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八章:期待(跪求收藏1)

夜色下的野涧岭,四下里除了咕咕的虫鸣,倒也算是安静。出了茅棚,浔仇沿着泥径向前漫无目的地穿行,望着这生活了两年的地方,心里还是有些不平静。

今天师父的话给了他不少感触,知道自己将要独自面对生活,少年心里还是感到有些空落落地,毕竟这段时间除了修炼之外,他并没有怎么去了解这个所谓六界中地域最广,关系最复杂的一方土地。

“人总是要成长,更何况还有这么多挑战在远方等着我。”浔仇自嘲地笑着摇摇头,仿佛是在责备自己未竟的孩子心性,而后便停下脚步,刚好发现自己已经走到路东角的石台旁。

弯下身子,浔仇静静地坐在石台上。安静地闭上眼睛,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早春的清凉与生机令人神清气爽,好似整个人都一瞬间清醒许多。

沙沙。

淡淡地脚步声从一侧传来,闭着眼睛感受夜空味道的浔仇眼角扯了扯,不用睁开,便已知道来者是谁。

老人看着一副安静神态的少年,心里除了即将分别的忧伤外,更多的是一种由衷的欣慰,浔仇的气场中除了一种淡淡的忧伤之外,那止水般的修炼心境却是没有被打破,这一点上,老人一直担心自己的离开会影响到少年后续修炼,现在看来,却是自己多虑了。

轻轻地走到少年身边,老人和颜道:“怎么,有心事?”

浔仇转过头来,而后冲身边笑了笑,轻轻地摇头,“没什么。”

老人看着眼前少年,笑道:“坐下说话。”说完这些,他先坐在石台上,而后拍了拍台面,示意浔仇也坐下。

今晚的月光很皎洁,洒下的银光将前方的河水照的波光粼粼,夜空泛着暗色,却也能看清彼此。浔仇坐定身子后抬起头,盯着深邃的夜空,像是个饱经沧桑的世人一般喟叹道:“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仿佛都快让我忘记了魔界的样子。”

老人也随着少年的目光看着夜空,微微一笑道:“生活总是富于变化的,适应并享受变化过程的人,才有资格体会最后的喜悦。安心去体会这片空间的美好,它的精彩与博大,远远不是一个魔界能够给你的。”

浔仇听罢,会心地点了点头,那带着三分笑容的面孔,显得格外亲切,清澈的目光,仿佛也在这一刻深邃了不少,“我也相信,以后的历程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半响后,浔仇长舒一口气,眼角里的忧伤也淡了许多,似乎已经忘记了缭绕在心头的烦恼,向一边侧了侧身子开口道:“对了师父,今天晚上打算聊些什么?”

“今天给你讲一下,咱们这个世界的几个大型势力,等你以后出去行走时心里也有个底,免得沾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大势力?是说巨印武馆吗?”老人的话显然勾起了少年的兴致,他好奇地问道,这些话题,却是比那些晦涩繁杂的修炼箴言要有趣的多。

“巨印武馆?呵呵,那可差的天远,在那些不出世的大派眼中,现在的巨印武馆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罢了。”出乎意料的是,老人对在当地这个颇具影响力,在民众心里可谓是高人辈出的‘大派’竟给出了这么个平平的评价。

其实也无怪浔仇对这些状况知之甚少,毕竟初来乍到,并没有打听过什么讯息,而这两年修炼基本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至于那所谓的巨印武馆,不过是当地的一个小门派,不过是从山野村姑耳边得知,只看热闹的他们吹捧之下,对少年起了不少误导。

老人开口道:“整个云然大陆的门派以及诸多联合势力,按照底蕴强盛与否,分为天地玄黄四级,每级又分为高中低三等,而巨印武馆不过是个黄级高等的小势力而已。”

少年点了点头,继续认真地听着。

“低级势力数不胜数,几乎每个城镇都有分布,而目前大陆公认的天级势力并不多,他们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隐世不出的古老门派,另一种是团结各方势力的大型组织。老人结合自己的诸多见闻侃侃而谈,显然对大陆的风土人情与势力分布较为熟悉。

“当然了,这不过是人间界的高级势力罢了,天地间还有更高级别的势力存在,不过那就不处于现在的你所能了解的范围了。”

听到老人的话,浔仇微微皱眉,不解地道:“那为什么同样是高级势力,为何有的却隐世不出,是在躲避什么吗?”

老人笑了笑,耐心解释道:“当然不是,超级大派底蕴丰厚,门下高手众多,还会有什么能逼得他们躲避不出,只不过是沿袭旧制,避免沾染尘缘而已。”

“比如说三山道派,包括轩辕剑山,无妄道派和月女宫,他们坐落在海外的三处神秘海岛上;而被称为四大圣地的大金禅寺,战神殿就坐落在我们的云然大陆上,而神王仙府则位于海外的瀛洲地界,至于最后一处的文圣武院据说在千年前便隐世不出,至于是毁灭了还是有什么别的情况,就更少有人知道了。还有就是,这些隐世门派周围均有神秘阵法围绕,常人根本难以踏足,他们最重资质与机缘,若是没有相中的好苗子,甚至可以几十年都不收新的弟子。”

“哦。”浔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旋即又好奇地问道:“看来他们对门下弟子的要求相当严格啊,那这样的话修真人士岂不是会越来越少?”

“这不是还有其它的门派,像合称为天龙双院的天幻学院与神龙学院,他们的门槛很低,每三年会各自纳如上万名弟子,只要是能在二十岁之前达到聚气境即可,不过要想在学院里受到重视,那便不再是这个标准了,还得看个人的天资及努力。”老人尽力将自己所掌控的讯息讲地清楚一些,生怕少年日后不了解情况吃了暗亏。

浔仇听罢,眼珠转了转,“二十岁之前达到聚气境即可吗?那也不算很困难!”未经世事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摆着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似乎对于这个大势力的低门槛很是费解,虽然现在刚刚十六岁的他不过是八重炼体境,但若非这两年的刻意压制,估计也到了那个高度。

“那不过是对一般人的要求,现在天地元气稀薄,普通子弟更是没有上等的功法及丹药辅助,能在二十岁之前达到聚气境,在平民堆里都算得上是天资不弱的人了。”老人满目关切的看着眼前少年,随后顿了一会又补充道:“当然这不过是高端势力的一部分,需要你达到很高的修炼境界才触及得到,现在也不用过于挂怀。”

一旁托着腮的浔仇,神情则一片向往:“不过听起来还是感觉很精彩,希望能快点见识见识。”

老人见少年神往的表情不由笑了笑:“修真最看重缘分,日后会跟哪个碰面,就要看各人的机缘了。”

机缘吗?嗯!少年握紧拳头,眼中期待之色愈发浓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