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一章:柔声(跪求收藏啊!)

阳光下,少年洁净的面庞上并无非分之想,只是那擒住少女的手掌微微颤了颤,旋即自然滑落。

何馥婉银牙咬了咬,从少年手掌心传来的温度令她的呼吸有些粗重,身躯软化令她险些站立不住。偏过头望着浔仇有些期盼的神情,最终心头叹一声,微微臻首,算是应允下来。

浔仇听罢一喜,也不顾及何馥婉有些绯红的脸颊,上前再牵起少女的手掌,一把将扎根在石棱上的聚元草拔下来,有些兴奋地道一声:“快跟我来!”

下一刻,浔仇牵起少女的小手向前奔跑。何馥婉娇躯哆嗦了一下后便也不再挣扎,任由浔仇牵着。

阳光照耀下,林地里静谧柔美,跑动中两道身影宛如飘逸的精灵,何馥婉偏过头,望着少年澄澈俊朗的侧脸,淡淡的触电感从手心而发,迅速延及周身。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醉人的酡红浮上精致的脸蛋,玉颜上再次浮现出久违的女儿柔情……

“就在这了,”半炷香功夫过后,浔仇在一处山洞前停下身来,手掌很自然的松开,他先用手扫了一把洞口上半封起来的蜘蛛网,一边开始自行说起来。

“我和老头子曾在这里住过一阵子,大约半年前,这个洞被一个龙须豹所占据,那家伙不知是得到了什么天材地宝,竟然修炼到净气巅峰的地步。后来老头子与它大战一场,将其斩杀后这个地方才成了无主之物。因为当时那家伙在此地横行无忌,所以现在倒还少有妖兽来此。”一边介绍,浔仇一边向山洞内走去,不时抚摸一下暗道两侧的墙壁,沉浸在往昔岁月回忆里。

“老头子是谁?”何馥婉有些错愕地反问。

浔仇听罢转过身,恍然大悟地说道:“哦,他是我的修炼师父,不过现在已经离开了。”说完这些,浔仇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神情有些伤感。

“师父?莫非是传言中在临京城救走他的怪人?”何馥婉眉头微皱,有些古怪的望了浔仇一眼,一时间有些失神。

“喂,快点吧。”见何馥婉没有跟在自己身后,浔仇无奈一笑,朝后摆手,招呼道。

“嗯,就来!”听到浔仇催促,少女支吾了一下,回过神来旋即大声应了一下,甩了下脑袋,向洞内跑去。

“你当真打算炼化聚元草冲击小聚气境?可是那样会很危险。”

“呵,没想到冷美人也有关心他人的一面,倒是少见。”

“谁……谁关心你了,臭美!”

一问一答,从山洞中传来,随着两道身影的深入,这传出的两道声音,渐行渐远……

昏暗的山洞中,两道身影在交谈中前行,何馥婉仔细打量周围环境,这山洞很深,从半山腰出发,一直向侧下方延伸而去,直有近百丈距离,方才触及山底。

感受到周围温度在急剧下降,何馥婉打了一个寒颤,越向下落,四周的寒冷阴森之气越加浓郁。她向浔仇身边靠了靠,提起全身罡元,留心注视着四周动静。

“馥婉,这个地方处于远华山内部,受山上众多妖兽影响,致使阴气森森,但其内天地元气的含量却是外面的两倍,若是能够将这些阴煞之气过滤出去,可是一块上好的修仙宝地。”就在少女疑惑的同时,浔仇的声音传到耳边。

“到了。”

当何馥婉感受到向下的道路开始变的平坦,浔仇的声音也同时传过来。这时,两人已经到了山洞正下方,浔仇袖袍一抖,前方堵住洞口的石门顿时爆发出一股闪亮的金色佛光,刺得少女有些睁不开眼睛。

石门前,一个斑斓的光圈显现出来,带着一圈圈晦涩的符文,上面印着三道尺余的暗金封印,三道封印彼此交错,将通道隔绝起来。

浔仇沉声不语,走到石壁前面,双手十指横立胸前,屈伸之间,手掌不停的沿着奇异的轨迹,在半空中虚划,口中低声念着咒语,一层金黄色佛光从少年身体中扩散开来。

一旁的何馥婉仔细看着,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讶。此时浔仇突然强行前进一步,只见他双手猛然前推,一个淡金色的斗大佛字浮现胸前,金色佛字一出,其周身光华更加耀眼刺目。

双手缓缓地向石壁印去,金字贴上光屏,顿时一道耀眼的光华爆发开来,闪烁不息,那三道能量封印迅速消融。封印消除,岩壁上的光芒立减三分,其后的石门吱呀呀地扭动起来。

“进去吧。”

浔仇一拉何馥婉,身体向前一跃,轻松的穿过光面,来到山洞内部。一脚踏进去,浔仇一撮食指,一道赤红色火焰嗤的一声燃烧起来,少年指尖潇洒一挥,下一瞬跳动的火苗向前划起一道火红的尾巴。

吱啦一声红光爆射,整个山洞都被光芒照亮,何馥婉这才能将周围看的真切。这空间相对宽敞,约十米见方,洞内壁面凹凸不平,墙角上布满了蜘蛛网,显然有些年月无人打理了。

“这里?似乎有点古怪。”

视线扫过,在对上右侧墙壁时,一丝奇异的波动从体内传来,何馥婉感受到一股莫名的能量,无端躁动一下。轻轻的晃了晃脑袋,一股晕眩的感觉袭来,带着一丝疲态。

“应该是幻觉吧。”奇异的感觉一闪而逝,何馥婉有些迟疑,旋即也不在此多做纠缠便将注意力转移开来。

“这个地方是当初师父离开时封印的,毕竟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有几分感情,我也不想在他老人家离开后,这里被打扰。”见何馥婉好奇地打量着,浔仇先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轻轻的抚着地面,轻叹道。

“炼化聚元草要一人在一旁护法,同时也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思来想去,也只有这里合适。这地方阴气确实重了点,不适的地方,你先忍忍吧。”浔仇清了清嗓子,言语之间除了感激还有些歉意。

“呵,没关系,这里也挺好的。”

何馥婉转过头来冲浔仇展颜一笑,语音竟出奇的温柔。旋即她侧拢长裙,肩并肩地坐在少年身旁,微湿的睫毛有些俏皮地眨了眨,冷艳的脸蛋上竟浮起一双浅浅的酒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