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十二章:生意来了

“会长。”

“叫你去做的事情,都办的怎么样了?”

柳湖镇南侧,一处规格建筑同巨印武馆极为相似的宅院深处,阴沉的声音低低地传来,森然语气听在耳中,令人惊悸。

“已经做好,有人接应的前提下,属下很轻松地将鳞虎塞到了巨印武馆的后山。”黑袍加身,头戴斗笠的下属显然刚刚完成任务归来,一身行头尚未解除,他瞥了一眼座位上目露凶光的男子,回应道。

“很好!”

把玩着手中玉扳指的中年人向前探了探身子,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奸笑的脸色狰狞可怕。

“看来这一回风潇这家伙有得受了。”任务完成,中年人显然心情大好,他朝下属摆手,说道:“这一趟真是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谢会长。”黑袍人弯腰行礼,旋即快步退出房内。

中年人从座位上起身,倒背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一头凝丹境的鳞虎对于那些修炼没几年的毛孩子来说,几乎是收魂恶魔般的存在。

此刻,整个房间异常沉闷,最后,中年人的脚步终于是缓缓地停了下来,作为阳武会一会之主,他的修为不仅遥领一宗,心机与狠毒也是在柳湖镇出了名的。

半响后,中年人面色冷漠地坐回椅子,森然的视线平视前方,思索了片刻之后,声音嘶哑的道:“来人!”

一个青年人大步跑进来,跪在地上恭敬地道:“会长有何吩咐?”

中年人没有说什么,而是随意端起桌上的茶杯,放在嘴里抿了一口,旋即放下杯子,冷声道:“通知眼线盯紧巨印武馆那边的动静,一有消息立即汇报,不得有误。”

“属下明白!”

“去吧。”中年人面露疲惫之意,脑袋向后一仰,靠着高耸的座椅背闭目养神,这些年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生活地也是极为辛苦。

……

一拳解决掉一头嗜血狼,慕云逸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一脸笑意地拍拍手,那阳光青春的面孔同方才的杀神模样完全不同。

身躯并没有有丝毫的停顿,两头为首的嗜血狼被杀,那些四阶五级的妖兽顿时陷入疯狂之中,发了狂一样攻击何馥婉。一瞬间,十余道凌厉无比的兽影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撕裂空气,刁钻而狠辣的攻向少女曲线有致的身躯,兽吼嘶鸣,林间天地元气更加剧烈的躁动起来。

唰唰!

一身雪白长裙的何馥婉游刃有余,一柄银剑自由穿梭于兽群中间,那些飞扑而来的妖兽根本无法靠及少女身躯。剑光扫过,一声声凄厉的兽吼悚然刺耳,剑光扫过,鲜血飞溅,一些被直直劈上的倒霉家伙顿时化为肉块。

这个时候,黄衣少女等被救三人终于是彻底的回过神来,当即眼神便是变得火热起来,不过还不待他们瞪大眼睛看清细节,何馥婉已是在半空快若闪电般的出手,一波波狂暴的罡元以及劲风疯狂的席卷开来,群兽退落,招招致命。

浔仇目光平静的望着半空中的优雅穿梭的雪白身影,却是没有半点担心的神态,就少女如今一重聚气境的实力而言,这一群环伺的妖兽只是一些四五阶的存在而已,又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对手。

“他们的实力真的好强!”持斧少年已从地上爬了起来,望着这一幕,年轻的脸蛋有些红润,睛中充斥着一种极度疯狂的崇拜色彩,。

“他们的实力应该全在八重炼体境之上,这蒙面的白衣少女,想必已经成功凝聚了罡气旋。”黄衣少女点了点头,有些挫败感地说道。

“凝聚罡气旋?那岂不是到了聚气境?!”持斧少年惊叫一声,见引来浔仇与慕云逸好奇的目光,便又赶忙埋下头去,仿佛做错了什么,害怕被别人拆穿识破一般。

黄衣少女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无奈地点了点头,按照惯例,八重炼体境参加选拔赛的不是没有,但这样一队全是这样水准的情况,却是第一次听说,第一次看到。

嘭嘭!

单方面的屠杀,的确如同浔仇慕云逸他们所料一般,并没有出现太久,在何馥婉那种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围攻少女的妖兽死伤惨重,随着又一头六阶岩甲蜥被劈成两段,飞溅的温热鲜血洒落下去,残存的妖兽再也无心恋战,掉过头去朝四方疯狂逃窜。

“呃……这也太壮观了吧!”持斧少年喉咙上下滑动,望着眼前妖兽没命一样四散奔逃的场景极度愕然,这一切,都是压迫性力量的结果啊!

