神已经开始聚焦到自己身上,宛如芒刺在背,令他站立不宁,全身都不自在。

被浔仇两手这样抓着,何馥婉与慕云逸心中有疑却也没怎么纠缠,只是何馥婉还是不明白,浔仇所说的其身份被发现究竟是何道理。

不过,这难题显然未困扰她太久,当浔仇半只脚踏出厅堂门槛的时候,一声带着薄怒的少女娇喝声还是从背后传来。

“浔仇,你留一下。”说话的人是风绫络。

“看来真是被认出来了。”

何馥婉在心里念了一声,这才明白浔仇方才讲那话的意思,她冲慕云逸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地离开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