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二十章:屁股太硬

齐岳一拳得势,快步前驱而上,之前浔秋对他的羞辱令他目眦欲裂,而周遭那些嘲讽的奚落声更如芒刺在背,这一切,必须要用对方的鲜血来偿还!

滑动中,浔秋‘狼狈’的身子竟骤然止下来,张开手掌迎向齐岳,脸上满是‘视死如归’的神情,放在齐岳眼中,却是不小的疑惑。

之前接触到浔秋的手掌时,齐岳便已经察觉到对方的力量极为不足,根本阻止不了自己的发力,之所以会惊愕是因为,这种高下明显的形式,只要一经接触便会骤然消失,而自己的拳风总会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所牵引,或多或少的偏离原有的目标,很多时候都只是扑个空。

“莫非这小子又想耍什么花样?!”心中惊疑的同时,齐岳定眼望去,少年略微翘起的嘴角刚好映入眼帘。

视线交汇,眼前少年的眼睛竟在一瞬间变成两团诡异的黑色涡旋,齐岳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受到什么牵引,顿时脱离身体的束缚飞出去。

嗡!

一声嗡鸣伴着短暂的剧痛感从脑海深处传来,齐岳立时失去对身体的操控权,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冲去,尚未落下的拳头刚好顶上浔秋的胸膛。

一切事态发展均在操控之中,浔秋向前一挺胸膛,假装被齐岳一拳击中,其右脚顺势一抬,一脚踹向齐岳脚踝,一副两人打斗的情形天衣无缝地展现出来。

“小心一点!”一旁密切观战的杜离总感到情况有些不妙,见浔秋骤然止步,他本能地冲齐岳大吼一声。

不过一切似乎已经迟了,按照常理明明能躲开的齐岳竟在一瞬间居然放弃躲避,直挺挺地砸在地上,光洁的额头刚好撞在街边凸起的青石棱上。

咚!

一头捣在地上,殷红色的血迹立即顺着额头滑下来,齐岳顿时歪过身子,斜躺在地上,两腿一蹬,便已经失去知觉。而假装被齐岳一拳击中的浔秋趁机向后翻转,身体原地两个跟斗,旋即啪的一身趴在地上。

整个街角一瞬间鸦雀无声,而后像炸开锅一样疯狂地议论起来。

“老齐!”齐岳的几个伙伴齐齐惊叫,显然未曾料到挂掉的是自己人,而且还是以这般逆天的方式一头撞死。

这情形,完全是给你一块青石板叫你撞死啊!

“怎么回事?那齐岳就这样撞死了?!!”

“废话,一头撞在石板棱上,还出了这么多血,不死才怪。”

“可是……这二世祖怎么可能是帝国兵士的对手,而且刚才发生的,也贼他妈诡异了吧。”

“我看是他运气好。”

“我倒是不这么以为,你看那里,方才他们两个人交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浔秋……”

众人议论纷纷,整个围观场面都有些火爆起来,关键是方才这场面太诡异了,在诸位围观者的眼中,明明是齐岳一直占据上风,却在交战中被狼狈后退的浔秋不经意间绊了一脚,结果刚好一头砸在青石棱上。

不过这一切似乎太巧了,就像是事先竟过了精密的计算一般。只是这样,他们仍旧不会以为是迟天佑做的手脚,之前这家伙基本处于下风,再说他怎么会将一切计算的这般精准。

装作十分痛苦地咧着嘴角,浔秋一身灰尘,灰头土脸的模样看上去同样狼狈的厉害,只是这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这张痛苦的脸皮下真正的表情只是冷笑而已。

其实之前在齐岳精神恍惚的瞬间,这个人便已经宣判死亡了,意识的彻底打乱,即便是救活过来也不过是让世上多了个白痴,这就是魔宗精神攻击的威力,无味无形,却狠辣异常,杀人于无形之中。至于那块刚好搅局的青石块,自然也在他的计划之内,这件事在普通人眼中或许很惊讶,但对于入微目力与精准精神预控的他来讲,再简单不过。

“哎呦!”

见气氛有些凝固,浔秋哎呦一声痛叫,顿时将寂静的场面打破,而后望向身前的面色,带着浓重的担忧,两脚‘不由’地向后退却。

“你们四个,给我一起上,抓住这小子,不能让他跑了!”

杜离见浔秋意欲逃跑,顿时不假思索地朝身边命令道,身边立正的四个兵士接到命令后操起手边的佩剑砍上去。

见四人手持兵刃杀气腾腾地冲上来,浔秋眼珠诡异地一转,身体原地一滚,竟主动滚到四人的包围圈中,才一定下身子便见到四把利剑闪烁着阴冷的银光冲着自己脑袋削过来!

