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章:算计(还是求收藏啊!!!)

清晨的阳光透过将散的薄雾散射下来,点点光斑铺满山地,将莫山的早上笼罩在淡淡的和煦之中,像是陷入沉思的少女,恬淡而平静。

微弱的晨曦下,一缕提早的阳光透过河边的大树,在空地上留下了一片斑驳的光点。河岸边,赤着上身的少年,双腿盘坐在大石上,双手于前胸交叉,在身前摆出一个奇异的印结。他双目紧闭,呼吸平稳有力,整个人的呼吸同天地元气流动极为契合,仿佛是进入到一种奇妙的境界之中。

“清晨万物生机,是清气上升,浊气下降,紫气东来的最佳阶段,自然是吸收天地精华,提升修为的大好时刻。”想到所涉猎的诸多修炼古籍中的记载,浔仇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借着照来的日光,身体上泛起点点红色异芒。

这一年来,浔仇每天都会花费部分时间来打坐修炼,这与当下注重将时间全然分配到苛繁修炼的方法上有些不同。虽然看似不会立竿见影,但长期坚持下来,对本身实力的巩固能否产生效果,或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胸膛微微起伏,规律而又舒缓,淡红色的罡元宛如沿着开凿整治好的河道一般,顺着少年体内的经脉有序流动,裸露在外的肌肤,散发出淡淡光泽。当这些光泽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声铿然脆响从少年身体中传出。

握了握拳,察觉到体内愈发充盈的力量,浔仇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八重巅峰了呢。”

不久后,盘坐于巨石上双目紧闭的少年轻呼一声,做完第八十一周循环后,睫毛轻轻眨了眨,片刻之后陡然睁开,漆黑的眸子里射出两道神秘的光彩。

呼……

一口浊气吐出,浔仇神采奕奕地背负双手,在石块上迎风而立的身躯笔挺如松。任由清风吹拂着年轻的脸庞,他有些怅惘地叹道:“师父已经离开半个月了。”

半个月前闻道和尚不告而别,仅是留下了一封简易书信,却未道明去处,从那时起浔仇便一直呆在山里过上了一个人清修的日子。起初感到有些孤单,但有序的修炼任务,倒也冲淡了心中不少感伤。

安静的日子,没有丝毫波澜,这两年的生活平伏了少年躁动的心境,却未磨灭他前进的斗志,所经历的一切更是告诉了他,不管在那一个世界上,实力究竟会有多重要!

进阶炼体境八重之后,浔仇没有冒进,而是继续压制着体内罡元朝着凝实化的道路发展,不主动寻求晋级,除非是自然到了一个点。不过现下仍有一个困扰他的问题,而且是迫在眉睫,使他不能继续呆在这片山脉之中。

因为他已经没有吃的东西了!

一直以来都是闻道和尚在打点一切,现在老头子离开,半个月的光景他已经吃光了所有存货,至于山间野菜小兽,吃多了也总会乏味。

“所以……现在要先想办法赚点钱了呢。”少年托着下巴喃喃自语。至少在他看来,现在是踏出世界第一步的时候了,而踏出世界的第一步似乎要先掌握点生存技能,而这所谓的生存技能,目前只有找点东西去镇上卖掉,而且他也要抽出一段时间到巨印武馆一趟。

“咦?!”

微眯了下眼睛,少年炽热的目光向周边扫了一圈,当视线对准东侧密林时他不由一愣,旋即有些兴奋地惊咦一声,那里竟传来一声不弱的嘶吼。

“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浔仇精神为之一振,两脚一踮地面,飞一般地朝密林深处窜过去……

莫山山脉连绵百里,作为在山脚生活了两年的老住户,浔仇对该地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向来感觉敏锐的他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之前的异动应该是一个大家伙引发起来的,而一个这样的大家伙竟然会出现在山脚,却也算是件十分少有的事情。

山脚密林,一行三人猫着腰身隐藏在甲树梢上,甲树作为云然大陆上分布最广的树种,枝桠密集而树皮厚实,是众多猎兽人隐藏行迹的好地点。

“师叔,咱们干脆下去将那畜生乱刀砍死,何必这般繁琐。”慵懒地依靠在树干上的少年揉了揉酸痛地脖子,眼中的疲惫懒散之色不加掩饰。

“章凡你给我住嘴,再这样懈怠下去,回去我让师兄关你禁闭。”一直向前探着脑袋仔细观察的中年人回头冷冷地瞪了章凡一眼,压低的声音中满是斥责与不满。

“师叔您消消气,师弟只是说笑而已,还请您见谅。”另一边约么二十出头的青年人看似要成熟了许多,见状急忙劝解道。

“哼!”

一身黄衫的中年人冷哼一声,随后冲着身边两人说道。“赤血蟒乃九阶妖兽,即便现在正值蜕皮阶段,却也能发挥出八阶的战斗力,咱们贸然出击,不但不能得手,最后人猎兽还是兽猎人还是两码事。”

之前为章凡说情的青年闻言一愣,眉头微皱道:“那我们为何不到门派里请些人过来?再说了,师叔您不也是九重炼体境的强者么?”

黄衫男子的笑容终于出现了一丝僵硬,他苦笑一声,道:“灵兽力大无穷,具有先天的体质优势,到了九阶后便滋生灵智,不好对付。”

“那咱们就这样一直等下去?”之前碰了一鼻子灰的章凡仍旧有些不服气地抱怨道。

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黄衫男子却也是表现出一脸的无奈,道:“眼下只能这样了。”说罢,视线前方的密林探出一道年轻的身影,他立即兴奋地轻喊道:“又有人来了。”

“唉!不过是个毛孩子,能顶个屁用!”一旁的章凡瞥了一眼后失望地叹了口气,似乎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的年纪也不大。不过这抱怨声刚吐出来,两双火辣辣地目光便立即逼了上来,他只有讪讪的闭嘴,随着两人一同望下去……

穿过最外围的密林,浔仇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眼前是一片较为开阔的平地,随后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传入鼻孔。

这里是?

浔仇打起十二分精神,仔细观察一圈后,嘴角诧异地扯了扯,地面上的血迹尚未完全干涸,周边地上散落着一些猎手人常用的装备及人的毛发,明显有过打斗的痕迹。

嗖!

豁然间,浔仇身躯猛地一颤,顿时蹦成一根弦,双目中精光闪过的同时,他立即回过头来,紧紧的望着自己的侧后方。脑海中的精神力悄然而动,无形中迅速向前延伸,虽然陷入困境的精神力停滞不前,无法催动攻击,但一些辅助性的查探却还是力所能及。

精神力覆盖过去,一道蛇形巨兽带着模糊的身影映入眼帘,看这距离,应在二十丈之外,却给自己带来浓重地危机感。

眼睛瞪得浑圆,浔仇尚未真正分辨出来者究竟是为何物,一道庞大的身躯便已将阻挡在前方的枝叶全部顶开,钻到林间空地上。

“妈的,竟中了圈套!”

浔仇咒骂一声,怒极的脸如刀锋般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