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九章:二世祖的演技

“小混蛋,你他妈的找死!”

齐岳狠狠的盯着眼前看似漫不经心的少年,暴怒声音中带着滔天烈焰,像是受到了莫大的耻辱。身为五重炼体境的帝国军人,他居然被一个三重炼体境的二世祖当众打了一巴掌,若是之前少年身为高高在上的小侯爷也便罢了,可现在这家伙不过是个将要掉脑袋的钦犯而已!

方才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

“废物就是废物!”

一旁的浔秋接过话茬,无视齐岳愤怒表情地眼睛微眯,耸了耸肩,阴阳怪气的嘲讽,令周边围观者倒吸一口凉气,记忆里这位飞扬跋扈的二世祖实力低微,怎么可能将炼体五重的齐岳一拳掀翻,又怎么可能这般冷静沉着地面对这样危机落魄的场景。

“你……”

相比之下,嘴皮子略显笨拙的齐岳被气的不知说什么是好,拳头暗暗紧握,绷红的脸到了爆发的边缘。

从被偷袭打倒到从地上爬了起来,齐岳来不及怕打身上的泥土,他望向那站在原地的少年,眼中燃起一丝戾气,即便方才出了大丑,他也不会退缩,再者他也没有什么退缩的理由。

“方才只不过是我大意了而已,这小混蛋酒色修坏的身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作为五重炼体的军人,怎么可能在正常情况下被一个三重炼体的少年击败,想到这个关窍,齐岳暗暗定下心来。

“小混蛋,刚才你的那一掌一拳,我现在要你加倍偿还!”齐岳此刻环抱着双臂,望着身前少年,冷冽道。

手掌突然紧握了一下,面色也是一沉,说罢,齐岳两掌一开,直接冲浔秋杀过来。

拳头举及眉间,想到方才的狼狈情形,齐岳手背上青筋顿起,气不打一处来,不出这口恶气,日后可还怎么混!

见齐岳杀来,浔秋并不多言,冷笑一声,两腿立即启动,犹如吹起的旋风,身体向前一阵急冲,像是入水的游鱼般灵巧,几个跨步便是来到齐岳身前,手掌刁钻地探出,隐隐间,有着略显急促的风声传来。

随后其双手紧握成拳,直接对着齐岳的前胸轰去。

啪!

望着浔秋那近身袭来的一拳,齐岳嘴角带起一抹自信的冷笑,却是不闪不避,手掌随便的探出,毫无花哨的挥出一掌,那充满力道的一掌,毫不含糊的与拳头硬撼一处。

拳掌交击,犹如金铁撞击般的声响传出来,令众人与齐岳错愕的是,对峙中,本应一边倒的浔秋并没有立即落败,而是稳稳当当地架住了齐岳的一掌。

这第一次正面交手,两者不是高下立判,而是不相伯仲!

对战中的齐岳自然感觉到不寻常,浔秋的力量和气势看似并不比自己强,相反却弱了许多,但其招式中却多了一种刁钻诡异,仿佛能够克制自己的力量,使自己的招数威力根本就发挥不出,更是无法完全突破其防御,而且在对峙中,这家伙的力量几乎没有消减,反而不断蚕食自己的力气。

“怎么可能?这小子明明只是三重炼体,怎么可能同我相比?!”对峙中的齐岳心头大骇,短时间发生的事情让他有点慌乱,旋即便是一咬牙,将两臂向前一拒,随后倒滑两步,与浔秋拉开距离。

其实作为浔秋本体来说,确实是三重炼体,但不要忘记现在控制其身体移动的灵魂,可是原魔界的十大高手。

众所周知,修炼者们吸收天地元气入体,转化成自身可以利用的罡元之后用于战斗。级别的提升伴随着罡元数量与质量的提升,战斗中调用的能量自然也会更多更好,这就是提升战斗力的关键所在。

虽然只是是个十余岁的孩子,但在魔界修炼的诸多经验与功法却不是帝国的一个小小杂牌兵齐岳所能比拟的,即便力量速度不行,但那双眼睛却没有水分,它能在最快时间内捕捉到对手的出招路线,力量凝聚分散点,同时在意识的控制下,浔秋体内经脉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运行,诸多因素叠加,战斗力自然大增,这也就是他能与五重炼体的齐岳拼成平手的原因。

