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一章:装累了

激烈的交战场面猛然爆出滑稽的一幕,身子相对瘦小的浔秋竟脚底一滑,从杜离的裆部穿过,而后他立即转过身来,一脚踹上前者的大屁股。

这一脚,令杜离前冲的脚步不由得踉跄一下,未待他彻底站稳身子,浔秋随即的一声感叹便引起满街哄笑。

“小王八蛋,你找死!”转过身来,杜离因气愤而身体轻微颤抖起来,阴冷的盯着浔秋,脸上怒气重重,顿时狠戾大盛。

迎着前者阴冷的目光,浔秋感受到一丝冷意,一刻间,场地上的温度仿佛骤降。

狠刮了浔秋一眼,杜离轻啐一口,身体一转,屁股还隐隐作痛,怒火更加不可遏制,“混蛋,竟这般戏弄于我!”一句报复性的怒吼不含丝毫的感情,那浓烈的恨意直让人头皮发麻。

杜离掌心微曲,盯着浔秋的目光逐渐涌上点点凌厉,今日与其交手,若是不将这个外界认为废物二世祖彻底击败的话,他杜离的名字,可就要成笑柄了。不过这或许也是一个好机会,现在自己的五个下属都已经横尸街头,若是自己能将这二世祖带回宫里领赏,到时那一万两黄金便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轰!

暴怒中的杜离一脚狠狠劈在地面之上,八重炼体境修炼的火力全开的气势彪悍异常,一股恐怖的气劲竟然直接从其脚上传来,一声不弱的轰鸣轰然响起,地面上沙尘飘飞,一浅坑浮现眼前!

浔秋目不转睛的望着杜离,不知不觉的心神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因为他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危险味道。周围的一切都已经难以调动他的注意力,眼前,杜离双掌荧光闪闪,那精妙的招式竟然引起阵阵异啸,居然散发出了土黄色的光芒!

“铁掌!”杜腾一声低吼,人影闪动,个子高大的他仅仅一个大跨步便杀到浔秋身前。只见他手掌挥动之间,光芒涌动,拳掌舒展间,破风阵阵,那蒲扇般大小的手掌像是一座小山,狠狠地向少年头上砸下来!

这已经不再是寻常的招式了,在出手的速度上已然极快,层层掌影连成一片,带动着周围的气流呼啸连连,处于风口浪尖上的迟天佑甚至感受到这一刻,周遭天地元气竟然有些躁动起来。

意识所动,浔秋迅速拉开架势,眼前杜离双掌半竖,双臂恣意挥洒,如同转动的电钻。刚猛的掌影形成一个无形的气旋,产生尖锐的啸声,将附近地面上的沙尘,全然吹散。

“呼…”

一口气息顺着喉咙吐出,来不及多做思考,硬着头皮也得冲!为避免气势上拉下,浔秋跨步冲击,两臂向后一个借力之后陡然前推!

双脚接连大地,浔秋暗运法诀,一缕缕阴煞之力从地下传来,顺着这具孱弱的身躯涌进来。他的双眼乌光一闪,发亮的眼珠犹如黑宝石般诡秘,一股隐晦的力量裹上身躯,狠狠地与杜离撞上。

两者凌厉的攻势,下一刻便是陡然相撞,剧烈的罡元波动在这一刻扩散开来,两人身体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击撞碰触,低沉的撞击声音响彻耳旁。

袭来的铁掌狠狠击打,前冲中的浔秋清晰感觉到一股奇特而凶狠的劲道透过两臂传递进来,甚至于令他整个右臂忍不住一阵酸麻,险些抵挡不住,发出一阵剧烈的颤动。

面色一变,幸好随后的后撤中有一个缓力的过程,硬是抵住杜离所发的这一股掌劲,要不然,恐怕手臂都会因此被扭断!现在,两臂估计也只能发挥八成的战斗力。

铁掌是杜离的秘密武器,这次被浔秋所逼,在愤怒中施展,威力果然彪悍异常!

面对着杜离那凌厉的攻势,浔秋面色凝重,对方的出手速度与力量较之前五人完全提升了一个档次,他只有运用魔族功法,将少量的阴煞之气吸纳化为己用,而后将其覆于体表,用于阻挡对方的攻势。

不过,由于这具身体本身的原因,再者现在的浔秋已然极度虚弱,所能调动的阴煞之力毕竟有限,这样一来,浔秋竟隐隐间落了下风。

反观攻击顺手的杜离则信心倍增,攻势之间,双掌恣意摆动,刁钻很辣的招数令人无法捉摸。向前一步,右掌飞快探出,一把抓在浔秋的肩膀上,掌心用力骤然下拍,将浔秋立时原地击倒!

