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四章:公主的决心

临京皇城,夜色笼罩下的朝觐大殿,那平日并不繁杂的殿阶竟挤满黑压压的人群,他们披坚执锐,盔甲上满是未干的血迹,显然之前经过了一番血战。

浓重的血腥之气充斥鼻孔,顺着殿阶向前望去,殿前广场上尸堆如山,一大群人正趁着将散的夜色打扫汉白玉广场。依照新王指示,他们要在天亮前将广场上横七竖八的上万具尸体处理掉,并将被鲜血染红的地面彻底冲刷干净。

开平帝国,真的变天了!

夜色下的金銮殿内,帝王宝座之下,各种吵杂声交汇一起,嗡嗡的令人如处蝇巢,他们神情紧绷,似乎是在焦急地等待什么。

“哈哈哈……”

这一刻,一声夸张的笑从殿外传来,恍惚中只见一道黑影嗖地一声飞进来,旋即便在皇位上坐定。

“浔长风已死,左虎符已落入寡人之手。”

来者四十出头的年纪,方脸剑眉一身紫衣,周围嵌着金丝,锦布上点点繁星,尽显威仪华贵,他朝下方骚动的人群摊开手掌,半个虎符跃于手上。

“陛下,这是从宫内搜的另一半虎符,从今往后,整个开平帝国都将握在您的手中。”

一位精瘦的中年人不失时宜地托着银盘奉上,轻轻掀开上面红巾,一脸谄媚的笑言道。

“哈哈,今晚诸君多有建树,他日论功行赏,加官进爵。”

紫衣男子一把将另一半虎符抓过来,将两者对在一起,旋即拳头一握,满脸霸主豪情,那冷冽而威严的目光扫下去,众多身经百战的将军都有些胆寒。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金銮殿上黑影尽皆拜倒,这场夺权运动终以反叛者的胜利宣告结束。

紫衣男子乃开平帝国的大国师章敬尧,大国师的地位在帝国中很超然,仅在帝王之下,同掌握帝国兵马大权的卫国公齐名,不过这个身份现在已经不存在,帝王被杀,掌控兵马大权的卫国公亦被清理,现在的帝国,完全落到他一人之手。

金銮殿上黑压压的人群,皆是章敬尧心腹,多年筹谋弑君夺权,他为此做了充分准备,包括同皇室联姻以及与卫国公结为兄弟。

大殿中诸多人影大气不敢喘地跪在地上,而宝座上的新王那张方才还被威严所弥漫的脸庞,此时此刻,却是处于一种失神恍惚的状态。他双手按在龙椅两侧舒服的把手上,轻轻抚摸,这感觉陌生又熟悉,多次梦中场景终于变成现实。

“陛下?陛下。”精瘦的中年人名叫肖乾,一直是章敬尧的管家,望着前者这般沉醉,跪在龙椅一侧的他轻呼一声。

“嗯?咳,众爱卿平身!”

肖乾的轻声惊醒了依然处于失神状态的章敬尧,他目光缓缓的扫视着金銮殿下拜服的人群,发自骨骼深处的兴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呵呵呵呵。”

章敬尧视线扫过,旋即莫名其妙的大笑起来,脑袋使劲扬起,笑声越来越大。

大殿中所有人如履薄冰地站起来,面色都被吓得煞白,他们大多都跟随章敬尧很长一段时间,前者最近一些年性情喜怒无常,变得暴虐而嗜杀,眼下难不成是美梦成真,被喜悦冲昏了脑袋?

“陛下,您怎么了?”起身后恭敬地立在一边,肖乾小声问道。

“你们当中,有人不服寡人坐上此位吗!”章敬尧没有理会肖乾的问话,而是大声冲下方喊道,声音之大,几乎是吼出来。

场下鸦雀无声,即便针尖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旋即便是半柱香时间的沉寂……

“诸位爱卿不用紧张,寡人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而已。”

片刻过后,章敬尧干笑几声,冲下方满意地摆摆手,一脸得意神情,这般人人畏惧的表现,是他最享受的东西。

“呼……”

听到这里,满堂黑压压的人群才敢正常喘气,他们抹了把额头上沁出的密汗,心口的极重压迫感这才稍稍宣泄下来。

“诸位爱卿的忠心,寡人明白的紧,但是……哼!”

