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九章:死寂(厚脸皮求收藏!)

今天出去了一趟,更新晚了一个小时,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这一周编辑力荐,首先还是要感谢责编大漠的栽培,同时在此感谢‘带把的书虫’以及‘苹果六袋’对俺的支持,有你们的帮忙与鼓励,我坚信自己一定能顽强地生存下去,谢谢!

——————————————————————————————————

浔仇的手臂起冲之间,凌厉的攻势狠狠地轰在嗜血狼有些残破的躯体上,在众人眼中难以阻挡的狂化妖兽,这一刻,却在少年手中吃尽了苦头。

轰!

再一次被一掌推出,浔仇几千斤的拳力排山倒海般的轰过去,只听嗜血狼惨叫一声,狼狈的身躯顺着地面擦出一道五丈有余的血痕,淡淡的血腥之气,弥漫林间。

众人望向前方的,眼角不约而同地跳了跳,眼前少年昂首而立的身躯如同一座难以撼动的大山,狂化的嗜血狼一瞬间都变得有些渺小了。

“吼!”

被浔仇打得如此凄惨,那嗜血狼显然也是极为的愤怒,只见得其身体突然一阵剧烈摆动,周遭蓬松竖立的银色狼毛迅速回拢,一股凶悍无匹的气势随着嗜血狼身躯的缩小而不断压缩,其四周狂暴的风刃也在这一刻躁动不安起来。

然而,面对着嗜血狼的反击,浔仇却是暗自冷笑,那已是强弩之末的孽畜两只前爪狠狠地贴在地面上,整个身躯稍稍后躬,煞气充盈的眼睛宛如两盏红灯笼。

“碎岩掌!”

大手一抓,璀璨的淡金色光华便是凭空凝现,浔仇在嗜血狼向前扑来的那一刻,右脚抬起,身体陡然前跨,一掌直接是生生轰下,轻易地破开嗜血狼护体风刃流,旋即余力不减,如同陨石飞撞,砸在嗜血狼身体之上。

这一招是几天前他通过死缠烂打的方式,从何馥婉那里学来的,虽然不过是玄通下品的无系武技(武技种类极多,可归五行四异也可无系属性),但却极为适应他这种力量型的体质。

咔嚓!

在众多呆滞的目光中,金色手掌轰然落下,那可怕的刚猛之力,甚至直接是将嗜血狼那庞大的身体一半都是砸进了泥土之中,面对着这等凶悍攻击,嗜血狼本身便相对薄弱的腰腹区域顿时开了花,贯穿躯体的脊椎骨生生震断。

“吼吼!”

嗜血狼兽口张开,鲜血伴着涎液涌出,血红的眼睛向外突出,一边疯狂的挣扎着,发出刺耳的咆哮之声,剧烈扭动的躯体试图脱离浔仇的控制,拼死反扑,同样爆发出不弱的力量。

撕!

前掌上利爪凸出,嗜血狼宛如刀锋般凌厉的爪尖狠狠地切向浔仇脚腕,然而浔仇并不理会它的反扑举动,一记灵巧的后撤步轻松闪过。只见嗜血狼冲势无匹的一爪顿时扎在泥土中,一声骨骼折断的声音当即传来。

重重跺地,浔仇松开按住嗜血狼的手掌。他暴喝一声,手臂向上一抖,然后所有人都是感受到,一股磅礴无匹的力量,如同沉睡后苏醒的雄狮怒吼,一瞬间顺着少年有些瘦削的手臂上席卷开来。

突然自场中爆发而开的强悍气息,令得空气都一瞬间有些凝固,嗜杀凶悍的嗜血狼这一刻感受到一股弥漫而来的死亡气息,眼中惧色顿生,身躯向周边一侧,直欲转身而逃。

浔仇面色平静,似乎毫不在意嗜血狼的逃离,望着那在眼瞳之中将要逃窜的畜生,少年眼中狠意闪过,下一瞬身体竟陡然消失,再次出现,竟已是五丈之外,刚好挡在嗜血狼逃窜的线路上!

“吼!”

嗜血狼赤红着兽瞳,即便是向来争强斗狠的血液,此刻也被惊惧所填充,血红的双瞳中,少年那难以撼动的审图轰然而至,强烈的劲风,扑面而来。朦胧中只见少年右掌微竖,淡不可见光芒在掌心一闪而过,随后,那一掌对着它的脖子暴刺而下!

哧!

低沉的声音响起,有些温热的鲜血飞洒周遭,那刺出的手掌,居然直接是穿透嗜血狼那坚硬的皮毛,一掌插穿喉脖!

嗜血狼发出一声垂死的痛吼,其敏捷的身体却在此刻僵硬下来,然后轰然倒地!

