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一章:莫山师徒(求收藏红票!)

(第二集开始,求收藏红票啊,亲!!!)

明炎帝国最南端,莫山附近。这里山势险要,崇山峻岭连绵不绝,山间野兽频繁出没。而在这野涧岭上,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对师徒。

这是一对十分怪异的一老一小,他们平日里穿着粗布衣裳,不善与人交流。少年是一个修炼十分刻苦的孩子,负责从旁督导的长者除了必要采购之外,亦是极少到城镇中去,似乎在故意隐藏着什么。

一年来,当地每一个进山打猎拾柴的百姓,总能看到这对师徒在进行很多怪异的修行,刚开始大家还感到有些莫名,但时间长了便也见惯不惯。

稍长一些的是一个五六十岁,佝偻着背的老头子,弯成弓形的身板行将就木一般,不过那双明亮的眼神倒是锐利。徒弟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长相却是俊朗,由于他们基本不同当地人交流,大家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便索性叫他们莫山师徒。

时间一天天过去,这是秋季某天的一个清晨,莫山东畔的一条莫名小河,细风带上一丝刺面的寒意,泛黄的叶片上结起一薄层寒霜。这一刻,火红色的太阳尚未完全突破地平线的束缚,只有一小缕温暖的阳光,棕红了半个河面,一个在河心飘荡的小木船在雾霭中穿行,影影绰绰。

如果此时从岸边细细聆听,就会察觉到隐隐有着爆鸣之声,在河心处冲天而起……

盘坐在船舷上的老年人穿着单薄衣衫,苍老的身子在河风中纹丝不动,精神矍铄的他静静的望着那凭着一股倔劲,不断地在冰冷的河水中翻腾的少年。老人淡淡一笑,双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之色。

隆隆……哗哗

侧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旋转着的水窝,不断发出淡淡蓝光,水窝中不时地向外喷出水箭,约么碗口粗细,气力虽不十足射速却是极快,水做的箭身亦高度凝聚,在空中爆射而未有一丝水滴分离。它们每一只都被完美操控,准确无误的射向立在船前水面上的少年。

此时赤裸着上半身的少年,左手正紧紧地攥着拳头,右手握着手中的一节六尺长的铁棍严阵以待。他咬紧着牙关,顽强的立于水面上,铁棍杯口粗细,少年的手掌无法将其完全拢过来,再加上那六尺长度,看上去有些滑稽。

尽管如此,他仍旧朝前方不断疯狂地劈砍着激射而来的水箭,每一次棍箭的击撞,都会在产生爆鸣的同时溅起漫天水花,溅起的河水沾到身体上,泛起一股透骨凉意。

这过程,显然需要花费极为庞大的力气。而某些躲过少年铁棍封锁的水箭,无不是准确的击打在他稍显瘦弱的身躯上,小麦色的肌肤剧烈颤抖,然后会有着淡淡的雾气腾起。此时的少年已经在河面上坚持了整整一个早上,除了胸膛一片红肿之外,现在每一次挥动铁棍,两臂上酸胀疲乏的皮肉,都将会传来一阵阵火燎的剧痛。

紧咬着牙关,少年执拗的面庞上满是水珠,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河水。每一次被水箭击打,他都会踩着水面踉跄地后退两步,而后迅速借着水箭射出的时间间隔,再向前连踏两步回到原地,在这进进退退之中,少年的动作愈发流畅,应付的也是愈来愈轻松。

“师父,再提升点难度吧,这种程度可是难不倒我的。”适应修炼强度之后,少年回过头来冲老人颇有魅力地笑了笑,清亮的男声干脆利落,年纪轻轻神态却是悠然自得,有些高手风范。

“呵呵,好,有长进!”说罢,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笑。袖袍一抖,下一瞬水窝迅速暴涨三分,射出的水箭竟比原来快了足足一倍。

此时的少年终于手忙脚乱起来,挥动的铁棍才刚击溃一道水箭,后撤的身体尚未完全稳住,另一道水箭便已射到右膝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迅速从右腿上袭来。终是嘭的一声,已经接近极限的他再也支持不住,一头栽进河里。

噗……呼呼

从河面上探出脑袋,少年吐了一口河水,摇了摇眩晕的脑袋,游动着近乎已经麻木的身体,艰难地靠近小船,而后仿佛是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爬到船上。

咚!

重重地砸在船面上,全身酸软的少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酸麻的身体,让得他根本没有动弹的力气。

“来,快点披上别着凉。”老人随后从船舱里拿出一件宽大的皮衣披在少年身上,语气中带着不加掩饰的关切之情。

接过老人递上来的衣裳,少年随手披在身上,盘腿坐下,有些疲累地活动活动脖子,拿起桌上放着的饼子咬了一口后,有些兴奋地道:“只差一点便能进阶八重小成了。”

“呵呵,欲速则不达,关键是能打好基础,一年的时间修炼到八重炼体境已经非常不简单了。”老人望着少年一脸火热,含笑地摇摇头道,旋即起身来到船头。老人背负双手,宁静的望着远方,不知是在想些什么,直到半响后才转过头来淡淡地说道。

“不管你的天赋如何,在炼体境内的修炼进程都必须服从我安排,至于以后的路,便全靠你自己去摸索了。”

少年听到师父的话顿时一愣,咬着饼子的嘴巴瞬间停下来,望着老人一本正经的模样,又噗嗤一声笑出来,“师父,您这是什么意思?”

平静地瞥了少年一眼,老人对少年的轻松神情并不感冒,接着道:“世人修炼总是贪功冒进,以致后继乏力,这也是修炼每上一个台阶,难度便会倍增的根本原因。”

“这是您认为的吧?”少年不置可否地侧了侧脑袋,有些不相信地道。

瞪了少年一眼,老人转而换上一脸崇敬之情语气却是有些斥责之意,“那是玄天外祖师手札中记载的,怎会有错!”

“好!您老人家消消气,全当弟子未曾讲过。”少年急忙摆手认输,老头子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上死劲地执拗,而且习惯搬出玄天外这三个字,令谁也反驳不了。

意识到方才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化,老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唉,若不是我刻意压着你,想必你现在也突破炼体境了,但我这样做,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少年听罢暗暗打了个呵欠,也不争辩什么,一边忙着收拾碗筷,嘴角却是撇了撇,心里头不住地埋怨,这世上哪有师父嫌弃自己徒弟修炼太快的?

少年不服气的调皮模样被老人看在眼里,他无奈地笑了笑,接着讲道:“妖皇只手翻山,天宗一指划海的故事你应该听说过吧,移山填海,并非都必须得靠法术才能达到,体能修炼的至高境界,一样可以靠单纯的力气做到。”

“单纯的靠力气移山填海?”少年听罢一惊,有些错愕的反问道,见老人点头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旋即便听到老人满是期待的声音,那语调中竟带着不加遮掩的疯狂!

“难道你便没有考虑过,自己某一天也能做到这些吗?”

少年仰起头,刚好对上那老人那如火焰燃烧般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