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三十章:落幕(求收藏红票!)

(明日开启新第二集,新篇章内容精彩,望诸位强力围观!!!)

风暴肆虐的街角,鲜血顺着少年身体流下,青石板每爆裂一寸,才显露出的石面便会被鲜血染红!

浔秋的身躯被牢牢地钉在地上,周身猩红色彩触目惊心,喉咙咕噜噜地滑动,少年涨红的脸庞甚至可以溢出鲜血,不屈地低低吼声,宛如垂死挣扎的野兽!

望着那已经浑身鲜血,却依旧没有开口求饶甚至未曾叫痛一声的少年,整个街角都宁静下来,一直看热闹的人群皆瞠目结舌,少年举动令人惊叹动容。

章敬尧虚空张开的手掌狠狠地攥起来,望着少年无所畏惧的坚定神情,心中竟升起一丝莫名的担忧。

那血红色的双眸中,如同燃烧着两团熊熊烈焰,那其中的仇恨被深深藏起,一股强盛的韧性取而代之地冲天而起。

章敬尧眼中寒芒掠过,少年表现得越非凡,他心中杀意便会愈发难以遏制,杀父灭门之仇,已然令他对自己恨之入骨,若是今天放其离去,以其今日所展现的逆天潜力,他日必成大患,特别是那诡异的魔魂两族手段,简直令人惊悸。

观战诸人都有些目瞪口呆,望向少年的目光也变得敬畏凝重起来,章敬尧的强劲实力他们有所了解,而眼前的少年竟能在前者这般攻势之下坚持如此久的时间……

“此子若是能够逃生,他日必成大器!”

“老子英雄儿好汉,卫国公的儿子当真不是乡野鄙夫的后人可比。”

“单单看那十余年装作纨绔子弟的心机,便知是个隐忍而有心机的孩子。”

远处一直关注事态发展的人群低声交流,无疑少年今天的表现令他们大跌眼镜,特别是得知一个不学无术恶名昭彰的二世祖一瞬间变成隐忍缜密的大好青年,从前的诸多劣迹,亦不过是更好的加分手段而已。

轰轰!

章敬尧向前缓步移动,对着浔秋积压而去的攻势力量,隐隐中不断加剧。

砰!

又一道血光在身体之上炸开,袒露在外的肌肤几乎血肉模糊,少年再怎么坚持也无济于事,眼中神采也是迅速的黯淡下去。

来到浔秋身前,章敬尧冷笑道:“浔秋啊,浔家的宿命,你仍旧无法打破,一切就此结束吧。”话落,手掌虚空探出,银色光华瞬间突增数倍,下一瞬凝成倒悬尖锥,狠狠地冲浔秋刺下去。

惊愤地看着这一击,浔秋运转意念,却再也调动不了躯体,这一击的威势过于惊骇,已经将他压迫地动弹不得,感觉到危险临近,浔秋不由狂声一叫,眼望天际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愤怒之色,旋即便高声喊道。

“你还不出手!”

看着那索命尖锥已经逼近少年头顶,不少人眼神中流露出无比的惋惜,都以为一切结束,却为料到少年竟仰天高喊,似乎在同什么人交流。

听到浔秋的古怪话语,所有人不由一震,下一瞬便听到一阵夸张的笑声穿透云气,清晰地撒落下来。

“哈哈哈……”

“原来你小子也有害怕的时候。”

一个浔秋熟悉的声音传来,声音出现的同时,浔秋身侧的空间瞬间被撕开一道暗黑色的裂痕,一直无法动弹的身体瞬间恢复控制,下一刻一只手掌从暗道里伸过来,一把将他抓过去。

这番行动来得太过突然,章敬尧尚未察觉到异常,那暗黑色的空间缝隙便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出现的下一瞬间将浔秋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银色尖锥猛然撞击,一股可怕而带着毁灭力量的气劲,狠狠地钻向地面,引发起一声惊天巨响,而就在爆炸响起的那一瞬,章敬尧才意识攻势再次落空,急忙撤步滑去,惊骇地望着半空。

随着漫天粉尘的消散,浑身鲜血的浔秋停在半空中,身体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完全没有受到一点爆炸冲击的影响。

浔秋身旁,一个六十出头的怪和尚身着破袈裟脚踩虚空,周身带着淡淡的金光,一个脑袋上半边秃瓢半边小辫子的情形有些滑稽。

怪和尚一出现,便放声大笑起来,一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一脸轻笑的四处打量。

临京城中,无数道目光极为错愕的望着天空上那突然出现的古怪和尚,脸庞写满不可思议的神色,这浔秋到死是何方神圣,为何每次到了生死关头,都会有人上前解围……

这……好惊人的身手。

章敬尧的面色瞬间凝重起来,自己完全捕捉不到对方的行动轨迹,浔秋便被他就去,单纯在速度上而言,自己瞬间完败。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在那漫天哗然声中,章敬尧盯着出现的闻道和尚,沉声问道。

“呵呵,你身为前辈修炼者,竟然这般折磨一个小辈,手段过于狠毒了吧?”闻道和尚望着章敬尧眼睛深处的忌惮神色不由一笑。

“寡人的事,自不需外人插手,虽然不知道阁下是何方神圣,不过今日之事,想必阁下不会同我整个开平帝国做对吧?!”

章敬尧眼神有些阴沉的望着闻道和尚周身跳耀的金色光华,将整个开平帝国搬出来巩固立场。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得出来,这出手之人,必定是个神秘高手,但他作为帝国新一任国主,若是不强硬一些,未免被人看的扁了,思忖之下,只有拿开平帝国来说事,希望对方能知难而退。

看了看浔秋,闻道和尚双手合十,轻声念了句佛语,轻叹道:“佛说相逢便是缘,这小子有他的使命,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修道者能够判定生死的。”

冷漠一笑,章敬尧冷声道:“这般说来,阁下当真要同我整个开平帝国为敌了?”

看着有些色厉内荏的章敬尧,闻道和尚叹声道:“佛门不杀生,否则灭你不过盏茶功夫而已。”

此言一出,地面众人无不骤然色变,谁也想不到这古怪和尚竟然如此狂妄,而同样有些羞恼的章敬尧也是恼怒道。

“阁下好生狂妄,难道以为……”大庭广众之下被这般轻视,章敬尧面子有些挂不住,只是斥责声才讲出一半便瞬间如遭雷击,整个人陷入呆滞之中。

“聚……聚气成刃!!!”

喉咙上下一滑,章敬尧瞪圆的眼睛中满是惊骇之色。

眼前的古怪和尚居然能将空气生生凝聚,化为一柄金杖,而这种聚气成刃的本领,是传说中的仙人所能具备的!

“怎么样,现在我可以带他走了吧?”望着章敬尧哑然失魂的模样,闻道和尚只觉一阵好笑,也不待前者回答,便转向已经极度虚弱的浔秋。

“小子,把想说的说完,咱们便能走了。”

迟天佑重重地点了点头,冷冷的向下扫了一眼,声音冰冷而坚定:“章敬尧恶贯满盈,我浔秋终生不忘,他日再来临京城,章家上下,鸡犬不留!”

“走!”

最后一个字吐出,闻道和尚袖袍一抖,周遭银色光束瞬间浓郁到极致,而后两人身躯立即淡化,随后轰然四散,化为银光遁入虚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