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二章:凶险(求收藏!)

玉手微扬,理了一把鬓间青丝,无形中散发而出的独特魅力令浔仇为之一滞。何馥婉俏生生地白了浔仇一眼,旋即噗嗤一声轻笑出来,媚眼如丝地轻声问道:“真的有这么好看吗?”

“嗯,额……”浔仇有些失神地点了点头,随后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俊逸的脸庞上竟浮现出一抹羞涩。悄然低头,在心底啐了一声妖精!

“咯咯……”

浔仇窘迫的模样令何馥婉心中大喜,玉手掩口,少女咯咯地笑着,娇躯一阵乱颤,已经初具规模的胸脯轻轻晃动,看得浔仇小腹一阵火热躁动。

一个冷美人在这种孤男寡女的场合下显露出这般娇俏可人的模样,想必任谁也不会无动于衷。咳了一声,浔仇急忙转移话题,这样暧昧的场景维持的时间长了,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兽性大发,从而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他清了清嗓子,道:“待会炼化聚元草,护法的事情,劳烦你了。”

“现在你想明白了吗?可一定要考虑清楚!”何馥婉此刻也正襟危坐,面色严肃,她盯着少年古井无波的眼睛,有些担忧地问道。

看着何馥婉那严肃的脸庞,浔仇同样明白此次决定非同小可,不过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沉声敛气一字一句地答道。“还是我自己来吧,万一真是遇到什么致命的危险,你还能不出手吗。”

说罢,少年狡黠的眨眨眼皮,双眼中的火热之色宛如跳动着的两团火苗,虽有些调皮但其中难以掩饰的坚定神色,还是清晰的展现出来。

何馥婉望着少年调皮的模样,不由笑骂道:“你这贫嘴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快准备开始吧,我先帮你开化它,不然以你现在的能力,没有三五天是开化不了的,至于后续的吸收,便如你所说,看你自己了。”

“现在开始吧。”何馥婉收起笑意,面色庄重起来。袖袍一抖,浔仇的衣衫前襟裂开缝隙,闪烁着淡银色莹光的聚元草,当空漂浮起来。少女所言不假,虽然她一重聚气境的实力仅仅是比浔仇高出两个阶位,但有些事情却非得聚气境的实力不可,就像是这开化聚元草。

下一瞬何馥婉玉手凌空一握,一团玄青的光华顿时将整个聚元草团团包围,光华内,淡银色的叶子快速软了下来,隐隐中,竟有即将融化的倾向。

呼!

深吸一口气,浔仇盘腿而坐,慢慢的服下初步开化的聚元草。随着那古怪味道入喉,不久只见得他的面色都随之闪动着黄褐色光芒,仿佛有一团狂暴的火焰在其体内熊熊燃烧起来。

身体剧烈一颤,浔仇脸庞紧绷,一声痛哼从口中传来。强大的气息爆发开来,瞬间将地面的尘土向四周吹散!

随着狂暴的火焰从身躯之内燃烧起来,一道淡红色的光芒在浔仇身边升起,瞬间将其身体包裹在内,紧接着那红色光芒渐渐演变成橙色光芒,随后又由橙色变成黄色,黄色变成绿色,绿色变成蓝色,再是青色,紫色,最后又变回淡银色,循环往复之间,斑斓的色彩不停的幻化着,神秘万分又诡异至极。

心头暗暗运炼化法门,浔仇将意识牢牢控制住外散的能量,将其使劲的向体内拉扯,不愿有一丝一毫的损失出现。

“收回的能量越多,炼化石灵草的效果就越好。”想到此处,浔仇的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盘坐在地上的身体绷成一根弦。意识控制之下,身躯上燃起的烈焰,在各色光华的不断笼罩下,慢慢的向体内压缩,激荡跳动之下,不时的会再度冲起。

