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九章:出手相助

意念成魔本周有分类图片推荐,首先要感谢责编大漠的力挺,还有书友带把的书虫的热情打赏,第二集的故事已经开始慢慢进入正轨,作为少年历练的第一站,在柳湖镇究竟会发生什么热血人心的故事?欢迎锁定意念成魔第二集,天涯浪迹。

最后再求个收藏,求大家帮个忙,注册个账号不用多少时间,用QQ一样能注册用户,真心求助,谢谢,谢谢!

*********************************************************************************************************************************

阴气森森地盯着眼前面庞还是有些青涩的少年,硕大的头颅微微一扬,红脊豹伸出的猩红舌头带着令人作呕的浑浊粘液。它冲着不远处的浔仇一声厉吼,露在外面的两排兽齿,透着锋利的光泽。

“同这畜生周旋,趁机将聚元草抢过来跑路。”

知道硬拼自己不是对手,浔仇却也不打算就此放弃机会,毕竟这种机缘可不是每天都能遇上的,再者上次同赤血蟒交战,受困于周遭有人观战,有些手段不能施展,现在情况不同,倒也乐的不受约束。

计上心头,浔仇毫不含糊。身子向前微倾,下一瞬左脚一抽,摆出虚晃一步,看似欲直取红脊豹,同时那催动下的罡元透体而出,带着莹莹光泽,倒还真有几分气势。

伏在地上的红脊豹见浔仇欲攻杀过来,自当不甘示弱,当即低吼一声,那在地面上扫动的尾巴直直竖起。高速劈下,只见一道残影夹着撕裂空气的音爆声,精铁般的尾巴狠狠地抽在地上。

啪地一声清脆利落的撕响传遍林间,一尾将身后的一块岩石劈成两段,红脊豹的锐利两爪以一种震撼眼球的方式狠狠地对地一按。

砰!

那锐利的爪尖再长三分,压迫之下,坚硬的林地从其脚掌处爆开道道裂痕,红脊豹那壮硕的身躯下一瞬竟如箭镞般飙射而出,直接轰向浔仇。张大的大嘴中吞吐着淡淡的火炎色光芒,尽显戾气的锋利牙齿,还带着残留的红斑,仿佛可以再现被其一口咬断过的诸多生命。

紧盯的目光突然一凝,浔仇的身体便是猛然停了下来。面色有些变化的望着那扑面而来的红脊豹,他急忙收脚止住身形,他可没想过跟这个凶残的大家伙硬拼,方才的举动不过是骗它攻击而已。

见红脊豹攻杀过来,依照心中计划,浔仇方向趁势一转,身子顿时原地高高跃起,抬起的两脚无巧不巧的连续蹬在身旁的一株松树上。

蹬蹬蹬!

脚掌连续三次点在树干上,浔仇的身体当即上升一个身位的高度,随即身子极其灵巧向后一仰,显示了极强柔韧性的同时,一个三百六十度空翻后,身子迅速向后侧飘去。

轰!

浔仇急忙后退的过程中,红脊豹像是开足了马力的推土机,一头撞上来,借力的那株腕口粗细的松树,直接是被它从根部扑断而去。而其首当其冲的头部,居然在如此强烈的撞击下毫发无损,这妖兽的鬼怪防御,由此可见一斑。

“碎岩掌!”

自知机会难得,松树折断的那一瞬,浔仇脚步一绕,出现在红脊豹身后。其话音刚刚落下,他的身形,便是在同时间暴掠而出,一举跳到红脊豹背上,雄浑的罡元在两掌上凝聚,然后狠狠地朝其躯体怒拍而去。

啪啪!

击撞的声响顿时在林间响彻起来,只是没想到,一向以攻击强硬为姿态的碎岩掌,这次竟大失水准,屡有建树攻击在此刻居然收效甚微。连续几掌狠狠的拍在它的后背之上,那韧性十足的褐色皮毛接触上去,竟然寻不到有效的着力点。凭借碎岩掌强猛的力道,竟突破不了其防御,所造成的,不过是一些小的皮外伤而已。

一直在这一带称雄的这只红脊豹已经有了一百多岁的寿龄,它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九阶高度,不过是因为血脉原因才迟迟未能晋级。现在自己居然被一个少年压在身下痛揍,这令它怎能不恼。

猩红色的双眼泛上暴怒的色彩,受迫的红脊豹强烈躁动,在地面上剧烈挣扎,欲将浔仇掀翻在地。

感受到了身下力量的增长,浔仇几乎快稳不住身形。强行封闭气息,拼尽全力地压在红脊豹身上,泛着蓬勃能量的罡元随着两掌急速挥动,朝其背上的一点持续不断的打去。

吼!

