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十章:深陷妖兽群

既已说定,三人直闯后山,被何馥婉白了一眼后,浔仇与慕云逸也诚然乖巧下来。

一路上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妖兽嘶吼,眼中来回奔腾的妖兽看起来极为壮观。

“巨印武馆真是大手笔,把这后山打理地活像原始丛林一般,填了这么多妖兽。”慕云逸一边向前跳跃一边漫无目的地扫视四周,见到新鲜的场景时不由咂咂嘴,随着向内深入,这里已经极少有选拔队深入进来,妖兽因此渐渐多了起来。

“这算什么规模,若是你能够去莫山深处看看,便会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群兽乱舞。”浔仇撇嘴笑道。

“莫山我倒知道,听说那藏着净气妖兽呢,日后若是有机会倒是要去见识一番。”慕云逸笑笑,对于那片神奇而陌生的地域,他也颇为的好奇。

“想去莫山深处可不简单,那里弥漫的雾瘴带着极强的神经麻痹性,没有阴阳境的实力,进入几乎视为找死。”浔仇道。

“阴阳境?!”慕云逸嘴中念叨了一声,声音有些不自然。

“老头子曾经告诉过我,那里的雾瘴并非天然而成,好似是用什么秘宝设置的阵法。”浔仇道。

“秘宝设置阵法?!”慕云逸惊疑地瞪瞪眼,利用雾瘴将山脉最深处尽数笼罩,不仅这秘宝惊天,想必施展手段的人更是一方高人。

“秘宝作用极大,能发挥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浔仇颇有些怀念的道,当时在临京城乱石岗,闻道和尚祭出的混元金竺钵不但能开辟另一方空间,即便是在仙级高手生死对决的冲击下都能抵挡下来,可见这些东西的逆天能力。

慕云逸会意点头,眼露新奇之色。

见到慕云逸表示明白,浔仇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片刻后,他的手指突然一顿,眉头轻皱,整个人的速度也放缓下来。

也就在同时,何馥婉也是有所感应,她停下身子,转过头来与浔仇对视了一眼,眼中有淡淡的隐忧。

“怎么了?”慕云逸发觉气氛有些古怪。

“帮还是不帮?”浔仇没有立即回答慕云逸的问题,而是盯着何馥婉澄澈的眸子问道。

“去看看吧。”少女没有犹豫,下一刻娇躯一转,直奔右侧而去。

“她怎么了?”慕云逸依旧有些迷迷瞪瞪。

浔仇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走右边绕过去吧,那里一拨人好像有危险……”

慕云逸微微一怔,显然是没想到浔仇竟然在这种地方还能够感应如此远的距离。

“别吃惊了,这已是我的极限了,这里太乱,感知力削弱是常有的事情。”浔仇翻着白眼道。

慕云逸苦笑,今天还真是碰到怪人了,这两个家伙,当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打击他的自信心。

“走吧。”

对慕云逸挥了挥手,浔仇迈开步子,对着右边的方向快步而去,浔仇也是迅速跟上……

砰!

一排甲树围成的空地中,三人背身紧靠着,在他们周围时不时的有一头头狰狞妖兽带着满身腥气冲出。

“这些畜生真是烦人!老大,这后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些七阶妖兽!”

人群中,手持铁斧的少年一斧劈退一头妖兽,抹去溅到脸上的血迹,大骂道。

“都给我专心点,不小心的话随时可能挂掉。”回答这名少年话语的是一位颇为美丽的黄衣少女,她其手持一柄银色长剑,长剑舞动时,充满着凌厉之感,那些冲来的妖兽,只要是被沾上剑刃,便是皮开肉绽。

黄衣女子显然是三人中实力最强者,已踏入了七重炼体境,另两人也已经达到六重炼体境,她们这支队伍放在本次选拔赛上,算是极强的组合,原以为深入一些猎取一头六阶妖兽,未曾想碰到兽群。

“做好防御,找好机会咱们就逃!”望着那将三人围得水泄不通的妖兽群,黄衣少女面色极为凝重。

这些围住他们四阶五阶小妖兽倒不是什么厉害的主,可关键是那前方虎视眈眈的两头银青色妖兽—七阶的嗜血狼,以她们队伍目前的实力,露出一个破绽便会有全员覆灭的可能性。

吼!

前方三头嗜血狼颇具灵智,感觉到这场游戏已持续地够一段时间,开始仰头长吼,围在三人身边的众多妖兽顿时疯狂起来,一波一波地向中间扑去,三人压力倍增,渐渐地已抵挡不住。

“噗嗤!”

手持大斧的少年一斧将攻来的妖兽劈飞,却是被随后而来的六阶岩甲蜥一头撞在胸膛上,身体剧颤同时嘴巴一张,顿时喷出血来。

“启阳!”

黄衣少女怒吼一声,手中明晃晃的长剑横向一扫,再将杀来的妖兽逼退三分,旋即她剑锋一转,雄浑罡元包裹下的长剑散发着浓郁光泽狠狠地劈在岩甲蜥身上,将其生生斩成两段。

“老大,那嗜血狼冲上来了!”另一旁一直未说话的瘦高个大吼一声,整个持剑的手臂有些颤抖。

黄衣少女面色一狠,沉声道:“我拦住它们,你们先走!”

“老大!”听到黄衣女子竟然要一个人两头嗜血狼,另两人面色顿时大变,急声阻止道。

“不要啰唆,不想我真死的话,快点滚!”黄衣少女喝道。

“可是……”

“混蛋!!”事情紧急,黄衣少女无法多说什么,狠狠地咒了一声,银牙一咬,提剑冲上去,手腕抖动之间,凝成一朵朵凌厉的剑花,将最强方的嗜血狼阻止下来。

铿!

一剑劈在嗜血狼坚硬的额头上,强大的反震之力顺着剑柄传来,黄衣少女痛吼一声,鲜血顺着撕裂的虎口流下来,整个人竟不受控制地倒退出去。

“老大,小心上面!”

黄衣少女被弹飞的那一刻,身后两位同伴大吼一声,她极力瞪大眼睛,却见到另一头嗜血狼高高跃起,直杀而来,一双粗壮锋利的狼爪已经逼近胸口。

咔嚓!

本能地抬起手臂,黄衣少女手中长剑横胸,尚未向前扫去,便被那如刀锋般凌厉的狼爪狠狠拍上去,不堪负重的长剑发出一声脆弱的哀鸣,生生断成两截。

“唔!”

脸色煞白的黄衣少女痛哼一声,余力不减的一爪破开长剑的防御后重重地轰在她肩头,少女惨叫一声,下一瞬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狼狈倒飞出去。

“妈的,咱们拼了!”

眼前惨烈的场景,一旁双眼血红的少年脸上凶光涌动,他们狂吼一声,也不再顾忌自己根本难以招架的实力,举起手中的武器飞扑上去。

嘭!

嘭!

又两声凄惨的撞击声传来,两人这一刻飞身上去,下一刻齐齐倒射而回,那瘦高个的少年被嗜血狼一爪拍在胳膊上,整条臂膀顿时血流如注,手持大斧的少年则被另一匹嗜血狼一头撞飞,擦出一道五丈远的血痕后才停下来,只是扭动的身躯刚刚止住,另一张血盆大口已再度逼近!

“启阳!快躲开!”

躺在地上的黄衣少女大大的眼睛通红,扯着嗓子疯狂地吼道,若不是身负重伤已经无法移动身体,恐怕她都是要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