浔仇不敢有丝毫懈怠,意识死死的锁着能量最外围,将全身罡元都汇集到丹田处,一旦罡元耗尽便及时补充。

时间慢慢过去,不知不觉间,这场拉锯战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时辰,浔仇周遭的七彩光华,前后十余次暴涨,都被少年坚定的意志镇压下来,继而慢慢的收缩到其体内消失无影。

这当中,有几次情况极度危机,几欲摆脱控制时,在一旁的何馥婉都已经打算出手相助,可浔仇仍旧咬牙坚持了下来。

“这贪心的家伙,竟然收回了百分之九十的能量。”

盯着浔仇的表现,何馥婉眼中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少年这般莽撞的举动,会使情况变得更加凶险。忧虑的低声说道,何馥婉随后伸出右手,微微压在浔仇头顶上,掌心与其约有四指距离。一道青蓝色的光华在掌心急速流动,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何馥婉作为聚气境修炼者,心里清楚这聚元草本身便是凝聚天地元气而成,药力霸道非常,食入身体后会固结体内经脉骨骼,稍有差池,便会万劫不复。按照常理,吸收炼化时只能取用五成以内的能量,未料到这小子贪心不足,竟想借这机会一口吃出大胖子。

啊!

何馥婉担忧的这一刻,浔仇痛叫一声,面色顿时涨成浓重的血红色彩,闭紧的双唇,仍旧有鲜血流了出来。

“糟糕!”少女美目爆睁,一声惊吼,这形势似乎向着愈发难以控制的局面发展。

昏暗的山洞中,一道稍显稚嫩的身影盘坐在岩石之上,凝重的淡银色光华覆盖在他身躯的每一个角落,随着少年每一次粗重的呼吸,浸透着磅礴能量的气流涡旋以少年的躯体为中心不断地朝周边扩散,令整个山洞都弥漫上一种厚重醇郁之感。

此刻,浔仇那倔强的身体中,狂躁的能量环绕涌动,一道道能量波纹在激荡的同时,将整个空间环绕上兹兹啦啦的声响。

这边一脸焦急神色的何馥婉,纤纤玉手上光华闪动,牢牢地锁定在少年头顶之上,眉角拧起来,娇颜写满忧虑。眼下这危机四伏的情景,若是她贸贸然出手相助,这次炼化过程便会失败,而若任其发展,极有可能会对浔仇的修炼根基造成难以估量的伤害。

若是别人面对这种情况,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打断,毕竟机会以后还可以寻求,但眼下这执拗而不服输的大男孩,却给了她一种由衷的信任感,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隐隐间相信他一定能有惊无险的度过难关。

所幸,这种紧张而纠结的气氛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不一会一阵轻微的声响出入耳旁,何馥婉不由松了一口气,绷紧的神经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嘶嘶!

一个缭绕的旋窝浮现在浔仇头顶,一股磅礴的吸力,从那奇特涡旋之中散发而出,整片空间内的天地元气,也是被进入吸入那涡旋之内,黯淡的光泽,在浔仇周身迅速放亮。随着天地元气江河泄洪般的涌入体内,少年体内的罡元迅速凝聚,其实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增长。

“果然是到了晋级的临界点了。”

何馥婉一声低喃,自是清晰地分辨出浔仇的修为实力,她隐隐感受的到,浔仇体内的罡元早已注满丹田,应该足以一次性晋级跨越小聚气境(九重炼体境),直接突破到聚气境才是,只不过这些罡元似乎被一种奇妙的力量压制着,需要更足更凝实的罡元冲击才能突破壁障,因而使不断涌进的能量在未达临界点时相互叠加,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其罡元的密集程度,几乎已经可以与聚气境的修炼者相提并论。

“若是能借此提升到小聚气境,想必战斗力能提升不少,浔仇,加油啊!”何馥婉在心头暗叹,望向浔仇的双眸里写满担忧和鼓励神情。

或许她都意识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对这向来讨厌的家伙露出娇柔担忧的一面,这可能便是所谓的宿命吧,不过是好是坏,又有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