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三章:你怎么不穿衣服!(求收藏!)

昏暗的山洞之内,闪烁着淡淡红光的磅礴天地元气在不断的涌入躯体,浔仇心头一横,用上十二分努力,竭力引导理顺这股滋味躁动不安的能量。

这场爆发于体内的争夺战,稍有差池,他将万劫不复!

剧痛,在此刻如潮水般的涌上心头,那无法形容的灼热之感,几乎令他周身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可少年仍旧是紧咬牙齿,坚持只用鼻孔呼气,因为他担心自己一张嘴,甚至会把内脏都一股脑吐出来。

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丹田处,不断涌入的天地元气随着丹田旋转,演化成体内罡元在丹田内不断堆积,那磅礴的罡元几乎变得粘稠起来。鼻孔中喘出的气体如同热浪,顺滑的皮肤在此刻竟渐渐鼓了起来,犹如被充气后一样。

“不管你的意志力如何强大,待到皮肤开始鼓胀,都必须散气!否则,神仙难救,必死无疑!”闻道和尚之前曾向他讲述过炼化聚元草需要注意的各种事宜,特别是这句话,反复重审,讲地尤为严厉庄重。

“散!”

想到闻道和尚的交代过的话,浔仇自知已达极限。心头一声令下,从鼻孔向内猛吸一口冷气,丹田剧烈的收缩从而使罡元压缩之间,一股庞大的反弹之力顿时兴起。

轰地一声爆鸣从体内爆发出来,丹田内的罡元直接倾泻而出,沿着周身经脉扩散开去,其量之庞大,令输送的经脉都暴涨三分。罡元肆虐令身体内部不堪重负,剧痛折磨之下的浔仇嘴角一抽,体内被割裂的伤口便是涌出鲜血,向着喉咙处疯狂涌动,骇的他急忙紧闭双唇,不敢再有丝毫异动。

“罡气外散,炼化第二步。”何馥婉望着挣扎的少年,一眼分辨出炼化过程进入第二步的迹象。

冲击小聚气境的过程本身便凶险异常,利用外物达此效果,其风险更甚。聚元草可以激引天地元气入体,因此体内会在短暂的时间内接收庞大的天地元气。由于聚元草都是由冲击小聚气境者服用,因此其丹田容量过低,为贮存更多天地元气以转化为罡元,只有不断地压缩体内罡元,不过会同时引来暴体风险,也就是炼化石灵草的第一步。

第二步时,丹田吸收罡元达到极限,需要将罡元外散到身体各处,相当于一次由内而外的身体淬炼。正常的突破到小聚气境后,可以强化体质,令皮肤防御大增,犹如石化,其攻击力自然也会有小幅度增长。

不过,这淬体的疼痛并非常人可以忍受,必须靠坚定的意志不断控制,精神稍有模糊,肆虐的罡元就会将体内的脏腑绞成一团烂泥。若是成功散气之后,身体便已在散与聚之间找到了平衡点,便预示着小聚气境的晋级成功,只不过对已利用聚元草晋级而言,却是还有一关。

聚元草由大地滋生,靠天地元气温养长大,吸收了最本源的天地之力,本身带着大地的厚重之色,蕴含土之力。若其残存体内,必然阻塞经脉,故需及时排出体内,这也便是所谓的炼化第三步,此步虽然并不致命,但若排除失败,则会修为全废。

此时此刻,浔仇的炼化过程,显然是到了第三步的关键时刻。

“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我绝对不能认输!”

浔仇在心头不断的鼓励自己,即便面对这种非人般的折磨也没有选择屈从。他的遭遇与成长历程,他的修炼路途与肩头责任,都如同时刻悬在头上的利剑,不停地告诫着自己,“必须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你根本没有放弃的理由!”

时间,就这样过去,其间,几次能量的躁动反应都被浔仇竭力压制。同时在这种罡元的疯狂侵蚀,少年身体表面的光泽,终于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增长速度,逐渐变得越发纯粹与浓郁起来。

肆虐的痛觉里,浔仇几次将意识从剧痛的潮水中拉回,他开始慢慢的适应这种磨练,因为他能感受到,肌肉之中所涌动的力量,仿佛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增长。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块浑金璞玉,正在不断的接受打磨,过程虽然痛苦,但那一缕缕的光芒,已经开始显现出来。开始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他心大喜,急忙催促罡元,加快淬炼脚步。

山洞内,这道盘坐的人影,在不断地向外闪烁着淡火红色的光泽,淡红色的罡元已经开始渗出肌肤,逐渐平展在肌肤上,勾勒出最外围的一层细密白痕。随着白痕的扩展,皮肤上开始浮现出道道裂痕,一丝丝殷红的鲜血,也是从裂痕处浸透出来,最后越积越多,将少年全身都覆盖开来。