终于有罡元渗入体内,感受到内腑开始受到伤害,红脊豹仰起头来一声愤怒的长吼,直刺得浔仇耳轰鸣,意识出现了短暂的模糊。仅仅是霎那间的恍惚,就足以左右战局的发展,他已经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向着后背快速靠近。

嗖!

意念一动,一缕无形的精神攻击狠狠地轰在红脊豹的脑袋上,头部骤然剧痛令它愤怒地嘶吼一声,尾巴方位一偏,还是抽了下来。

劈!

丝毫来不及躲避,一尾抽在后背上,剧痛下的浔仇几乎快要当场晕厥,身体再也稳定不住,犹如滚动的皮球,不受控制的向一旁滚去。

“好厉害的尾巴…”暗叹一声,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浔仇头皮也是一麻,知道自己还是小觑了这家伙,九阶妖兽,实力堪比小聚气境的修炼者,确实不好对付。

有些红肿的手掌一攥,直觉告诉他,一股温热的液体已经顺着后背滑落下来,若不是这两年他在体质锻炼上花了大工夫,现在能否站起来都还是个未知数。

“九阶红脊豹,还真不愧是一方猎手。”一击之下,浔仇已经认识到这妖兽的厉害之处。全力戒备的他,苍白的脸尽力平静,眼眸微眯,锐利的目光,不断的寻找着对方的破绽。

“来了!”瞳孔一缩,可怕的风响猛然而至,而浔仇也是面色一狠,在此刻陡然抬起头来,双手迅速结印。

“光电拳!”

一道道罡元在两掌间不断叠加,带起一股异常强悍的能量波动,当即化为一道道凌厉的雷弧电芒,下一瞬与奔袭来的红脊豹,重重相撞!

砰!

撞击声声刚刚响起,一股强悍无匹的劲风,便是从那撞击之处席卷而来,犹如秋风扫落叶,将整块地面,都生生的掀起一层,沙石枝叶,暴射而起,扩散开来。

仅仅是霎那间的接触,浔仇的身形便是急退了数步,方才强行稳住。光电拳作为玄通中品的武技,向来以攻击力著称,这次施展,似乎没有了往日的威力。

来不及退出交战范围,另一波攻势又已临近。已经来不及动用武技的浔仇本能的支起双臂,拦下在眼中急速放大的黑影。谁料双手攥住袭来的两只利爪,那锋利无匹的爪尖竟然当即撕破双手的皮肉,插进肉中,左手上的无名指及小拇指直接被撕断,伤口处暴涌而出的鲜血立即染红双手。

啊!

一声惨叫当即传来,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兽性大发的红脊豹的更显猖狂,举起碗口大小的兽掌,异常凶悍地拍向浔仇前胸。

危机来临,浔仇只觉一阵令人作呕的腥风扑面而来,瞳孔骤然一缩,那凌厉的兽爪已经就要贴上胸口。浔仇心中一冷,两掌法印转换,一道淡金色金印透体而出,化为一道朦胧的金色光印,迅速贴在浔仇胸前。

铛!

犹如出膛火炮般冲势十足的一掌重重地拍在浔仇胸前,像是铁石相撞,金铁交击声骤然传出,光华剧烈闪烁的金印一声脆弱的哀鸣之后顿时化为碎屑四散开来,激荡的铿然声响立即传遍体内。

防守住最凶悍的攻击,协同而来的巨大反震之力却是令人吃不消,剧痛的感觉仿佛一瞬间令整个人的神经都抽搐起来,浔仇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倒飞出去,撞在一株古树的粗壮树干上,有些瘦削的腰身顿时弯成一抹惊心的弧度。

嗖~

伸出的猩红舌头舔了舔嘴边沾染上的血迹,已达嗜血边缘的红脊豹张开血盆大口,猛然向前一窜,将那光鲜柔嫩的脖颈置于獠牙可以触及之处!

“混账!”有些提不起气力的浔仇看着急速靠近的血盆大口,眼中顿时划起一抹狠戾之色,一股不易察觉的灰暗光华透体而出,淡淡的鬼手才一出现,一股阴森煞气悄然笼罩在整个林间。

“孽畜找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清亮悦耳的娇喝声传到耳际,浔仇陡然睁开双眼,一道玲珑曼妙的倩影便已经在自己身前巍然而立,来者身形一定,一柄水蓝色长剑从腰际抽出,下一瞬精准无比地刺向红脊豹眉间。

浔仇还没有看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那道横空而来的娇躯便原地一踮,身体瞬间横移到三丈开外,那原本强硬凶悍的红脊豹则轰然倒下,跌在离自己身体一丈远的地方。

此刻,红脊豹眼中泛着浓烈的惊骇之色,脑部正中心处多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小孔,一股股的鲜血咕咕的流出来。

“死…死了!”躺在地上的浔仇喉结滑动,惊叫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