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二章:狂虐!

杜离一行人地死没有给浔秋带来脱身的机会,当叶云峰带着秘密部队赶来,虽然没有救下下属的性命,却给他带来更大的危机。

整条街道上无数围观者望着眼前这一幕,顿时屏住呼吸,眼下局势发展,闹得愈发不可收拾。

十余名黑衣人显然是新政府的秘密部队,他们目光如炬,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地将自身气息引发到极致,磅礴如海般的能量,将空气搅动的焦躁不安起来,无形的威压,令围观众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整座临京城的东南部的天空,都是因为这些人的出现变得有些安静,越来越多的人群围上来,周遭建筑上,一个个好奇的脑袋探出来,密密麻麻犹如蝗虫一般。

浔秋稳下心神,目光警惕的盯着最前方的许云峰。

许云峰生于南部小城,少年成名,是帝国军方的一位高手,只是为人狂妄自大,向来刚愎自用,特别是在军事安排上屡次同卫国公顶撞。三年前的一次军事行动中,他因不受将命而被判处死,只是因为章敬尧的求情才免除一死,被安排到京城之外就职,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为了章敬尧的得力下属。

“这个二世祖,还真是个惹祸招灾的家伙啊。”少年心中泛起无奈,手掌不由得紧握起来。

“小侯爷,浔家已是过往云烟,浔长风创造的光辉事迹终将步入历史。”叶云峰望着眼前年轻稚嫩的少年,冷笑一声,嘴角有些狰狞。他因政见不同,向来与帝国大将军不合,还险些被对方处死,现在仇人已死,想到其独子浔秋亦将亡于自己手中,他的心里便欲放肆地嚎叫起来。

“浔家已经步入历史?呵呵,这恐怕还不是你这种小角色能决定的。”浔秋冷笑两声,无奈地摇摇头,似乎懒得理他。

“哼!”

冷哼一声,叶云峰一脸嘲讽,旋即狞笑道:“浔府的灭亡并不是我能决定的,但会不会斩草除根…”

讲到这,叶云峰话音一顿,旋即厉声吼道,仿佛是在发泄自己积蓄多年的恨与怨。

“却是我能说的算!”

浔秋听罢顿时一惊,思索间,一股可怕的危机征兆突然浮现心头。

猛然抬头,冲着叶云峰的方位望去,前者眼中已经满是杀意,然而就在这时,头顶一道绿光突现,一道凌厉剑气夹着耀眼的绿光,瞬间劈来。

这一剑神秘而诡异,出现的毫无征兆,附身后实力根本发挥不出的浔秋震惊至极,根本来不及闪避,手掌一举,一团泛灰色的气团从掌心喷涌而出,在绿色剑气的掩盖下,下一瞬陡然撞向那冷芒吞吐的剑锋。

铿!

反手一击,巨大的反震之力令他一个踉跄,只见半空中迎头斩下的绿色剑气角度也是一偏,继而扫落下来,瞬间将青石街道划开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轰隆一声!强盛的绿色剑芒撞击街道,坚硬的青色石板被生生撕开,产生的可怕气劲,立时汇聚成一声闷响,激起满街砂石的同时一举将浔秋震飞出去。

轰!

“噗嗤!”

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狂卷,而后猛地撞上满春楼后墙,浔秋喉咙一紧,一大口鲜血顿时从口中喷出来,将身前的街面染成一片血红。

前方,微抬手掌的叶云峰身体微一停顿,没有料到浔秋竟然还能拦下自己一招,不由得有些诧异。

“原来你这小子还不止炼体境的实力,呵呵,那就更好玩了。”阴笑一声,一身亮银甲的叶云峰再度举起手掌,手中光芒一闪,一道金色手掌凌空而现,金色手掌一丈大小,上面布满隐晦的纹络。

“去!”

叶云峰厉吼一声,手掌虚空一按,凝成的金色手掌迎风而长,旋即重重地压向浔秋!

半跪在地的浔秋见状一抹嘴唇,原地急速翻滚起来,他能够感受到那金色手掌中浸含的力量,足以将这具身体轻易压碎,而这具身体若是被毁掉,他将会彻底消散。

轰!

咔嚓!

金掌落下,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顿时从街道上传来,来不及抽手的浔秋,整个左手掌被压在金色掌印之下,万斤重量作用下整个左手骨顿时化为碎片,温热的鲜血狂喷而出。

啊!