“精彩精彩,哈哈,果然是杀伐果决,看来以后的日子,某些人是有得受了。”慕云逸夸张地拍手掌,一边冲浔仇挤挤眼,一副极为同情对方的模样。

不用问,这时候又是一个大白眼送上。

一身洁白的衣裙上一尘不染,即便是分毫血迹都未沾染上去,何馥婉向下斜指的手臂稍一抖动,银剑上残存的血迹顺着锋利的剑刃滑落而下,她收起佩剑,白了慕云逸一眼后径直朝黄衣少女走去。

“你们怎么会碰到这么多厉害妖兽?这中间有没有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

一阵香风吹过,何馥婉已经走到黄衣少女身前,清亮的眸子盯着对方,她不解地问,依照计划他们要到后山最深处猎捕七阶妖兽,而眼下却在这里遇到两头七阶嗜血狼带领的妖兽群,这情况显然有些古怪,难不成这巨印武馆后山的七阶妖兽如此之多,已到了遍地都是的地步?

“真是一个完美的女子!”盯着眼前的同龄人,黄衣少女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何馥婉的话上,她在心里惊叹一声,仔细打量何馥婉裸露在外的身躯五官,雪腻洁白的肌肤吹弹可破,没过腰际的秀发乌黑亮泽,惹火的身段,清澈水灵的双眸,特别是那清冷如月的气质,即便是月宫仙子也难出其右。

“嗯?”见黄衣少女盯着自己上下打量,何馥婉有些不自然地眉头微蹙。

黄衣少女听到何馥婉有些不悦的声音,这才缓过神来,“说也奇怪,我们三个本想到这里猎捕一头六阶妖兽,没想到被这两头嗜血狼盯上,随后又被这群妖兽围攻,若不是你们及时出手相助,今天我们几个当真是性命难保。”

说罢,黄衣少女感激地弯下身子,一旁盯着何馥婉看得有些痴了的两个少年见状也是急忙跑过来弯身答谢,灼灼目光,不离何馥婉薄纱轻掩的脸蛋,其中持斧少年更是不加思索地说道。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他日若有用到我的地方,纵然刀山油锅,也在所不辞!”

“公子不用客气,救你的是他,你好像谢错了对象。”何馥婉随意瞥了持斧少年一眼,自然读懂了少年眼中的爱慕。手臂向浔仇那里指了指,有些不给面子地冷冷说道。

“呃……”持斧少年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脸颊都是有些涨红,冲浔仇拱拱手,得到后者一个微笑的点头回应,他这才讪讪地退到一边。

黄衣少女也是瞪了同伴一眼,这些家伙见到美女总是一副没有出息的样子,她在心里骂了同伴一句,随后恍然大悟:“对了,起初碰到这群妖兽的时候,那两头嗜血狼身体上便有了不少伤口,看那模样像是被什么妖兽撕咬所致。”

“嗜血狼身体上有撕咬过的伤口?”何馥婉眼中惊疑不定,轻声念了一句,整个人陷入沉思之中。

按照黄衣少女的话讲,这两头嗜血狼似乎是被什么妖兽咬伤之后从后山深处赶出来的,而能对战连头七阶妖兽还能将它们咬伤的妖兽,阶位可不是七阶那样简单。

吼!!!

这一刻,一声嘹亮的虎吼声从前方传来,何馥婉抬头与浔仇对视了一眼,整个人的目光瞬间有些凝固。

这一声狂暴的虎吼声是从密林最深处传来,荡起的音波将林间大地震得隆隆作响,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几人都可以隐约感受到那狂暴无匹的气势。

“这声音好像是……”浔仇眉头紧锁,在莫山的两年生活时光,他见过太多妖兽,甚至已经达到听声辩种的地步,而这种吼叫的发出者,似乎不应出现在巨印武馆的后山才是。

“是与不是,过去看看不就知道。”双臂环抱与胸前的慕云逸,不知何时捡了根草叶叼在嘴里。他朝密林深处望了一眼,旋即懒洋洋地说道。

何馥婉目光淡漠的望着前方,然后抬头看向浔仇,后者见状朝她轻轻点头,少女身形一动,便是诡异的起步,一个呼吸的光景便化为一道月白色残影,消失在空地之上。

“看来生意又来了……”

望着何馥婉消失的身影,慕云逸轻声喃喃自语,言语之间弥漫而开的火热疯狂之意,令得一旁的黄衣女子她们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显然是没想到,这个三人完全是大无畏的冒险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