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八章:九阶红脊豹

察觉到天材地宝的迹象,浔仇停下脚步,压制住心中忐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

神情凝重,浔仇心中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知道,天材地宝向来不会轻易可得,现在正值冲击九重炼体境(小聚气境)的他显然更需要它们辅助。

怎么办,是先逃命还是去看看?早一点离开便早一分危险,可是好不容易……

“拼了!”

蹑手蹑脚地向前靠近,浔仇踮起脚尖,尽量不使自己发出一丝声音,同时打起十二分精神的耳朵眼睛也全力投入工作,查探周遭所有蛛丝马迹,也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慢慢地拨开草丛,浔仇屏住呼吸,只见一株淡银色的小草映入眼帘,约有拳头大小,生在一块石头棱上,看似并不起眼,但仔细看来,它居然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舒展的银色草叶上分布着一道道细长的淡红色纹落,散发着的异香带着几分浑厚沉重的味道。

“这…是聚元草!”拨开灌木丛的浔仇当即长大嘴巴,原地呆若木鸡。

聚元草,玄通高品灵草,孕育于千年古石之上,生于石头棱中。蕴含了大地的凝重之气与天地间最精纯的元气。

修炼中,炼体境后便是聚气境,在这之前,会有一个小聚气境存在,也就是九重炼体境,之所以将其称为小聚气境,只要是它同后续修炼息息相关,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

而这聚元草的独特功效便是,凡将其炼化者,可借助聚元草多年积聚的天地元气,在短时间内从内到外的补充晋级时脏腑及体质对罡元量的要求,最大程度上减少冲击小聚气境时身体上带来的巨大负荷。这独特效能,对于广大卡在八重巅峰上的修炼者而言,无疑是天赐之能!

“以我现在的实力,若是炼化了这聚元草,应该能晋级小聚气境。”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舔着干涩唇角的浔仇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有这等机缘。

浔仇作为八重炼体境的修炼者,十六岁年纪达到这个程度,在同龄人之中已算不弱的存在,却还算不上出类拔萃,但若能晋级小聚气境便迥然而异。

此刻,有些兴奋过头的浔仇已来不及多想,他急忙伸出双手,向着石棱上的石灵草一把抓过去!

嗖!

而与此同时,一道阴冷的气息从身后突然显现,夹着一声怪异的嘶吼,迅速袭向少年后心,令他的整个后背在顷刻间都凉了下来。

保命要紧!双手已经快要触及草叶,意识到偷袭临近的浔仇无奈收手。一个急转,双脚连续斜点地面,身体立即转过方向,迅速向着一侧移去。

啪!

一声清脆的拍打声响起,并未完全躲过的浔仇感到有虎掌之类的东西狠狠地按在自己左臂上,一股火辣辣的痛觉当即从胳膊上传来。踉踉跄跄的站稳脚跟,浔仇抬眼望去,甚至爆出粗口。

“我靠!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上午时分,远华山山风骤起,带着渗入皮肤的凉意,随着太阳的渐渐隐入云层,其气势竟变得渐渐凌厉起来。迎面而来的山风吹动下,浔仇眼角处传来微微的刺痛感,但他却丝毫不敢马虎,紧握的双拳上青筋已起,爆睁的双眼死死地瞪着前方暗影,眨也不眨。

兹啦~

布帛撕裂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短暂的平静。浔仇望向烈火灼烧般的左臂,刺骨的灼热感令他的左臂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肩头衣服已被撕开,半个巴掌大小的伤痕横亘肩头,鲜红血痕的皮肤已经裂开,最严重的地方,血肉已绞成一团,带着一股烈焰灼烧的刺痛感。

“居然是一只成年的红脊豹。”一眼认出眼前妖兽的名字,一脸猪肝色的浔仇心头暗叹不妙。方才从背后偷袭他的便是这畜生,此刻它正伏在灌木旁,将那聚元草拦在身后,满眼凶光的盯着眼前同样一脸狠色的浔仇。

细细看来,这妖兽倒有几分斑斓豹子的样子,强壮的身躯密布灰褐色斑点,一道血红色的线条顺着后脑沿着脊背直通尾尖。它硕大的头颅高傲的扬着,四肢粗壮有力,锐利的爪尖紧紧的抓着地面,活似探出的利刃,方才它能将浔仇一招击伤,便是仰仗这兽掌的功劳。

红脊豹,九阶妖兽,天生火属性的丛林猎杀者,带着血线的皮毛防御出众,粗壮而灵巧的四肢,除了带给它凶悍的攻势外,其速度优势也极为明显。

天地辽阔,地大物博,有人类常住之地不足十之一二,妖兽则种类丰富,它们啸聚山林,是这世界的一大霸主。

根据妖兽成年后的能力强弱,可将它分为一到九阶。由于其天生体质优越,带有一些与生俱来的天赋能力,或是颇通灵智,或是动作迅速,或是力大无穷……宗旨它们每一阶的实力,都比同级别的炼体境修炼者强上一些。

至于九阶之上,则为凝丹,净气,化形……此类妖兽已经具备极高的灵智,平日里不会在这些地方出现,难得一见,自然在此不谈。

按照常理,红脊豹受天生血脉影响所致,最高修为即为九阶而已,除非是得到天材地宝的滋润。因此,其首先要寻求的便是聚元草。这聚元草可令它从内到外的脱胎换骨,具备再次突破晋级的资格,一旦能突破九阶,到时它便会拥有人族中聚气境修炼者的战斗力。

“居然会遇到这个鬼东西,看来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

眼看这到嘴的鸭子又飞了,浔仇的心头一阵烦闷,可偏偏这红脊豹在妖兽之中归属于九阶级别的存在,现在自己八重炼体境的水准,应付起来势必相当棘手。

当时在莫山里大战赤血蟒,他借了对方正处蜕皮期的虚弱阶段这才稍占上风,现下面对这比赤血蟒还要高出一阶的红脊豹,带病的躯体能给他带来胜利吗?!

想到这,浔仇的额头上竟沁出一抹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