小腿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倒地的浔秋顺势一个扫堂腿做出反击,化身为开合的剪刀,夹着凌厉的风势,劈向杜离的膝盖。

他心中明白,杜离现在越打越顺,而且出手的力道越来越大,更加的不好应付,面对这种场景,可不能后退。

见到浔秋一腿扫来,杜离的身形却是突然一移,将顺势劈来的腿风躲避而去,随即双掌一握,陡然对着浔秋的面门飞砸而去。

料到杜离必然能躲过自己扫来的一腿,浔秋双眼暴睁,盯着杜离渐渐靠近的脸庞,这么近的距离,足以施展手段了。

然而就在此刻,察觉到一道莫名的气势正飞速靠近过来,浔秋心中一紧,瞥见右侧空挡,急忙闪过去,致使杜离一拳轰在地面上。

一声砰响!坚固的青石板顿时爆开道道裂痕。

浔秋眼珠一转,面色有些难看,本以为干掉杜离后便可全身而退,而看现在的模样,似乎还有朋友造访。

目光扫过街道,不远处四具手持利剑的兵士横七竖八的躺着,浔秋顿时计上心头,砰地一身原地跳起,直奔目标所在!

一拳轰在青石上,杜离也不在乎拳头阵痛,大吼一声,冲浔秋飞扑上去。

眼看杜离便要追上来,浔秋越过街面上的四具尸体后骤然侧转,手掌虚空一抓,那四柄长剑竟在一瞬间带上灵性,齐刷刷地从地面上飞起来,下一刻,便冲赶来的杜离劲射而去。

唰!

杜离瞳孔一紧,没有空暇去思考为什么浔秋能隔空控制宝剑,危机来临,他的脑袋本能地向右侧竭力一扭,脸庞仍旧被飞射的剑锋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瞳孔血红,连连吃瘪的杜离疯魔一般,活捉二世祖的信念愈发模糊,现在的他心中一个疯狂的念头愈发愈发明朗狰狞,便是将眼前的屡次戏弄自己的少年活活撕成碎片!

唰!唰!

浔秋意念一动,又两柄长剑沿着刁钻无比的弧度划向杜离脖颈。杜离身子向后竭力一弯,感受到冰冷的剑气已经越过身躯,从腰腹处骤然用力起身。再接连闪过这两柄利剑的追击,杜离手掌一弯,点点凌冽泛上指尖,直接划破空气,以极快的速度抓向浔秋细腻的脖颈。

暴怒下的杜离用上十二分力气,这一爪下去,定能将浔秋的脖子生生扭断!

危急关头,浔秋不忧反喜,虚空半合的右手掌狠狠一攥,又一道破空声划破耳际,有些错愕的杜离只听到一声怒吼,旋即便感到胸口一凉,凌厉的之间在距少年脖颈仅有寸许的地方戛然止住,一缕血迹顺着唇角留下,整个身体随即软了下来。

“住手!!!”

利剑从杜离后心爆射而来的那一刻,天空上一声爆吼传来,浔秋缓缓地抬起头,面色平静的望着半空之中的诡异气氛,双掌缓缓紧握,一抹疯狂之色爬上眼角。

轰!

而就在这一霎那,浔秋感觉到附近猛然有着滔天般的气息如同风暴般席卷而开,远处,十数道身影,暴掠而出,同时间,那弥漫着杀意的咆哮声,也如同平地惊雷一般轰隆隆响起。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家伙!”

滔天其实蔓延,十余道身着黑衣的什么人从街角各处跳出,旋即一个身着亮银色战甲的青年人从黑衣人群后面走出,阴翳的面容,浮现在浔秋眼前。

“看来这些年来,变数最大的不是开平帝国一夜间换了主人,而是卫国公的独子竟然一夜间变成少年俊杰!”银甲男子阴狠地握了握拳。

“叶云峰?!”浔秋轻声惊疑,瞥了银甲男子一眼,从之前的记忆里搜寻出此人的资料。

冷冽的视线扫过凌乱的街角,六具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叶云峰瞪了瞪眼,转而望向浔秋的眼神带着杀机与难以置信。

“孩子,你的这出戏,可真是演的够久!”叶云峰伸出大拇指,旋即接着冰冷地说:“不过,随着浔家气数已尽,你总算是暴露了!”

“暴露?!呵呵,也可以这么去说吧。”浔秋摸着鼻尖干笑两声,一脸轻松,旋即满不在乎地说,似乎并不在乎眼下这危机的处境。

“反正我也装累了。”

“呵,有意思的小家伙。”叶云峰听到浔秋满不在乎的话后冷笑一声,微眯的小眼睛之内杀气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