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七章:潜龙在渊,不违天道(收藏啊!)

时光飞逝,转眼间春去秋来,距第一道‘开门’成功开启已过了半年时间,再加上之前在莫山生活的一年光景,掐指算算,浔仇已经快有一年半未曾离开过这片山脉了。

这段时间,他从一个稚嫩的大男孩变成一个十六岁少年,修炼填满的生活除了使这具身躯脱离了原先的苍白无力之外,也让他慢慢健壮,人也越来越勤奋。他的过人天赋开始展现出来,什么东西总能很快掌握。

同闻道和尚相处的日子,可以说是他两世为人最平静的一段生活,临京城生死边缘对少年心态的改变逐渐体现在这两年的成长历程上。他开始更责任的生活,依照师父的指示脚踏实地地修炼,对于未来的日子,也在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

这个清晨,初春的河水刚刚解冻,冷峭峭的山崖上,远远立着一个修长的人影,待到冷风吹过,便已走到近前。仔细一看,那是一个面庞俊朗清秀的少年,大约十五六岁,一身淡蓝色长衫的文生打扮,一股沉稳而内敛的气势隐隐而来。

“师父您找我?”

少年恭敬地朝河边茅棚前拱了拱手,浅笑盈盈地道,一双眼睛澄澈干净,宛如透明湖水而不含一丝杂质。

“来来,混小子过来陪我喝两盅。”佝偻着背的闻道和尚已经将桌子从草棚内搬了出来,随后又从屋内端出三碟小菜。他一手提着酒壶,一手冲少年摆了摆手,示意他过去坐下。

浔仇见状也不含糊,上前坐下提起瓷碗,右腿潇洒地翘在长椅上,咣当咣当地倒了一碗酒后顺着嘴巴灌下去,随后将瓷碗铛地一声轻拍在桌子上,兴奋地叹道。

“哈,真是好酒!”

给另一个碗倒酒的闻道和尚一边忙自己手上的活,一边抬头冲少年莞尔一笑。桌上放着一盘热乎乎地红烧肉,紧挨着的是一盘烤鸡,另一盘放着不少花生米,浔仇不解地扫了一眼后不由一愣,随后将一只胳膊靠在木桌上,向前伸出脑袋,阴阳怪气地问道。

“师父,今天怎么这么破费?”

将酒坛放在靠右侧桌角的地面上,老人举起筷子叨了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嚼了嚼,十分不解地反问道:“有吗?”

“当然有啊!”少年一本正经地说道,一边朝桌子上挤了挤眼,示意问题出在这里。平日里吃一块肉都得喝上半坛子酒,看今天这苗头,很明显不正常嘛!

“哦!”老人一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而后举起酒碗,爽朗的道:“从做你师父那天起,到现在刚好五百天了。”

少年没有料到老人会说出这番话来,猛地一听,身体顿时僵在长椅上,一年半相处地诸多细节如潮水般涌来,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少年看着这个指导自己两年修炼的老人,心里面满是感激之情,这个喝酒吃肉的和尚师父平日里看上去伴着面孔,对修炼更是有些偏执的苛求,但内心中还是很在意关心自己的。

老人看着眼前几乎长高了一头的少年,心中满是欢喜跟欣慰,他嘴角翘了翘后板起脸,装作有些不快的模样道:“怎么?嫌弃不够隆重?”

老人搞怪的神情顿时将少年逗乐了,举起酒碗直接敬过去,年轻的面孔上豪气干云,“师父,请!”

虽然没有多说话,但老人心里知道少年在想些什么,作为男人,这样心知肚明的彼此不言,他反而更加喜欢,笑了笑,朗声道:“来,干!”

“咂,果然是好酒!”

闻道和尚放下酒碗,畅快地咂了咂嘴,而后言归正传:“快两年了,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虽然时间短暂,却还是学会很多有用的东西,真的很不简单,不过对于以后,你又有什么打算?”

浔仇面色一疑,随后有些不解地道:“师父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闻道和尚嘴角抽了抽,什么显得有些迟疑,而后还是有些不舍地将几乎要咽进肚子的话讲了出来:“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了。”

“离开?!”少年听罢一惊,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嗓门有些高了,又急忙轻声问道:“师父为何?”

随意笑了一声,不过闻道和尚的语音却没有表情表现出的那般轻松:“你已经长大了,是该放手让你一个人去生活闯荡了。”

浔仇闻言眼神一变,有些急切地问:“可我的修炼还需要您来指导啊。”随后他话锋一转,接着道:“再说了,您也可以再教我一些玄奇道术,免得日后出去行走,被别人欺负不说,还折了您的面子。”

“呵呵。”少年的变相挽留让老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干笑两声,他心中也是不舍。这些日子,他又何尝不是好好教导这个徒儿,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而这个从魔界穿越而来的异族少年,他的勤奋,自勉,韧性以及努力,又何尝不是在感动着自己呢?!

伸出手来,本想拍拍少年的脑袋,但又考虑到眼前的少年已经十六岁了,闻道和尚自嘲的笑了笑,手掌最终落在了浔仇的肩膀上。

“修真不同于别的,更需要因人而异,我过多地参与到你的修炼,有时会对你产生误导。修真往往是十年入门,百年小成,我能够交给你的已经差不多了,他日究竟能成长到何种地步,但凭个人机缘了。”

闻道和尚说完这些后从椅子上站起来,一个人向前踱了几步,倒背着双手,望着不远处流动的河水,无限感慨地讲道:“就像是这河水,如果没有流出的口,即便能积累再多的水分,也不过是一潭死水,永远体会不到变化的乐趣,更何谈阅尽人间春色,畅游五湖四海呢?”

望着师父沧桑的背影,浔仇知道老人承受了多少责任,他起身上前,同老人肩并肩地站着,十六岁的他已经长到近一米八的个子,佝偻着背的师父,已经没有自己那么高了。

知道了师父的决定,浔仇也没有什么话说,闻道和尚向来不喜欢婆婆妈妈地小儿女之态,少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感,轻声问道,只是眼中的眷恋之情却没有彻底掩住,“那您打算何时动身?”

闻道和尚没有转头,轻声答道:“近期吧,时间待定。”

“哦。”浔仇哦了一声,却不知此刻究竟该讲什么。就这样,师徒二人沉默不语地望着前方湖面,气氛有些古怪,直到半响后,老人才幽幽叹道:“岁月催人老,千年繁华过眼云!”

“孩子。”闻道和尚回忆到过去的日子,神情有些凄伤地说:“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

“你未来的路还很长,既有大机缘又有大变数,为师自然窥探不破,在此只能送你八个字,希望你逢凶化吉,他日顺心而行,多喜少忧。”

“师父您请讲。”浔仇随即弯下腰身,神情毕恭毕敬。

“潜龙在渊,不违天道。”闻道和尚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讲道,仿佛生怕少年听得不够清楚真切。

“徒儿谨记师父教诲。”此刻,少年的声音竟有些哽咽了,一滴泪珠还是没有出息地从眼角滑了下来。

他没有去刻意掩饰自己的情绪,在老人这里,他可以卸下一切包袱,不再是魔族千年不遇的天才,不再是身负国仇家恨的浔家二世祖,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期盼成长,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