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五章:因为我喜欢他

夜色弥漫,三更鼓已敲,夜幕笼罩之下的临京城如往常一般宁静,只是从中多了一分山雨欲来的凝重阴沉之感。

层层墨云涌上,将月光遮掩住,街道沉寂的光线愈发单薄晦涩,而这时,突然一阵阵刀剑交击的声音从临京城各处响彻起来,带着扫平乾坤粉碎风云的无匹气势,慢慢扩散到整个临京城!

帝王一声令,千里枯骨生。

新王命令下达的那一刻,无数披坚执锐的京都禁卫军同时出发,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临京城各处有势力的大宅院层层包围。

这一夜,注定了是个杀伐之夜,无数生灵即将泯于刀剑火光之下!

临京城战马嘶鸣,不断有官员府邸活脱脱地沦为人间地狱,惨叫连连,旋即便是冲天火光,凡是对章敬尧夺权事件持反对意见的官员,全部满门斩杀!

一夜过后,临京城剧变落下帷幕,无知的民众一觉睡醒才知道帝国已变了天,先王被杀,卫国公同样被杀死,人头还悬挂在城门上,而在朝的五十余位官吏,除了四十六人宣布效忠新王,其余的全部被杀,十余座官邸被焚烧殆尽,家眷妻小一个不留,冲天的血腥气息,填充在临京城的大街小巷。

一时间,帝国中人人自危,所有人都见识到新王的霸道与杀气,加之皇室被灭,唯一能与之抗衡的卫国公亦被杀害,这一切变化,都已无回还之力。

天刚刚蒙亮,依照惯例,距今日早朝还有不到半个时辰的光景,章敬尧换上新帝王装,坐在皇宫书房里,一天前,这里坐着的还是帝国上一任主宰者。

安静而堂皇的书屋之中,檀香缭绕,令人心旷神怡,章敬尧随意的翻阅着手中书籍,像一头蛰伏中的猛虎,隐隐间有着一种强大气息从其体内传出。

“陛下。”这时,肖乾在书房外低声说道。

“进来吧。”章敬尧慵懒地抬头瞥了一眼,身子向后一躺,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这一晚发生了太多事情,他也有些疲劳。

“陛下,早朝的事已置办妥当。”肖乾快步赶上,躬身报告。

“很好!”章敬尧随意应声,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砰砰!

就在这时,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传到耳中,仰坐在椅子上的章敬尧耳根抖了抖,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抬起头刚欲怒斥,有些急促的声音便传入耳中。

“陛下,末将有急事求见。”

“让他进来。”章敬尧冲身边的肖乾说道。

肖乾拱拱手,轻声走出书房,旋即一位穿着盔甲的将军风风火火地跑进来,神情有些不安。肖乾手掌拍了拍将军肩头,向王座那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太冒失。

身披盔甲的将军感激地点点头。

“让你办的事情都做的怎么样了?”章敬尧把玩着手中一块精致的玉石,语气冷淡。

“回禀陛下,您安排的都已妥当,只不过公主还没有找到。”汇报情况的将军偷偷瞥了章敬尧一眼,又立即埋下脑袋怯怯地说。

“什么!”

听到这,章敬尧脸上瞬间爬满怒火,面色骤然凌厉起来。他一拍桌子陡然站起,厉声命令道:“吩咐下去,尽快将那小丫头找到,否则小心你们的脑袋!”

这些年隐忍蛰伏,混迹官场,他见过太多不能斩草除根而招致的反戈祸事,当今自己终于靠谋反从而大权在握,先王的一切力量都要摧毁殆尽,即便是他的小女儿,一个女流之辈也不容许留在世上!

“末将明白!”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将军赶紧应声,旋即弓着身子向后退了两步,转过身子便欲离开,只不过尚未走出书房门便被章敬尧再度喝住。

“回去转告叶云峰将军,浔长风家的那个二世祖也必须找到,昨天傍晚他往城外方向去了,沿路追捕,搜遍临京城所有青楼赌场,务必在太阳落山前把他拿回来。”

“是!”

点点头,来者将门带上后离开。

“别偷听了,有话出来说吧。”负责汇报的将军走后,章敬尧朝椅子背靠了靠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向身侧的锦布帷幔瞥了一眼后随口说道。

“爹!”

帷幔猛然掀开,一道淡紫色的身影焦急地冲出来。

这是一个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少女,身着紫色的衣裙,五官生的极为精致,气质清丽脱俗,特别是那张粉雕玉琢的俏脸,柔美俊俏,柳叶眉角,颦蹙之间,蕴含着淡淡的妩媚风情。

“怎么了灵惜。”章敬尧望了望紫衣少女轻声笑起来,这些年累积的野心得到实现,他的心情也相当不错。

“姐姐死了!”紫衣少女却没空理会父亲,扯着嗓子歇斯底里地吼起来,说到这鼻子一酸,清亮的双眸顿时滑下两行泪滴。

“知道,不过这又怎样?”章敬尧似乎对女儿所说的话没有半点感触,他随手拿起书桌上的奏折,声音稍微顿了一下,语气依旧平淡的可怕。

“那可是您的女儿啊!”父亲的话令她胸口莫名地颤抖起来,大姐虽嫁到皇室,但终归是章家的女儿,可如今却换来一个自缢身亡的下场。

“当年她嫁给二皇子便已是皇家的人,现在皇室倒台,她能为夫家自尽,终归比苟活于世要强。”章敬尧慵懒地翻着手中书页,头也不抬地冷声回应女儿。

“难道您的意思是姐姐嫁到皇室只是一场政治交易而已,至于我,同浔秋的幼亲,亦是您图谋之下的?是吗?!”

紫衣少女贝齿咬紧红唇,双眼瞪得浑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她怕,她怕眼前的父亲会点头,给她一个令人痛不欲生的答案。

女儿满脸泪水的模样令章敬尧有些无奈,急忙从座位上起身,上前抚了把紫衣少女的头发,换上尽量轻声和气的话劝道:“好了乖女儿,别想这么多,当时你姐嫁往皇家,之后不也是相处甚欢,至于你同浔秋那小子的幼亲,现在你不也是很喜欢他吗?”

“那您可不可以饶了他。”紫衣少女抬起凄伤的俏脸,像是在乞求。

“不可能!”章敬尧不假思索地一口回绝,接着又无奈地叹口气,苦口婆心地劝导:“现在的他不再是卫国公的儿子,而是逃犯,你不再是大国师的女儿,而贵为公主,你适合更好的人,而不是一个落难的二世祖。”

章敬尧早年同卫国公浔长风结拜,并用女儿同浔府结了一门幼亲,不过随着女儿的长大,浔秋变成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可女儿却喜欢上他。

“爹,算女儿求您,放过他吧。”紫衣少女见父亲决绝的表情,心头竟没来由的疼了一下,急忙跪下恳求,语音哽咽。

“不可能!”章敬尧瞪了女儿一眼,语气不容置疑。

“浔秋必须死,我不可能留下一个潜在的祸胎!”

紫衣少女还是不死心,跪在地上没有起身,红着眼睛道:“他不过是个贪图锦衣玉食的二世祖,没有理想没有进取心,怎么可能威胁到您。”

“既然他是个贪图锦衣玉食的二世祖,那你为何还这般放不下!”

“因为我喜欢他!”少女倔强的昂着脖子,直面父亲凶神恶煞的表情。

“胡闹!”

“爹……”

“够了!!!”章敬尧瞪着眼睛,面皮气得有些抖动,他将女儿的话生生打断,继而怒吼一声,拂袖而去。

“你死心吧,明天他的脑袋,一定会挂到城楼上,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