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七章:穿越?!

清晨时分,满春楼二楼雅间,五个腰间挂着佩剑的年轻士兵一脚将半掩的门踹开,一窝蜂地挤进来,生怕晚了一步,一万两黄金被别人抢了去。

不过五个士兵一脸兴奋地冲进去却扑了个空,房内只剩下中箭身亡的阿齐,以及还前后摇晃的半扇雕花窗。

“怎么样,抓到没有?”

五人进去不久,另一道洪亮的声音便从门外传来,旋即一个身穿盔甲,个头足有两米高的魁梧中年大步流星地闯进来。

“队长,他跳楼了!”正靠着窗户查探的兵士支支吾吾地回应。

“那还不快点下去给我找,浔秋若跑了,你们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

“是!”

“真是一群废物!”队长一脸怒气地又瞪了五人一眼,顺着楼梯跑下去。

……

二层雅间后窗,浔秋一脚跳下去,或许是昨夜在床上太卖力的缘故,刚好直挺挺地跌在地上,顿时不省人事。

“这是哪……”

黑暗的陌生世界里,一道虚幻的灵魂顺着黑暗隧道漫无目的地向前飘去,周围只是孤寂与冰冷,直到眼前充满亮光才停下脚步。这一刻,仿佛有无数道阳光照在身上,温暖而踏实。

浔秋突然醒了过来,眼中划过一缕浓黑的色彩,深邃而凌厉。

一睁眼睛,浔秋一掌拍在地上便欲跃起身躯,因为凭他明锐的感知能力,能感受到一股浓重的杀机正迅速迫近,而他们聚焦的位置,恰好是自己这里。

“哎呦!”

一掌拍地,手掌顿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感,顺着肉体传入灵魂深处,令那刚刚复苏的意识痛得打了个哆嗦。

“怎么会这样,身体居然会不受控制?!!!”

浔秋一瞬间如遭雷击,整个脑袋仿佛不够用,定眼望去,发现这里居然不是魂界,而是阳光高照,自己更是怪的离谱,居然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而且发生这些便罢了,如同散架的身体竟还痛的要命,仿佛刚刚从高楼上摔下来一样。

“等等!这里是?”

“人间界?!!!”

“难道我穿越空间来到人间界,附身到人的躯体上了?!”

浔秋喉咙上下一滑,使劲咽了口唾沫,仔细琢磨了一会,这才反应过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之前不是在同魂帅交战吗?浔秋揉揉太阳穴,使劲回忆之前的情景,记忆再度回到那灰绿色的魂界……

这道奇怪意识的主人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魔界,他的名字叫迟天佑,魔界十大魔将之一。

迟天佑出生于魔界的一个大家族,父亲是魔界四大魔帅之一,迟天佑是魔界近千年来公认的修炼奇才,刚出生时便具备魔军都统的实力,乃是魔界千年未遇的天才人物。

成长过程中,天赋非凡的迟天佑同样极为勤奋,别人修行百年才能获得的实力,在他那里往往几个月便能达到,有了超人天赋的保障,他仅用十余年光景便具备魔界前百强的实力,在十三岁那年亲自得到魔皇召见,加封为魔界十将军之一,得到无上荣耀。

一门两位魔界统领,迟家可谓风光无限,而整个魔界的人亦将他看做是魔神转世,皆认为下一届魔皇非他莫属。

加封魔将的第二年,也就是迟天佑十四岁的时候,他在魔都的比武中挑战魔界四大魔帅之一的幻魔帅,并一举成功,其在幻术上的天赋与操控力,即便是号称魔界幻术第一的幻魔帅都对此赞不绝口,他的名声与荣耀也在那一刻达到顶峰,成为名震魔界的十大高手。

谁料几日后,迟天佑外出执行任务,同父亲向来交好的血魔帅突然向帅府发动袭击,帅府在并未设防的前提下当场瓦解,即便是父亲天魔帅也因疏忽大意而在交战中死亡。

迟家作为魔界第一世家,一门两位统领,赢得无上荣光的同时也引起了四方的嫉妒以及魔皇的猜忌。铲平天魔府后,血魔帅立即联合众多势力上书魔皇,称天魔帅勾结魂族,密谋造反,一直忌惮迟家势力的魔皇借机降罪,判处抄家诛灭九族的大罪,而返回后的迟天佑亦被魔皇设计陷害,奇异的传送到魂界。

降临魂界后,迟天佑误闯魂界禁地,立即遭到魂界大军追杀,在诛杀东魂帅,重创西南两位魂帅后,他最后仍未能逃离魂界大军围剿,为能保住生机,最后时刻他舍弃魔体,将元神投入传送阵之内,没想到居然被传送到人间界!

“杀杀杀!”

魂界一战惊天动地,想到这里,他仍旧全身血液沸腾,那种在魔界积压的滔天怒火全然发泄到魂界那些狂妄的将士们身上,特别是那几个倒霉的魂帅,过于高估自己的实力,结果死的死,伤的伤。

努力地睁大眼睛,眼前这个世界不是魔界的暗灰色,亦不是魂界的淡灰绿色,一时半会地还不太适应,再加上现在的这具身体还痛的要命,迟天佑先躺在地上休息一会,顺便了解一下这具身体原始主人的情况。

先是废了好大力气扬起右手掌,白皙而纤细的手指令他有些厌烦,倒不是觉得不够好看,而是虚弱,简直是太虚弱了!

将意识收回这具身躯的脑海深处,他努力查探这具身躯的主人生前所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才看了一幕,便气愤地吼出来。

“这个孬种,竟然是从二层楼上掉下来摔死的?!”得知这件令人无比抓狂的事情后,他有一种陷入疯癫的冲动。

“妈呀,我怎么会有这么怂的命啊!”倒吸一口冷气,迟天佑心中顿时无限敬仰起来,不过这样的死法着实标新立异,还真是个永垂不朽的家伙。

继续查探下去,他的脸色渐渐扭曲,最后直接揪成一团,已经无比凌乱,因为这家伙也太,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身处魔界世家,迟天佑从小便接受最好的教育,最严格的修炼,他一直顺着魔界特有的秩序在生存,那里没有人世间传言中的所谓漫山尸骸,敝空亡魂,而是有城市,有等级,有温情,有亲人,只不过这一切运行都要更残酷一些。

而眼下借体重生,却碰到一个这样的二世祖,实在令他有些接受不了,而且还是个上了皇榜的通缉犯。

我靠,老天你这不是玩我吗?!

想不到我迟天佑少年成名的堂堂魔界十大高手,竟然会沦落到这般悲惨田地,想到这,迟天佑都恨不得伸出手掌将‘自己’撕个稀巴烂。

“不过也没关系,这家伙的身体天赋并不弱,只是多年缺乏锻炼而已,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家族经历,竟会这般出奇的相似……”

迅速冷静下来,迟天佑亦全然接管了浔秋的记忆,对于这个倒霉二世祖,同样的年纪,同样的一夜家变,顿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迟天佑向来是个有凌云壮志而又恩怨分明的人,既然冥冥中这般安排,自然要好好把握。

“混小子,既然我借了你的躯体重生,那便随我大展拳脚吧,这个人间界,将会任我们翱翔!”

“至于你的仇,我替你报了!”

迟天佑拍拍‘自己’的小白脸,自言自语地说道,若是周围有人看到,定会对这自己打自己脸还一脸轻笑的表现大吃一惊。

“好了,差不多恢复力气,这小子现在是亡命徒,我的实力更发挥不出,还是抓紧时间藏起来好了。”理清思路,迟天佑发现自己还躺在地上,撑起胳膊便欲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