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章:心思(求收藏!)

“你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红脊豹的东西都敢去抢。”

有些薄怒的声音传过来,浸着些淡淡的关切之情,浔仇有些费力地抬起头来。

一缕缕温暖的阳光穿过树枝投射下来,不远处,垂到腰际的秀发微微扬起,一袭纯白长裙的来者正手持三尺青锋,一缕殷红血迹顺着凌厉的剑刃滑落下来,少女曼妙的身姿凹凸有致,微蹙的眉角,泛着惊心动魄的精致与颠覆性的美感。

这种场景下去仰视一个宛如仙子的少女,那倾国倾城的容颜若说没有惊心动魄的诱惑力,绝对是假的!

将心头欣赏之色暗暗隐藏,浔仇扶住身后的松树,颤悠悠地站起来,有些苍白的脸色故作轻松。

狂暴彪悍的红脊豹,在少女一重聚气境实力的对比之下,近乎没有反抗便横尸林间。

这番出手完全是实力上的碾压,仅仅是消耗了何馥婉一个拔剑收剑的过程而已。他没有料到,有一天冷傲绝美的帝国公主,竟会在遭逢家变的两年后,变成一个十六岁的一重聚气境修炼者。

这或许便是身世巨变之后带来的转变吧!

浔仇在心底有些感慨地叹了一声,望向何馥婉的眼中多了一种莫名的欣赏之色。十余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后,她从帝国公主转变成无家无亲的流浪少女,这对于未经世事艰辛的少女来讲能活下来便已不易,更何况还要在修为上达到这样傲人的程度。

几天相处下来,浔仇能明显感受到何馥婉的性情相比于两年前更加冰冷了,甚至说有多么的艳若桃李,便有多少冷若冰霜。

当然,何馥婉这种心境上的转变并不是浔仇可以控制的,只是令他欣慰的是,少女似乎对他没了从前的鄙弃与戒备,或许也是看到了他的转变而改变看法了吧。

浔仇有些呆滞目光,何馥婉娇躯微微一震,一种淡淡的温热感袭过玉颜。少女有些羞恼,如雪皓腕略微一抖,四道凌厉的剑花冲浔仇暴射而去。

见识到少女绯红的脸颊与微羞的神态,那无形中绽放的独特魅力令浔仇无奈地吸了一口气。身体纹丝不动,任由那凌厉剑花的擦过身躯,在背后的松树上印下四道匪浅的痕迹。

何馥婉秀眉微挑,青锋入鞘后莲步轻移三尺,侧身迎向浔仇。少女不满地白了浔仇一眼,玉手微抬掠过畔间青丝,阳光射向那修长精致的手掌,盈盈光泽布满指尖。

“你呀!”何馥婉敛足而立,有些恼怒地轻声埋怨,望着浔仇那既澄澈又不愿转移的视线,忍不住无奈摇头,这家伙似乎抓住了她的心情脾性,令她又喜又气,总是拿不定主意。

两年的光景过来,浔仇的形象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少年深邃的眼中已经没了二世祖的放肆轻浮,反而换上了一种与其年龄不符的深沉大气。不过唯一没有变的,便是他还是足以影响到她平和的心境。

这是第一个看到她身子的男子,那时她还是十岁的帝国公主,他不过是喜欢偷看女孩子洗澡的小混蛋,但那件事却在她幼小的心灵中埋下深根,所以当父王要将她同他定下幼亲时,她宁愿选择以死抵抗,所以最终才有了章灵惜取代她成为他未来妻子的事情发生。

而眼下,两年后异地重逢的两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少年看她的眼神已没了往日的邪恶,却依旧能触动她尘封两年的止水心境。

或许这一切早在十岁那一年便命中注定,即便少年完成华丽转身之后,对她已没了往昔的迷恋与非分之想,但少女还是把他看作是第一个近距离接触过自己的异性。

了解到了浔仇有晨练的习惯,今天照例将早饭做好的她却是迟迟没有见到浔仇返回,当时的她没有多想什么,直接是寻到这远华山上来,刚好帮了他一把。

记忆里,除了双亲,她以为再没有人配她亲自掌勺做饭;开平帝国政变过后,再没人会让她心生担忧,而这自己跟自己讲好的一切,却都被他给打破了,令她更无奈的是,这一切发生的这么顺畅淡然,在她未曾抵抗或是察觉的前提下便已发生。

难道眼前少年当真是她命中的冤家,可他现在真正喜欢的人儿,似乎不在这里吧?

浔仇望着何馥婉有些凌乱的眼神,特别是少女咬紧下唇的纠结模样反而增添了几分从未有过的别样美感,他轻笑地摇了摇头,道:“方才的事情,多谢你了。”

何馥婉冷冷地瞥了浔仇一眼,有些不满于少年轻笑的神情,“你的感谢不够真诚,它因你满不在乎的笑意而大打折扣。”

出乎少女意料的是,浔仇并没有同她斗嘴,而是立即换上一脸虔诚模样,郑重其事地道:“谢谢你了。”

何馥婉因为浔仇这突然的表现愣了一下,旋即她转过头望着少年稳重真诚的神态,而后却是立即将视线偏移开去,清冷的眸子一瞬间也柔和许多。

你究竟还有多少秘密藏在心底?少女心底的声音在质问,之前她出手帮助前,少年掌心探出的那阴森而邪异的鬼手,她怎么会看不到呢?

浔仇似乎看出了少女的疑虑,试探性地道:“心里若有疑问,为什么不开口求证一下?”说实在的,现在的浔仇没有想要得到少女芳心的意思,只是想去照顾这个身世坎坷的令人心疼的女孩。

何馥婉偏头扫了浔仇一眼,赶忙压下眼中的一抹惊慌之色,不屑地哼道:“要你管?自以为是的家伙。”

无奈地耸了耸肩,浔仇笑了一笑,望着何馥婉微垂下的眸子,又是盯着她道:“你这么关心我,我当然要关心你,说礼尚往来嘛。”

“我不需要!”听到浔仇的解释,她似乎对少年简单而别无它意的动机感到不满,清冷眸子中陡然涌上一抹怒意。径直转过身,何馥婉怒哼一声后拂袖而去,却不料身后的浔仇突然伸出手掌,一把将她如雪堆砌的玉手牢牢握住。

手掌接触,少年手心的温度仿佛能融化心头的千年寒冰,令少女整个娇躯都不由颤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还不松开……”

短时间的宁静之后,何馥婉这才意识到浔仇这般‘无礼’举动,手掌被对方这么有力而亲密地紧握着,整个人顿时慌了起来,手臂剧烈挣扎,想要逃离这羞人的局面。

浔仇拉着何馥婉的手,醉人的润滑清凉之感直透心底,他抬起头迎合着少女羞恼的目光,和煦的面庞温暖一笑,用一种满是磁性与柔和的语气低低问道。

“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