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八章:嘱托(求收藏!!!)

莫山脚下,老人静静的看着浔仇,眼中露出一丝古怪笑意。常人眼中朦胧的夜色,却是阻挡不了他的视线,此时的少年,一身飘逸的淡蓝色长衫,双手背负地迎着河面站着,沉思的脸上带着三分俊逸,一股沉稳的气势隐隐间向外释放出来。

“两年了,你也总算是学有所成,我这一身修为,你也已经掌握了七七八八,虽然火候境界上还差了不少,但凭你的资质,终有一天会超越为师的,而这一天,不会太久。”说完老人微微顿了顿,沧桑的脸上有些欣慰。

浔仇抿住嘴角,认真地倾听,企图去记住师父的每一个用心的表情与每一句关切的话语,与他相处的时间,或许现在过一天,便少一天。

老人微微沉思了一下,开口道:“你所学博杂,除了玄门秘术之外,既包含了佛宗秘法,又有魔族秘术,当然,还包括那从魂界偷来的残魂秘术,这些除了是一种成长的资本之外,却也是一种负担。”讲到这,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眼神有些怪异,似乎从中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浔仇不解地反问道:“负担?”

老人点头,解释道:“怪异的情况总能引起别人注意,锋芒毕露的心态对于一个修炼者而言有害无益。更何况,这个世界有太多的道德约束,你要去试着接受这种全新的人际理念与生存关系,才能超脱物外,在修炼之中真正做到心如止水。”

两年来,浔仇一直跟随他在莫山修炼,倒是很少与外人接触,真正累积下的生存经验并不多,再者,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除了胜者为王之外,其他的同魔界并不相同。单纯就心机与权谋而言,人类足以笑傲六界之间。

浔仇开口笑道:“这点师父请放心,有些秘密徒儿自然不会在外面宣扬。”

老人放心地应了一声,旋即接着道:“离开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特别嘱托你,在这你要牢牢记住。”

“首先,我传授于你的诸多佛门秘法,倒不是什么阴邪歹毒的招数,战斗危机时刻即便泄露出去,并不会招致多少麻烦。天罗真功作为佛门第一炼体奇术,将是你可以长期依赖的炼体手段,不过火系天焚却要理智使用,毕竟副作用太过巨大。至于玄门奇术,多是内在修炼,并不会外在展现出来,所以也不会特别紧张,但要记住八门开启更重机缘,万万不可冒进即可。”讲到这,老人顿了一下,接着换上另一幅紧张严肃的表情,浔仇看在眼里,八成也了解到他后面要交代的内容。

“只不过魂魔两界向来在人间不受欢迎,大陆修炼者对这些异族更是恨之入骨。这其中,尸鬼幽冥作为魂族最歹毒的残魂秘术,尽管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它的施展不会反控制你的意识,但却要尤为小心,除一些信任的人之外,其他见识到的人,最好……”讲到这,老人眼中划过一丝杀气,手掌狠狠地做了个砍杀的动作。

一掌挥下,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老人喘了口气,语气稍稍平伏下来,“至于魔族功法的修炼,你这前魔族天才一定比我要清楚的,在这里也不用废话,不过关于精神力的问题,嘿嘿。”

老人干笑两声,望向浔仇的目光有些古怪。少年听到这里,嘴角无奈地抽了抽,面色也有些难看。魔族千年不遇的幻术天才,借体重生之后竟然迟迟无法凝印,即便最简单的精神力修炼都从事不了,或许真是一个不小的笑话。

明白徒弟心中的痛苦,老人心中有些不忍,却仍旧将心中的一些秘密掩藏下去,有些事情并不是一个做师父必须要分说清楚的,亲自去了解,或许更有意义。

再度将话题转回来,老人道:“再者,天下之大,门派势力彼此之间盘根错节,门户之间亦是明争暗斗。在这我只能告诉你,一定要用心的去观察,时时提防。大多数时候,相比于伪君子,真小人反而是更简单的对手。”

“待为师离开后,你便在这柳湖镇待一阵子吧,去巨印武馆看看,那里住着浔秋仅存的亲人。”老人拍了拍少年肩膀安慰道。

浔秋的母亲生于明炎帝国,是巨印武馆上一代门主的女儿,逃出临京城后,闻道和尚之所以带他来到柳湖镇,很大程度上也有认祖归宗的意思,只不过少年并不想以一个毫无建树的二世祖形象回去,这才一直在山里修炼了两年。

见浔仇点头应下,老人接着说道:“巨印武馆虽然总体实力微不足道,却是并非一无是处,那古怪石印可是上古之物,尝试去接触,相信对你以后的发展会有好处。”

“上古之物,哄小孩子的吧?”浔仇愣了愣,以为师父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一个小小的柳湖镇,即便是一个阴阳境修炼者都找不到,竟会有上古之物?!

不顾浔仇怀疑的表情,老人接着道:“修真界在相对平静的环境里度过了六千多年,这已经安静地够久了。”他微微仰起头,迎着夜色,乌黑的双眼中除了沉稳还有一丝邪异地神秘,像是在预言未来地断定道。

“近年来,天地间几处关窍之地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被上两界压制的魂魔两族似乎完全恢复了实力,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这一点作为魔将的你来说应该清楚,这足以说明一股大的腥风血雨即将从云然大陆上兴起,一个不慎,甚至会席卷整个六界,你肩负着传承玄门的重任,他日面临动乱,既要保护好自己,又要找到机遇,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最后,便是关于心境的修炼,这是最模糊又最重要的点,尽管你出身魔族,眼下却是因为这具躯体的缘故背负上一些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为师自然不会干涉你的行事风格,只希望你不管何时,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要权衡各个方面后作出决定,否则悔之晚矣。”

“依照为师了解,世间万物都有各自的生存规则,就像是魔亦有道,善恶本源于本心,邪派之人只要心存浩气,便是正人君子,莫要被世人那些所谓的人神善而余者皆恶的妄言所蒙蔽,要用自己的心去分辨。”

讲到这里,老人一脸凄伤地叹了一口气,旋即转向浔仇,整个身体竟向少年躬下来!

浔仇着实一惊,急忙扶住老人有些颤抖的双臂,道:“师父这是为何,折杀徒儿了。”

老人执拗地抗拒少年上托的手掌,带着恳求的语气道:“祖师爷所谓的整合六界并不是独占天地,而是为了维护这片天地的和平,他不惜为此赌上性命,现在玄门传到你这里,为师恳求你能继承祖师遗志,传承玄门。”

浔仇赶忙将老人扶正,用力地点了点头,用一种超出其年纪的责任语气道:“师父放心,徒儿牢记责任,一定守护玄门意志不灭,忠贞以效,继之以死。”

这些话,其实早在两年前,浔仇便已经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一个魔族的灵魂,一个人族的躯体,一个佛界的师父,一个偷来的魂族秘宝,一个意志纵览天地六界的神秘师门,加注于少年身上的这一切足以说明,现在的他已经不属于哪一阵营。

或许也只有置身于这样错综复杂的关系里,他才能稍稍明白,当年祖师爷的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