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四章:魔心初现

灵惜一身紫色衣裙,立在街角如同娇弱的花朵,少女泪浸的双眸已哭得红肿,却是依旧换不回少年的一丝怜意。

落花有意,怎奈流水无情。

围观诸人屏住呼吸,人群中不时有淡淡的抽泣叹息声传来,眼前这位帝国新公主的柔情与爱意,似乎可以解冻寒冰,让人心没来由地颤抖起来。

“为什么?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说呀!”灵惜绝望的扶着胸口,中气不足却仍旧歇斯底里地喊道,晶莹的泪滴滑过侧颊,顺着精致的下巴滴落下来。

“一切都已经太迟了,我怎么可能会娶杀父仇人的女儿!”浔秋仰头望天,深深地叹了口气,断然道:“现在你可以滚了吗?!”

“可你让我去哪?”灵惜喃喃道,旋即面色一紧,开口悲凄地说道。

“我可以去求爹爹,让他放过你,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忘记所有的仇恨与不愉快,过只有我们的二人世界……”

“别说了!”

浔秋挥手打断少女的话,冷冷的目光直视少女悲凄的眼神,冷声道:“你还是向往常一样天真,有些事情早已命中注定,不是你能更改的。”

“我可以发誓,你便……你便不能够相信我吗?”灵惜迎合着少年冷漠的目光,用力咬着嘴唇,一缕鲜红的血迹顺着嘴角滑落下来,啪哧一声摔在地上,带着凄艳的色彩与令人心碎的声音。

无奈地摇摇头,浔秋只想尽快结束眼前一切,少女的神态言行,无不是在对自己心灵的拷问。

正在内心挣扎的时刻,浔秋却是见到灵惜纤弱的身躯转向东方,旋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少女的嘴角哆嗦了两下,终于打定主意。

右拳举及额间,少女决绝地说道:“苍天在上,我章灵惜在此立誓!”

“只要浔秋可以放下心中的仇恨,章灵惜生生世世愿意做牛做马为浔家偿还此债,并为卫国公夫妻二人守灵三日,随后自刎相谢!并无半句怨言!若违此誓言,甘受五雷轰顶,千刀万剐之刑!!!”

说罢,少女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而后微微一顿,从怀中掏出一柄锋利的匕首,眼皮也不眨地划向洁白的胳膊,但见寒光闪过,鲜血喷涌而出,瞬间将半条手臂染成浓重的血红。

神情有些呆滞地看着半跪在地的少女,浔秋没有料到眼前这看似柔弱的小姑娘竟这般刚烈。

眼眶中的泪水亦开始打转,用沾满鲜血的手背抹了一把,浔秋一咬牙上前拉起少女,只用一句话,便将少女再度打下无底深渊。

“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

“那你能原谅我吗?”少女的乞求的声音不是很尖,但却是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楚!

“错的不是你,而是命运。”浔秋无力地叹息一声,身体仿佛被抽成空壳。

“可我不能没有你!”

“可我不能有你!”

“不!你是在吓唬我!”

灵惜惊骇地后退两步,死死地盯着眼前满是伤痕的少年,旋即猛地扑上去,死死地抱住浔秋的手臂,有些疯狂地喊道。

“对!一定是这样!你快点告诉我,你所说的都不是真的!”

浔秋看着少女绝望的神情,心中顿时一软,但却告诫自己千万不可前功尽弃,他不能满足少女的要求,而只有尽可能地同她划清界限,让彼此都有机会面对新的生活。

“滚开!”

想到这里,浔秋再一次狠下心来,胳膊一震,顿时将少女推到一边,却不料另一幕发生了!

伤痛中的少女全身乏力,脚步更乱了分寸,浔秋甩手一推,刚好落在她的右手臂,那套在腕口的碧玉手镯脱离束缚,直接飞出一丈之外,刚好砸在石板凸起的棱尖上。

咔嚓!

这一瞬间,灵惜感觉到自己的心,瞬间随着那碧玉手镯碎落满地,那可是自己爱情的凭证。

接下来,她哇的一下子哭出来,砰地一声跪在地上,双膝向前挪动,两只手臂颤抖着伸出去,终于触到那破碎的玉片。

手臂不住地抖着,少女任由泪水奔腾宣泄,一边用手用力地归拢满地碎玉,即便双掌已经被凹凸不平的地面割出道道血痕,仍就没有停歇的意思。

“不要碎,快点还给我!呜呜…快给我好起来!”

灵惜茫然地喃喃自语,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整个人像是个无助的小女孩,一瞬间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以少女现在贵为帝国公主的身份,完全可以去寻一个文武双全的英雄夫婿,现在却为了自己承受这么多痛苦,而这副人皮,不过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二世祖。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用情的女子,这样的深情为何会碰上家族的冲突,更甚者,一直令她心系的人其实已经……

贼老天!为何每一个伤害别人的人总是能潇洒地转身就走,而这些受伤的人却总是沉浸在痛苦当中!

脸角挂着苦笑,浔秋仍旧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泪水,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竟也成为了伤害别人的人。

手掌狠狠地抓着头发,蓦然,浔秋眼前一红,浑身莫名一震,疾步走上几步,目光竟是一滞!

少女半伏在地的身躯前,分布着零零星星地血迹,鲜红的色泽如同泣血的蝴蝶,刺眼而醒目,那竟是少女的心血!

原来碧玉手镯碎裂的那一刻,少女痴情的心便已骤然碎裂,化为满地残琼。

迟天佑,你真的好烂!明明比谁都清楚地知道被人抛弃的感觉,却还是这样地伤害她!

章敬尧,你为什么要谋反!

“啊啊啊!!!”

仰天一声凄厉地长吼,少年的整个脑袋完全混乱,近乎分辨不清自己究竟是浔秋还是迟天佑,只是想要将心中的所有怒火都一下子发泄出来,而随着怒火的积压,潜藏在脑海深处的一个黑色令牌竟像是受到莫名的召唤,轻轻地颤抖起来。

随着脑海深处的变动传来,一股奇妙的精神力迅速从令牌上传来,浔秋整个身体瞬间凌空飘动起来。

邪异的黑色光华瞬间爆涨,立即化为遮天黑雾,强大而诡异的滚滚魔气,将街角众人都笼罩在内。半空中,浔秋双眼化为浓重的血红色,随着周身魔气滚动,一道道黑色魔纹透过肌肤,旋即便是轰地一声闷响!

这竟是被激引而起的魔心!

凌风而立的浔秋,发丝根根竖立,全身魔云缭绕,一股滔天血煞之气似是无孔不入的心魔,令人群中各个脸色煞白,那刺骨的邪异,竟让他们产生死亡的危机感。

这块从魂族禁地得到的古怪令牌,竟然在浔秋失去魔体的时候,生生为他凝聚出一个全新的生命!

随着浔秋全身邪恶之气越来越浓,修为最高的许云峰率先察觉到异常,目光望过去,身体不由一颤。

断臂血衫!红眼魔气!这一切,竟令他萌生退意,因为少年的眼睛内仿佛藏着恶魔,而这恶魔,似乎只消扫上一眼,便足以将自己的灵魂吞噬干净!

“这…这…”

脸色一变,叶云峰踉跄的后退两步,口中惊叫连连,因为少年地额头竟然骤然开裂,一缕黑色血迹悄然而下,旋即一道巴掌大的黑色令牌从少年脑袋中探出来,随着黑色令牌的出现,叶云峰感到整个世界都变了。

“阅魂!”

浔秋抬起手掌,冷冷地宣判,像是从地狱归来的死神,令街角的一切景色瞬间消失,一个活脱脱的人间炼狱瞬间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