“老齐,上点心,还不拿出点真本事让他见识见识。”目睹浔秋的异常表现,一旁观战的一个兵士扯着嗓子喊道,心里嘀咕着,“老齐这家伙不会说昨天在窑子里太卖力,现在腰酸使不出力气了吧。”

狠狠地点点头,连连吃瘪,齐岳怎能痛快,并未言语,齐岳看似凶猛,双脚交替踩踏地面,犹如暴熊苏醒,扬起地上片片粉尘,移动中的身体却灵活多变,左拳横在胸前,右拳则是犹如激发的炮弹,两拳交叉之间,密不透风,威势凛然。

呼!

深吸一口气,浔秋装出一副神情紧张的样子,嘴角却是暗中一勾,露出一抹浅笑。他袖袍一抖,布衣震荡的声音中两脚暴然前跨,握紧的拳头带着一抹残影,与袭来的齐岳正面击撞。

啪啪啪!

场地上激斗正酣,胳膊,腿脚,肘子,都成为了攻击的利器,拳掌疯狂交错,一拳又一拳,只见两人在打斗中不断移动。交战中,浔秋每次都是巧妙地攻击在齐岳力量最分散的点上,所以众人看似两人打得火热,却不知浔秋并未消耗多大的力气。

“喝!”

移动中,浔秋抓住机会,毫无征兆身体低伏,双脚猛然蹬踏,双手一抓地面,如同虎跃,整个人犹如一只鸟儿冲天而起,凌空一个高压劈腿,犹如大刀劈斩,对准下方的齐岳怒砸而去。

齐岳见状毫不含糊,立即双手一撑,侧滑一步,凶悍右拳高高举起,而后挟着万钧之力,如同蛟龙出洞,猛然对上浔秋袭来的右腿。

“嗤~~”

灼热的痛感由击撞处产生,迅速蔓延到两人体内,浔秋低空一个翻转,左脚诡异一弯,御去冲力后踏在地上,却装出止不住身体,嘟嘟的向后退却的窘态。

相比之下,齐岳的身形也是一滞。迅速缓过神来的他以为浔秋正值软弱之期,自然不肯放弃这般便宜的机会,一声低喝后以腰部为中枢,全身力量瞬间完全集中在右臂上。

“喝!”整个右臂竟然鼓起了道道青筋。

进入五重炼体已经数年光景,再加上经过军队训练,如何提升局部力量,法门他早已烂熟于心。

挥拳如火,身体如风。

另一边,假装仓促后退的浔秋故意放慢速度,显然不及全力冲击的齐岳,刚刚退却三步,便被迎头赶上。

已经‘来不及’出招唯有竖起双臂挡在胸前,不出所料,这一击‘着实不轻’。

砰!

齐岳袭来的铁拳狠狠地击打在少年小手臂上,浔秋眼中乌光一闪,令齐岳发狠的神情出现短时间的恍惚,随后浔秋两脚向后一蹬,整个人便借势倒飞出去,做出身体失控的模样。

“哈哈……”以为一招得势的齐岳得理不饶人,发出两声猖狂的笑声,再度举起右拳,没丝毫犹豫,接着极速跟进。

对付眼前的齐岳,依照浔秋现有的手段,几乎不费什么力气,依照他现在对自己实力的评估,应该在人族修炼者所谓的八重炼体上下,当然力量速度不及,但附加上魔族奇妙的精神力,一切便有了转机,尽管现在的他只能发挥出全盛时期的冰山一角。

一路倒退,也是示敌以弱,浔秋仔细观察战况,企图再寻时机。直到距离杜离一群人有了七八丈距离,浔秋看着齐岳那杀气腾腾的表情,嘴角不由的一翘。

估摸着时机已经成熟,浔秋一改面色上的仓促骇然,猛然止住身子,旋即在齐岳有些惊愕的时候猛地伸出手掌,竟欲抱住袭来的拳头,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是要拼上性命。

“怎么回事?!”挥出拳头的齐岳,此刻内心竟说不出的忐忑,在他眼里少年的战斗力不高,这挥出的一掌在时机与角度上亦是乏善可陈,但他总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