急忙低下脑袋,浔秋左躲右闪,却是不离开四人,贴着他们身体穿来穿去,看得主人眼珠子都不忍转开分毫。

这简直就是在玩心跳啊!

每次都在四柄利剑中穿梭往来,几乎每次都贴着剑锋划过,甚至偶尔一些明明能斩上的剑锋到最后竟陡然一转,再度偏离过去。

持剑劈砍的四人扫来扫去,却每次都无功而返,长久下去,几人生出被戏耍的感觉,心中怒火更甚,出剑时不再顾忌,变得焦躁而疯狂。

四人一旦陷入疯狂,出手的章法便被打乱,不断逃命躲闪的浔秋抓住机会,一缕无形的意识穿过脑海后一分为四,分别钻入四人脑袋中。

噗嗤!噗嗤!

噗嗤!噗嗤!

浔秋翻个跟斗从四人的包围中跳出来,身后四人再也没有追过来,四柄长剑彼此交错,或是插进胸口,或是划断脖颈,若不是围观诸位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一定是以为四人是彼此仇杀。

啪啪!

轻轻拍拍手,浔秋长舒一口气,一副死里逃生的模样,而身后的四个人在掌声落下的那一刻,噼噼啪啪地摔在地上,看那模样,已然凶多吉少。

一道道惊咦的声音从街道的四面八方传来,人人都张大嘴巴,显然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般戏剧性的一幕。

缓步走出,杜离面色阴沉,经过之前的观察,他终于确定了心中的疑惑,眼前的这小子真的没有看上去那般好对付。

“浔秋,小侯爷。”说到这,杜离稍稍顿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对方一圈,旋即眯着眼睛冷声道。

“这些年你隐藏实力,处处以败家子二世祖的形象表明在外,一定装的很辛苦吧。”一次出现意外可能是巧合,但这样两次连杀五人,若他还以为浔秋是个无所作为的二世祖,那只能说明他笨了,而为了解释少年之前恶名昭彰的行为,唯一可能便是他一直在伪装。

“呵呵,这位大叔讲话还真有意思。”浔秋干笑一声,装作是不明所以的耸耸肩,一脸不在乎。

“你的真实实力,应该在八重炼体境上下。”杜离沉吟片刻之后,带着七分肯定的语气判断道。

杜离话音脱口,顿时引起滔天惊异,许多人面色变得如同白日见鬼般错愕,当了十余年纨绔子弟的浔秋竟然是个隐忍的少年高手???这?!那也太能隐忍了吧?!!

见周围那一张张精彩的面孔,浔秋苦笑一声,继而说道:“哦?何以见得?”

“能这般轻松的打败他们几个,甚至是采用一种戏耍的手段,没有八重炼体以上的实力,是不可能做到的。”杜离搓了搓手掌,眼中写满战意,看来今天是碰到对手了。

作为小队队长,杜离标准八重炼体境的修为,而且已经到了八重巅峰的层次,距离那小聚气境只有一步之遥。

“是与不是,你自己过来尝试一下不就明白了!”满含深意的瞅了杜离一眼,浔秋脚步一滑,三丈距离一闪而至,手掌一勾,鬼魅般的抓向杜离的胳膊。

“狂妄小子,真是找死!”

浔秋主动扑来,杜离怒咒一声,心中却还是没怎么把浔秋当回事,蒲扇般大小的手掌猛地扬起,带动着呼呼风势直接冲着浔秋的脑袋扇过来。

危机时刻,浔秋冲击速度依然不减,杜离大手眼看便要落到面门,他的双脚竟连续点地,借助这具瘦弱的身躯有惊无险地躲过一击,旋即他的左掌一曲,犹如水蛇般柔软,环绕上前者的左掌,抓住其手腕后向后一拉,将杜离的胸膛刚好暴漏在自己的目光之下!

一记快掌贴上杜离的胸膛,手掌猛地一攥,手臂上根根肌肉如同筋条弹射,便欲轰击而上。

杜离见状,另一只手掌急忙回援,从腰腹右侧猛地推出,目标直指浔秋贴上自己胸膛的手臂。

本身力量不足,浔仇自然不会笨到同八重炼体境的杜离拼力气,双脚一合,顺着杜离张开的双腿穿过去,不但躲过前者赶来的一掌,更是迅速转到对手背后。

脚步一停,浔秋立即转过身子,抬起脚冲着杜离的屁股毫不留情地踹上去。

啪!

一脚蹬过去,没有多么响亮,却是足够的滑稽,只是少年随后说的话,瞬间将所有人原地冻结。

“屁股挺大,就是肉太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