说到这,章敬尧顿了一下,换上一脸冷意,泛着乌光的眼中满是杀伐气息。旋即他冷哼一声,接着讲。

“但毕竟有些大臣还是认同先王的,其实这也没错,只不过本王登基后的第一次早朝,寡人‘不想再见到’他们。”

章敬尧神情冷若寒冰,讲到不想再见到时咬紧牙齿,狠狠地吐出这几个字,神情如同一头将要吃人的野兽。

“陛下放心,诸位将军已按照您之前的计划准备就位,稍后便去执行,那些脑筋顽固不化的东西,见不到今早的太阳!”肖乾沉声道,同时向金銮殿下方使了个眼色。

“陛下放心,凡是反抗的朝中大臣一定不会活过今天!”台下站在前方的一名将军接到肖乾眼色,赶忙厉声道。

“对!”

金銮殿中群将激愤,那气氛倒是仿佛变得热血了许多一般。

“既然有人眷着先王,那让他们到那个世界侍奉便是,你们可千万不要强人所难。”

章敬尧满意地点点头,旋即从座位上起身,顺着龙椅两侧的白玉石阶走下,一边头也不回的嘱咐。

“寡人喜欢的行事风格你们清楚,千万不要搞砸了。”

“遵命!恭送陛下!”

一群人和声应命,见那道紫色身影消失这才彻底松下一口气,至于方才章敬尧所说的行事风格他们都清楚。

“斩草除根!”

这群人赶忙从大殿中退下,面色亦有些不安,不论如何,今晚的临京城,注定会被鲜血覆盖。

……

就在章敬尧下达杀戮命令的同时,王后卧房,一道白绫悬梁挂起,白绫下哭声撕心裂肺。

“母后!”跪在地上的宫装女子疯了一般大呼一声,声音凄厉之极!

白肤软滑胜雪,香肩精致如削,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配上一头黑发如瀑,浑身透露出一种高贵圣洁的皇家气质,只是那凄伤的声音再加上断了线珠子般的泪水,却愈发显得哀恸孤单。

两脚生根般钉在原地,脑袋如遭雷击,如潮的记忆汹涌而至,何馥婉,这位深受先王喜爱的帝国公主,整个心房没命的痛起来。

一夜间,皇室轰然崩塌,父皇被杀母后自缢,这位人人欣羡的帝国公主一瞬间变成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而这一切,都重重地压在她十三岁的肩膀上。

这些年,父皇母后竭力为自己构建一个温馨的家,对她这样的宠溺;什么事,都依着自己;尽管在外面他们是掌管帝国的皇帝皇后,但在自己面前,完全是一对寻常的夫妻,彼此相知,疼爱女儿。

“母后……”想到这些,馥婉声音哽咽,滑进嘴角的泪水苦中带恨!

“为什么!!!”

馥婉仰天怒吼,声音刺破夜空,仿佛可以透过天际,却像是在倾泻自己的生命力,喊过之后,娇躯只剩空壳。

“公主,留得青山在,您要切记啊!”在一旁侍奉的带刀侍卫表情急切,宫中巨变太过突然,皇帝身边的亲信侍卫,现在只剩下他一人。作为少数几个知道宫廷秘道的人,他要及时将公主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我懂,我还要留着命为父皇和母后报仇。”馥婉使劲抹了把泪水,恨恨地讲,而后转过身子,顺着床边暗道走下去。

我会报复的!少女的眼睛一瞬间变得有些空洞,其中只有单纯的黑暗与心碎。

章敬尧,从今以后,我会为了杀你而活下来!