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三十九章:跟着他们捡妖兽

午后的日光从天空弥漫而下,金黄的颜色笼罩整片天地。武馆后山随着人流的疯狂涌入,那天地间元气伴着响彻不停的妖兽狂吼,也是在此刻变得狂暴起来。

一处密林中,三道身影静静的站在一棵古树下,面容平静,并没有因为周遭此起彼伏响起的妖兽咆哮声而慌乱。

这三道身影,自然是浔仇一行三人,同杨宏宇闹了个小不愉快之后,三人一直深入密林深处,之前路上所见的妖兽,不过是一些四阶五阶的存在,这显然吊不起他们的胃口。

“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应该五分钟便能抵达密林最深处了,那里有几个七阶的家伙。”何馥婉在一旁伸了一个懒腰,凹凸有致的弧线爆发出惊人的美感。

浔仇点点头,慕云逸则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他抬了抬双眼,在四周的嘈杂的环境中扫过一眼,道:“这次咱们干脆玩把大的,把这巨印武馆后山的七阶妖兽全部干掉,你们看怎么样?哈哈哈。”

慕云逸一边说一边扯着嗓子无比二货地笑道,寒碜的声音令人直起鸡皮疙瘩。这一次他们三人所组成的队伍,可以说是武馆历届纳新队伍的最强阵容,一个一重聚气境,一个小聚气境,一个八重聚气境,因此慕云逸才萌生出这个恶作剧想法。

“好啊好啊,云逸的这个提议似乎很有意思。”浔仇拍了拍手,完全一副知己相惜,臭味相投的模样。

“无聊。”何馥婉冷哼一声,旋即脚跟一起,冷冷地甩了一句,下一瞬一脚跃上树梢,仅做了半个呼吸的停留,那雪白色的修长娇躯便穿透丛枝,直奔后山最深处。

慕云逸有些歉意地耸了耸肩,一副满腹委屈的模样:“看来我又惹弟妹生气了。”

浔仇听得心里一睹,赶忙冲慕云逸摆手,弟妹这称呼,他可不敢听到。

“咱们也赶过去吧。”浔仇随后淡淡笑道。

慕云逸点了点头,望着身边已死去的一头五阶妖兽,那是之前他们清道场时处理的,他踹上一脚后问道:“这怎么办,扔掉?”

浔仇向身后望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没关系,不会浪费的。”

“嗯?”慕云逸听罢一愣,旋即顺着浔仇使过来的眼色向一旁望去,那里青葱繁茂的灌木丛中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几道猫着地黑影潜伏其内。

“明白。”慕云逸会意地笑了笑,上前跟上浔仇的脚步……

浔仇与慕云逸两人一离开,三个小脑袋便从后方灌木丛中伸出来。

为首的少年见两人已经消失便朝身边的两个同伴挥手,三人饿虎扑食似的冲上前去,死死地将那已经挂掉的五阶妖兽按在地上,小心谨慎的样子,生怕被别人抢了去。

“嘿,华哥,这三个家伙可真是猛人啊,五阶妖兽都能随手丢,咱们都捡到两头了。”一个精瘦矮小的少年咧了咧嘴巴,冲身边的头儿乐呵呵地说道。

被称作华哥的小子听到同伴的赞扬,顿时高高地扬起脑袋,整个人也有些骄傲起来,“我早就看出这三个家伙不是一般人,跟着他们不但有美女可以看,还有妖兽可以捡。”

“那是,华哥说的对。”一边精瘦的少年连连点头,使劲地搓了搓手,眼中跳动着贪婪的色彩。

……

浔仇与慕云逸加快速度,未过多少时间便赶上何馥婉的脚步,见少女依旧像是千年寒冰一样板着一张脸,两人悻悻地对视了一眼,并没有再说什么。

顺着林间小道向深处探寻,前方疯狂的妖兽咆哮直冲云霄,周围一些五阶六阶的妖兽也愈发多了起来。

不过不管深处的妖兽如何猖獗,但浔仇三人所在的十丈范围之内,却是没有一头妖兽存在,甚至连那些不经意闯进来的大家伙都是故意的绕开了他们所在的这片区域,那模样,仿佛这里有着它们所惧怕的存在一般。

“有你们两个人镇场,这些成群结队的五阶六阶妖兽都不足为惧了。”望着这番景象慕云逸忍不住笑道,妖兽们天生感知力敏锐,修真者周遭的能量波动,它们能够在很远的距离感知到。

这样随后的前行中,他们几乎算是毫无阻碍,甚是悠闲,这种感觉,同别处与妖兽浴血厮杀的队伍相比,倒是极为另类。

“喂,你看他们三个人,似乎是向最深处去的。”路边上一个手持长剑的少年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有些惊疑地道。

“哼,狂妄的家伙,他们会为自己的不自量力而付出代价的。”衣衫有些撕裂的同伴,手掌往地上擦了擦血迹,望着从身前窜过去的浔仇一行人,不由冷哼道。

“那不是之前在入口处和杨宏宇一伙人起争执的一群人吗?”似乎有些人认出了浔仇他们的身份。

“哦?和杨宏宇那蛮横的小霸王叫板?有志气啊!”

“哼,这敢惹杨宏宇的家伙,想来不被妖兽吃掉,也得被杨宏宇算计死。”有些人听罢开始幸灾乐祸起来,似乎浔仇他们已经是被放在砧板上鱼肉,只等他们下刀了。

“不过那白衣的姑娘可真是好看,那身段气质,啧啧!”

“嘿,这话不假……”

浔仇听着身后不断响起的议论声,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来也是倒霉,才第一天来到巨印武馆,便因为杨宏宇那狂妄鬼成了众人口中的话题。

慕云逸看着浔仇一脸无奈的表情,轻笑一声,“嘿嘿,关于你和杨宏宇,那些人似乎唱衰的是你啊。”

浔仇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眼睛像身前那惹火的娇躯上扫了一眼,像是个委屈的小妇人,道:“呵,跟一个这样吸引眼球的大美女同行,哪会有安生日子,嫉妒生恨啊。”

“有道理,你这么说,可真是……”慕云逸乐哈哈地拍了拍手,兴高采烈地再欲说些什么,却是随后换来何馥婉一个极度冰冷的大白眼,骇的他赶忙闭嘴。

讪讪地吐了吐舌头,见浔仇也是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慕云逸心里头一阵无奈。

他们都说那杨宏宇蛮横难缠,却是不知,眼前的大小姐才会真正让人害怕,那柳叶眉一竖,整个林间的温度仿佛一瞬间都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