“终于要完成第三步了吗?”鲜血流淌,最后在浔仇身上结成血痂,勾勒出一道道凄艳的血色纹络,将其皮肤尽数遮掩,何馥婉疲劳的美目中稍有放松,现在浔仇总算是没有了生命危险。

随着少女关切的话音落下,那凝固在浔仇身体表面的血痂慢慢蠕动起来,其暗红的色彩亦是逐渐淡化。这一瞬间,浔仇身体表面迅速增粗增厚,全身上下肌肤都变成石头所制,在致密石头皮肤的遮盖下,根本感受不到他一丝一毫的气息存在。

岩石覆盖之内,浔仇心神微动,一丝精神力自脑海中探出,向周身各处扩散,其后融合的罡元也在疯狂的向各处涌动,努力驱赶体内残存的药效之力,他能够明显地察觉到,身体内一些地方,罡元流动受到了极大的阻滞,经脉内也有不少杂质淤积。

毫不犹豫,罡元极尽全力的向身体各处杂质轰去,在接触的霎那,一种强大的阻滞之力当即传来,一阵痛麻之感袭向全身。察觉到那杂质的强横程度,浔仇心神一动,丹田内的罡元再度呼啸而出,在他的极力催动下,狠狠的对着各处杂质再度撞去。

嗡!

伴随着罡元的驱动,那些杂质也终于发出了一声嗡鸣之音,开始向体外移动开去。

杂质的引动,并未让浔仇产生一丝一毫的松懈,他明白,现在已经到了炼化的最后关头,这个时候,可出不得任何差错!

“给我滚!”

感受到杂质的移动速度还是太过缓慢,浔仇深吸一口气,在心底一声暴喝,那移动中的杂质也是发出了一道不堪重负的哀鸣之声,直接崩成碎片,快速的渗出肌肤,汇入石面,致使覆盖在皮肤表面的岩石也渐渐加厚起来。

就这样,浔仇一遍遍的向外过滤,不知疲倦,直到体内的罡元完全的畅行无阻,才静下心来。却不知此刻的他,已经在这里坐了整整一个上午。

咔嚓!

正午过后,一道清脆的声音将入定中的何馥婉惊醒过来,少女放眼望去,顿时美眸中流露出一股毫不掩饰的兴奋光彩。

只见那岩层之上,突然崩开一道道裂痕,大块大块的岩石层掉落下来,随着岩层的掉落,少年那带着淡淡光泽的肌肤再度显露。

感受到少年的气势变化,好不容易回复平静的山洞再度躁动起来,这一次不似之前的那般天地元气乱流你,而是隐隐有些沉郁的气息在不断积聚,仿似指针已经要走到最后的计时炸弹,之前所有时间的死寂,都是再为爆发的那一刻做最后的积蓄……

砰!

残破的岩石掩盖下,那道盘坐的人影双臂陡然一震,一股磅礴的罡元透体而出,将残余的岩石尽数崩飞,而他则一个灵活的跳跃,凌空翻滚一圈之后,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

两脚落地,全新的力量感贯通身躯,整个人仿佛是肩头万斤重担骤然卸下一般轻松,流淌在筋脉中的罡元流,深红色彩已经稍稍褪去,细细观察,竟有些向橙色的转变,罡元色彩由红转橙,这是即便步入聚气境的标志。

“哈哈,我终于达到小聚气境了!”

浔仇的话语中带着极度兴奋的语气,明媚的眼中满是火热的光芒,拳头紧握带来的澎湃力量感,更是令他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放声地欢呼起来。

“馥婉,谢谢你!”高度兴奋之下,浔仇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并没注意到自己人为什么会感到凉飕飕的,整个身躯也像是不着片缕般轻松自在。

他有些忘乎所以地扭过头去,却是不由一愣,因为他见到少女美绝人寰的脸蛋微微垂下,一抹淡淡的绯红爬上耳根。

浔仇有些不解地瞪了瞪眼睛,旋即顺着少女躲躲闪闪朝自己这边望过来,顿时自己先惊叫出声,好家伙!自己竟啥时光着屁股了,两腿间那家伙也不知何时跳了出来。

“啊!!!”

浔仇立即双手护胸,蹲倒在地,涨红的脸蛋活像是张猴屁股,有些羞恼地抬头望去,再欲说些什么,便是听到少女有些粗重的喘息伴着羞赧的娇喝铺天盖地的飞来。

“你…你这个该死的混蛋!还不快点穿上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