痛苦的吼叫传自灵魂深处,与这具身体连在一起的迟天佑同样感受到这深入骨髓的疼痛,金掌落下的地方,一道丈余深的掌痕深深地刻在地上,触目惊心。

叶云峰听到少年的惨叫,反而更加刺激心中嗜血的情怀,身体诡异一闪,立时原地消失。

以最快的时间抽手起身,浔秋心中一冷,又觉左肩头一凉,一股尖细的金色光线瞬间在身前丈许的地方出现,在眨眼的时间内爆射过来,尚未反应的浔秋顿觉肩头一痛,整个人顿时向后射去,一缕鲜血随即溅出来。

左肩头又多了个透明窟窿,而风旋闪动间,已经分不清行迹的叶云峰紧跟着浔秋,空荡荡地声音冷冷地道:“我会一点点地折磨死你,然后再将你大卸八块,送到皇宫领赏,哈哈哈哈!”

听到叶云峰那狰狞无比的声音,围观众人均感到毛骨悚然,用这般手段对付一个少年,虽然他之前是一个讨人厌的二世祖,现在看上去依旧感到太过残忍。

街边泛着血腥之气,一身淡黄衣衫的浔秋全身上下已经被鲜血染红,随着他的躲闪,受创,少年的每一个脚印都被鲜血染红,猩红的记号,溅落在街角每一个少年踉跄踏上的地方。

砰!

又一拳重重地轰在胸膛上,体内孱弱的脏腑已面临崩碎的边缘,这叶云峰的手段着实狠毒,每次攻击都不会伤到浔秋性命,下手却是狠毒无比,将这具身躯击打的残破不堪。

再被击飞数丈,浔秋极力控制身体,不停地挣扎,却是再也摆脱不了下一轮的攻击,一道凌厉的剑光从下腹处悄然浮现,浔秋连续转动了七次身躯,均为逃脱剑光的笼罩,危急时刻,他没有放弃,咬破指尖一口精血从苍白的指尖喷出,一道暗红色的光印从手掌中浮现开来。

暗红掌印一经出现,浔秋整个人双眼中血芒爆射,全身弥漫着邪恶而阴森的气息。

反手一推,掌印顿时化为道道血线,血线飞速穿梭,顿时将射来的剑光团团包围,浔秋咬紧牙关,尚未断掉的右臂大力一甩,激射的光剑瞬间调转方向,直指叶云峰爆射而去。

“螳臂当车!”

冷言一声,叶云峰食指一弹,一道银色光芒瞬间而发,精准无比地撞上反戈的剑尖。

叮!

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急速的剑光顿时消散,抓住机会的叶云峰身影鬼魅的一闪,整个右手掌顿时化为滔天烈焰,下一瞬便出现在浔秋眼前。

一掌印向胸前,浔秋躲闪不及,强支左臂,随着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叶云峰手掌一扬,旋即又一掌推出。

咔嚓!

一声令人心惊的声音平地传出,骨骼错位的声音悚然刺耳,浔秋从喉咙深处痛嚎一声,整个手臂竟被叶云峰生生扭折。

砰!

少年狼狈的身影倒射而出,在街道上搓出一道十余丈长的血痕,周身被撕裂的伤口像是一条条血红色的虫子般触目惊心,鲜血顺着那些夸张的伤口止不住地留下来。

到了此刻,叶云峰已经收手,他已将看得清楚,现在的浔秋不过只剩下一口气而已,再度飘到十丈外的地方,整片交手场地,空荡荡地只剩下迟天佑一人,他望了望已是强弩之末的少年,有些震惊之余,冷哼道。

“你确实不简单,接了我十招后还能坚持着站起来,这般天赋心性,想必会成为下一个卫国公,但在压倒性的力量之下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更何况,我岂会留下一个这么有潜力的家伙在世上。”

“咳咳!”

没有理会叶云峰的冷言冷语,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浔秋咬紧牙关,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犹如从深渊中走出的亡魂,全身上下几乎完全猩红的血迹所覆盖。

街道无比安静,只有浔秋有一声没一声的呼吸,一脸苦涩的他直立身体,靠着墙面站好,随着这具身躯的破败,浔秋感到自己本已十分微弱的灵魂正面临消散的边缘。

“迟天佑,你就要这样死在这里了么?”

身躯早已不听使唤,一缕苦笑神情从脸上传来,忧郁,沧桑,悲壮!

从魔族穿越而来,莫非只是借着一个二世祖的臭皮囊再去体验一次死亡的触觉?!

浔秋慢慢闭上眼睛,有些不甘的嘴角泛起一抹浓重的苦笑,意识散乱的时刻,随即一道模糊的身影从灵魂深处浮现出来,绝美的容颜依旧美丽动人,美丽的眼睛,紫色的长发……

“再见了……”

嘴唇蠕动,后面的字,少年仍旧没有选择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