嗜血狼一死,浔仇立即收摄罡元,彪悍的威势尽数收敛于身体之内,沉稳平静的神情同方才战斗时刚猛霸气之态相比,像是生生换了一个人一般。

战斗结束,周遭众人如释负重,先前弥漫在心头的压力尽数散去。当然,在他们放松喘息的同时,其目光也是不约而同地集中到缓缓走来的少年身上,这一刻,在他们火热的眼神中,来者的身影变得极为高大……

“这位朋友,多谢出手相助!”

青衫少年彬彬有礼的躬身致谢,看向浔仇的目光也是有些奇特,他现在已看得很明白,后者的实力,远在自己一群人之上,特别是那若隐若现的压迫感,同龄人中,他仅仅曾在自家武馆中各个分堂首席弟子那里体会过。

“这小子,我从前见过吗?为何看起来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青衫少年盯着浔仇的脸颊细细地看了看,眉角微皱,面色有些迟疑,意识里总感觉同眼前少年有三分熟识,可又是回忆不起这种古怪的感触究竟从何而来。

“不用客气,这里妖兽出没较多,算是很危险的地段,你们还是尽快撤离吧。”浔仇自然不清楚青衫少年心里的疑惑,只是谦谨地回应。

望着满脸崇敬之情的众人,他也只是不好意思地笑着点了点头,姿态神情还有些大男孩的青涩,只是年轻的脸庞配上和煦的笑容,颇具魅力。其实若不是方才情况实在危急,他也并不太想暴露实力,这些年生活下来,他并不是一个怎么爱张扬的人。

“这位朋友方才义伸援手,若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们会尽量满足。”此时,先前拉住红裙少女的青年女子也是走了上来,虽然讲得极为客气,但其目光审视的在浔仇身上扫了扫,有些警惕性地道。

说着这些,青年女子的脚步向一侧挪移,有意无意地将长在石棱上刚刚成熟好的赤炎果实拦在身后,一连串动作非常自然,若非之前浔仇已经注意到赤炎果实,此次都难以发现对方的小动作。

尽管这人出手救了自己一伙,但其出于何等目的,年轻女子并不知晓,何况多年生存阅历,已令她对周遭环境变化足够敏感。他不敢排除一个陌生人会因为一株玄通高品灵药,从而转向她们一伙出手的可能。

将年轻女子谨慎表情收入眼底,浔仇淡然一笑,从袖口中一掌伸出,朝对方身后虚空一探,随后宽大的袖袍一抖,那赤炎果实当即飞起,从女子后背掠过,停留在其手掌前方。

“这赤炎果实是属于你们的东西,还请诸位收好。”浔仇脸上始终挂着轻松的微笑,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并无做作犹豫,根本未表现出一丝要将其据为己有的打算。这些动作,倒让青年女子绷紧的神情稍微愣了下来。

作为一个小聚气境的修炼者,一个玄通高品的赤炎果实虽然能卖个好价钱,但还达不到令他眼红的地步,更何况这般行径也与他浔仇的处事风格不符,尽管在内心深处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多么君子的人。

“小子浔仇,只是无意间经过此处。”

浔仇随即道明出处,话音里掷地有声中气十足,特别是无意间三个字咬地重了一些,分明是想消除青年女子的戒备心理,毕竟出手救人于危难,若再被别人当成别有用心的人,那他可就太失败了。

“看来倒是小女子小人之心了,请勿怪。”见浔仇看透了自己的心思,青年女子并未隐瞒,“小女子无知,方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说罢,她再鞠一躬,语言神态,愈发恭敬。

“哈哈,出门在外自当防备。”浔仇并不为意,手掌一挥,倒带着江湖中人的三分豪气。眼前这青年女子看言语神态应该是这群人中最有话语权的人,小心谨慎并没有什么不对,浔仇自然不会心胸狭窄到为此发怒。

见浔仇轻松自然的神情,青衫少年也是有些高兴,不管如何,方才二师姐这般怀疑对方,的确有欠礼数。上前一步,青衫少年又欲说话,眼神却是突然一变,目光陡然转向前方密林之中,厉声喝道:“是谁?”

听到青衫少年突然间的喝声,场中众人顿时神经紧绷,急忙转过身去,抓紧身旁的武器,目光紧张的望着前方。

在众人那紧张目光的注视下,一道曲线玲珑的身影缓缓的从密林之中走出,一袭雪白色长裙没过小腿,绝美的容颜顿时令整个空地陷入一片凝固之中……

“馥婉,你来了。”

浔仇没有意识到周遭一个个陷入呆滞的面庞,而是朝来者微笑着点了点头。接到少年的招呼,何馥婉展颜一笑,并未多说什么,清丽绝美的面容如水莲花一般清新,又带着远山寒月般的圣洁冷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